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三章 伏击

    因而当尤帕尔再一次从自己的侦察兵这里收到第九西班牙军团在自家身后游曳的消息之后,他的神色难看了很多。

    很明显在在尤帕尔看来,应该是第九西班牙军团盯上了自己这支援军的明证,甚至对方可能都想要吞掉自己,这是一个麻烦。

    骑兵在平原上最大的优势就在这里,他们可以随意的开启战争,随意的撤出战争,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只要挂在敌方步兵的身后,都足够给步兵带来极大的压力。

    就算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不死禁卫无愧于精锐之名,但是骑兵在平原上的极大优势也让尤帕尔不得不去思考,这样一个精锐骑兵吊在他们的身后,会造成多大的麻烦。

    【必须要想个办法了,唔,我记得前面有个地方适合伏击,不过对方未必会走那里,骑兵的优势就在这一方面,随时的进入战场,随时的撤出战场,选择他们想要的战场……】尤帕尔神色凝重的想到。

    不过思虑了良久之后,尤帕尔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尝试用游骑兵将罗马第九西班牙军团引诱到他布置好的战场。

    “哈,又遇到了那支重步兵?”正在寻找新的练兵点的李傕听到羌骑的汇报皱了皱眉头。

    “对方难不成对我们有什么想法?”樊稠摸了摸自己那扎手的胡须,双眼带着冷意。

    “还真没见过大平原上,想和我们骑兵交手的步兵。”郭汜嘎吧吧的活动着自己的关节,看起来也有些先下手为强的意思。

    “大概是意外吧,算了,让侦察兵盯着就是了,打正规军实在是有些硬茬,我们还是再练练。”李傕摸着下巴说道,他可不觉得罗马正规军的统帅是脑残,敢在平原撩拨他们。

    更何况之前的第一次相遇之后,对方就非常识趣的带兵快速远离他们,从这一方面说,对方肯定不想和自己发生冲突,因而李傕倾向于意外,当然主要是李傕也不想打,罗马的正规军都不好对付。

    “你这么说的话……”郭汜有些犹豫,他们三个人之中,只有李傕有资格称之为睿智,因而在讨论生存的时候,李傕有着决定权。

    “好吧,既然老李你这么认为,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樊稠丢了一块肉饼给李傕,“不过要是下一次再遇到,我可真就忍不住了。”

    “就算是意外,遇到了三次,也该砍死了。”李傕没好气的说道,“什么意外能让双方遇到三次,只能是别有所求!”

    然而樊稠就是一个乌鸦嘴,时间还没过七天,他们这群人就被他们所认为的罗马人的弓骑兵袭击了,李傕当时脸黑的跟锅底一样,外带作为决战兵种的他们在追击方面,再一次吃了铁骑腿短的亏。

    虽说因为铁骑现在素质够高,应对夜袭的方式也是积年的习惯,巡逻队布置的也不错,并没有被所谓的罗马弓骑兵攻入营寨。

    甚至在箭雨射入铁骑随意布置的营地中之前,夜间巡逻的老兵和羌骑以及暗哨就已经使用了特殊的方式激发了西凉铁骑的应对夜间偷袭时的常用强攻反杀防御体系。

    这个体系怎么说呢,也就是在对方打进来造成混乱之前,外围的精锐铁骑直接提枪上马先一步杀出去强行反攻打乱对方的攻势。

    反正李儒当年再三警告过西凉铁骑的士卒,那就是对方夜袭的时候不可能是整兵偷袭,一般只要你提着武器上马杀出去,对方绝对比你还混乱,到时候打就是。

    虽说对方绝对比你还混乱这一条是李儒糊弄西凉铁骑的,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套战术对于西凉铁骑来说特别有效。

    毕竟铁骑本身的战斗力就特别高,冲出去,打乱对方的阵型并非不可能,相反只要外围精锐部队打上去,后面的铁骑跟上,以西凉铁骑的战斗力基本上都会反杀成功。

    当然要是连铁骑这种训练有素,战斗力爆炸的精锐都没有办法反杀成功,那只能说,对方上的是那种顶级精锐,估摸着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双方人脑子打成狗脑子。

    自然外围那些精锐老兵在被夜袭的瞬间就条件反射的再一次贯彻了这一命令,被惊醒过来的刹那,第一时间摸起床铺一旁的长枪,然后一枪刺穿帐篷翻身上马,直接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草创的营地是不需要营墙的,西凉铁骑扎的营地在正常军团看来几乎是满是破绽,但是同样往出冲的时候也就满是道路,因而对面弓骑兵箭矢还没射进来,西凉铁骑已经杀了出去。

    因而就结果而言西凉铁骑其实是没有任何损失的,但是凌晨被对手袭击了一波李傕也是气的够呛,一怒之下也没管营地的那些物资,直接朝着那些弓骑兵追去。

    今天就要砍死这群扰人清梦的混蛋,通通砍死!

    “这情况是不是不对啊!”李傕等人摸黑追向前面的弓骑兵,追了一节之后,樊稠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怎么了?”李傕黑着脸带着愤怒询问道。

    “我们应该是跑得最慢的骑兵吧。”樊稠看着前方不断回身射箭,但是却并没有和他们拉开一点距离的弓骑兵说道。

    “……”郭汜和李傕闻言,竟无言以对,毫无疑问,西凉铁骑是跑的最慢的骑兵,慢到只比步兵快一些的地步,所以理论上来讲铁骑一般追击敌人都是失败的,哪怕他们达到了顶级精锐,现在也不会跑得比最普通的骑兵快多少。

    话说回来同样是西凉铁骑升华而来的神铁骑,相对来讲在速度上还有那么一点加持,甚至必要的情况下,靠着燃烧军魂,还可以创造出相当可怕的高速度,但是李傕麾下这群铁骑都是短腿。

    “阿多,你和老樊一人带两千人,去找到那群重步兵,找到了就地砍死,找不到,就在侧边拉开距离进行掩护。”李傕瞬间明白了樊稠的意思,他们铁骑都能追上的轻骑兵,不是诱敌是什么?

    “好!”樊稠和郭汜闻言当即展开各自的军团天赋,拖了两千本部直接从两翼延伸了过去,之后李傕持枪高举,自身的军团天赋也全力绽放了来开,“羌骑突击!”

    西凉铁骑依旧是那么的混账,李傕和郭汜这群家伙在补充了一批羌骑之后再一次恢复了曾经的猛虎带群狼的战斗模式,伴随着李傕的一声怒吼,西凉铁骑延伸出来了血红的光辉,而身侧低调的羌骑就像是骤然被注入空气的气球一样,迅猛的膨胀了起来。

    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甚至那些来自于马超的羌王护卫军近乎抵达了顶级精锐的程度,从西凉铁骑的战阵之中脱离了出来,然后化作离弦之箭,朝着前方反身射击的弓骑追杀了上去。

    铁骑跑得慢,没错,确实是短腿,而且是非常出名的短腿,但是铁骑有着其他军团都不具备的辅兵,人家羌骑可是突骑兵,虽说腿不至于长到白马义从那么夸张的程度,但是上了西凉铁骑近乎百分之五十的加持之后,恐怕也就最多比安息最顶级的游骑兵慢上些许。

    自然被这么丢出来的羌骑,在前方安息弓骑兵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刺出了自己的獠牙,延伸而出的翼展,直接在弓骑兵尚且没有进入尤帕尔预设的埋伏圈之前就将之包围。

    “给我砍死这群混蛋!”李傕眼见羌骑成功将前面的弓骑兵包围住,当即怒吼着前冲,所有的铁骑士卒也尽皆高吼着发起了冲锋。

    趴在掩护用的坑道之中的尤帕尔看着这一幕简直是震惊的异常,他的游骑兵观察了五天,确定对方不具备高机动能力,才订下了这么一个计划,没想到对方后备军团居然拥有着超高的奔袭能力。

    【该死,怎么可能,罗马怎么会具备和格乌帕特兰家族的游骑兵近似的机动力,这怎么可能!】尤帕尔眼见对方距离自己埋伏的地方不足百步,但是羌骑已经完成了斜掠调头,即将包抄成功,登时大惊!

    不过这个时候尤帕尔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了,真要等罗马大军将他放出去的游骑兵干掉,就他们现在埋伏的距离,也许靠着黎明前的黑暗还能糊弄过去,但是打完天一亮,百多步的距离想要在对方眼皮底下隐藏,那跟做梦有什么区别。

    “弓箭手放箭!禁卫军列阵应对!”尤帕尔当即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下令一众隐藏在浅显坑道靠着灌木覆盖的弓箭手直接起身散射,这个时候再不做出决定,恐怕军心都要动摇了。

    一时间原本处于羌骑前方的灌木丛直接被掀翻,大量安息精锐弓箭手疯狂的开始射击,作为弓箭手的另一种发展路线,以迅疾著称的安息弓箭手在翻开灌木丛,抬起弓箭的瞬间就射出了上万支箭矢。

    那种可怕的效率,在瞬间就让李傕想起来了当初初见加纳西斯的时候,那临阵十波的箭雨,而且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对方箭雨的威力明显巨大了很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