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三十章 众志成城

    这就是曹操尴尬的地方,不是没有将帅,曹操这边合格的将帅多得很,但是自从入雍州之后,刘备那边已经彻底了奠定了绝对优势,靠着陈曦的手段镇压了国内所有的战争,彻底结束了曹操开启大型战争的机会,唯一一次大型战争——北疆之战,曹军可不是主力。

    缺少战争的磨炼,麾下的士卒训练的再好也和那些强兵有着明显的差距,就像现在曹真率领的锐士,和之前的差距已经非常巨大了。

    毕竟这些人一路上参与了很多低烈度,中烈度战争,最后还打了一场高烈度的帝国之战,他们已经不是才追随曹真时,连第二天赋都无法稳定的新人和蹉跎十年什么都荒废的老兵了。

    甚至于那些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将一柄普通的制式佩剑轮舞到足以斩杀练气成罡的老兵,打完这一系列战争之后,这些人清楚的发现自己的佩剑依旧锋锐到可以斩断正面的刀盾。

    就算是顶级的精锐,就算是炼气成罡的将校,他们那柄制式佩剑依旧可以一剑将之诛杀。

    也是那个时候,这些已经三十八九,甚至已经超过四十岁的老兵,才回想起来,他们曾经用手上的佩剑血洗了东羌,西羌,甚至他们之中有人还曾陪着段颎走过了最后的时光。

    曾经早已松开的剑刃,在安息-罗马战场一次又一次濒临极限的摧残下,他们曾经化为身体本能的一项项素质又逐渐的找寻了回来。

    四十岁怎么了,老是老了点,但经过了帝国之战洗礼的这些老兵,这些握着剑老兵,依旧是最顶级的正卒。

    就算他们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超越曾经的水平,但只要他们还有资格触摸到曾经的水平,能和他们对比的也只有那些顶级的精锐了,他们曾经可是这个名为汉的帝国的禁卫军。

    这些消息曹操很清楚,正因为知道这些消息,曹操才觉得只要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正确到足够多的战斗,他麾下的士卒就还有救。

    问题在于曹操这边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没有那么多适合的战争去磨炼自己麾下的精锐,哪怕是他地处雍凉这个中原最强的兵源地,并且搜刮了一批三十七八岁,三十三四岁的那些曾经的帝国禁卫军。

    可惜中间长达十年的空窗期,让这些曾经的帝国禁卫军已经废了大半,作为汉帝国尚未崩塌时期的禁卫军,真要说战斗力比之拉胡尔的孔雀丝毫不差,可十年的空窗期让他们比孔雀衰败的更快。

    至少拉胡尔的孔雀军团,虽说被拆散重组,但这十年好歹还是呆在军营之中,哪怕缺少了战事,他们至少还有着最低强度的训练。

    可汉家的帝国禁卫军,汉家那在十年前的解散的禁卫军,除了少数如虎贲那般追随袁术而去,其他的禁卫军都被就地解散了。

    他们在这十年间都是在谋生,曹操入主雍凉之后,将那些京畿周边散落的曾经的禁卫军收拢了起来,大约还有两万多人,但都废了。

    更早的那些基本已经不可追寻了,这两万多人基本上都是平黄巾时期的老兵,能骑马的多是三十七八岁,步兵,弓箭手则多是三十三四,要说老的话,其实并不算太老,身体素质恢复过来的话,刘备那边,还有罗马的壮年兵都在这个年龄段徘徊。

    然而问题在于将这些人收拢起来之后,曹操第一时间分门别类进行了突击训练,结果和曹操所想的差的有些远。

    十多年的空窗期不是说补就能补回来的,这些人曾经的经验还在,他们本身具备的身体本能,突击训练也能恢复一部分,但要让一柄生锈了的神剑恢复到应有的水平,只靠训练的话,别做梦了。

    连曹孟德都知道,这两万人拉到战场上磨炼,从低烈度的战争,逐渐的上升到高烈度,上升到袁刘大战,北疆之战那种程度,一次次的磨练,这些人迟早就能恢复帝国禁卫军的本色。

    也许因为岁月的关系恢复不到曾经的巅峰,但就算是百分之九十的水平,他们也已经足够将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精锐吊起来打了。

    问题在于这个世界上,战争就没有能说得准,曹真,吕蒙,潘璋,魏延,张辽,李傕那群人能一路稳稳的发展,晋级的晋级,恢复的恢复,那完全就是个奇迹。

    正常战争有谁能运气好到,刚好一路打过去,烈度不断地升高,等到往回撤的时候,烈度继续升高。

    加之塞维鲁想要磨练一下他们罗马的年轻人,特意将攻势拉到均势,不断地逼迫诸葛亮那些人的潜力,同时也在逼迫自家年轻一辈不断地打破自身的极限,其本身就不大愿意和汉室发生战争。

    若非是如此,塞维鲁直接让那些老家伙统帅军团不就好了,佩西尼乌斯尼格尔以及克劳狄乌斯阿尔比努斯这俩家伙就在塞维鲁旁边看着呢,这一世他们还没死呢!

    更何况除了这些将帅,还有诸如第一辅助军团那种殿后不出手的军团,真要放开手脚打,汉室在葱岭的那点本钱根本不够。

    最后的结果则是硬生生将汉室那群人逼到了那种纵身一跃,跨过正常军团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程度。

    可这种好事还会有吗怎么可能,过了扎格罗斯山脉山脉之后,塞维鲁已经彻底放开了手脚,年轻一辈跟不上脚步直接丢下。

    之前能把控住节奏,过了那里,开启的就是真正的帝国覆灭战的战略了,就算是塞维鲁看不起安息,也不能保证对方不会给他们罗马来一个垂死反击,毕竟和安息打了超过一百年了,从安息巅峰期打到现在,罗马对于安息还是有点了解的,这个国家并非是水货。

    尤其是在塞维鲁详细的搜集了沃洛吉斯五世的情报之后,对于新一代的安息皇帝,塞维鲁报以相当的认同,这是一个意志坚定的皇帝,如果再给对方一些时间,塞维鲁怕也没有绝对自信拿下对方了。

    不过只要不给对方足够多整合国内的时间,塞维鲁有信心在接下来这一年的时间内,终结这延绵了超过了一百年的战争。

    还有这该死的丝绸定价权,哪怕是到现在罗马贵族依旧靠购入丝绸在给安息输血,这一点连塞维鲁自己都没办法阻止。

    因而塞维鲁现在给自己换了一身清凉的丝绸面料的衣物,既然阻止不了给安息输血,那么就将安息砍死,购入丝绸的钱,迟早从安息的国库拿出来,因此塞维鲁再次购入了一批丝绸。

    这种已经肆无忌惮的购入丝绸,甚至连战争期间都没有停止的举动,让沃洛吉斯五世清楚的感受到了对面罗马人的决心。

    以前罗马对安息战争,罗马皇帝好歹会吼一吼,停止购入丝绸,每购入一磅生丝,都会给安息创造一整套的武器装备。

    虽说这种怒吼其实没有半点效果,罗马元老院里面现在充斥着大量的帝国奸贼,加之罗马公民和罗马贵族根本不在乎对安息战争的情况,反正丝绸这种奢侈品打死都不能不买,哪怕是走私都要买入。

    不过好歹以前的罗马皇帝还会喊一喊,但现在这个情况,塞维鲁根本不喊,反倒财务官蓬皮安努斯喊得比谁还兴奋。

    顺带一提,相比于之前那些罗马皇帝喊得毫无意义,蓬皮安努斯的口号至少让罗马元老院的贵族们都有些众志成城了——打倒安息,拿回丝绸定价权,国家专售,价格减半!

    这个口号不仅仅统合了罗马公民,连罗马贵族都进入了状态,尤其是蓬皮安努斯保证只要干死安息,他们罗马和汉室的丝绸交易就不会有该死的中间商,丝绸可由罗马帝国官方和汉帝国官方接洽,价格可以砍到原来一半的水平。

    这个消息让罗马贵族为之震动,以前完全没有想过还有这么一个操作方式,成天都是想着怎么走私,怎么绕过地中海那群稽查,或者说是怎么才能让罗马官方不会认为自己的丝绸是走私来的。

    结果蓬皮安努斯的这个口号喊出来之后,罗马贵族瞬间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感情是他们以前太蠢了,走私什么的和蓬皮安努斯现在的计划比起来,实在是配不上罗马贵族的身份。

    丝绸那么贵,不就是因为有安息这个中间商定了一个高到贵族都很难接受的价格吗这种又华美,又舒适的玩意儿,在汉帝国据说并不算太过珍惜,被搞成这样不就是因为安息的混帐吗

    因而在蓬皮安努斯这么一个口号下,一直没转过思维的罗马贵族猛然完成了思维转弯,自共和时代三百氏族逐渐消亡之后,罗马元老院又一次众志成城,全力支持他们的国家覆灭另一个国家。

    以至于原本应该在几百年后罗马才反应过来的事情,因为皮蓬安努斯有幸接触到汉室而提前拉开了帷幕。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