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五章 你当我不知道?

    这等巨大的损失对于不死禁卫来说绝对不能接受,必须提前结束这一场恶心的战斗,将战场的情报送往泰西封!

    甚至这一战打到这个程度,尤帕尔已经收集到了足够多的情报,已经做好了下一次带着米赫兰家族的枪骑兵一起来对付这个军团的准备,单靠他们家族的不死禁卫已经有些力有不逮了。

    【罗马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尤帕尔感受着对面传递过来的压力,面色凝重了很多,终于对沃洛吉斯五世要求开启,以阿萨西斯家族为核心的七大贵族反击战有了清楚的认知,罗马已经不再是一百五十年前那个被他们安息压着打的小瘪三了。

    虽说不知道这个军团是罗马哪个主战军团,但这个军团已经强大到必须要顶级精锐才能应对的程度了,哪怕是单一的七大贵族都有些力有不逮了!

    【停,我可能想差了……】尤帕尔下令丢出火油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新的猜测,也就是关于这个不知名的罗马主战军团的猜测,【罗马主战军团,是吗……】

    “我们是安息不死禁卫,对面的可是汉军!”尤帕尔想明白的瞬间背后的冷汗都流了下来,但是他还是在丢出火油和火把的同时吼出了这样的一句问话。

    实际上,靠着朝阳的辉光,尤帕尔已经反应过来,对方是汉军。

    罗马正规军的士卒和汉军正规军的士卒,从远处看,因为黑发黑眸的原因看起来很像,但是现在已经天亮了,而且靠的很近了,尤帕尔已经能很清楚的看清对面的敌人,罗马正规军,不,是汉军!

    李傕听到那艰难的汉语咆哮面色一沉,发现了吗?但是望着天空的箭矢,以及丢过来的火把,火油罐,不由得浮现了一抹冷笑,安息的不死禁卫,也许是的,不过不重要了,已经打了,还能收手?

    算了吧,还是去死吧,更何况,是你们先用游骑兵袭击了我们的营寨,哪怕我们是一个人都没死,也是你们先攻击了我们。

    伴随着火把和猛火油的接触,火焰骤然间在交战区升腾而起,猛火油燃烧形成的滚滚黑烟,以及大片的火焰区,很大程度的阻拦了汉军,不过已经没有意义了。

    李傕虽说脑子不算太好是,但他又不是智障,眼睛也不瞎,准确的说黎明之前可能还会因为愤怒,和其他的情绪影响,外加对方先下手等等原因,未曾去想过对方可能是安息精锐。

    可是现在朝霞的辉光已经照射了过来,双方已经照面了,李傕等人再怎么说也也跟着法尔斯萨珊那些安息帝国禁卫军一起攻打罗马了数个月,还不至于分辨不出来对手是谁。

    之前天黑还能说过去,但是现在的话,嗯,其实在尤帕尔分辨出来李傕是汉军之前,李傕已经知道这一支重步兵是安息禁卫军。

    不过一方面李傕抱着对着先下手的想法,揣着明白装糊涂,另一方面,这个时候已经打了,李傕也不觉得能回头了,他们可不是同文同种,可以为了外敌放下怨恨的兄弟。

    现在停手,就算碍于汉帝国的威势,安息会将这件事当做没有发生,但是李儒给李傕这群蠢货一直灌输的东西就是,战场上一旦确定是敌人,那么就不要留手了,拼命杀!

    哪怕对方以后还会是友军,在已经下手了的时候,绝对不要留情。

    因而李傕哪怕是猜出来对方是安息禁卫军,作为已经砍死了对方两三百的李傕也不打算收手了,反正已经砍了,而且对方这么硬,肯定属于安息顶级精锐。

    光想想自家西凉铁骑在中原的身份地位,以及安息之前的糟糕情况,这样的一个强军,对于安息帝国来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就知道自己这波打了,会在之后造成什么样的问题。

    所以既然打了,那就死吧,管他对方认不认识,打死了那就是罗马人的锅,打不死,打不死也回不了头了,李优的信中的消息已经表明了李优的意志,他们的军师倾向于二分安息。

    只是李优同样碍于盟约不好执行这个计划,而现在已经打了,回不了头了,与其停手,给安息内心扎一根刺,到时候作为盟友还要防备着盟军对于自己下手,还不如直接否了,下死手,作成铁案。

    到时候是和安息翻脸,拿这个玩意儿作为和罗马结盟的诚意,或者直接当作这件事没发生,将不死禁卫覆灭一事扣在罗马人的头上,主动权不管怎么说都在汉室的手上。

    授人以柄这种事情,出身于西凉,面对了太多今天打的敌人,明天就有可能成为友军,李傕早就有了自己的认知,除非是军师认定了的盟友,其他的盟友,到了下手的时候不用客气,往死了砍。

    “安曰,靠你了!”李傕冷笑着传音给自己的译者,这货跟了李傕这么几年,居然也变成了合格的战士,虽说只是菜鸡级别,但怎么说也是西凉铁骑里面的菜鸡。

    安曰闻言二话没说,直接从马背上搞出来一杆看着还像那么一回事的鹰旗扛了起来,然后对着对面的安息人飚出一段流利的罗马话。

    然后李傕冷笑着全力激发自己的军团天赋,造出一副洒家已经开全力,激发了鹰旗的姿态,光影效果达成,鹰旗无误!

    那一瞬间火焰对面的尤帕尔如遭雷击,他可以保证对方绝对是汉军,而对方的反应也说明了对方的身份,但是现在的情况无不在说明,对方已经彻底翻脸了。

    “丢火油!”尤帕尔怒吼道,如果说之前在丢的时候还只是未控制好,外加稳固局势,避免战争继续扩大化,现在的话已经彻底放开了,对方已经和他们安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这里面有因为自己的部分,也有因为对方的部分,但尤帕尔已经顾不得去思考了,他只知道,不管这一战的结果如何,他们和汉军怕是要分道扬镳了。

    除非他尤帕尔能解决掉这支汉军,然而这不可能。

    同样汉军如果能解决掉他们,将之推到罗马人的头上,并且在大方向上依旧愿意和安息结盟,他们的盟约则还会维持下去,只是尤帕尔很清楚,将国运寄托在别国的身上,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不论如何,这一战都将会是汉室-安息盟约的转折点,哪怕之后盟约依旧会存在,也会如一张废纸一般。

    【如果安息帝国因此而覆灭,这一战恐怕会成为后世战争史上最大的笑话,更重要的是这一战居然还是我这种蠢货先攻击了友军!】尤帕尔望着正面燃烧的火焰,居然还有胡思乱想的心思,不过这大概也是心理承受极限濒临崩溃,不敢去正视现实解决问题的一种体现。

    李傕率领的西凉铁骑,在尤帕尔第二次丢出猛火油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将蛋壳防御开启到极限,硬是没让火油沾染到身上,在火焰升腾而起的瞬间调转回避。

    虽说还是免不了有些倒霉蛋被燃烧的火油黏上,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是成功撤出了火焰燃烧的范围,不得不说这就是骑兵主动攻击的好处,只要不陷入包围,说走就走。

    “哼,仅仅凭着火焰就像挡住我们?”李傕隔着火焰看着对面冷笑连连,原本的锋头自然而然的分化成两支,绕着燃烧区的边缘延伸了过去,从侧翼掠了过去,准备反包抄安息不死禁卫。

    在之前举起伪劣版鹰旗的时候李傕就已经下定了全歼对面的决心,而现在要做的就是贯彻这种决心,不死禁卫啊,很好的名字,可惜今天你们非死不可了!

    不过敢于下定这样的决心,还有一点在于让李傕三人非常的庆幸的地方,那就是安息的这支禁卫军除了那支战斗力一般般的游骑兵以外,没有一个跑的快的精锐了,否则的话,真就出大事了。

    毕竟西凉铁骑可是出了名的腿短,对方要是骑兵,不说能不能打过西凉铁骑,选择跑路的话,绝对能跑掉一部分,将这件事曝光出来还是没问题的,现在嘛,通通去死吧!

    汉家再一次选择了当年定远侯的作风,不是我们汉家不讲道理,也不是我们汉家不愿意履行盟约,只是你们的国家没有了,我们双方的盟约,被你们国家单方面的解除了。

    滚滚的黑烟之下,李傕冰冷的下达了绞杀命令,而尤帕尔则双眼冰冷的调动兵马进行封堵,撤不了了,对方也不想让他们撤,那就拖吧,拖到对面的骑兵从巅峰期滚落下来,也许这个过程会损失三千,乃至更多的士卒,但这已经别无选择了。

    在西凉铁骑和安息不死禁卫在火焰下绞杀在一起的时候,大约距离这个战场三十里的地方,罗马第七忠诚者军团正进行着战场扫荡。

    “殿下,西方有滚滚的黑烟升空,我军老兵认为那里有敌军进行交战,是否前往。”营地长欠身对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才二十四五岁的第七军团新任军团长超?马米科尼扬施礼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