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一章 压翻天平的秤砣

    其政策之苛刻,让那些天生的罗马公民,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到底有多高贵,再一次极大的收割了一波人心,让原本就深爱着这个国家的罗马公民更是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到底享有着何等的荣耀。

    欧洲蛮子则是看着那苛刻到让人肝痛的罗马公民化条件,外加罗马人那爱理不理的状况,果断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

    不就是战场杀十个敌人,外加准备一身铠甲武器,当然没有铠甲武器,请准备足够铸造三套铠甲武器的铁矿石,虽说要求变态了一些,但好歹比前三百年连个条件都没有,想要成为罗马公民除了看脸已经不知道看什么的情况好太多了,好歹这个条件还有不少人能完成。

    至于说不能完成的怎么办,凉拌呗,能完成的完成了就是,不能完成的那你们就继续当蛮子吧,完成了的就是高贵的罗马人了,获得罗马文明的底蕴加持,享有罗马公民的福利,罗马皇帝的位置也会向你开放,你说后者很渺茫?

    佩蒂纳克斯,知道不,不知道?好吧,他是一个奴隶的儿子,幸运的成为了公民,三十岁的时候开始发力,进入军队,参与了对安息战争,获得了不少军功,因为有公民的身份,功勋没有打半点折扣,成功调往了不列颠,加入第六凯旋军团对凯尔特人战争。

    战争获胜后,因为功勋调往后方,次年升迁为莱茵河防线的指挥官,接下来一年因为出色的表现,荣升元老院元老,大约五年后成功抵挡了日耳曼人的南下,并且将之驱逐,获得了相当的战绩。

    这个水平已经可以说是非常可怕了,毕竟从奴隶之子到进入元老院成为实权元老这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事情,然而在接下来,这位更是靠着运气和脸等等一系列意外成功登基。

    虽说没多久就被弄死了,但是他的历程非常明确的告诉每一个罗马公民,只要你是公民,只要你有军功,你就能成为贵族,成为元老,成为皇帝,当然这些玩意儿只对公民开发,奴隶,蛮子,洗洗睡吧。

    因而在蓬皮安努斯将欧洲蛮子罗马公民化的条例开出来之后,甭管多苛刻,欧洲蛮子都沸腾了起来!

    毕竟这个时代在罗马当蛮子实在是太没有出路了,一辈子的努力,顶天了也就是一个蛮军辅兵的军团长,而成为了罗马公民,像某些非常能打的家伙,靠着军功甚至能进元老院!

    靠着这个,大量欧洲蛮子自带干粮武器,从欧洲跑到了罗马-安息战场来当炮灰,天知道过了这一次之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罗马明确给出成为公民的要求,这是第一次。

    因而罗马现在有着源源不断的兵员,和汉室那边被打断脊梁骨的蛮子不同,欧洲的这些蛮子基本上都能勉强混到第二序列。

    当然斯拉夫人相当于第二序列的天花板,其他欧洲蛮子看情况可以分为第二序列中坚,和第二序列的地板砖,不过不论如何终归是第二序列,好好整肃一下,战斗力还是挺可以的。

    更何况蓬皮安努斯根本就是不安好心,本身就没想过让欧洲蛮子能稳稳的来安息刷人头,话说回来,安息再怎么渣,也是第一序列的中坚的,虽说第一序列只有两个天顶星,两个中坚,但好歹也是中坚!

    按照蓬皮安努斯的估计,多数的欧洲蛮子如果配合不当,十有八九都是打不过安息同等规模的大军,要和现在的安息军团打个有来有回,最少都需要日耳曼那个级别的蛮子。

    至于塞维鲁则是心宽,抱着在安息灭国战之中训练出几支顶级强军补足国家的鹰徽军团的想法,死自家鹰旗军团有些承受不起,但是死欧洲蛮子,塞维鲁没半点压力。

    自然在这种心态和思维的操控之下,原本应该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罗马-安息战争变得惨烈了很多。

    虽说包括蓬皮安努斯在内,很多人都知道其实这一战完全没必要搞得这么惨烈,安息的墙头草一大堆,想要倒向罗马的也不少,先许诺,击败安息之后翻脸,他们肯定能赢的很轻松。

    然而事实上,所有知道真实原因的罗马上层都秘而不宣,塞维鲁的强军之策,蓬皮安努斯的减丁之术,这几乎都是国策级别的东西,尤其是后者,足够影响这个国家很多年。

    正因为有这么多政治原因在里面,罗马和安息的战争惨烈的程度随在欧洲蛮子的大批涌入,近乎是直线上升。

    当然双方士卒的意志也随着战争强度的上升变得越发的坚韧了起来,罗马的蛮子也在这种惨烈战争之中快速的消耗了起来!

    以至于蓬皮安努斯甚至做出了鳄鱼的眼泪,通告欧洲蛮子在没有足够实力,对于战争没有足够认知的情况下不要前来罗马至安息战场,甚至为此边境拉起了防偷渡战线。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了,欧洲蛮子这个时候恨不得削尖了脑袋挤过来,早已上头了的他们岂会听蓬皮安努斯的阻止,加之蓬皮安努斯又特别犯贱的喜欢宣传某某某蛮子成功加入罗马,成为公民。

    一个个的典型树立起来,上头了的欧洲蛮子岂会在乎蓬皮安努斯的劝阻,这群人现在基本上都认为自己必然会成为下一个典型,罗马公民的身份再像他们招手,然而实际嘛……

    自然现在安息-罗马罗马战场简直是火热朝天,不过罗马至今底牌未出,安息帝国实际上每一日都超过了前一日估计的极限,这个国家在沃洛吉斯五世的手上真的是在不断地升华。

    这一点也是沃洛吉斯五世会在艰难的支撑到现在之后,莫名的生出他们安息有可能翻盘的重要原因。

    任何的强军都是打出来的,意志也是在血肉战场绞杀出来的,从去年延绵到现在的战争,已经硬生生将泰西封的安息人意志锻造成了钢铁,加之安息国内贵族开始自发的援助泰西封,更是让沃洛吉斯五世在必败的局势之中看到了一分胜机!

    罗马人很强,但罗马人还没强到将安息人的脊梁打断,双方的战争在各自意志的支撑下不断地延续,而在这一过程之中,安息帝国在沃洛吉斯五世的率领下不断地打破极限。

    在数年前的时候,加纳西斯率领的杂兵都能将泰西封围攻的摇摇欲坠,而现在,三名破界级高手,数万精锐的强攻,泰西封时至今日依旧掌握在沃洛吉斯五世的手上。

    这个国家在燃烧,但是并没有化归尘土的意思,反倒有些在火焰之中重生的意思。

    然而就在沃洛吉斯五世持剑在泰西封的高塔上调度着安息的大军拱卫泰西封,等待着四方援军到来的时候,安息-罗马战争之中最大的乐子,或者说是压垮天平的秤砣出现了。

    “报将军,前方大约二十里的地方发现了大队的罗马骑兵,疑似是罗马第九西班牙军团和其后备军团。”安息的弯刀游骑兵侦骑给埃斯范德亚尔家族年轻的统帅尤帕尔施礼道。

    “第九西班牙军团军团。”尤帕尔闻言皱了皱眉头,面色有些沉重,罗马军团以重步兵为核心,骑兵很少,但第九西班牙军团算是一个例外,是一个步骑混成的军团,而且骑兵方面非常强。

    “要不,我们绕道试试。”参谋官略有犹豫的对着尤帕尔说道,他们率领了一个整编的重步兵军团,还有大约七千多的弓箭手辅兵,和两千多的游骑兵,真要说怕倒也不怕,但是现在打起来有些不值得。

    “对方是骑兵,哪怕是跑得最慢的那种骑兵,也比我们这边快的多。”尤帕尔冷静地说道,“将不死禁卫调动到外围,弓箭手收拢到阵心,游骑兵侧翼游曳不要给对方偷袭的机会。”

    另一边李傕正带着已经磨练的有些像样子的西凉铁骑在啃干粮,羌人的侦骑跑回来给正在啃干粮的李傕汇报道,“将军,我军在前方约二十里的地方发现了罗马的重步兵军团,配有两千游骑兵,以及大约七千左右的弓箭手。”

    “这群罗马人怎么到处都是!”李傕闻言恶狠狠的啃了两口干粮,然后将之收了起来,最近杀得李傕都有些暴虐了,安息-罗马战场现在实在是太过混乱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冒出来一波敌人,不过这地方练兵真心不错。

    “继续侦查。”李傕扫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士卒,回头冷静的说道。

    这要还是之前那群除了杀人什么都不会的老兵,李傕二话不说直接抄刀子上去将之干掉,但是现在这些人虽说练成了,但是距离巅峰期还有点差距,就算有李傕三人罩,死磕罗马正规军损失也有些大。

    毕竟李傕来这边是为了练兵,不是为了杀敌,虽说杀敌也是练兵的过程,但是没必要死磕那种看起来就暴强,打起来也麻烦的军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