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三章 意料之外

    “强杀弓骑兵!”李傕也是果决之人,或者更应该说,西凉铁骑那种明确的等级制度,让李傕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毫不客气的舍弃掉最底层的羌骑,因而在那狂飙的箭雨落下的瞬间,李傕直接下达了命令!

    不得不说西凉铁骑对于羌骑来说确实是军心一般的存在,哪怕是处在正面包抄弓骑兵,硬顶弓骑兵反击,身后还被突然出现的安息弓箭手的箭雨所覆盖的时候,羌骑也没有出现丝毫的混乱。

    这种素质,妥妥的顶级精锐才具备的处变不惊。

    伴随着李傕命令的下达,已经关注到箭雨爆射而出的羌骑愣是没管身后的弓箭手,直接抡起大刀朝着前方的弓骑兵斩去!

    仅仅是一个呼吸,强行阻击弓骑兵的羌骑就因为背后箭雨的偷袭倒下了数百人,但是迫近到了弓骑兵身旁的瞬间,形势瞬间逆转。

    能像拉胡尔那般当断则断,必要时连己方一起歼灭,也要拉对方下水,给自己占个先手的将帅毕竟是少数。

    尤帕尔虽说也算是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精英,甚至在整个安息帝国也算是最顶级的一小撮。

    可是在铁石心肠这一方面那就远远不及拉胡尔那种狠人,在羌骑手持大刀突入到安息弓骑兵阵势的瞬间,他不由得停顿了下来,而那一瞬间的犹豫,注定了接下来的结果。

    血光飞溅,安息弓骑兵虽说也算是精锐,但是面对现在已经可以称之为强横的羌骑突入到零距离之后轮舞的大刀,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方式,他们多数人手上的武器尚且未能换成近战武器。

    紧接着靠着羌骑的阻挡,西凉铁骑终于跨越了最后的五十步天堑,在几个呼吸之间成功贴近到了安息弓骑的身旁。

    长长的骑枪在这些精锐老兵的手上发挥出来的出乎想想的威力,根本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近乎一个穿刺,就结束了这场战争。

    同样作为辅兵的羌骑,在绞杀完那些残余的安息弓骑兵之后,也自然的并入铁骑的两翼,拱卫着铁骑的侧翼。

    与此同时,之前分开的樊稠和郭汜也分别带着两千西凉铁骑,从从两侧包抄了过来,三个锋头之间的距离近乎形成了一个等边的三角形,向着被包围在中心的“罗马”重步兵防线冲去。

    “全体进入生命记忆状态,第三至第七百人队,正面列阵防御,塔盾阻击,务必挡住正面骑兵突刺!”尤帕尔在铁骑杀翻自家弓骑兵的瞬间,第一时间调整了自身的应对方案,不打是不可能了,甚至应该说不拼个你死我亡,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尤帕尔虽说因为一时的失误,未能果决的放箭,被汉军抓住时机绞杀了游骑兵,但是反应过来之后的他双眼再无丝毫的犹疑,全力以赴应对正面的李傕军团。

    虽说罗马重骑兵表现出来了惊人的战斗力,但是尤帕尔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的动摇,他们埃斯范德亚尔家族代表的可是安息帝国不破的城墙,这个国家自始至终代表着最后防线的都不是冬都泰西封的城墙,而是来自东方的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禁卫军!

    他们才是在七大贵族翻脸之前,守护这个国家的最后防线——不死的禁卫军,区区重骑兵,能挡住,绝对能!

    伴随着尤帕尔的命令,五支百人队近乎瞬间就列成块状的防线,形成一片连绵的网状防线,每个人的背后都交错的被大盾顶住,密密麻麻的组成了一块如同弹簧一样的绵长防线。

    与此同时,所有的禁卫士卒都从之前的普通姿态骤然进入到了巅峰期,身体的各项素质直接恢复到了记录之中的最巅峰,淡淡的幽光浮现在这些禁卫的铠甲上,这是不死禁卫“不死”的保证。

    他们的巅峰期无伤,他们就会持续的保持着无伤,这是足以媲美内气离体全面渲染自身之后诞生的自愈能力,虽说这种方式会极大的损耗士卒的精神,并且大幅消耗云气,但不得不承认,这种军团在结阵迎敌的时候,足够真正的展现出其不死的一面。

    这也是尤帕尔坚信自己就算是一时失误,也能战而胜之的原因。

    “第一至第二十弓箭队急速射击,精锐弓箭手以五人一组进行狙击。侧翼禁卫军拱卫防线,不进行反攻!中军加厚防线,尝试挤压骑兵冲锋的通道,内围投枪队对侧边进行压制。”尤帕尔尽可能平静稳妥的下达了一个又一个命令。

    随着军令的下达,李傕正面的箭雨近乎如雨一般落下,扭曲的蛋壳防御硬顶着箭雨朝着正面的延绵的盾墙撞了过去,这近乎是除了面对第一辅助军团以外,李傕所能见到的最高等级的防线!

    “除神射手以外,其他弓箭手放弃急速射击,进行掩护射击!”在看到那如雨一般的箭矢命中敌方铠甲的时候,在对方身前强行弹开的一幕之后,尤帕尔直接转变了命令,箭雨无效,准确的说应该是低于一定强度的箭雨无效。

    不,不仅仅是箭雨,准确的说,应该直接是一切低于某个强度的攻击对于这个军团而言都是免疫的,何等可怕的兵种,以尤帕尔的认知这种军团恐怕唯有在战场上千锤百炼,才能形成。

    西凉铁骑的骑枪在撞到不死禁卫正面大盾的瞬间,一种近乎撞在城墙上的感觉从对方的大盾上传递了过来,但是作为现在已经朝着无敌迈步了西凉铁骑,城墙,别说只是感觉上像,就算是真货,今天也要将你打穿!

    “咔嚓!”清脆的响声,不少士卒的骑枪在刺穿第一个对手之后就因为无法保持向前突刺而被折断。

    虽说这里面也有很大的原因在于骑枪的制作本身就有一方面要考虑士卒的承受力,但能将西凉铁骑的骑枪弄断,已经足够说明这到底是什么程度的对手。

    因而在骑枪折断的前一瞬间,西凉铁骑的老兵依靠着对手残躯的遮掩直接放手,抄起近战的大刀,与此同时安息不死禁卫的长柄枪刃也已经递到到了西凉铁骑老兵的身上,那一瞬间火花飞溅。

    溅射的火光让双方都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对方的面容,感受到各自武器上传递过来的反震之力,几乎在瞬间就判断出来了对手的级别。

    【无误,预估为第九西班牙军团的核心精锐。】不死禁卫的百夫硬顶了西凉铁骑一击,看着面前炸裂开来的大盾,已经从自己身体上传递到后方的距离,直接向身后传递了最为准确的实力判断。

    【预估为罗马顶级重步兵,不弱于覆灭的两河,略弱于超重步和图拉真军团!】李傕感受着大刀撕裂对方时的触感,也是在第一时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崩裂的火花,在这一瞬间延伸出了近百步,五个个位数百人队拉起来的强硬防线,西凉铁骑近乎无敌的冲撞下,硬生生被打成了一个近乎于锥形的凹陷!

    在双方看来都近乎是震撼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这几乎是尤帕尔所能见过的最具有冲击力的军团了,不死禁卫在交手的瞬间被打出了如此恐怖的局势。

    而对于李傕来说,正面的重步兵防线居然奇迹般的没有被打穿,哪怕只是瞬间整条防线就被拉成了V型,铁骑那一贯凿穿防线,恣意砍杀的作战方式,却少有的被强行阻挡住了。

    这一刻靠着东方朝霞的辉光,李傕能清楚的看到面前那用大盾阻挡住他冲锋之势的重步兵嘴角的血渍,但是眼中燃烧着的光焰,无不在说明驱使其尚未倒下的到底是怎么样的力量。

    “咔嚓!”冲锋在第一线的李傕,感受着正面传递过来的阻力,以及对方嘴角浮现的笑容,双眼骤然转冷,下压的刀刃迸发出近乎极限的力量,直接将面前阻挡着的重步兵砍翻在地。

    与此同时两侧大量的枪矛朝着李傕刺了过去,而李傕怒吼着将铁骑的气势激发到了极限,尽可能的闪开要害,然后无视周遭其他的攻击,提着大刀朝着身边的重步兵砍去。

    这等阵势,枪林箭雨对于西凉铁骑的士卒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影响,以伤换命,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闪避开要害,用自己坚实的防御硬抗对方的同时,挥舞手上的武器干掉攻击自己时露出破绽的敌人,这是战场上最好的时机,前提是你要活着!

    “嘶啦~”枪刃从铠甲上划过时传来的刺耳的响声,刀光带着血色飞溅了出去,三名不死禁卫的士卒被李傕硬抗着枪矛砍翻在地。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闪避开要害之后,刺在铠甲上的枪矛,除了让李傕略微感受到被人打中而产生的气闷,并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

    和尤帕尔所估计的一样,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已经登临了决战兵种的西凉铁骑免疫的攻击强度上限之高已经完全超乎了正常兵种的估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