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四十五章 发现一个,吊死一个

    百里奚算是极少数在国家层面修修改改,各阶层不仅没有反对,还认为百里奚干的漂亮的神人,实在是这位的手段太过高妙,在变革的同时,还喂饱了国家的各阶层。

    陈曦同样,而且陈曦比百里奚的情况更复杂,也干得更好,留下的也必然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盛世,而且也注定了会是一个被史家,被各大家族,被百姓传唱的身影。

    尤其是陈曦本身做的很多事情就属于那种被时代见证了的正确现实,注定了不可能有错,加之本身的心态问题本身就做了很多提前量的计算,以至于陈曦就算是倒下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陈曦留下的东西都会属于金科玉律。

    这种情况也就会意味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陈曦的制度会是真正意义上切合社会发展的制度,属于金科玉律挑不出毛病的那种,而时间久了,就很难会有人会去在这一方面上挑毛病。

    就跟现在的陈曦一样,内政方面,陈曦要搞什么,从来不会有人阻止,甚至看不懂也没人再等着看乐子,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陈曦在这一方面根本就是无敌的。

    这也就导致了一种很奇葩的结果,那就是陈曦在某一方面具备着绝对的独断权力,甚至是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办法和陈曦比拼。

    这种权力的来源并非是别人赋予给陈曦的,只能说,陈曦一次又一次证明了自己,在内政方面,只要和他不是一路的,都不是好东西,不管你是谁,只要在这一方面和陈曦冲突了,都是错的。

    所以到现在陈曦树立起来的是一种绝对正确的情况,而且不出意外的话,这种正确会一直延续下去,延续到陈曦倒下之后,他所留下来的体系自然运转依旧会带来几十年的绝对正确。

    这么长的时间,会造成比萧规曹随还麻烦的情况,陈曦可以保证,就算是自己倒下了也不会有人敢去触碰自己留下来的体系,原因太简单不过了,既得利益者,以及一直平稳的发展趋势。

    这些都注定让后人很难去变更陈曦的体系,这种情况大概会维持上百年,甚至两三百年,直到不得不改的程度,但到了那个时候,陈曦估摸着除了革命,应该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变法者,基本会被自己逼死,有一个金科玉律级别的人珠玉在前,后面的人与其选择变法,还不如直接选择革命,至少革命还有一条活路,变法的话,陈曦的体系在几百年后喂饱了多少既得利益者,这些人的实力有多强,陈曦略微动动脑子就有猜测了。

    不出意外的话,在陈曦之后汉王朝,恐怕不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变法者了,最多是在陈曦现有的框架上修修补补,至于说另走一条路,基本没有任何的可能了,陈曦留下来的体系实在是影响太大。

    “嗯,我有些理解了,但是要我说,你主要还是太闲了。”袁术闻言虽说有些理解,但还是很固执的将陈曦的问题归结到太闲了这一事实上,“有时间去想几百年后,还不如,努力的将现在的事情干好,中南半岛还有很多汉家的将士在拼命,你还有时间想这些。”

    陈曦闻言神色一沉,默默地点头,确实相比于想这些有的没的,确实应该现实一些,汉家一统,帝国之战才是这一段时间最重要的事情,相比于这些事情,未来可以往后放一些。

    “也许你说的对,我有些杞人忧天了。”陈曦说不出是笑还是苦恼的表情,看着袁术带着些许的叹息。

    “更何况,在我看来这根本不算是什么大事,我们这些家族的先祖都给各家留下来家规,而你既然觉得自己是绝对正确的,或者说是你觉得你有资格留下这种东西,你可以给这个国家留一份。”袁术抱臂一副看智障的神情。

    “当然,如果你能确定你现在留下来的体系在多少年后会出现问题,那么在你死前,就写好遗书,让汉家收拾好,等到时间点之后打开,到时候改就是了……”袁术看问题的方式特别奇葩,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确实能解决问题。

    “我要是能确定我死后多长时间我的体系会被玩坏,我也不用这么愁了,甚至我如果能知道是基于什么原因被玩出问题,我都能留下解决的办法。”陈曦没好气地说道,正因为不知道未来,才会担心。

    要是知道未来,陈曦才不会太过担心,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在历史长河下游观测的人,在这个历史上游,别的不说,短时间之内发生的问题,都属于历史已经验证过的问题了。

    因而就算是未来一定时间之内出现过的问题,对于陈曦来说都属于有标准答案可以借鉴,自然陈曦其实不怕出问题,怕的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后者就算是陈曦也没有办法。

    “那你不会大致估个时间,然后留封信说,我估摸着到这个时候我留下来的体系应该因为道随时移,而出现一些些许的瑕疵,你们找人改改,别光想着用老前辈留下来的好处,赶紧动手。”袁术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别说这件事你做不到。”

    陈曦闻言目瞪口呆,居然还能这样,但是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这么做的话,毫无问题,只要自己留封信说是到了这个时间点自己的体系差不多就会出现瑕疵,你们好歹改一改,那么到时候后人肯定会改,甚至会出现变法者打着自己旗号去改。

    好吧,虽说后者这种方式陈曦不太喜欢,但是相比于让自己的体系因为时代的发展,没人敢在上面动手脚,最后跟不上时代的潮流,然后将这个国家拖死这种事情比起来,后来者也不是不能接受。

    “没想到,你袁公路还挺聪明的。”陈曦闻言摸着下巴说道,“这种方式倒也算是一种处理方案,唔,挺不错的,反正我到时候肯定是凉了,我将该说的说了,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总觉得你只是在甩锅。”袁术皱了皱眉头说道,“好了,未来的事情已经不是问题了,回归现在,现实点,一个月后你们统一,之后是直接去长安”

    “嗯,基本确定了,差不多就是一个月之后统一了,我们这边也做好了所有该做的准备,中南那边关将军先顶着吧,反正有奉孝和元直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问题。”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别小看贵霜,那个国家绝对有问题,而且还不是一点点的问题,至少那种规模的炼气成罡,我不觉得我们汉室能随随便便的整出来,唔,如果可以的话,尽快修通西南的通道。”袁术面色沉重的说道。

    “这一方面倒是事实,不过只有打过了才知道,至于西南的通道,正在努力的修,今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可以修通了,不过我记得你也在修,现在的情况如何”陈曦点了点头,西南的通道,出益州那部分需要等等,只能让孙乾想办法,长安到汉中再到成都的没问题。

    “之前才杀了一拨人。”袁术黑着脸说道。

    陈曦闻言也是面色漆黑,“袁公路你是智障吗又杀人了,这次他们又犯了什么事,你不知道现在人力资源非常珍贵吗说说,你都杀掉了多少了,不会留下来劳动改造吗”

    “那群混账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还祸害我们袁家的家声。”袁术黑着脸说道,然后开始给陈曦讲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术在西南修路这件事其实中原世家都知道,总体也算是一件好事,而且不和袁术蹲在一起,所有的世家也都安心一些。

    袁术的修路技术还行,虽说不至于像孙权那种一样能修一些高难度的道路,但是修筑普通的四架官道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当然袁术修路也不是袁术自己搞,他主要是牵头,然后招一批人进行管理,结果乐子就出在这里了,之前袁术在一线盯着的时候还行,毕竟袁术这货不屑于拖欠普通人工资,所以都乐的在袁术名下修路。

    然而等到后面袁术去了成都,西南修路的那些人没人盯着了,就开始胡搞了,等袁术这次从西南回来,将注意力转移到修路上之后,发现了那些管理人员的胡搞,一怒之下,本身就憋了一口气的袁术直接大杀特杀,将管理层当着修路那些人的面全部吊死了。

    “哈,这是谁教的,开两个堂口,一个招人,一个干活,招人的引人到干活那里,然后招人的不给钱,干活的不给钱,逼急了,将招人的堂口解散掉,重组新的招人堂口,这招是谁想出来的,太有想象力了。”陈曦面皮抽搐的说道。

    “不知道,应该是我找的那个掌柜,反正我已经将他吊死了,真是不想混了,什么钱都敢赚。”袁术黑着脸说道,“反正这种手段被我发现,发现一个吊死一个,在商言商,给干活,不给钱,想死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