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八章 我也不知道

    这才是柳箩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明明怕陈曦怕的要死,但是回来之后,甚至连拜帖都来不及下,就直扑陈曦家宅而来的事情,现在的柳箩真的处于惊悸状态了,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搅到了大事里面了。

    陈曦原本见柳箩惶恐的神色还有些想笑,但是等柳箩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掏出来袁家玉牌,陈曦面上的笑容有些凝固。

    这东西是真的,真的是袁家的信物,问题是柳箩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准确的说,老袁家就没给任何人发过这玩意儿。

    有史以来最有可能能拿到这玩意的就是二十年前的陈寔,但是最后袁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给陈家,为此,陈家有时候还调侃袁家的这玩意儿八成比其他家族还贵一半。

    结果现在这东西居然出现在了柳箩手上,这是说柳箩搅合到袁家的事情里面了。

    不过随后陈曦就觉得不对,就算是搅合进去了,柳箩到底是凭什么拿到这玩意,老袁家就算给陈曦脸,也不可能将这东西给柳箩。

    准确的说就算是陈曦,这种东西老袁家也不可能说给就给,这是老袁家自家的象征,拿着这玩意,相当于老袁家愿意为之掏出底蕴去提供庇护,这种东西,哼哼哼。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到的,如果我没记错,老袁家,这一百年应该没给人发过这玩意,搞不好你手上这份是老袁家流落在外面的唯一一份。”陈曦带着些许的感慨说道。

    然而柳箩听到这话更是惊惧,她因为脑补了一路,已经被吓的够呛了,被陈曦这么一吓就有些惊惶了。

    陈芸见此,赶紧抱住柳箩,轻拍着对方的后背,温和的安抚对方,一边安抚,一边哭笑不得的给陈曦作口型,希望陈曦帮忙,再怎么说柳箩当初也养了陈芸七八年。

    “好了,安心吧,袁家再怎么样,也有我呢,只要不是你的事情,放心,肯定不会有事的。”陈曦开口安抚道。

    柳箩这几年做的也挺不错,虽说有陈曦的庇护,但其本身谨小慎微,也没有什么野心,陈曦也不觉得对方会搅合到袁家的事情里面。

    柳箩听闻此言安心了不少,然后开始小声的讲解自己在汉中的见闻,说起来柳箩途径汉中,其实只是准备在那里建立自己的网点,并没有任何多余的事情,甚至去见袁家,也是因为见到了袁家有人在此,抱着遇到了就去见见的想法,刚好拜访一下。

    说起来柳箩本身就有一定的心理问题,被陈曦之前吓了一次之后就有些加重,跑到华佗那边让对方看了看,华佗就打发她去姬湘那边。

    姬湘当时有孕在身,也不想带着柳箩在身边缓慢治疗,就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就是让她远离那些对她有压力的人,去一些没人会管她的地方散散心,然后吃喝玩乐,找个没人管的地方。

    汉中在现在中原的势力版图上就属于那种没什么压力的地方,刚好柳箩的铺子要在那里再开两处分店,于是柳箩就跑了过去。

    不得不说很有效果,没有了压力,虽说还有一些心理症状,但是其本身就不太严重,心态放稳了,什么都很好。

    之后就讲到了袁家,这一路柳箩已经将自己说的话,还有袁达说的话翻来覆去的想了上百遍,自然是一字不差的复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陈曦一脸发懵,他完全没明白,真的,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袁家突然那么感谢柳箩,完全没有逻辑。

    “咳咳咳,没有什么问题,你放心就是了。”陈曦轻咳了两下,他虽说没明白内中逻辑,但是柳箩面上的惶恐,还有那种眼中的惊惧,他看的很清楚,完全不是伪装,这就够了。

    既然柳箩什么都不知道,那么陈曦也就不用担心,以他的能力还是能庇护住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弱女子的。

    之后陈曦打发陈芸带着柳箩散散心,而自己则不由自主的思考老袁家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这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了,算了,不管了,爱怎么,怎么吧,回头让文和那边搜集一下袁家最近的情报,看看老袁家到底想干什么,话说老袁家不好好的迁移人口,搞这些有的没的是觉得我太宽松了,没给个时间结点?】陈曦胡思乱想到,但是却不由自主的上心了。

    说起来老袁家最近在干什么,陈曦还是多少知道点的,人家当时发过来新版的乐经,就是为了迁移人口,因而在这一方面陈曦甚至给了一部分便利,毕竟是建国,不给人口,让对方建国,那是耍流氓。

    陈曦既然生了这个心思,那就会很自然的留心一下,于是在次日给贾诩打了一个招呼。

    “文和,给我看一下老袁家最近的情报。”陈曦抬手招呼道,最近贾诩等人已经开始交接邺城的工作了,因为接下来即将统一,李优和贾诩这种人物都必须要迁移到长安。

    说起来这也算是另类的有始有终,当年在长安混的人人喊打,这一次又成功回到了长安,也算是从哪里跌倒,从那里爬起来。

    “袁家?袁家最近在到处摸人,骗了关西世家不少人口,从幽州,益州山区,江东,豫州,雍凉走了不少的人。”贾诩闻言随口说道,袁家的事情他好歹还会关注一些,毕竟是汉帝国势力很重要的组成,

    “看看最近袁家是不是又在搞什么幺蛾子。”陈曦也能理解袁家到处摸人的急切心情。

    建国啊,怎么可能不摸人,商周的时候都免不了带一批人一起去开疆扩土,所谓的国人的定义,国人政治就是从带着的那批人开始的。

    要是一个人不带出去了,那到底是依托祖国建立属于同属文明的国度,还是带着科技文化叛国到其他地区,带领外族来找茬?

    陈曦又不是脑子有病,这种事情还是很清楚的,建国这种事情,你死活绕不开本国人口。

    汉室到现在到底有没有恢复到五千万人,陈曦还是有点底的,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睁只眼闭只眼,选择了外放建国这条路,那么这个国家的人口之中恐怕有四分之一左右都会被偷偷摸走。

    这是近乎无可变更的未来,分封建国,还要保证主体文化,就算有一个强大的母国在身后,也免不了这一过程,袁家的做法,刘备这边所有人知道的人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当然袁家敢直接挖坑埋关西世家,陈曦也是哭笑不得,不管是胆儿肥,还是其他原因,老袁家的做法也确实够惊人了,原本陈曦也就以为袁家也就是迁点人。

    可是为了迁人,居然连其他世家都坑了,这就有点让人佩服了。

    至于说抱团这个,陈曦从来没在意,建国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一姓一家所能做到的,哪怕是有母国在后面支撑,想要建一个小诸侯国都不是那么容易。

    陈荀司马这三个都算是豪门了,他们也照样联合在一起去搞,哪怕知道这样做最后会分润不少的利润给其他两家,但为了抗击风险,他们也只能选择联合在一起。

    这天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奠定那数百年的基业,那就必须冒着足够大的危险才行,袁家更多是有袁绍留下来的资产,其他的家族,不抱成团,怎么可能有列土封疆的本钱。

    哪怕是有母国在身后愿意为他们输血,这种事情也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如果列土封疆真是一家一姓就能做到的,恐怕这天下也就没有这么纷争了,打败了,直接离开离开就是了,再惨也有后路!

    “袁家搞什么幺蛾子?”贾诩闻言皱了皱眉,到现在了袁家还搞什么幺蛾子,没啥意义了啊,乖乖的摸人,乖乖的迁走,这不才是老袁家最应该做的事情吗?

    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到了现在一切都快掀开了,老袁家按部就班就好了,难道还能不理智的在这个时候做什么惹人厌恶的事情?

    这个时候要么按部就班,要么什么都不做,前者上上之选,后者中上之选,在这个时间点搞乐子那不是脑子有坑?甚至搞到被陈曦盯上,那袁家是全家服了五石散,飘飘欲仙了?

    “我看看。”贾诩虽说是疑问句,但是却还没想过老袁家会作死,袁家除了二货袁术,其他的人都很理智,而二货的袁术现在除了修路,应该没什么可二的了,能出什么事?

    “咦……”贾诩翻了翻自己这边的文件,将袁家那一摞抽了抽来。

    袁家毕竟算是很重要的势力,所以贾诩这边也有一个专业收集袁家情报的栏目,当然也有人司职专业管理,不过最近并没有给贾诩进行汇报,很明显没什么大事。

    “怎么了。”陈曦好奇的询问道,脑袋也伸过来看了看,贾诩也没在乎陈曦的行为,陈曦有资格浏览各种密级的情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