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七章 天命如此

    那段时间马超其实非常的爽快,加之当时不断有罗马士卒尝试越过扎格罗斯山脉,整个东部靠扎格罗斯的地方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这种规模不大,实力不算太强的乱战,十分适合马超这种亲率本阵莽莽莽的作风,对于当时的马超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比莽穿对手的防线更能让他宣泄内心的怒火。

    同样马超的地位也是在那一次次莽穿对手,将罗马士卒救助出来的时候得到了所有士卒的认同。

    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没有给我冲,只有跟我冲,配合上马超那近乎无敌无匹的气势,狂猛有力冲锋在前的姿态,被马超救助了的罗马士卒很容易的就认同了这个面容冷漠的年轻统帅。

    不管怎么说,马超至少在战场上都是一个如英雄一般的主将,尤其是冲锋在最前方的时候,那灼灼的金辉,更是让罗马的士卒感受到了力量的震撼,他们愿意追随这样的统帅,这是士卒的本能!

    马超本身就是当世最顶级的骑兵统领之一,强行跨越了破界屏障之后,哪怕是依靠着怒火迈出了那一步,也代表着其本质的升华,他的军团天赋得以大幅度的加强,笼罩的范围也得以扩张。

    加之罗马公民本身就具备相当的权力,马超的统帅能力又成功获得了他所救助的所有罗马士卒的认同。

    在后来救助了一大队罗马正规军之后,其中干过营地长的老兵自愿帮助马超整合了那群追随马超的罗马士卒,之后老营地长从士卒之中选拔比较有威望的老兵,为马超制作了旗帜。

    当然这不是真正的鹰徽,但这一面旗帜意味着马超在这一场战争之中,因为事急从权而拥有了军团长的身份,只要在战争结束之后,能通过国家的认同,马超就会成为真正的军团长。

    一般来说,像这种军团长,基本不会出现罗马不认同的事情,毕竟这是罗马公民赋予的权力,甚至只要在战场上表现的不错,等战争结束,都有可能因为功勋而被授予较为靠后的鹰旗。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诞生的军团长,百分之九十九这辈子都会卡在辅助军团军团长的位置上,然而总有例外,比方说曾经的二十二鹰旗军团,比如说这一次的马超,当然马超这种完全是运气使然。

    在马超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军团长的那个月,塞维鲁在打通扎格罗斯山脉的同时,也将原本的小规模试探,变成了正规军的试探,第七忠诚者军团被塞维鲁从扎格罗斯山脉西边丢了过来。

    准确的说,扎格罗斯山脉那一战的转折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阿尔达希尔提前预估到了这一手,并且用近乎空城计的方式放阿特拉托美前去袭击了罗马第七忠诚者军团。

    不得不说阿特拉托美也确实是这个时代安息少有的几根顶梁柱之一,虽说相比于历史上阿尔达希尔从这个时代活到下一个时代,甚至是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时代,阿特拉托美只是陪着这个末路帝国一同坠落的流星。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否认阿特拉托美无愧于三世纪来临前的骄傲,因而在阿特拉托美率领着最精锐的轻骑兵从扎格罗斯山脉东边杀出来,堵住塞维鲁作为后手的第七鹰旗军团的时候。

    实际上从战术上讲,这一次,罗马人的偷袭就已经彻底宣告失败。

    从去年年中一直延续到那个时候的战争,让阿特拉托美快速的从普通的青年蜕变成了一名优秀的军团长,同样他麾下的士卒,也在延绵了数个月的血肉磨盘里面绞杀到精锐水平。

    那时的阿特拉托美,就算是放在中原,他麾下的本部也是最顶级的精锐,而配合着当时已经具备了的觉悟,他所率领的本部不管是精神方面,还是意志方面都已经近乎成长到了极限。

    触摸到了屏障的同时,也在缓缓地积蓄着自身的底蕴,等待着某一日的爆发,登临那近乎只有奇迹才能触摸到的高度。

    可以这么说,在阿特拉托美将自己的亲卫率领到这个程度之后,单比单一军团作战,哪怕是阿尔达希尔都有所不及。

    毕竟阿尔达希尔是王,是帅,而阿特拉托美在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双方都有着自己擅长的一方面,但终归是如同历史上那般走向了各自既定的道路。

    自然第七忠诚者军团在遭遇到阿特拉托美本部袭击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的完败,毕竟他们的对手已经拥有了可以用生命贯彻的意志,拥有了可以为这个国家燃尽的决心。

    除了底蕴不够,阿特拉托美的本部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已经完全等同于轻骑兵军魂军团所能拥有的常规战斗力了。

    甚至到现在阿特拉托美打疯了的时候,已经能达成部分意志扭曲现实产生的军魂效果。

    只是过于疯狂的战争让阿特拉托美甚至都没有时间将所有的一切沉淀下来,他的士卒在消耗,在这血肉的磨盘之中疯狂的消耗着。

    以至于阿特拉托美只能在不断地消耗之中,尽可能的去拔升自身的战斗力,拔升军团的战斗力,在厮杀的战场上尽可能的保留下一丝丝的底蕴。

    军魂军团对于阿特拉托美来说已经可期了,虽说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铸就军魂,不过不重要了,打吧,最好将一切的敌人都射杀掉,用最锋锐的刀剑来拱卫自己的祖国。

    原因什么的不重要,活下去,击败罗马,让这个国家不至于坠入泥浆之中,这就够了,原因,等活过这一战,击败罗马再去思考吧。

    面对这样的阿特拉托美,别说是第七忠诚者军团,就算是换成第六凯旋军团亲来,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阿特拉托美的亲卫已经有资格去竞争当世最强军团的资格了。

    自然那一战非常的凄惨,罗马第七鹰旗军团,若非马超派出去的侦骑侦察到了那里的战事,确定了敌我双方,并且提供了救助,恐怕罗马的鹰旗又要在这里毁灭掉一个了。

    虽说为此马超都被阿特拉托美的军团砍的见了血,但是那璀璨的刀光,让一直杀小号的马超觉醒了过来,唯有战场才是他生存的意义。

    强行救助了差点全军覆没的第七忠诚者军团,哪怕是为此甚至将马超新组建的军团都砍掉了一半,但从结果上看还是非常好的。

    濒死的第七忠诚者军团军团长在自己死前,确定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之后,果断将鹰旗托付给了罗马现任军团长的马超。

    并以元老院元老的名义将自己的爵位降级给于了马超,使其成为了光辉的元老院荣誉元老。

    加之当时战场形势过于复杂,抱着为罗马帝国负责的想法,抱着完成国家和皇帝交付给自己任务的想法,前代军团长直接将剩下的第七军团士卒并入了马超的麾下。

    甚至在死前将第七鹰旗军团的任务统统告诉了这个年轻的军团长,并且将代表着第七鹰旗军团军团长身份的信物交割给了马超。

    更是为了完成任务,用血书写了一份战场报告交给了自己的营地长,让其作为保留,当然这一条只是更多是最后的保险而已。

    马超这边其实对于罗马帝国和安息帝国的战争没啥兴趣,他只是来战场上进行发泄的,对于自己击杀的对象其实没有啥兴趣。

    然而阿特拉托美击溃罗马第七鹰旗军团的同时,轻而易举的击溃了马超麾下的士卒,哪怕马超自觉他现在所率领的士卒并非精锐,但是被如此轻松地击败,外加被对方璀璨的刀光留下一道伤痕,让马超的内心升腾起来了深邃的杀意。

    对方和他一样的年轻,但是对方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轻易地击溃了自己,这让一直以来高傲非常的马超清楚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失败。

    我马超可不仅仅是一名拥有强悍实力的武夫,我还是一名优秀的骑兵统帅,这种战场上被同龄人侮辱了的感觉,我要打回去!

    抱着这样的想法,马超接过了第七鹰旗军团,从残余下来的士卒之中组建了新的第七忠诚者军团,并且接过了前任的任务。

    虽说不是为了罗马而战,但马超贯彻自身意志的过程也和第七忠诚者军团的任务有着高度的重合,想要在战场上证明自己不弱于那个和他近乎一样的年轻的统帅,那么免不了需要统兵一战。

    自然不会罗马话的马超除了少数时候使用他心通,其他时候都冷漠的统御整合着士卒。

    这在那位拿着前任军团长血书的营地长看来,这是一个坚毅外加沉默前行的钢铁一般的男子,是一个虽然年轻,但是无愧于军团长之名的优秀年轻人。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第七鹰旗军团的营地长默默地记录着马超的一切,作为未来的呈报内容,这些点点滴滴的内容,都会成为来未来马超战绩上明确的记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