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四十九章 放鸽子

    中午的宴会宾主尽欢,吕布也很给面子的没有发任何的牢骚,华雄也适时的在宴会上进行了请求,而刘备也非常给面子的同意了华雄前往西域的想法,所有人都再一次感受到了统一即将到来的气氛。

    毕竟现在的情况,所有人都知道南阳统一战肯定是打不起来,虽说不知道章程是怎么回事,但是以现在的情况,谁打内战谁脑子有病,出国去混对大家都有好处,能到这个地位的也都不蠢,犯不着作死。

    自然华雄这种规格的军团在中原也没什么实际意义,总不能让华雄放开杀吧,在这一方面西凉铁骑比并州狼骑还糟糕,雍凉人民战场杀敌根本不管敌方是不是同文同种,只要说杀,那就毫不客气。

    并州的将校好歹还有一些诸如张辽啊,高顺啊,些许的理智党,雍凉那地方不用说了,全都是一群只要下杀手,完全没有心理压力的怪胎,前有段颎血洗西羌,后有皇甫嵩杀黄巾俘虏十余万,筑京观!

    上面的名将都是这种情况,下面的将校还用说,杀性最重,最能打的就这群人了,踢出去祸害其他人也好,反正这群人做事情也敢承担,自己做了,那就做了,有杀人的决心,也有被杀的认知。

    因而华雄要去西域以西,刘备想都没想便答应了,这种强军还是用来开疆扩土比较好,自己人放心,对外也是威慑力。

    想到这一点,刘备就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吕布,对于刘备来说吕布也应该这么处理,让这些利器都一致对外,这样国内也能安省一些。

    这天下大的很,自然刘备也就没有丝毫的鸟尽弓藏的想法,尤其是那一个又一个的强大帝国冒出来,让刘备清楚的人知道了中原的地位,既然做不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就做到诸王之中我为皇!

    不管是安息,还是贵霜,亦或者强到让人震撼的罗马,这些统统都是对手,也许双方会有着各种各样的交流,但是我等诸夏之民必须是其中最强,因而不管是内战打的多凶,对外,我们步调一致!

    也正是因为有这种认知,刘备,曹操,孙策等人才能坐下来谈,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开眼看世界的基础,他们才有了步调一致的机会。

    不过也正因此,刘备每次设宴看到不同势力,不同认知,原本相互甚至为仇敌的人,能坐在一起开始商讨这个国家的未来,刘备就不由得想起当初黄河之上,和袁本初的饮宴。

    说实话在袁绍倒下之后,刘备真的再也没有生出过,某人是他统一的大敌这种想法了,曹操的心智,孙策的气魄,都是上上之选,但是面对带冀幽并三州之地的袁绍,两者还是显弱了。

    真正让刘备生出,自家可能会输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死了的袁绍,强大无匹,黄河河心的船上,对方的气魄,对方的心态,即使是时至今日都让刘备感叹。

    可惜这中原如袁绍所言,最强的两位必须倒下一位,他们的意志没有办法压倒对方,那么只能毁灭掉一位,然后变成活着那位的食粮,成就一个真正的无敌存在,其实天下早在袁绍倒下的时候就注定了。

    刘备举杯对着空处带着缅怀,他已经不在乎世家会壮大了,只要中原的基本盘不毁,世家壮大的每一分都对于这个国家有利。

    “走,恭正,和我去我的宅院,给你准备了一些东西。”吕布酒足饭饱之后,拍着高顺的肩膀说道。

    高顺闻言点了点头,紧跟着吕布离开,而张飞则是又灌了一碗酒,带着蛇矛离开,下午就要让吕布见见血啊!

    吕布很自然的将看到赵府二字眼皮不由得跳了跳的高顺引了进来,这就是他吕布的宅院,然后从一旁拿起一件今天已经温养好的铠甲,敲了敲,递给高顺,“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东西,当然其他的都在府库,铠甲这东西就算是我准备好的,也不能放在这里。”

    高顺伸手拍了拍那暗金色的铠甲,除了颜色有些扎眼以外,其他方面意外的不错,甚至单就说防御能力,比起残留下来的羽林卫铠甲还要靠谱一些,不得不说用料,还有锻造水平确实是越来越高了。

    “哈哈,喜欢就好了,我温养了整整五千件。”吕布满意的说道,随后很自然的在赵云家里详细询问高顺关于罗马安息战争的事情,等将吕布关心的事情询问完,回过头,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

    东城门外十里处的张飞,面色已经彻底变成了锅底,他居然被吕布那个家伙骗了,自己就像傻子一样在那里等待了两个多时辰,而且还是在午后最热的骄阳之下!

    一直以为比自己还蠢的吕布,居然耍了自己,张飞陡然之间对于自己的智力产生了不可逆转的怀疑。

    如果是和别人约战,别人没来,张飞还可以嘲讽对方怕了自己,吕布没来,嗯,吕布没来,自己来了,而且自己还等了两个多时辰,那只能说明自己被耍了。

    至于说吕布怕了,对不住,别问吕布的字典里面有没有怕这个字,吕布表示自己文盲不需要字典。

    “混蛋,我以后要是还信你,我就是智障!”张飞愤怒的咆哮一声,然后扛起蛇矛回去了。

    和高顺聊了一下午,晚餐的时候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的吕布摸了摸下巴,和高顺就着自家特制的内气离体卤肉闲聊了两句,想了一瞬间,就将之丢在了脑后了,本身当时说的就是气话,回头看到貂蝉,瞬间就将和张飞单挑这件事丢在了脑后。

    单挑张飞,吕布又不傻,打赢了没好处,以张飞现在的实力,不能下死手,打赢了自己也是一身狼狈,张飞可以一身狼狈的去见夏侯涓,问题是自家除了貂蝉还有自家女儿呢,一身狼狈对他造成的影响可是对张飞造成的影响的二倍!

    不划算,不划算,因而回头吕布就将气话丢在了脑后,反正作为已经自证天下无敌,绝对最强的吕布,他就算是在和别人约架之后将对方放了鸽子,也不会有人觉得他是畏战。

    当然吕布的脑子想不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完全是和高顺聊嗨了,将原本不太重要的事情彻底遗忘了……

    “恭正,你们在西域以西确实挺不错的,甚至我听完我都想直接跟你们一起去那里诛杀外敌,开疆扩土。”吕布带着些许的唏嘘说道,然后不由自主的偷偷看了一下内室,貂蝉啊。

    高顺闻言少许的浮现了一抹笑意,并没有说话,吕布的情况他最清楚不过了,确实非常重视家人。

    “你们在那边的经历都有些让我想起当年在并州北疆驾马驰骋,诛杀外胡的时候。”吕布饮了一口酒,有些兴奋的说道。

    吕布回想自己这辈子过的最无忧无虑,最自由自在的时候,毫无疑问就是当年在并州北疆的时候。

    那个时候纵马杀敌,无数的并州男儿都追随在身后,他不需要去想任何其他有的没的,只要将面前的敌人击溃,杀杀杀,他那个时候是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他的飞将也是并州人给于他的承认。

    从离开并州之后,所经历的所有战争都不再是以前那种非黑即白,总是参杂着一些其他的玩意儿,而吕布也很清楚,自己其实就是败在了战争之中参杂的那些玩意儿上。

    毫无疑问,吕布很强,甚至该说是从登上天下这个舞台就进入无敌状态,但是不管吕布有多强,在中原这个泥潭越陷越深,再难回归到当年那种只要杀敌就是英雄的状态,他做的再多都无用。

    “你也可以的,并州的子弟兵还是需要你来率领的,奉先。”高顺无比郑重地说道,“内战会参杂着太多的东西,打赢了也未必能有好下场,但是外战,很简单,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没有什么多说的。”

    “再等等,现在还不行,我喜欢战争,喜欢高手,喜欢厮杀,我很清楚我的一切都只能在战场上证明,我大概最适合的地方就是对外战争的第一线了。”吕布端着酒盅,看着蒸馏过的酒液,但这些许的醉意说道,对于他来说,唯有战争能证明他的勇武了。

    “放心,我和文远他们都会等待,罗马帝国真的是非常强!”高顺双眼闪耀着光火郑重的说道,罗马帝国是高顺真正意义上见到过的顶级强军,中原这个潭子,高顺确实没有机会见到那种军势。

    帝国就是帝国,不需要任何的的修饰词,他们本就君临整个时代的巅峰,与之相对的只能有另一个帝国。

    “嗯,你们再等等,我马上来,我的方天画戟还在罗马那边丢着,回头我先去将方天画戟要回来,话说,那个叫苏的,我儿子有没有让他好看。”吕布点了点头,随后很自然的就想起来了自己的方天画戟,以及苏利纳拉里那个怪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