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国人

    问题在于第十二掷雷电军团虽说丢了一次鹰旗,但毕竟还算是凯萨遗物,最多算是从最巅峰掉落到了次巅峰状态,实力还是相当靠谱的,再说丢鹰旗那件事都已经过了一百多年了,也勉强缓过来了。

    再怎么说那次十二军团也是倒霉,被人抄了后路,大军没输,鹰旗被偷袭的抢了,回头当场也就给抢了回来,虽说有些伤,但是和十七,十八,十九这三个被击败的军团,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十二军团最多算是运气不好,太过骄狂,不过一百多年下来,掷雷电军团终于在前不久洗掉了凯撒赋予他们的精锐天赋,换成了新的天赋,现在的十二军团基本相当于完成了新生。

    如果换成以前的十二军团,高览可能还不觉得恶心,毕竟重步兵都是小短腿,只要不具备瞬间压倒超重步,或者瞬间跑路的能力,高览肯定有办法解决对方这群人。

    然而很不幸,新的十二军团具备快速跑路的能力,除了本身的渗透打击,他们还有一个精锐天赋叫爆发疾驰,可以让十二军团在短时间爆发出比轻步兵还快的速度。

    因而十二军团的指挥,出身于科内利乌斯氏的马凯尔再发现己方战损稍微拉高之后,就果断扛起大盾使用爆发疾驰,将汉军撞的后退,然后反向使用这一能力,快速撤退,拉开数步乃至数十步。

    基于这一精锐天赋,十二军团总能在合适的时间跑路,这么一来唯一一个有把握的敌人高览都没办法重创,以至于循环往复下来,高览最近真的是被这三个军团恶心到死了。

    毕竟杀又杀不了几个,追的话,就算有配备驮运的驮马,高览的重步兵本质上还是小短腿,以至于到现在高览硬是没混到主战场,想要和罗马精锐强军打几场高烈度硬生生被拖成了这样。

    不过由于对手的实力很硬,哪怕双方的战争损失极小,但超重步还是以每天一点龟爬的速度往前前进。

    当然时间久了高览也感觉出来了,不光是他在拿对方练兵,对方八成也在拿他练兵,因而高览在听到有军团出现,直接就问是这三个军团哪一个,因为其他军团不可能会来,罗马也不傻。

    “将军,是第六凯旋军团。”侦骑扯了扯嘴说道。

    “来了一个硬茬,通知其他所有人准备准备战斗!”高览冷静的下令道,“各屯看护好百人队,一旦有士卒陷入危局,尽力回撤到本阵,减少损失!”

    “是!”一众步兵都尉尽皆士气高昂的回答道。

    高览靠着他的威望,他的能力,现在已经彻底获得了军心。

    袁家的将校,哪怕不是这些超重步,靠着想通了的高览,觉悟了的袁谭,现在也已经恢复到当年袁绍还在时的那种昂然向上的状态,同样他们也再一次拿回了精锐之名,抱着极大的热忱再一次投入到了袁家的建设之中。

    从这一方面不得不承认袁家确实是相当优秀的诸侯,不管是荀谌,荀攸,还是审配,他们除了能力以外,对于袁家的崛起还抱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特有的热忱。

    与其他人的责任和义务不同,看着从无到有建设起一座城池,看着从无到有,在蛮荒上开拓了一片沃野,荀谌,许攸,审配等人得到的可不简简单单是心灵上的慰藉。

    早已放下了中原的他们,可是在真正建立属于他们的家园,那种成就感,带动着所有从中原走出来,愿意追随袁家的百姓,让他们清楚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奇迹在他们手上诞生。

    不再是为了等待死亡而活着,不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那十余万追随袁谭的汉室子弟,清楚的认识到奇迹在他们手上诞生,他们有了非常现实的追求,有了真正去工作,去努力的动力,有了可实现的目标,他们在建设属于他们的国度。

    在完成思召城一期建设,在给所有的追随者分发了土地和住宅,在建立起来完整的矿场,冶炼司,在那些愿意追随他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的百姓自发的努力下,思召城快速的朝着独立城邦的方向发展。

    这一过程之中有人倒下,有人出生,但是在城池建好的那一天,袁谭亲自给追随自己的每一户登记了宅基,登记了田亩,登记了姓氏。

    也是在那一天,高高在上的袁氏后裔,终于认同了史书上那句“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也终于明白了国人的概念。

    果然这些美好的东西,这些纯良真善的东西,只有他们这些最初开拓的人才能真正的感受到,所谓国人,可不仅仅是居住在大邑的人啊,而是这些追随着他们建立起城池,建立起封国的人啊。

    他们就算是普通人,他们也依旧享有着这个国家,因为他们同样是建国者,也许他们每一个人在这一过程之中的出力并不大,但这并不能否认他们的曾经的努力,国人有资格享有政治权力,同样国人也有资格选择统领他们的君主!

    这种意识上的转变,这种出于对史书上那种对于国人政治权利的认同,让袁谭的思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不再是以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去看问题,而是以一个有独断权力的共主去思考问题。

    这种变化,让袁谭,让整个袁氏的势力都发生了变化,他们认同了这群和他们建国的人所具备的政治权力,不管他们是贫穷,还是卑贱,身为国人的他们,拥有着这些权力。

    这种转变让所有追随袁家的人都感觉到了不同,他们不再是简简单单的被统治者,他们同样也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这种变化让他们主动的升起了壮大这个国家的想法。

    这一系列的变化,让袁家猛然之间恢复了士气,恢复了心气,所谓的困难,只要去想办法,总能解决,在十余万人主动开始为袁谭铺路的时候,原本很多袁谭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快速的解决了。

    基于此,袁家的思召城快速的走上了正轨,虽说本族人口的严重欠缺非常现实的拖着袁家的后腿,但这种问题随着不断迁徙过来的人口,逐渐的趋向于解决。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袁家来说就是稳定向前推进,一切都在变好,至少对于先行一步的袁家来说,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代,他们开始真正的理解历史上记载的开拓期,那真的不是史书上书写的一两个王的时代,而是一整个民族集体跨步的时代。

    高览以及高览所率领的重步兵同样也被这种心态所感染,他们现在有着非常清楚的为何而战的意识,在这种意识的驱使下,他们虽说依旧恐惧着死亡,但是到了某个时刻真正来临的时候,他们就算是畏惧也会依旧拿起武器去作战。

    为什么而活,反过来也就是为了何等的事情可以去赴死。

    只是这个问题在于,大多数人其实并不知道自身是为什么而活着,而现在高览已经可以直面这个问题,同样他身后的士卒也都有了这种认知,因而在面对即将袭来的第六凯旋军团,已经有了觉悟的他们,哪怕是心怀畏惧,依旧像训练般沉稳。

    就像高览猜测的一样,实际上罗马这边早就开始关注高览了。

    不过和高览猜测有很大的出入,倒不是罗马不想解决高览,而是罗马这边发现高览军团有严重短板,于是拿高览当磨刀石在练兵。

    其实早在高览第一次过来的时候,泰西东侧防线的统帅加纳西斯就发现了高览的军团,高览当时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算是靠近了防御圈,加纳西斯估摸了一下形势,于是让第六凯旋去收拾高览。

    说实话,这完全是因为加纳西斯在汉军手上吃了几次亏,怕这个跑过来的汉军是个硬茬,派其他军团过去说不定是送菜,于是特意找了一个非常强的军团去试探。

    第六军团军团长马尔凯原本以为这件事很好对付,结果去了之后发现是个硬茬,高览的感觉其实没错,第六凯旋确实是一个决战兵种,问题在第六凯旋军团的军团长眼中,和他打了一个不分胜负的高览的超重步也是一个决战兵种。

    双方试探性动手打了一波,半个时辰之后,第六凯旋军团果断跑路,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军团,打了这么长时间没杀几个人,撤。

    至于说全程压着超重步在打这种事情,马尔凯只认为这是兵种的的轻微克制,毕竟对方强不强,看敌我双方战损最能说明问题。

    回去之后马尔凯就直言自己解决不了,一个决战兵种和另一个决战兵种拼命什么的,双方还都不带辅助军团,这是脑子有病吧!

    这么一个重要消息自然得上报,每一个决战兵种,不管是敌方,还是我方都是需要上名单的,前者是黑名单,后者是给挂辅助军团的名单,都是很重要的战争砝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