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六章 鸡同鸭讲

    “你去了就知道了。”袁达平淡地说道,管他的先糊弄过去再说,装高深莫测而已,袁家这方面经验丰富得很。

    “如此前去,并没有什么意义,不管袁家强弱,现在既然缺人口,我倒有一策,能让袁家迁走二三十万人口。”阎圃本身就想好了晋身之姿,既然已经别无选择了,那么就直接下重注。

    “是何计策”袁达闻言眼中一喜,他就喜欢这种直爽的,来的时候带着晋身之姿的谋臣,他们袁家现在就缺人,别的问题都不大,只要能守住那片基业,他们袁家基本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张公祺和刘季玉两人,虽说我未能和刘季玉多做交流,但以我当年曾见之情况,张公祺此战必输。”阎圃缓缓地说道。

    袁达闻言点了点头,张鲁要是能打过刘璋才是见鬼了,虽说老刘家现在就剩下几个人了,但是每一个都是硬茬,其中最菜的居然还是现在的大鸿胪刘虞。

    问题是刘虞这个教化派的人到底有多拽,看当年幽州的情况,还有现在乐呵呵的跟着刘虞混的苏仆延就知道,这货到底多有能耐。

    话说最近这家伙拿着比原版的弟子规还黑的玩意儿在教化那些内迁的胡人,虽说和中原现在用的弟子规是一个名字,但前者近乎于历史原版,后者被陈曦剔除了很多不适合的思想。

    自然刘璋的战绩,袁达仔细考证之后,基本确定,只要不是刘璋全军覆没,连兵都没有了,张鲁绝对打不过现在的刘璋,甚至袁达都在怀疑刘璋之前一直没收拾张鲁,就是为了让张鲁惊惧而死。

    至于说袁达为什么会觉得刘璋是为了让张鲁惊惧而死,主要是现在的张鲁太容易被忽悠了,感觉就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了。

    哪怕老袁家准备了很多的说辞,但是能轻易让一个郡守认为自家的地盘是龙兴之地,甚至还以此为根基反攻现在局势明了的中原,怎么看都是脑子有问题了,只有一个郡啊,连一州之地都没有啊!

    现在天下这形势,只要脑子还算正常的都能看懂了,但是到了这种时候,张鲁居然还作死想要从汉中反攻中原,这到底是多么没脑子。

    “你说这一点的话,我也该给你一些比较准确的情报了,汉中这个地方过于封闭了,而且还有一点在于汉中这个地方被中原各家留给刘季玉自己解决了。”袁达想了想命人拿了一份精确的情报给阎圃。

    阎圃略有不解,然后打开了那份情报,看完之后,面色苍白,这怎么可能,纯粹炼气成罡的军团,汉中以外居然发展到了这种程度,汉中居然已经和时代脱节了。

    “这怎么可能赢……”阎圃喟然长叹,“不管是对于刘季玉而言,还是对于现在的张公祺而言都没有丝毫赢得可能了,我们从最一开始就没有丝毫的希望。”

    “嗯,张鲁是曹孟德等人留给刘季玉自己解决的问题,其他人不愿意在这一方面和他有什么冲突,所以本该在北疆之后就直接解决的张鲁活到了现在。”袁达点了点头,他们袁家的消息还是很通畅的。

    就在袁达和阎圃准备继续交流的时候,袁家的管家快步前来通知袁达,说是驿站这里有人前来拜访。

    “不是说不见客吗”袁达皱了皱眉头说道。

    “对方手上有陈侯的证明。”袁家管家恭谨的说道,我已经命人将之接到客厅了,请族老处置。

    “该来的还是来了,动作太大了,以至于那位来通知我们了吗”袁达叹了口气说道,“叔繁,和我一起过去一趟,刚好看看是谁来了,我也有个心理准备。”

    柳氏只是途经汉中,发现袁家族老的车架,刚好拜访一二,毕竟她的生意现在也做得很大,赚不赚钱两说,但至少官面上她的场子铺的已经是非常巨大了,和袁家也有一二生意往来。

    不过等看到是袁达亲自过来的时候,柳氏不由得眼角跳了跳,瞬间就知道,自己貌似又被认错了,陈曦给开的证明实在是太好用了,经常去拜访个人,就会拜访到奇怪的角色。

    袁达见过几次柳氏,知道对方的身份,各大世家也都将柳氏当作陈曦放出的牌面,毕竟在公益上花钱从来不皱眉的商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商人,而且很多时候柳氏的铺子就不像是在赚钱,而像是在救济。

    再加上柳氏确实是将满香楼开到了中原的每一个郡,甚至连下面的县几乎都每一个县都有,以至于各大家族都觉得这玩意是个官面上的信息传递系统和情报搜集体系。

    自然看其掌门人也就不再是以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实际上只有柳氏最清楚,自己和陈曦真没什么关系,赚的钱全投出去,还挂的是各地官方的名义,说白了完全是在买平安。

    不过由于有陈曦隐性的罩着,再配合上这等方式,以至于很多时候满香楼都被当作半官方的玩意。

    “见过袁家族老。”柳氏起身对袁达欠身实力,袁达点了点头,有些弄不明白陈曦让柳氏过来是干什么。

    以前柳氏登门都是联络某些商家去建设某些东西,但是现在老袁家都没钱了,袁谭送回来的好几千斤金砖现在也花完了,老袁家现在除了那些债务票据,以及借据什么的,真没钱了。

    “袁公在汉中可安好。”柳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说实话她已经知道现在的情况可能是她搅到了袁家正在做的某些事情里面,但既然来了,那就至少场面上能过得去。

    柳氏苦恼的想到,她以前要这个证明只是为了避免和世家做交易的时候世家随手坑她一下,结果陈芸给她搞的这个玩意太有效了。

    实际上柳氏也不想想,自己本身就被绕到陈曦那个体系之中了,陈曦还开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自然会特别有效。

    袁达先是了悟,随后一算,也觉得貌似快要到临界点了。

    “汉中这个地方其实不怎么太好,更何况兵灾将至,我袁家还想搭把手,救助一二。”袁达有些底气不足。

    毕竟袁家这段时间零零碎碎,其实已经迁走了近百万的人口了,从汉中,雍凉,并州,荆扬,益州山区迁走了不少人,外加陈曦的默许,走世家和幽州的数量也不少了。

    光是想想老袁家的家底都掏空了,就知道老袁家最近造的有多厉害了,更何况,还有袁谭之前送过来的数千斤黄金,现在也花完了。

    柳氏闻言一愣,第一次听到这种回答,自己不就一句问安吗怎么给回答了这么一句话,这让她该怎么回答,老袁家这群上代的族老都是这么和人交流的真是见鬼了。

    “既然汉中兵灾将至,老丈呆在这里也不安全,何不归去”柳氏只能顺着袁达的话往下回答了,其他的话真的没有办接了。

    袁达皱了皱眉,这话袁达并不觉得过分,他们在汉中已经抽走了十余万人口,再这么下去,确实有些出格了。

    “归去的话,又能去哪里”袁达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句,他想看看陈曦还不能再让他袁家带走点人。

    毕竟现在的人口缺口还是非常巨大,这是建国啊,没人你让我怎么建国,总不能让我建个胡国吧,那还不让人笑死。

    既然是封国,那就必须属于华夏正统,袁家再坑,也不至于建立一个胡人为基础的国家,那样的话,不是给华夏挖坑吗没有相对的血脉约束,纯粹谈文化也是在耍流氓啊。

    直接拿胡人为根基建国,和给胡人传播文明,给汉室添堵有个鬼区别,别看现在的斯拉夫人很容易就倒向了袁谭,但那是因为对方没文化,没文明,要是人少了,袁家也不能保证在几代之内一直压住。

    因而袁达这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在说,我们现在人口缺口还是非常大,你不让我们在汉中抽调,至少给我们一个抽调的地方吧。

    柳氏闻言轻微皱了皱眉,总觉得和老袁家说话好困难,对方总是不安常理出牌,而袁达也清楚的看到了柳氏眼角的抖动,心下一喜,这件事看来有戏,八成陈曦现在也还没下定决心。

    既然没下定决心那这件事就还有操作的空间,因而袁达静静的等待着柳氏的回答,柳氏的回答关乎着袁家接下来的走向。

    “所谓金屋银屋不如自家的草屋,袁公心生此念,想来是想念家乡了,汉中久住不好,何不归家。”柳氏现在只能不按照常理出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