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我能翻盘

    高顺闻言眼皮跳了跳,没有回答,说实话,叫赵云儿子这个,也就是吕布敢嘴上占占便宜了,其他人怎么说呢,赵云怎么说也三十多岁了啊,了不起是人家只是看着永远十八岁而已。

    “嗯,怎么了?没打赢?”吕布将酒樽放下,神色凝重的说道,虽说吕布常年放话表示自己是此世最强,但是怎么说呢,吕布对于赵云这些人还是挺重视的,当然对于苏利纳拉里,吕布相对更高看一些。

    “这倒不是,算是打平了,赵将军赢不了那位,那位好像也拿赵将军没什么好办法,我只是觉得奉先你这么招呼赵将军有些过分了,对方怎么说也如我等一般。”高顺略有些迟疑的说道。

    “哈哈哈!”吕布闻言大笑,伸手拍着高顺的肩膀,“他赵子龙有种娶我女儿,还能不叫我爹?反了他了,更何况不管是法理,还是拳头,都在我这边,不叫,打都打打的他要叫爹。”

    说起来,赵云最近一直没回来,也有这么一个原因在里面,吕布也是贱人,虽说话是这么说的“有种娶我女儿,还能不叫我爹”,这是实话,但是怎么说呢,其实在这个时代,就算是叫也是在某些年节的时候,哪有吕布这种非要按着赵云的。

    就像陈群和荀彧,陈群确实是娶了荀彧的女儿,但是大多数时候陈群和荀彧都是平辈论交,就算是年节去拜访老丈人的时候,荀彧也只是笑笑,示意陈群不必施礼。

    大多数时候都是某某侯某某官的夫人,见某某侯某某官的夫人,像赵云和吕布这种,就应该是东垣亭侯(赵吕氏)夫人,见温侯(吕王氏)夫人,别提母亲不母亲的,就算是亲生母亲,正规唱名的时候也该是正职对正职。

    私底下你们爱怎么叫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官面上的流程就是这样的。

    说实话,出现当前这种情况,非要让一个同辈人叫自己爹的也就吕布了,甚至该说是吕布近乎是乐此不疲。

    然而赵云能打哈哈就打哈哈,不能打哈哈就想办法糊弄,给个面子也行啊,但是你吕布能不能别这么过分,想打架直说啊!

    高顺闻言面皮抽搐了两下,默然无语,赵云摊上这么一个岳父也真是够够的了,再想想这宅院,高顺不由得有些为赵云的人生叹息。

    “还是说那个叫苏的,如何?”吕布见此哈哈大笑,随后继续问询高顺,说实话,这么多年能让吕布正眼看的对手真不多,中原那几个不能下死手,也就只能在国外找找了。

    “他现在很少出手,罗马人也在磨炼他们国家的高手,苏的话,据说在尝试跨越命运的屏障。”高顺想起简雍带回来的消息,组织了一下语言解释道。

    实际上苏利纳拉里所谓的命运屏障,其实和吕布的心劫是一个玩意儿,只不过苏认为自己的人生是被命运给锁死了,所以他认为自己要做的是斩断命运对于他形成的枷锁。

    加之当时和赵云单挑的时候,确实踏上了完全不同于当前的另一种境界,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足以称之为力压诸雄,然而却被自己身为顶级破界的超强恢复力坑了一个半死。

    不过那一战好歹也确实算是斩裂了命运的枷锁,因而最近苏利纳拉里都不再参与第一线的战争,而是开始静修,看看能不能彻底斩碎命运施加在他身上的枷锁。

    塞维鲁对于这一方面也不置可否,多一个真正无敌级别的高手也好,再说这种规格的战争多一个少一个其实影响也不大,于是也就听之任之,至于其他罗马高手最近则是拼杀在战场的第一线。

    诸如阿瑞斯这些人最近已经受了不少次的伤,安息打到现在反倒有一种越来越坚韧的感觉了,甚至如巴巴克那种内气离体极致好手,已经在力战罗马人的同时,在战场上开始奋力冲击破界级了。

    不得不说,帝国坠落的时候,确实会出现一些不惜奋死的英雄去拯救这个生养他们的帝国,哪怕这个帝国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他们依旧愿意化作薪柴,燃烧殆尽,为这个帝国照亮黑暗的前路。

    沃洛吉斯五世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罗马对安息的最终一战,他们安息居然有可能打赢。

    然而当扎格罗斯山脉被罗马人用军团攻击斩通,阿尔达希尔率部死战,安息中部贵族尽起私兵来援,死守通道三个月,最后被塞维鲁彻底击溃崩盘的消息传递到泰西封的时候,沃洛吉斯五世突然发现,也许他们安息真的有可能翻盘。

    看情报上细致描述的那些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安息帝国身上吸血的旧贵族在扎格罗斯山脉被罗马人打通之后,集体出兵的消息,沃洛吉斯五世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国家其实还有救。

    上一次安息上下众志成城的时候是几百年前,忘了,反正肯定不是这两百年内的事情了。

    安息不弱,安息帝国从来都不弱,他们确实存在思维僵化,确实存在战术古板,但那又如何,若非帝国内部问题,他们根本不至于被罗马数次攻破都城。

    七大贵族,中小酋长,沙漠城邦,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下生存着大量的战士,安息缺少的是一个统一的意志,那是一种哪怕是雄心壮志的沃洛吉斯五世都达不到的意志。

    然而在罗马斩通了扎格罗斯山脉之后,安息的贵族懂了,貌似这一次罗马是打算将他们安息一锅烩了是吧,甚至不留任何的活路。

    以前倒霉的只是皇室,这一次貌似连他们都要倒霉了,而且塞维鲁强硬的表示不需要任何的俘虏,也不接受任何的投诚,想当带路党,钱粮物资统统上缴,保你不死。

    保我不死?安息中部的贵族,酋长,城邦王公得知这个消息,再三确定,求爷爷告奶奶,到处疏通关系,看看罗马有没有其他的方案,最后得到的就这么一个结果。

    既然如此还谈个鬼,对于贵族来说活着就是为了享受,把我们的一切剥夺了,就让我们活着,好吧,这种怎么活?

    既然如此,安息贵族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动手了,没得谈了,一无所有的活着,对于安息贵族来说还不如去死!

    实际上这一方面也算是罗马故意的,如果不这么极端,安息贵族不至于抱团和罗马血拼,可是安息需要不需要血拼,罗马不知道,但是罗马现在需要血拼。

    原因很简单,蓬皮安努斯将罗马公民的青壮数量和罗马蛮子的数量核查出来了,比例着实有些触目惊心,所以蓬皮安努斯心一横,减丁政策上路,而安息正是减丁政策最好实施的战场!

    财政官要为国家负责,民生也算是其中一条,所以蓬皮安努斯通过了蛮子和奴隶一直想要让通过的国家政策——欧洲蛮子的公民化。

    实际上这也是因为塞维鲁心大,本身历史上再过不久,塞维鲁就会给于很多具有军功的欧洲蛮子成为罗马公民的资格,甚至准许了对方进入禁卫军的行列。

    当然塞维鲁儿子卡拉卡拉更是丧心病狂的给于了所有人罗马公民的资格,然后他死了。

    罗马公民的基础身份就完全相当于中原春秋时代的国人,公民只要努力,军功足够,就有资格竞争皇帝,就问你服气不服气,凯撒的正式封号也只是罗马第一公民。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说明,罗马帝国时代公民这个身份代表着什么,妥妥的就是贵族。

    然而卡拉卡拉给了所有人公民身份,那不相当于将所有人的爵位扒了,他不死,谁死,正常皇帝就算是能作,也不可能得罪所有人,卡拉卡拉算是真正意义上一个命令得罪了所有人。

    甚至连奴隶和蛮子都不会感谢卡拉卡拉,毕竟以前这些人追求公民的身份,那是因为公民的身份是一种象征,虽说会有着各种义务,但也享有着各种权利。

    现在一纸诏令下去,奴隶和蛮子都成了公民,那么公民的权益,公民的身份到底是给谁彰显,原本堪比贵族的权利全部没有了使用的对象,反倒多了一大堆的义务。

    从那个时候开始罗马公民的地位直接跟垃圾差不多了……

    当然,那是卡拉卡拉智障,睿智的财政官蓬皮安努斯才不会作死,这家伙在通过欧洲蛮子公民化政令之前,又给公民这个身份加了一批没有什么用,但是看着特别拽的权益。

    当然主要都是荣誉,实质性的东西,罗马现在缺钱,不打算给了,但是罗马公民本身就过得相当的好,也不怎么太需要实质性的奖励,荣誉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一些。

    以至于欧洲蛮子在看到那长的一塌糊涂的福利项目,口水都快将流到脚面上了,之后才是蓬皮安努斯精挑细选出来,看着简单实际上完成起来相当苦难,外加还是姗姗来迟的欧洲蛮子罗马公民化政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