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七章 惊惧

    “既然如此,叔繁就由你在汉中处理此事,袁家所有的人力物力都会给于配合,我这边则前往川蜀一趟,家主那边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了。”袁达也是果决之人,既然信了阎圃,现在时间又有些紧张,那就将所有的人力物力托付给阎圃!

    毕竟现在这个局势摆明了中原马上要统一了,总不能等统一之后再干吧,到时候真就来不及了。

    至于说阎圃新投,能不能担当此任,袁达根本没有多想,这里能拿出手的主事人只有阎圃,袁达,袁随三人,既然如此,当断则断,你阎圃既然说了这么干,那你就来,我们袁家三老都有事!

    不管认为这是我们袁家给你的考验,还是对于你能力的承认,我们袁家就这么大气,既然信你,就信到底,所有的资源给你放开,让你去干你的计划,期间不给任何的掣肘,让你放开手脚去干!

    因而阎圃在听完袁达的话之后,双眼写满了震惊,袁家不管如何,光是这种气度就足够让他敬服,隔了一会儿之后,阎圃长叹一口气,“愿为袁家赴汤蹈火!”

    这一句话一出,基本就意味着阎圃这辈子没几乎再改换门庭了。

    哪怕此话只有阎圃和袁达知道,但在这种时代,允诺了就是允诺了,而以阎圃这等智慧说了这种话,也就真没可能回头了。

    袁达闻言心头一震,随后大喜,阎圃这种人他们袁家现在非常需要,准确的说现在这个局势,只要是一流的文臣现在大家都缺,别看刘备麾下一大堆,但是真开战了,刘备恨不得再来十个!

    不过既然阎圃说了这些话,袁达再藏着掖着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在汉中多留了两天,将思召城当前的情况详细的介绍给了阎圃。

    思召城的情况并不算很好,但已经远远超过了阎圃的估计,城都起来了,那么曹孙要追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只要接下来不失误,袁家还是非常有潜力的。

    对于在当前这个时候还能投靠这样一个有潜力的势力,阎圃还是非常满意的,现在弱不弱无所谓,重要的是未来,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很明显袁家的未来很远大。

    因而在袁达和袁随从汉中城东边离开的时候,阎圃已经彻底倒向了袁家,而且还是死心塌地的那种,接下来就到他阎圃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了,而与此同时张鲁也已经整兵准备攻伐益州了。

    “老哥,我们真要这么干?”袁随在听完袁达详细的解释之后,已经震惊的异常,这一把玩的太大了吧。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我们老袁家还在乎这么点?”袁达双眼平静的说道,“况且你也直到现在的情况真的是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在统一之战开始前一个月完成这件事。”

    “……”袁随闻言沉默以对,隔了好一会儿硬是没说话,最后长叹了一口气,“些许浮财而已,老袁家有何可惜,到了现在钱财又能算得了什么,至于其他的我们也顾不上了。”

    “我已经命人赶回去通知袁家族老了,汝南,我们只能选择汝南,只有那里是我们经营了百年的根基,庆幸汝南郡有两百万的人口,无愧于中原第二大郡。”袁达带着淡淡的笑容说到,袁随闻言点了点头。

    汝南郡也是倒霉,之前的时候中原第一大郡是南阳郡,拥有人口二百四十万,无愧于人口最多最繁华的一个郡,但是南阳就不说了,被一群人来回祸害,跪了……

    本来按道理说的话,南阳郡跪了,汝南郡就稳稳的是第一了,然而泰山郡这十年间发展的太狠,在去年的时候成功的反杀了汝南郡,于是汝南现在再一次回归了千年老二的位置。

    袁达将消息用密信急报送回了东北,坐镇的袁陶收到消息之后,直接二话不说,将袁家老一辈能上得了台面的统统带走,走官道南下前往了汝南,开始按照袁达的要求进行布置。

    至于袁达这边,川蜀道路极其难走,等到袁陶组织人前去汝南的时候,袁达这边才走上了川蜀这边正在修的直道,之后速度猛然快了很多,袁家现在真的是在赶时间,他们必须比三家统一要早一些。

    “终于抵达了啊。”袁达一路舟车劳顿,抵达成都的时候面色都有些苍白,但是面上却写满了欣慰,他们老袁家赶上了。

    “将张鲁那边的消息告知刘季玉,我去通知家主。”袁达也不顾上舟车劳顿,现在多争取一点时间,到时候多的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好。”袁随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能再有任何的耽搁,和袁达招呼之后,直接兵分两路去通知刘璋。

    这个时候的刘璋依旧沉溺在仇恨之中,就算袁随不来说这件事,刘璋过一段时间也起兵伐张鲁,他胸中的怒火已经让他必须找个出气包好好出出气了。

    “叔父你怎么来了?”正在翻阅最近道路修筑材料的袁术突然听到推门声,不由的面色一沉,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三叔,不由的一愣,怎么回事,他的三叔怎么会来这里。

    “家主,老袁家需要你出面了。”袁达看着袁术郑重的说道。

    “不去,我要修路,修好了扫平贵霜,为战死的将士复仇!”袁术冷漠的说道,再无丝毫之前的那种中二。

    “我说你听,我说完了,你再说你去不去。”听闻袁术此话,袁达并没有什么不满,袁术就是这么一个人,偏执也罢,中二也罢,这个人的行为很少会因为别人而动摇,他永远贯彻的都是自己的意志。

    “说!”袁术闻言将账簿一合,他的叔父这么郑重的跟他说话,那就不得不听。

    袁达闻言,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讲述,而袁术越听双眼越亮,最后甚至仰天狂笑。

    “哈哈哈,你们终于想通了,我们袁氏何须这种手段,早就应该如此!好,我去!”袁术闻言再无二话,这种事情,他早就想干了,只是以前总是有人拦着,现在这一次,终于再也没有人阻拦了。

    “家主,请了!”袁达缓缓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另一边刘璋的客厅,压抑的就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一样,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一个多谢,命人送袁随离开之后,刘璋双眼血红的命人召唤雷铜过来,他要剿灭张鲁!

    不需要其他诸侯的援手,他现在就要剿灭掉张鲁,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既然你想死,那么这次就弄死你!

    等到柳氏回到邺城的时候,刘备这边已经开始整兵,准备调兵前往南阳,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哪怕是柳氏都能轻易的感受到现在的邺城和其他时候的不同,统一,终于开始了。

    “家主,柳氏前来拜访。”陈芸小声的对着陈曦说道,柳箩很少来陈曦这边,除非是年节,其他时候近乎不敢和陈曦有任何的联系。

    “呃……”陈曦闻言一愣,随后想了想,“让她进来吧,大概又是出了什么事了,按说也不应该,谁这么不知数的。”

    陈曦很清楚柳箩的心态,但他也没有特意点明过,不过隐约的庇护还是给于了提供,毕竟他家有一半的侍女,外加自己的贴身侍女都是柳箩送过来的。

    按道理来讲,这种隐约的站台已经足够让各大世家不会给柳箩下绊子了,当然在商言商,非法的手段给挡住了,合法的手段那就看各自的能耐了,陈曦还不至于在这一方面以势压人。

    因而在陈曦的观念之中柳箩其实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再加上对方的心态,八成也怕自己厌恶,一年也不敢来拜访几次的,而这次连拜帖都没有来得及下,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只有一种可能出事了。

    自然陈曦也就没有不见的意思,他还想看看是哪家这么不要面皮,居然欺负人家柳氏一个寡妇。

    很快陈芸就将柳氏带来过来,很明显和以前相比,柳氏这一次明显的出现了惶恐之色,这是惹到谁了?因而陈曦只能让陈芸在旁陪坐,至少有陈芸在,柳箩不至于在心态上出现太大的问题。

    “呐,这次这么急,是出了什么问题吗?”陈曦直奔主题。

    说起来倒不是陈曦忘了问好什么,只是某一次,陈曦问了一句“柳掌柜,这么长时间都没来,不知近些时日可好?”

    据陈芸说柳箩回去之后就得病了,后来陈曦还去看了一次,之后才好了,从那之后陈曦就再也不敢跟这种有被害妄想症,外加喜欢胡思乱想,心思纤细的人开玩笑了。

    “陈侯救我。”柳箩闻言有些惶恐的说道,然后从袖子里面掏出来一块玉牌,金光灼灼的袁字,甚至让陈曦都有些耀眼。

    柳箩本身就有一些被害妄想症,再加上自身卑微,内心又过于纤细,老袁家给的回礼又过于珍贵,以至于回来的路上越想越怕,茶不思,饭不想,现在人都消瘦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