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四章 磨刀石

    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普通精锐如果不具备一个攻击性的天赋效果,或者如第五云雀那样具备一个压制效果,他们正常的攻击强度对于西凉铁骑来说根本不能击破防御。

    毕竟这是一个将防御属性走到了尽头的兵种,是一个穿着标准铠甲就已经具备了重骑兵防御强度的终极兵种,以前一直未能了解到自身防御能力的极限,而这一次李傕懂了。

    尝试着用脸接了一发箭矢,看着箭矢尚未射中,便遭遇到了一层空气扭曲,然后弾飞了出去,李傕彻底懂了,貌似自家的防御已经强到,其实可以无视双天赋以下,无攻击天赋加持的普通攻击了。

    “哈哈哈~”反应过来这一点之后,李傕彻底没有了对于自身安危的担心,实际上作为将防御走到极限的西凉铁骑,最后强行扭曲现实诞生的唯心防御,其防御上限直接就是铁骑自身认知的上限。

    也就是说只要西凉铁骑对于自身的防御没有动摇,那么他们就能挡住正面的攻击,这便是走向极限的顶级精锐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不过正常来讲,这种认知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诞生的,多数的情况下李傕还是会因为自身的怀疑,判定出自身的防御是否能挡住对方的攻击,虽说理论上来讲,他们其实是能挡住任何的攻击……

    可就现实来讲,唯心防御,最核心的心这一条,就算是向吕布那样渡过了心劫也会被认知锁住自身的上限,人类很难坚信自身是否能做到,或者坚信认知以外的事情。

    绝对唯心的冠军侯,其攻击足够打碎一切的防御,其防御足够挡住一切的攻击,其能力号称绝对凌驾于遭遇的对手之上,然而还是被反噬而死了,实际上并非是反噬,而是动摇了,打赢了完全超乎想象的战争,单刷帝国意志,军魂,决战兵种,打完认为自己透支了。

    这便是认知的极限,并非是其能力的极限,而是心的极限。

    李傕只是激发了唯心防御的一部分,确定了这种强悍防御的效果,自认为普通的攻击绝对难以击破自身的防御,当然没有人会去思考他们自身激发的防御是不是无上限防御。

    不过就算是这等程度的扭曲现实对于铁骑来说也已经足够了,毕竟他们本身就是最顶级的精锐骑兵,本身就具备着不亚于重骑兵的防御,在加持上了这一层靠着扭曲现实诞生的超强防御,在他们认知中并不以攻击著称的重步兵靠着常规的攻击自然不能伤到他们了。

    有了这么一层保证之后,铁骑士卒再无丝毫的担心,狂笑着丢掉了大刀,直接提起挂在马背上的斩马剑,狂吼的轮舞,带起一片火花。

    作为已经近乎走到兵种防御极限的西凉铁骑,覆盖上这么一层扭曲了现实的唯心防御之后,就算是不死禁卫勉强用枪矛刺中要害也没办法给于那些老兵真正意义上的致命伤害。

    当前铁骑的防御强度,除非是这群重步兵有着足够的缓冲时间,外加足够爆发蓄力的情况才能一击致命,否则的话,就现在这种混乱的战场,枪矛对捅的局面,重步兵拿铁骑基本没什么办法。

    能伤到,但是杀不死,这就是埃斯范德亚尔家族不死禁卫最清楚不过的感觉。

    同样李傕也注意到了这支重步兵不对劲的地方,对方不怕死,不,应该说是,就算西凉铁骑将之砍翻在地,但是只要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致命伤,这群士卒用不了多久就会爬起来进行战斗,而且之前的伤口也会被死死地封锁住!

    李傕高吼着将对面的一个百夫长枭首,除了将之枭首,李傕也没有其他将之击杀的方式,

    “冲!”樊稠怒吼着勒马,胯下战马人立而起,碗口大的马蹄,直接踏在对手的身上,强悍的冲击力直接将对方踩翻在地,重力,马力相结合带来的巨大威力,直接让被踩中的地方塌陷了下去。

    樊稠和郭汜这时也同样发现了对方古怪的地方,同样也注意到了自身那近乎不可思议的防御,当即也都如李傕那般双手握住斩马剑,放弃防御,大开大合的砍杀着正面的对手。

    “第九,第十三,第十五大队,分别从侧边挤压,枪兵跟进,精锐弓箭手换破甲箭!”尤帕尔这时额头的冷汗都出来了,但指挥方面却没有丝毫的凌乱,反而随着战场变化带来的惊惧,越发的冷静。

    这种人大概就属于那种越是危险越是冷静的奇葩类型。

    尤帕尔大脑疯狂的运转,不断地调动兵力来回补防,靠着不死禁卫自带精锐天赋,生命的印象,死死地拉住西凉铁骑,避免对方杀入本阵。

    “精锐弓箭手,三人一组,破甲箭点射!”再一次抽调了部分的不死禁卫,靠着对内挤压,成功将正面李傕率领的西凉铁骑的队形扯成一个杠铃的形状,尤帕尔当即下令道。

    “叮!”一声脆响,射向西凉铁骑的破甲箭除了少数钉入了甲胄之中,没入了小半个箭头,其他多数直接被铁骑的铠甲弹开。

    那一刻尤帕尔的面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这种重型破甲箭就算是面对重骑兵的板甲都应该能射穿,而铁骑那种看起来并不厚实的铠甲居然能顶住这种攻击,由不得尤帕尔怀疑自己遭遇到的是什么怪物了。

    “哈哈哈!”李傕这个时候身上挂着两支破甲箭依旧狂吼着斩杀着自己所面对的不死禁卫,这群士卒是他在安息战场所能遇到的最好的磨刀石,基本不能给他们造成致命的攻击,但是靠着那坚实的身躯,强大的防御力,足够形成相当可怕的压迫力。

    “将军,不行,无法斩断对方的先头部队,我军除非放弃盾牌,否则不具备重创对方的攻击力!”尤帕尔麾下的在之前听令突击,尝试斩断西凉铁骑薄弱处,围攻对方的百夫长紧急回撤通报道。

    “该死,收缩防线,弓箭手取物资辎重中的猛火油,尝试构造火焰防线,逼退对方!”尤帕尔双眼带着怒意说道,这种战争没办法打,他们基本不具备重创对方的能力,而地方却具备击杀他们的能力。

    哪怕是不死禁卫拥有着生命印象这种极其稀有的天赋能力,能极大的降低伤亡,但是面对对方直接可以免疫绝大多数攻击的防御,前者实在是有些提不起。

    因而面对当前混乱的战场,尤帕尔果断收缩防御,将所有的精锐士卒聚拢在一起,准备用火油进行隔断,阻击西凉铁骑可能进行的追击,他就不信,拉开距离之后,罗马的重骑兵还会死磕他麾下的不死禁卫,再怎么说不死禁卫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李傕郭汜樊稠三人这时尽可能的将西凉铁骑分成百多队,死死地咬住这一支重骑兵,作为在战场上厮杀了超过二十年,从尸山血海里面爬出来的老兵,他们很清楚这样的一支军团对于他们有着怎么样的意义,这是磨刀石,而且是最好的磨刀石!

    不可能真正的伤害到他们麾下的士卒,但是其本身可怕的素质,还有优秀的防御力,配合着各种反击战术足够给现在尚且还未晋升的新人带来非常巨大的压力,逼迫着他们迈出最后一步。

    因而和尤帕尔所想的完全不一样,李傕他们三个,直接盯上了这个军团,哪怕是尤帕尔想跑,他们也会死死的拉住对方,和对方拼个高下,将西凉铁骑这柄神刀磨砺的更为锋锐!

    “撇火油!”尤帕尔接连数次撤退,硬是未能从西凉铁骑的绞杀之中撤退下来,而眼见不死禁卫逐渐的因为精神极限,出现非正常死亡的情况,加之云气因为李傕等人疯狂的砍杀不死禁卫,加大了其精神上的损耗,致使云气的损耗程度远远超过了估计。

    这种在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历史上从来未遭遇过的情况,让尤帕尔清楚的人知道他们面前到底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对手!

    对方真正具备剿灭不死禁卫的能力,哪怕会为此会消耗远超过正常军团作战的时间,但是对方已经展现出来了具备覆灭不死禁卫的能力,就算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尤帕尔也不愿意去赌。

    哪怕尤帕尔很清楚,除了军魂军团那种论外的存在,以及像不死禁卫这种能不断恢复巅峰状态的军团,其他任何一个常规军团,都不具备超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能力。

    也就是说继续维持下去,大约一两个时辰之后,对方就有可能因为损耗和战损的增加而被迫退去,但是在这一两个时辰之中,他麾下的不死禁卫恐怕会战损超过三千,这绝对不能忍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