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八章 荣光永固

    两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马超率领着第七忠诚者军团在扎格罗斯山脉以东横冲直撞,一边练兵,一边统合成属于自己的第七鹰旗军团。

    靠着并不确定是不是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的塞维鲁那边不断援助过来的合格士卒,经过两个月的磨砺,第七军团成功从步兵军团转变了优秀的骑兵军团,而退下来的士卒也组成了一个辅助军团。

    至于那数量巨大的蛮子,则组成了两个还算能看得过去的辅兵军团,从这一方面说的话,那时的马超已经无愧于罗马个位数编号的军团长了,有自己的本部,有自己的辅兵。

    在这一过程之中第七军团的鹰旗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同样不断汇聚过来的精锐士卒也成功补齐了第七鹰旗军团,而马超当时已经成为了扎格罗斯山脉以东,实际意义上的罗马最高位统帅。

    自然在这样一个人物的号召下,原本零零散散翻越过来的罗马士卒,欧洲蛮子,都有了一个可以认同的高位统帅,保证了调令上的一致,顺带着也保证了突破过来的士卒有一个可以抱团作战的基础。

    以至于原本只是试探性的牵制手段,逐渐变成了一股可以决定战场形势的力量,自然马超的身份也就随之水涨船高。

    不得不说罗马鹰旗不愧是罗马国运和心血的凝结,每一杆都具备着特殊的能力。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马超确实没有坑害罗马的想法,也许是马超够强,当然更有可能是两者皆有。

    总之罗马第七鹰旗不仅没有排斥马超的军团天赋,甚至在第七鹰旗自然性的适应马超的能力之后,第七鹰旗的特殊效果逐渐的开始在一定程度上加强马超的破界级军团天赋。

    两相结合之下,不管是马超还是第七鹰旗都发挥出来了远超曾经的力量,实际上在马超扛起第七鹰徽,激发出其潜在的终极效果之后,马超的军团长位置基本就没有人能剥夺了。

    毕竟这一效果甚至连第七鹰旗军团前几代军团长都没有办法激活,话说若非如此,第七鹰旗军团作为和第六凯旋同样由奥古斯都遗留下的瑰宝,也不至于混到现在这种程度。

    可以说在马超激发了第七鹰旗军团终极效果的那一刻,拿着先代军团长血书记录的营地长再继续记录马超的表现已经失去了意义,原本血书的意义更多成为了马超是否有资格的些许参考。

    毕竟就连先代的第七鹰旗军团军团长也没有做到马超这一步,别说马超现在很认真的为第七鹰旗军团选择正确的道路,哪怕是对方带着第七鹰旗军团走向毁灭,他一个营地长也没有资格阻拦,代表着罗马第七军团的鹰徽选拔的军团长。

    荣光永在,这便是第七鹰旗军团的终极效果,这个军团只要开启了鹰旗的最终效果,他们就不会有退步一说,他们曾经个人所能抵达的最巅峰,会化作荣光寄托在己身。

    曾经最残暴,曾经最强悍的时刻会永远的寄托在他们的身上,只要他们不离开这个军团,就会一直留存。

    也即是说哪怕是曾经依靠着爆发才达到的巅峰,只要达到过,以后就会永远达到,这便是所谓的荣光永在。

    可以说只要第七鹰旗军团的终极效果被开启,哪怕是有着同等的副作用,第七鹰旗军团也会永远的处在罗马一线强军之中。

    至于说荣光永固的副作用,一个是沉醉于过去的荣光之中,无有进步,终将为荣光压垮;也就是荣光永固虽说是一得永得,但只要你沉迷其中,不想着变强,超越过去,终有一天会无法承受荣光。

    说实话,这一个负效果都罢了,毕竟压垮了就压垮了,大不了换人就是了,更何况压垮一个战士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反倒是有这个终极效果,补兵的时候会非常的简单。

    毕竟普通老兵要是打疯了其实就场面而言不会比所谓的精卒差多少,同理精锐打疯了,真的会比顶级强军弱吗?未必,因而对于第七鹰旗军团来说,在具备这个终极效果的情况下,只要放手一搏,一战未死之后,他们就能补充一波不错的士卒。

    然而怎么说呢,第七鹰旗若是只有上述的负面效果,那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第七鹰旗最大的问题在于,荣光永固之后,固化的不仅仅是强大,固化的其实是也是弱小。

    永固的荣耀,让士卒再怎么训练,再怎么努力仿佛也没有办法变强,虽说奥古斯都尚在的时候保证过,可以变强,但是之后那么多代军团长无尽的努力,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只有一个事实,那就是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延长自身无法背负起荣耀的那一刻到来的时间。

    至于说变强,想多了,没有办法变强的,荣光永固的那一刻,就是自我强大的道路中断的那一刻,这是之前所有第七鹰旗军团能接触到鹰旗终极能力所留下的遗言。

    第七鹰徽,只是奥古斯都陛下遗留下来,为这个国家与其他国家进行持久战做的准备而已。

    然而马超却得到了其他的信息,该说他心通不愧是可以理解一切心灵之音的神奇瑰宝,马超的军团天赋注入了鹰旗,然后获得了罗马帝国真正意义上第一位皇帝留下的遗言。

    “罗马的后裔,当你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有资格和已经死亡的奥古斯都进行交流了,我的养父凯撒,给他的鹰旗之中留下了特殊的遗言,所以我也仿照他的做法留下了我的遗言。”作为罗马帝国第一位实际意义上的皇帝,奥古斯都的声音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哪怕是狂傲的马超在听到的时候停止了动作。

    和凯撒那种活着的遗言不同,奥古斯都秉承死了的人还是不要动的想法,留下的遗言就只是遗言,并非像凯撒那样非要演示一遍。

    等到马超仔细的听完奥古斯都的遗言之后,马超彻底明白了这杆鹰旗有着怎么样的意义,这一杆鹰旗被称之为神物绝对没有问题。

    虽说有着上述的诸多毛病,但这杆鹰旗却是无愧于奥古斯都留给后人的礼物,所谓的荣光永固,只是外在,这一杆鹰旗最核心的地方在于可以制造一个拥有决战兵种基础素质的军魂军团。

    用奥古斯都的说法就是,永固的荣光其意义并非是让人沉醉其中,而是依靠着永固荣光带了的巨大提升,让人无法感知到自身努力产生的效果。

    在这种努力已经失去了意义的情况下依旧十年如一日的继续去努力,最终撕碎过去荣光的那一刻,留下的不仅仅是强悍的素质,更会有一颗千锤百炼的坚毅之心。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方式能稳稳的铸就一个三天赋基础素质的军魂军团,那么不用说了,必然是这种能按下心思十年如一日不间断的磨练自己,意志坚定到可怕的人了。

    想想关平,想想颜朴,想想文箕,他们在前方无路,感受不到进步的情况下,持续埋头前行了三年,五年,当爆发的那一刻,他们所展现出来的是怎么样的力量,就可以知道这种方式有着何等的潜力。

    很明显奥古斯都的方式没错,这种情况下还能坚持下去成就他想要的军团毫无问题,同样这种方式也只能有一次,告诉了别人,那就真失去了意义。

    于黑暗之中迈步向前,和知道光明将至而坚持下去,所背负的压力可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真正的一无所有,只能依靠着自己坚定的信念,而后者至少有着名为希望的光辉。

    马超对于练兵并不是那么的精通,但是听完奥古斯都所说,马超却明白这种方式会铸就什么程度的强军。

    那是真正身体意志都堪称可怕的精锐,甚至可以说,若非天资所限,以那种在黑暗之中尚且能砥砺前行的意志和心性,他们每一个都有成就内气离体的资格,这种可怕的选拔方案。

    不过光是了解了解第七鹰旗军团的历史,马超就知道奥古斯都的筹划完全失败了,这种事情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不是在黑暗之中砥砺前行,磨练一颗坚定的心了。

    同样不能说出来,那仅靠着士卒的自觉,仅靠着军团长的努力根本没有半点效果,第七鹰旗军团是一个不错的鹰旗,可惜,第七鹰旗军团的秘密只能埋葬,因为马超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能说。

    准确的说,不管是说不说其实都没有变化,第七鹰旗恐怕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不过奥古斯都的想法对于马超是一种借鉴,以后缔造属于自己的精锐本部的时候,说不定可以用上这种做法。

    不过那是以后,对于当时已经了解到第七鹰旗本质的马超来说,足够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荣光永固,由他马超率领着麾下的军团,去和阿特拉托美做一个决断,是时候证明自己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