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六章 开局只有两百人

    马超冷漠的转头看了一眼自家的营地长,想想自己这几个月干的事情,马超颇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总之现在骑着里飞沙,处在大军之前冷漠脸的马超就是是罗马第七鹰旗军团军团长,而且是靠战功杀上来的军团长,在数个月前的扎格罗斯通道战争之中以战功奠定了自己的位置。

    至于说罗马人为什么到现在没将想过马超是汉人,一方面是是有亚美尼亚王女艾德拉作保,毕竟她的父亲是亲罗马的亚美尼亚先王,而且还是那种一直和罗马同步调的君主。

    另一方面则是马超本人的问题了,马超本身就是汉羌混血,以野性美著称,本身也是高鼻梁的形象,加之又是同样的黑发黑眸,罗马人其实完全没有怀疑过马超的出身。

    加之在艾德拉无奈之下展示了自身的身份之后,马超被认为是亚美尼亚先王给自己女儿找的丈夫。

    当然那个时候马超虽说有了他心通,但不关注的话,还是听不懂罗马人的话,艾德拉虽然没明着这么说,但是其他人看王女给马超端茶倒水,而且有这一方面的暗示,所有罗马人也就心大的这么认为了。

    毕竟罗马尼亚先王的后裔都被击杀的差不多了,艾德拉算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虽说艾德拉其实很想跑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自己去生活,但是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莫测。

    马超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帅哥,而且还是那种实力非常强的帅哥,其本身也曾身处高位,虽说很长一段时间开启的都是二货模式,但是半年前的那个时候不是被羌人背叛了吗,刚好处于忧郁模式。

    一个又帅,又强大,而且哪怕是语言不通的时候,也能从对方那双映照着心灵的双眸之中看到淡淡的忧伤,这不是刚好戳中了花季少女的内心吗?

    虽说艾德拉年纪已经十七八了,但是以前在王宫的时候,所遇到的只有那些庸俗的对自己怀揣着觊觎的贵族之子,和马超这等强大,帅气,还带着沧桑人生之忧郁的美男子完全没得比,艾德拉果断沦陷。

    再说当时艾德拉本身就没有太正确的迁徙概念,只是在她的护卫长尼希米的保护下,想要前往一个远离尘世的理想乡。

    虽说这个观念其实也没错,但是怎么说呢,那只是在没见到马超之前,现在见到了马超,艾德拉已经动摇了,天生脆弱的心态,让她自然的想要将马超当作依靠。

    马超当时也算是被艾德拉救了,虽说这家伙是个二货,但是在某些方面还是很靠谱的,尤其是在确定艾德拉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希望马超能带着自己前往安全的地方,远离自己那已经被攻占的家乡。

    自然马超看在对方的救命之恩份上,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而怎么说呢,安息这个地方马超没来过,虽说他有办法能回葱岭,但是之前干的实在是太过丢人,于是马超也就想着冷静冷静。

    于是信马由缰,任由里飞沙带着走,至于艾德拉后面虽说发现自己走错了方向,但是当时已经爱情上脑的艾德拉并没有在乎。

    事情的转折点就在马超到处乱跑的时候出现的,贵霜给罗马派遣的使臣,在汉室的使臣离开之后不久也就离开了,不过和来的时候不同,这一次贵霜的使臣并不想走埃及乘船回贵霜。

    他们想走陆路,原因很简单,他们也想看看罗马和安息的战争,好为他们接下来的发展做个参考,塞维鲁很自然的答应了这个要求,在诸葛亮等一行人带着简雍等人离开之后,塞维鲁命令第七忠诚者军团的三个百夫长带着人保护贵霜走陆路离开战场。

    当时罗马和安息的战争还没变得这么丧心病狂,安息贵族们还在看热闹,驻守扎格罗斯山脉的还是阿尔达希尔和阿特拉托美两人。

    不得不说阿尔达希尔确实无愧于三世纪的荣耀,依山而守,哪怕是塞维鲁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尤其是阿尔达希尔成功从格乌帕特兰家族夺取了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禁卫军,扎格罗斯防线的强度开始直线上升。

    哪怕格乌帕特兰家族的禁卫军并非是善于防守的禁卫军,而是以机动和杀伤力著称的游骑兵和重骑兵,但是靠着自身对于战机的把握,阿尔达希尔一边骚扰罗马的后方,一边死死的守住防线。

    最后罗马这边也只能在尽可能封锁阿尔达希尔的同时,从扎格罗斯山脉砍出一条直线的通道。

    这种方式,已经不是智慧所能抵挡的方案了,就算是阿尔达希尔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马打穿扎格罗斯山脉的计划,一日日的推进。

    这种感觉就像是落水之人死死地拽住最后一根绳索,但是有人却在一点点的将之切断一样,哪怕是阿尔达希尔也无法忍受这种帝国一点点的被推向末日的感觉。

    然而出了扎格罗斯山脉,阿尔达希尔根本无力和罗马作战,这个地方可以依山而守,也可以据险而守,靠着地利的优势阿尔达希尔还能勉强一战,但是出了这里,哪怕阿尔达希尔是天生的王,面对现在占据大势的罗马人也只有死路一条。

    因而阿尔达希尔所能选择的只有一种,那就是发动扎格罗斯山脉以东的贵族,酋长,城邦主,他就不信这群人之中没有聪明人,看不出来当前的局势。

    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连安息最东边的贵族都率兵前来救援的原因,阿尔达希尔虽说未能守住扎格罗斯山脉,但是阿尔达希尔提前的布置给了安息延续了一线生机。

    不过那个时候罗马人也尝试从其他地方绕过扎格罗斯山脉,进入安息东部高原,而罗马和安息的全面战争也是在那个时候打起来的。

    阿尔达希尔虽说有心想要阻止这种局面,但是却也明白,只有这种跨越了扎格罗斯山脉的战争才能让东边这个贵族醒悟,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在这种阿尔达希尔半是放水,半是无奈的局面下,罗马部分正规军成功翻越了扎格罗斯山脉,扎格罗斯山脉以东的混乱开始了。

    马超也是在这个时候,成功混到了军团长的位置。

    且说那日,马超随意的击杀了一群不知道是什么的对手,内心的憋屈之气再一次得到了舒缓,不过最近时常出现的乱军让马超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乱跑,他准备带着艾德拉回葱岭。

    虽说马超的还是一肚子火气没有宣泄出来,但是拿自家的救命恩人的性命开玩笑这种事情,马超还是做不出来的。

    “超,你喜欢杀敌吗?”不得不说艾德拉还是挺厉害的,当时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勉强能靠着手语和磕磕巴巴的汉语和马超交流了,当然这妮子的心思马超也看出来了。

    毕竟艾德拉根本不掩饰自己的意图,相比于中原汉代的开放程度,亚美尼亚这边更过分一些,自然看上了,就是看上了。

    “除了战场上痛饮敌人的鲜血,我已经没有办法抒发我的悲愤了!”马超悲痛的怒吼道,然而这句话对于艾德拉来说实在是太过困难,以至于艾德拉只能看着马超的颜艺痴痴的笑。

    “给你说了等于没说。”马超翻了翻白眼,将傻笑的艾德拉拽起来,“再杀一天,打完这一架,我带你回家结婚!”

    虽说这妮子看起来呆呆傻傻,但是刚刚被人背叛了的马超,正处在需要一个傻白甜安慰的时候,艾德拉连汉语都说的磕磕巴巴,但面对马超的时候是真傻白甜。

    然而这一天还没过完,马超就遭遇到了被大约三百游骑兵围剿的两百多罗马步兵,当然还有贵霜的使臣。

    看在自家父亲是亲罗马的份上,艾德拉急急慌慌的让马超救人,马超顺手就救了这群人,从而得到了贵霜使臣的谢礼,也就是他心通的珠子,这时马超才明确的知道了艾德拉的身份。

    “这位是超?马米科尼扬。”艾德拉如是介绍道,马超也不想暴露身份,他只是想杀点敌人,宣泄一下内心的怒火,叫什么不重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嗯,就这么个态度。

    因而马超就装出一副冷漠脸,贵霜使臣这波已经被坑了一个半死,果断放弃走陆路,当前的陆路,没有军团保护只有死,因而只能选择再次翻过扎格罗斯山脉。

    马超原本对于这种事情没啥兴趣,但是艾德拉好不容易能和马超交流了,认识到马超是天生的战士,为了自己,拘束马超离开这里这种事情已经上脑的艾德拉完全做不到。

    因而艾德拉以自己的名义请求马超帮忙,而马超本身提议回老家结婚也只是照顾艾德拉的情绪,现在既然艾德拉有心留在这里,早就想大杀特杀的马超自然答应了下来。

    之后马超以第七忠诚者军团的两百人起家,成功享受到了一波孙策的待遇,也就是所谓的开局只有两百人,武器装备全靠打,一路攻伐到超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