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七章 都很烂

    这要是在中原,敢这么干的早就该挂在树梢上风干了,就算是皇室,就算是暴君都没人敢这么干,不种田,还不让别人种,去死!

    结果在贵霜,婆罗门这群智障就这么肆无忌惮,逼着那群低种姓去死,结果那群低种姓还真死了,司马彰还真没见过这么荒谬的事情,“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呢,贵霜的陈胜呢?贵霜的吴广呢?上啊!

    垃圾贵霜不解释,神佛观想体系,婆罗门体系,拆,宁可送个理念回去让中原大佬自造,也绝对不能将这种祸害的思想传到中原。

    这国家没救了,能保持着现在体量完全是因为有恒河撑着,有那肥美的恒河撑着,这个国家随便搞搞都会属于帝国的中坚,可这肥美的恒河要是并入了汉室,按照汉室的水平,怕是能养三亿人!

    在这个全世界加起来才两亿人左右的封建时代,出现一个三亿人的巨无霸帝国,我要打全世界,还按着打,那真不是不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陈忠这些人在确定了贵霜神佛体系依托的一切之后,宁可毁了神佛体系,硬吃贵霜,也不愿意给汉室留下一个天坑。

    见识到一个原本有着成为强无敌帝国潜力的国家,变成现在这种程度。陈忠这群人好歹还有些良心。

    好吧,哪怕良心是黑的,剥削三亿人的好处,也远远好过剥削两千万人吧,前者每人十分之一税,也比后者家产全上缴供养的好啊。

    在这个时代,或者说在任何一个时代,只要资源足够,人口永远是越多越好,因为人口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潜力,就像后世,一年受到高等教育毕业的年轻人,比排名一百以后的国家人口还多。

    你觉得排名一百以后的那些国家除了开挂能超越前者以外,还能有其他方式超越前者么?

    自然对于司马彰这些古人来说,土地就是资源,能高产的土地就是优质资源,而这些资源都是给人服务的,人多了,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壮大,而两亿人是什么概念?司马彰想想都胆颤啊!

    真要出一个两亿人的帝国在汉室旁边,对方怕是真输十次,汉室都拿对方没什么办法了,然而这样一个具有潜力的地方,被对方玩成了这样,司马彰对于整个婆罗门体系都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感。

    这是一群根本不懂得发展,不懂得壮大,完全靠天吃饭的野兽,能有今日之局面,只能说老天爷太照顾,果然我们还是干翻老天爷吧。

    不由得司马彰对于李优那句“人活一世,总归需要留下点什么,天不予,我自取,谁敢拦”有了清楚领悟,果然老天爷不给,那就让我们自己动手,敢阻拦就干翻你们!

    总之这三家迈出国门的子弟,虽说不认为自己是好人,但是相比于婆罗门,以陈家,荀家为代表的这些世家相对还有点节操。

    至少这群人是完全做不出来,有良田自己没人手种,也不租给其他人,宁可荒着这种事情。

    当然说完恶感,就不得不说一下另一方面,毕竟就连一张卫生纸,一根用过的油笔都有自己的价值,垃圾尚且是放错地方的宝物,婆罗门这种体系,在这群人看来反感的同时也不得不心生佩服。

    就连司马家,陈家,荀家这群人也不得不佩服婆罗门体系的稳定性,不管用什么方式,能将底层百姓驯养的跟牲口一样都是一种本事。

    哪怕这种方式在他们看来都是邪道,但就社会体系的稳定而言,必须承认这一事实,也就是婆罗门的社会体系确实有其优秀的一面。

    更何况,如果不管下层的死活,只关心上层贵族的享乐,这种体系不管怎么说,对于腐化的上层来说,都是一种享福的生活模式,因为在这种体系下面贵霜的上层完全不用担心其他体系会出现的叛乱。

    要不是现在汉室的世家还没烂到根子,荀家这种法家底子的豪门,本身就非常反感这种没有上进的社会制度,真要放在南北朝那种门阀格局下,搞不好这群人都开始学习这种腐化社会的方式了。

    毕竟,哪怕是见多识广的荀祈,司马彰,陈忠面对贵霜这种稳定的社会制度也不得不说一句服气,就贵霜现在这种情况,要是放在汉室,早就各地烽烟四起了。

    然而,现在贵霜这边虽说也有动乱,但摆明了属于那种上层分赃不均导致的结果,而不是下层百姓因为活不下去揭竿而起。

    这要是在中原,出现饿死人,而且是大范围饿死人还没人管的情况,这地方早就该杀官起义了,然而贵霜这边那些饥民大多数居然在安然的等死,陈忠等人也是大开眼界了。

    这种统治能力,对于进取心不强的上层来说,简直是好之又好,甚至都不用说出那句“不做安安饿殍,犹效奋臂螳螂”的后世名言,那些底层百姓就会乖乖听指挥等死。

    对于这一点,三家面上不提,但心下已经有了打算。

    毕竟这三家在怎么表面上温文尔雅,本质上也都属于心黑手辣的豪门,面上可劲抨击这种制度贼垃圾,实际上都拿出一部分精力,人力,物力去系统的研究这种制度。

    虽说这种制度有着各种明显的缺陷,对于底层百姓的思维,智慧,和认知,意识有着极大的压制,对于国家的进步也有着极大的伤害,但是其稳定的社会制度,在某些地方还是能用上的。

    哪怕是不能对于自己人用,可是对于基本已经注定要走上分封道路的汉室来说,贵霜这种用少数人统治多数人,还稳定的超乎想象的方式可是非常有借鉴价值的。

    不过这种研究完全不能摆着明面上,哪怕三家都清楚对方肯定在借鉴,在研究,但是三家在明面上都不会拆穿对方在研究这一体系的事实,看破不说破,大家都好过。

    汉室不会允许这种东西存在,陈曦要的可不是阶级固化,下层必须要有一条稳定,而且靠谱的晋升道路。

    哪怕是到达中央两千石之后的官职会遇到那层看不见的天花板,然后需要一代人,乃至数代人的努力才能突破,陈曦都可以接受,但是在那之前晋升的道路必须是非常明确,而且非常靠谱。

    至于说什么生而为奴,代代为奴什么的,陈曦可是完全不允许的,当然遇到那种犯贱一般一定要为奴为婢的,见不得高门,一定要下跪的,陈曦也没什么办法了,这种你们爱咋样,咋样吧,他管不到了!

    对于本族而言,别说代代为奴这种事情,就算是阶级固化,陈曦都在努力的去打破,尽可能的在消减自身对于国家体系的影响力的时候,也同时在消减世家在这个国家的比重。

    也许以前各大世家可能还未注意到自己的权柄在失落,但是到现在,因为国内停止混战,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实际上各大世家已经逐渐的发现了这一事实,经济,官场,地方都在弱化。

    更重要的是并非是他们没有增加,只是这个国家壮大的太快了,快到世家的触手都来不及渗透进入,这个名为利益的蛋糕已经做大到他们没有办法如曾经一般快速的吞下去了。

    世家雄厚的底蕴让他们能吃的更多,但总归是改变不了,原本份额占据极低的百姓在以惊人的速度扩张了起来。

    尤其是集村并寨之后,哪怕是陈曦没办法强行废止那些各地百姓和他们当地的世家豪强签订的欠款票据以及佃租文书,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

    可好歹陈曦靠着之前的那次置换将世家北迁到一起,然后依靠着回收回来的土地,将所有的百姓一块块的聚集在了一起。

    之后各种技术,各种物资砸下去,耕牛,农具,技术人员,地皮也算是国家以低税租给百姓。

    再加上陈曦的面子虽说不能让世家将那些欠款票据和佃租文书免掉,但是好歹有陈曦的背书,世家也不能真继续利滚利下去了。

    也就是说欠的那些东西该还还是要还的,只不过由于陈曦的存在之后的利息算是免了,而且有陈曦背书,这些欠款啊,借据啊,可以延期到非常长的时间。

    不过按照陈曦的估计,哪怕是自己做到这个程度,而且世家也停止了近乎后世印子钱的那种违规方式,按照陈曦查阅刘晔统计上来的均债来说,绝大多数百姓怕是还要给那些世家豪强干上十年。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后世所言,封建时代有些时候,平民努努力力一辈子,越欠越多其实并不是说笑,同样也足以见到这个时代吃人的本质,不过陈曦对此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原本其实并不需要那么长时间,黄巾之乱极大的破坏了生产力,但世家大族遭灾得不多,反倒百姓更惨,原本只需要一两个丰年就能还完的账款,硬生生延长到卖身为奴可能都还不清的程度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