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二章 在敌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说实话,李傕虽说成天闹着西凉铁骑在平原上天下无敌,但是和罗马死磕了好几次,到现在李傕也不得不承认罗马正规军真的强的可以,尤其是那些扛着鹰旗的重步兵,真的是太强了。

    因而在确定对方是一个整编的重步兵带辅兵的军团,李傕也就熄了大战一场的想法,至于说对方会不会是安息人,对不住,安息貌似没有重步兵,至少李傕没见过。

    “我们要不要干一票。”郭汜在羌骑屁颠屁颠的跑去侦查之后,探过身来对着李傕询问道,随后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铁骑新人,“搞一波大的,我估计这群人就差不多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去找第一辅助军团的麻烦了,在大地平原之上,我们可没有吃过那种亏!”

    李傕闻言出现了明显的犹豫,第五云雀那次铁骑还能说是因为不熟悉对方的战术,吃了闷亏,但是第一辅助军团,那是实打实压住了西凉铁骑,因而李傕等人也确实是憋了一口气。

    “还是别了,侦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对方是整编军团,还带辅兵,我们这边也不好对付。”虽说犹豫了好一阵子,但是最后李傕还是将这个冒险的计划压了下去,再打磨打磨。

    另一边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统帅也算是谨慎之辈,毕竟战争到了现在这种程度,安息贵族也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未来,自然是将自家暗藏的底牌全部翻开,撑都要撑过去。

    自然到了现在安息贵族派遣过来的援军基本不会再有之前应付沃洛吉斯五世时的杂碎,大多数都是各家精英,毕竟接下来的局面已经关乎到他们自家的生死了,不能再像曾经一样作壁上观了。

    还是曾经那句话,帝国再水也不是没有人,只能说是能用的人坐不到自己该坐的位置之上,现在的话,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安息贵族终于有了三分帝国的气度。

    “对方在逐渐和我们拉开距离。”羌骑再次返回汇报道,“速度不快,保持着完整的防御阵型,在逐步的和我们拉开距离。”

    “看来起来这次的罗马军团长是个人物,或者该说是对方比之前那些蠢货更谨慎一些。”樊稠听完羌骑的汇报带着些许的冷笑说道。

    西凉铁骑的战斗力很强,尤其是安息这边虽说是高原,但是这种高原是集体很高的那种高原,反倒在战场上看这地方其实相当的平,在适应了葱岭雪山之后,这种地方非常适合铁骑的发挥。

    可以说在当前这种地形上,由李傕,郭汜,樊稠三人率领的整编西凉铁骑,外加羌骑护卫军,足够挑战任何的罗马的个位数军团。

    哪怕是第一辅助军团那种怪物军团,李傕也能做到和对方两败俱伤,但这种战斗方式实在是太过于没有必要,毕竟盟约上也只是要求帮安息牵制罗马的部分精力。

    真心没必要打到那种连决战兵种都要拼命的程度,盟约方面汉室其实在上一次已经完成的相当不错了,甚至连安息皇帝,沃洛吉斯五世面对汉室的战绩和战损都无言以对。

    因而这一次汉室在外围战场也就是练练兵,拼命的意思并不重,除非是某些罗马人或者欧洲蛮子,安息乱军撞到汉军头上,李傕主动出击正规军的时候并不多。

    毕竟罗马人确实是硬茬,就算是西凉铁骑确实强的可以,可如果真要死磕罗马正规军,对于西凉铁骑来说损耗还是有些过大。

    当然总是有一些找死的家伙撞到李傕的身上,那个时候李傕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犹豫,该下手就下手,像现在这种对方谨慎结阵,和自己拉开距离,李傕其实也没有下手的意思。

    打打比较弱的军团练练手多好的,真没必要死磕这种正规军。

    不过有些时候,不是李傕想放这群人离开,这群人就能离开的。

    大概四天之后,西凉铁骑的羌人侦骑,再一次遇到了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的不死禁卫,然后双方再一次相互进行了汇报。

    说起来也是双方侦查方式的问题,李傕这边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谁犯到自己手上,干掉谁,现在比较靠谱的分辨敌人和友军的方法就一个,轻骑兵,轻步兵都是自己人,重骑兵,重步兵都是敌人。

    之所以李傕这边靠这个判断,其实也是被逼无奈,罗马人近看还倒罢了,远看其实和汉军挺像的,问题是侦查的时候,哪个侦察兵会智障到跑到对方的眼皮底下去近距离观察,那不是找死吗?

    早先有一段时间李傕也是按照发色来区分的,结果某次将庞德的骑兵当做敌人,干了一架,也亏庞德也是西凉铁骑出身,还具备主将意志传承类型的天赋,双方又认识,否则那次乐子就大了。

    不过饶是如此,尴尬的李傕也因此从北边往南边跑了大约八百里,从找了一块防区,开始蹲敌军练兵,然后又挨了一次。

    这次的原因是将欧洲蛮子当成了安息援军,没打,结果让被对方偷袭了,也亏李傕常年将那些三天赋的老兵堆在前面,否则非被这群条顿投斧手干掉上百人。

    之后不用说了,那群欧洲蛮子在他们老大的领导下,成功被李傕砍死,想要在战场积累功勋成为罗马公民的愿望彻底成了幻想。

    顺带一提,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西凉铁骑杀敌模式出现了混乱,以至于干死了好多安息起义军和安息乱军,反正用樊稠的话就是,统统干掉了,我们说他们是敌人,那么他们肯定就是。

    郭汜自然附议,李傕当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于是也就没说多余的话,通过了干掉所有通过防区的可疑人员的决议,毕竟这仨都不是什么好人,最多李傕相对而言能理智一些,但是理智不等于好人!

    加之樊稠的那句话也确实有道理,通通击杀掉,也就没人知道我们有没有干掉友军,靠着贯彻这一恶劣性质的方针,西凉铁骑成功的完成了练兵,外加进一步完成了盟约的要求,击杀了大量罗马正卒。

    总之那段时间,西凉铁骑基本处于混乱邪恶状态,管他什么人,只要确定不是汉军,只要有把握通通砍死,管你是谁,就地拿你们练兵,砍死了事。

    反正只要没人知道,就算回头自己发现砍死的是安息援军,也可以推到罗马军团身上啊,反正这地方有没有罗马军团,咳咳,肯定是有的,什么,你说没有,哦,那是因为被我们砍死了。

    总之李傕等人干了几个月不怎么地道的事,直到前一段时间,在西凉铁骑之中以睿智闻名的李傕终于想到了一个区分的办法,罗马好像全是重步兵,重骑兵这种兵种,安息全是突骑兵,轻步兵这种兵种。

    樊稠和郭汜闻言拍手称赞,深觉李傕言之有理,西凉铁骑的属性也一跃从混乱邪恶变成了守序邪恶。

    尤其是之后数次依靠这种区分方式分辨出来了安息起义军,西凉铁骑就将李傕一拍脑门想出来的玩意儿,奉若圭臬。

    毕竟罗马人里面也多得是和安息长得很像的欧洲蛮子,还是按照铠甲分,比较靠谱,更何况铠甲比较齐全,也足以说明军团战斗力靠谱,因而这种侦查方式也算靠谱。

    至于安息这边的侦查方式,那就简单了,看发色,发色是黑的直接就是敌人。

    虽说各大贵族也听说过汉室正规军和罗马正规军远看长得挺像,但是在安息贵族的印象中,一方面汉室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位置,嗯,这个事实,其实李傕为了来这里跑了八百里。

    另一方面安息贵族还真没想过汉军真的会肆无忌惮到被友军意外攻击一箭,对方就敢让你再也发不出来一箭,总之远看外形相近这个确实是是一方面,但西凉铁骑的作风,确实不怎么像友军。

    实际上汉室和罗马真要区分的话,最靠谱的方式其实是看铠甲,汉室的铠甲远看有一些代表五德始终的火红色和玄黑色,而罗马人则是一片鳞甲的银白色。

    顺带一提这两个国家都属于那种强迫症,基本上国家正规军的颜色大体上是不进行变更的。

    当然两个国家也都会有一些强大的奇葩种,比方说白马义从,妥妥的罗马正规军版本,就是一片苍白,比如说第九西班牙军团,就是汉家正规军的玄黑色。

    因而要真按照颜色分,打错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而且敢和正规军的主流对着干的,都不会是省油的灯。

    万一这些个军团换了主帅,也换成李傕,郭汜,樊稠这种混乱邪恶的人物,八成会和西凉铁骑这边做出同样的准备——我不先动手,但是你也别想动第二次。

    总之这也算是古代战场军令和口令不统一造成的非常实际的写照,只要先手判断确定对方是敌人,那么之后只要不能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双方只会在怀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