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全靠脑补

    没办法,老袁家的回答总是让柳氏很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归家?”袁达闻言一愣,归家是什么情况,他们现在家搬到了东北,周边全是各地的豪门,他们怎么可能给自己借人,到了现如今,所有豪门都差不多明白了局势,不可能再像之前那么好糊弄了。

    “自是归家,在外面哪里有在家好,袁公大概是住惯了豫州宅院,不若归去,想必以袁家的家声,汝南父老乡亲想必还也会想念袁公。”柳氏平和的说道。

    老袁家的家声其实很不错,尤其是对于周边的百姓来说,其实这个时代的各大世家一般不会太坑自家周边的那些人,毕竟很多时候出了事,还需要用以前的恩义将这些人笼络组建起来。

    毕竟欠钱是欠钱,还债是还债,只要粉饰的好,而且也没有真正的下死手,给周边的百姓一条活路,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于救助,哪怕会致使他们在未来一直绑在自家的车架上,在这些百姓眼里,他们这些人依旧是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了他们帮助的善人。

    因而能传承久远的世家,虽说肯定有各种糟心的事情,但是有一点毫无问题,那就是他们在周边的家声,总体来讲不会太差。

    【回汝南吗?这倒是一个办法,但问题柳氏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汝南父老乡亲想必还会想念我们,这个有点怪啊,陈子川这家伙到底想说什么?】袁达面带思虑之色。

    柳氏眼见袁达面带思虑,也就没在说话,只是觉得袁家确实是一个很古怪的家族,说话都不按套路,瞎说什么大实话,我问你说好不好,你回答好就是了,说个实话,让我怎么继续往下说。

    袁达思考着柳氏的话,他明白了上半句,没明白下半句,但是无意间看到管家手上的记录纸,不由得明白了过来,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袁达骤然明白了柳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原来陈曦是这么一个意思,也好,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多谢夫人前来。”想通了意思之后,袁达起身郑重一礼

    这个消息在袁达看来柳氏给哪一家都行,但是却前来送给袁家,袁达才不信陈曦会授意柳氏前来通知袁家这么干,就陈曦那个性子,八成给柳氏的交代是,随便找一家看的顺眼的告知对方就行了。

    因而柳氏不管是什么身份,袁达都有必要感谢,这真的关乎到他们袁家的未来了。

    柳氏眼见袁达施礼一脸不解,也不敢闪避,硬生生接了袁家族老一礼,这个时代的夫人二字,可不是后世简单的叫法,而是真正地位的象征,以袁达的身份地位这么叫了柳氏,也就意味着,就算老袁家疏通关系都要给柳氏砸出来这么一个东西。

    柳氏直到出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简直是一头雾水,怎么袁家族老会突然对她施礼,甚至尊称她那一直可望不可即的称号。

    “夫人稍等,族老让我将此物送与您,说是日后若有事,袁家的大门永远向您张开。”袁家的管家非常郑重的用盘子垫着丝绸盛着一张玉牌,恭敬的端到柳氏的面前。

    这是等同于陈家金牌的玩意儿,当然效果也相差无几。

    拿着这个东西就意味着袁家愿意为其开启庇护,并且在其有困难的时候给于足够的支援,在其寻求帮助的时候给于足够的帮助,在其与其他家族开战的时候给于鼎力支持!

    说实话,袁家将这东西造出来就没给人发过,陈家那是因为陈曦肆无忌惮,不过最后也就只是给了几个人而已,也没乱发,袁家倒是第一次发这玩意,毕竟这一次柳氏送来的消息,对于袁家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决定未来的程度了。

    当然,实际上只是鸡同鸭讲而已,然而有些时候,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方,特定的人,说某些话,本身就会容易被人曲解。

    柳氏乘车离开的时候依旧是一脑子浆糊,她完全不明白袁家最后的承诺是什么意思,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袁家的承诺让柳氏惊惧了。

    那可是超越了绝大多数中原豪门,君临天下世家巅峰的袁家,对方居然将代表着他们家族的信物交付了给自己,甚至自己连原因都不知道,这是何等让人惊惧的事情。

    到了柳氏这个层次,知道自己的渺小,以及知道该知道东西,比凭空获益要重要的太多,拿到了什么自然要还什么,等价交换才是他们这些人的规则。

    一无所知的获得自己不应该获得东西,哪怕是柳氏身后有着隐约的庇护,也有些遭不住,毕竟这东西太烫手了,跟以前那些小恩小惠完全不同,这可是代表着袁家的信物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氏看着用红绳系挂着的玉牌,那古篆字金线镂空出来的的袁字在玉牌里面灼灼生辉,甚至照耀到柳氏的双眼都闪烁上了金光。

    不过金光是金光,敬畏也真的是敬畏,柳氏现在完全是一头雾水,她根本不清楚为什么袁家会将这东西送给她,想不明白的话,对于谨慎的柳氏而言,这可是一个要命的麻烦。

    “袁公,刚才那位是……”阎圃在柳氏离开之后皱了皱眉说道,柳氏哪怕是努力了很久,身上依旧有着淡淡的轻佻,而阎圃能看出来这一点,所以才觉得古怪。

    “一个幸运的女子。”袁达平静的说道,“不过这种事情与我等无关,与我有利便用,与我有害便弃,不外乎如此,对方将如此重要的消息告知于我袁家,我等投桃报李而已。”

    阎圃回想之前柳氏和袁达说的话,细细揣摩,有袁达的话先入为主之下,也摸到了一些脉络,只是因为不太清楚袁家的情况,以及中原的形势,不太好说,但也大致明白了什么意思。

    “老福,直接去驿站,带上护卫走官道回邺城。”柳氏思来想去硬是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反倒越想越觉得心乱如麻,当即拉开车门对着自己的车夫说道。

    既然想不通,那就回邺城,管他袁家有什么想法念头,只要回到邺城,就算有什么大事,也不会和她有关,最多也就是失去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

    更何况就算出现了不可抵抗的事情,只要她是真正的一无所知,她柳氏就可以去寻求陈曦的庇护,这位是她最后的底牌。

    当前中原绝对不可能出现会让陈曦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陈曦都没办法庇护,那她再怎么挣扎也没有意义了,既然想不通那就回邺城,到了那里自然有人能帮她解惑。

    想到这些之后,柳氏明显的安心了很多,将袁家的玉牌放在眼前看了很久沉默着收起来,这一块蜜糖实在是太大,太甜了。

    【但愿收下这东西没有给那位添麻烦啊,回到邺城之后去拜访一趟吧,这个东西很烫手啊。】柳氏默默地想到。

    从一个底层走到这一步,柳氏靠的不仅仅是运气,还有她特有的谨小慎微,甚至这种思维让她从底层成长到横跨十三州的大豪商的时候,都有些转变为轻微的被害妄想症。

    不过正因为这种性格,哪怕是现在柳氏身上依旧有着淡淡的风尘气息,但是却没有诞生一丁点那种让人厌烦的暴发户气势。

    那些传承久远的世家,并不讨厌底层爬上来的新贵,尤其是他们在不能解决对方的时候,相互理解是唯一的选择,毕竟就算他们也有祖宗开拓的时代,谁家祖上不是这么起来的。

    就算是上古八姓,他们也曾有筚路蓝缕的时候,所以对于新贵,古老的豪门在没有冲突的时候,大多时候都抱着“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的态度。

    你要是能几百年一直这样,那我们没说的,你是大爷,你厉害,一时半会儿,算了吧,哪家没有个波荡起伏的时候。

    因而对于相互之间没有冲突的古老豪门和新贵来说,只要新贵别在这些豪门面前太猖狂,古老豪门别在新贵面前晒自己的底蕴,一般双方都不会出什么事。

    至于暴发户气质,一次两次最多是皱皱眉,但要是一直如此的话,那些豪门肯定是接受不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某些家族融入进去要花费数倍的时间。

    柳氏这种性子,在与这些高门接触的时候,反倒更容易一下,至少除了某些特殊的家族,几乎不会太排斥。

    柳氏拿了东西之后便直接离开的消息,袁家这边也收到了,袁达这边和阎圃论证了一番之后,决定还是按照阎圃的计划执行。

    不过柳氏给的消息过于重要,袁达思考着要不自己回一趟豫州汝南,再要不就是去川蜀找一找袁术,让他来做这件事。

    反正从柳氏那边得到的东西,在袁达看来比汉中接下来的事情还要重要,阎圃的计划终归有些违规,而柳氏告知的东西则是合情合理合法,前者可能有错,但后者却是一个交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