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九章 再无亏欠

    “这是什么鬼,老袁家的老一辈全体回汝南了?”陈曦一脸不解的看着情报,“这是要干什么,又到了新一年祭祀祖祠的时候了?”

    “不知道,不过最近能算上比较重要的消息的,应该就这一条了。”贾诩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派人联络一下汝南,看看老袁家想要干什么,就算是从汝南拉人也不需要这么大的动静,老一辈集体行动,也不怕舟车劳顿倒下一两位。”

    “唔,帮忙关注一下,老袁家还是很有潜力的,除了曹孙,老袁家几乎算是中原当前最能拿得出手的家族了,更何况老袁家未必不如曹孙。”陈曦双眼带着淡淡的辉光说道。

    东欧平原啊,汉室的触手是完全没可能伸过去了,作为世界上最顶级的粮仓之一,若非那地方过于平坦,开拓之后,不具有绝对实力根本无法守住,那里作为古典帝国的根基毫无问题。

    准确的说那地方比中原的荆州还糟糕,一旦将那里开拓了,没有帝国级别的战斗力,那地方绝对守不住,太平了,任何兵种都能在那地方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更过分的是西边靠近波罗的海,南边靠近黑海,以至于那边真开发了,罗马人不管是走黑海,还是走波罗的海绕一绕都能恶心死。

    总之,那片地方,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想要开垦,不把你恶心死才怪,尤其是罗马人的航海技术,就算和贵霜比也差不多是半斤八两,一旦开发成功,那里就将战火连天。

    这也是陈曦对于老袁家睁只眼闭只眼的重要原因,东欧粮仓,如果老袁家能守住,那么不管如何,对方都能崛起,如果守不住,那么老袁家基本上就是东欧的屏障了。

    抱着自家拿不到手,也不能让罗马拿到手的态度,陈曦宁可当做不知道东欧平原的存在。

    老袁家想在那里折腾那就折腾吧,真能镇住场子,那让袁家吃了,也比让罗马吃了好。

    镇不住场子,那老袁家就在那里恶心罗马吧,让东欧平原的战争延续到彻底别想出现帝国新帝国的程度。

    萨摩公国,去死;斯拉夫-保加利亚王国,去死;大摩拉维亚国,去死;基辅罗斯,去死;东欧平原打成一锅粥都行,但想要长出一个帝国,醒醒,长草,都不让你国长出来。

    就因为这么一个想法,陈曦妥妥的知道一切,但是在装死,有能耐你袁家真长出来一个帝国啊,东欧平原确实能撑起一个顶级帝国,但是有能耐,你长啊!我陈曦根本不拦你,有能耐你长!

    这一方面陈曦绝对不会给袁家添堵,甚至还会特意给袁家创造机会,在某些方面给袁家打打掩护。

    一个文明,同文同种,生出来两个帝国,陈曦就算是死了,也能从棺材里面笑醒,这个世界还有能比这更丧心病狂的事情吗?

    所以,随你吧,袁家能占了东欧平原成就帝国,陈曦还真不觉得亏,求的又不是一姓一家万世一系,一个文化圈有两个帝国支撑,这要还能崩塌,也是见鬼了!

    当然这是看在袁家没作死的份上,袁家要是作死了,那陈曦也没办法,我给了机会,给了道路你们不走,非要作死,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得了,只能送你们一程了。

    然而还没等陈曦贾诩这边派人过去,袁家的消息已经靠着其他的渠道传递了过来,而看着送过来的情报,陈曦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不过他终于懂了袁达当时的话,以袁达当时的谢意,袁家不愧是袁家。

    对于袁家来说,以他们的角度去看柳氏的话,配合上自己的性格的,走到这一步,将自家的信物送给柳氏确实理当如此。

    元凤二年六月,袁家族老归汝南,摆流水席宴请汝南父老,大宴九天,这种事情几乎没有人在意,老袁家宴宾而已,最多是从高门,换成了百姓,更何况真比场面远远比不过邺城宴宾那次。

    当然现在中原的豪门基本也知道了分封的事情,因而见袁家如此,还以为,袁家要在汝南这个袁家经营了超过百年的地方再拉最后一笔人,虽说在意,但也并没有上心。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的发展,彻底超乎了中原世家的想象。

    九天九夜的流水席,老袁家不在乎汝南郡任何地方跑过来吃的百姓,豫州传唱的戏曲,也都在老袁家搭的的场子上一遍一遍的循环。

    这个时候恰好是豫州大部农闲的时候,老袁家如果搞的时间短也就罢了,但是搞的时间长,自然来的人越来越多。

    而老袁家也像是不在乎这件事一般,来了就上菜上馒头,戏曲一天一换,以至于八天过去之后,汝南就像是进入了节假一样,甚至袁家的场子附近都自发的出现了那种小的集市。

    至于其他家族,则默默地看着袁家,说实话,这个时候,老袁家想要干什么,没人知道,但是场子炒得这么热,各大家族也不由得想要看看,老袁家想要玩什么戏法。

    然而等到老袁家将戏法揭开的时候,各大世家终于感受到了,老袁家的套路直接就是我走了你们所有人的路,要么跟,要么玩完!

    直到第九天,袁术和袁达等人驾马赶来的时候,老袁家的汝南老宅已经被数十万的百姓包围,而袁术看着那人山人海的情况,在汉贵之战结束之后,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真挚的笑容。

    “家主,接下来就是你的事情了。”袁达,袁随,袁陶三人看着袁术说道。

    “这种事情,我会做的比你们想的更好!”袁术带着淡淡的傲慢说道,“哼,早就想要做的事情,这一次终于能做了,我等何须如此!”

    “……”袁达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箱子,深吸了一口气,“家主,你想做什么,想说什么,就做吧!”

    伴随着暮色,老袁家最后一场戏,也就是当前戏曲之中最有名的白蛇结束之后,九天的大宴终于在这一刻结束了,而就在十里八乡的百姓吆喝叫好的时候,袁术带着数个箱子上台了。

    实际上其他几处的戏台子也都有人在这个时候走了上来。

    “我是袁术,也就是你们口中的袁家家主。”袁术上台带着淡淡的狂傲说道,数个大箱子放在台上之后,袁术随意的将之打开。

    “这些基本都是你们抵押在我们袁家的欠条,借据,以及地契,宅基文书等等,我们老袁家要走了。”说着袁术从一旁拿起准备好的桐油罐,随意的开始往箱子里面的欠条,借据上泼洒。

    这个时候下面围观的百姓已经彻底没声了,准确的说在看到袁术的时候,他们就不那么喧闹了,等到袁家将箱子抬出来,说这些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很多人都有拔腿就跑的冲动。

    因为欠的太多了,也许对于袁家来说,四五万,八九万,十几万钱甚至连去其他家族抄本书的价格都不够,但是对于百姓来说,一万钱可能全家辛辛苦苦一年都没有办法赚到。

    这欠的数万钱,可能是几代人累积外加利息附加上来,哪怕现在被陈曦一刀切了,没有了利滚利,也需要近十年,甚至是十年以上才能还清,这等数量的钱财,在现在,老袁家如果开口索要,那真就要卖儿卖女了,甚至可能还还不上。

    因而在袁术开口的时候,所有人便已经失声了,然而接下来袁术的掏出桐油罐往箱子和文书上倒桐油的时候,那些心思活络的百姓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等到袁术将火把丢在那些文书上,燃起了熊熊大火,炙热的火光让袁术甚至有些脸颊变红的时候,所有的百姓都懂了。

    “你们自由了,从今天起,你们这些人再也不欠我袁家任何的东西,你们可以追求你们自己想要追求的一切,不必再担心有人催欠款,以后你们可以靠着双手去追求你们的一切了。”袁术带着傲慢说道。

    “我袁家不欠任何人,也不想欠任何人,我们要离开汉帝国,去建立我们袁氏的国家,以后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希望你们的勤劳,你们的奋斗,能给你们带来幸福!”袁术依旧骄狂,但这一刻却收敛了骄狂,缓缓的对着所有的百姓一礼,“老袁家要走了!”

    说完袁术起身,看也不看百姓,直接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台下的百姓,尚且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袁术都快走到幕后的时候,一众百姓才勉强反应过来,甚至有人直接跪在地上,对着袁术的背影拜倒。

    “袁公仁义!”“袁公莫走!”“恭送袁公!”此起彼伏的声音,最后整个会场只剩下零零落落的几个人还站着,其他人都跪着或是挽留袁术,或是恭送袁术离开,袁家真的要离开了。

    “……”荀衍看着袁术的转入幕后时的身影,不由得张了张嘴。

    该说不愧是天下第一豪门吗?荀衍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该为荀家去哭,还是该为这个国家去笑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