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四章 秘法送到

    “爹,你说子龙在西域以西会不会经受不起风沙。”吕绮玲又开始了幻想模式,有些担心最近没在身边的赵云了。

    “那是赵子龙,不是谁家傻孩子,虽说你爹我很不开心,但是得承认一点,你夫君最多比你爹,也就是我,差这么一点点。”吕布比划了一下,“别说风沙,就算是风暴,没人阻止,他都没事!”

    “好吧,爹你最强了。”吕绮玲慵懒的敷衍道。

    “……”吕布斜视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默默地拿起另一件铠甲开始强效温养,也亏是她女儿,要是其他人敢这么对他吕布说话,早打的他跪地求饶了,看在未来外孙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我去让人煮汤。”吕布提着武器顺手舞了一下,对着吕绮玲说道,“中午你想吃什么肉,我从冰窖里面给你切一块。”

    “能不能不吃肉?”吕绮玲怨念的看着吕布,一开始还觉得内气离体的猛兽很好吃,现在吃的时间太长了,吕绮玲完全不觉得这玩意有什么好吃,她不是马云禄啊,不知道为什么马云禄吃的特别欢实啊。

    “哦,那我让人做成肉汤。”吕布很自然地说道,不吃,怎么可以,你不吃的话,我外孙怎么办,吕布现在可是处于凭空长辈分阶段,你说不吃就不吃?女儿,乖,赶紧吃!

    “……”吕绮玲看了一眼吕布,不太开心的转头,总觉得自己的亲爹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爱自己了,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小腹,好烦。

    就在吕绮玲有些烦躁的时候,赵云家少有的出现了敲门声,最近赵云不在家,吕布霸占了赵云宅院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还真没多少人会来敲门,毕竟相比于温文尔雅,常年冒充文官和少年人的赵云,吕布一看就属于那种特别凶暴的猛士。

    如果说以前各地方的乡老来邺城的时候还会给赵云带点土特产,现在的话,由于吕布鸠占鹊巢,来送东西的人也都变成了代为转交。

    毕竟赵云看着就很温和啊,而吕布虽说也属于帅呆了的那种,但是吕布更倾向于威猛,属于那种恶人特有的威猛力量美,总之正常乡老看到这种人就会不由自主的绕开。

    自然赵云在的时候,能隔三差五吃到各地方土特产的吕绮玲最近只能吃肉了,因而在听到敲门的时候不由得起身,连她也有些好奇,想看看最近是谁不知数想来她爹这边找刺激。

    吕布现在无官无职,基本什么活都不干,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没人愿意招惹吕布,因而敢来敲赵云家门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

    就算是张飞这种心大的家伙,其实也不蠢,能不招惹吕布,他也不太愿意招惹,谁没事愿意和此事最强干架。

    哪怕是张飞自负自己每天都在变强,但是架不住吕布简直就是无底天坑,属于强的没天理那种类型,张飞以前总是撩拨吕布,更多是自己看不惯吕布的行为,现在这个情况,张飞也冷静下来了。

    呲呲牙就够了,上门撩拨吕布,这种事情就算是张飞也不会干的。

    “谁啊!”吕布将铠甲丢到一旁的架子上,提起一柄钢枪,朝着大门走去,倒不是因为拿柄武器安全什么的,只是顺手拿着温养,更何况作为一个顶级武将,不装备武器,看着总是有些奇怪。

    打开正门,吕布左右扫了一下,没看到人,然后很自然的低头,眼光落在比自己矮了一头的王凌身上,“哦,彦云,是你啊,什么事情,你最近不是在东北种田吗,听说不是还带人搞了个牧场?”

    “温侯!”王凌身上明显有些长途奔袭带来的风尘,而且看起来相对也有些疲累,见到是吕布明显一愣,不过随后就抱拳施礼。

    太原王家起起伏伏,这次算是意外抱上了大腿,本身底蕴在那里摆着,现在靠上了赵云和吕布也算是古老豪门和新生贵族的结合。

    老王家底蕴深厚,就是因为倒霉,被剁的没人了,现在有个庇护,能安心发展,最多二十年也就起来了,因而最近王凌也不怎么着急了。

    相比于数年前那种有些急功近利的做法,现在老王家再次恢复成原本那种稳扎稳打的状态,完全看不出丝毫的急迫。

    连带着老王家又和甄家签了一大堆盟约,两家现在都处于抱团取暖的状态,毕竟甄家在前不久正式换了主脉,连祖祠,祭庙,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换了一批。

    这种相当于交割的方式,对于一个家族而言也是相当麻烦的事情,很多人的命运都会因此而发生改变,同样也有派系因为这种宗法的迁移,直接散开。

    简单点的说法,对于太爷爷那一辈而言,叔祖那些人就是他血溶于水的兄弟,而且是亲兄弟,关系非常近的亲兄弟。

    可是对于孙子来说,叔祖的孙子就属于非常远的关系了,太爷爷还活着,或者说长房还在,最左侧的五服和最右侧的五服还属于一个家族,双方虽说疏远,但还在一个体系之内。

    可是长房倒了,换成了另外一系,某些远方的堂兄就就未必还属于五服之内了,哪怕是甄家只是嫡庶的变化,也是非常麻烦的现实。

    这种宗法权利的转移对于宗族而言也是一种阵痛,这也是为什么世家嫡系当真只剩下一个嫡女的时候,他们可以捏着鼻子接受入赘。

    说是存亡断续,实际上怎么说呢,国家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换个派系,对于世家内部影响也大的很,因而最近甄家也处于发展道路中必经的阵痛期。

    不过这些和吕布,还有赵云这种新兴豪强毫无关系,每一个建立起自己家族人物,一开始依靠的可不是人脉,而是真正的实力。

    像吕布和赵云这种完全是以自身实力作为根基来保证自己的一切,自然那些古老家族内部的混乱和他们现在其实没有一点关系。

    吕布能关注一下太原王家,一大部分因为貂蝉自己认同王允给于的身份,一小部分则是因为吕绮玲嫁赵云的时候,王凌来给吕绮玲站台过,否则的话,吕布对于太原王家毫无兴趣。

    不过貂蝉既然承认自家的身份,那么吕布也不介意给王凌好脸,好歹也算二舅哥啊!

    “叫什么温侯!”吕布拍了拍王凌的肩膀。

    王凌不自觉的开始呲牙,这巴掌真沉,自家这菜鸡身板真的顶不住吕布一巴掌,但还是赶紧改口,“姐夫好。”

    “进来吧,你姐在休息,有什么事情给我说就行了。”吕布大喇喇招来两个椅子让王凌坐下,一旁吕绮玲给王凌见礼之后,就带着侍女回去了。

    “是这样的,荀家给了我一册秘术。”王凌挠了挠头说道,原本这东西王凌是打算交给赵云的,但是现在赵云没在,吕布的话,也行吧,应该说更靠谱一些。

    “秘术?”吕布闻言一挑眉,他吕布还真没将任何的秘术放在心里,你开几十种秘术能顶我一戟平砍?好吧,假设你能顶住,我还有大力平砍,猛力平砍,全力平砍等等招数。

    “嗯,一个由那三家豪门搞出来的秘法,据说可以极大程度的提高培育出练气成罡的比率。”王凌非常郑重地说道。

    说实话,荀爽和陈纪两个老家伙带着司马儁亲自来拜访王凌的时候,将王凌真的是吓了一个半死,荀爽和陈纪都罢了,七十岁的老家伙,精神矍铄,王凌还不怕出什么问题。

    问题在于司马儁啊,王凌看到司马儁从加长的四轮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还乐呵呵的给自己招手的时候,王凌毛都炸了了。

    司马儁现在都八十有五,直奔九十而去了,这种高寿,就算是在世家这种平均寿命比普通百姓长不少的家伙之中也是少之又少,更何况八十有五了还到处乱跑,王凌真心是给跪了。

    无比担心司马儁这位据说是司马家定海神针的人物倒在自己家,王凌从见到对方开始就提心吊胆的,甚至连三人说的是什么都没太留心,心思全放在司马儁的安危上。

    尤其是司马儁个老流氓,临走临走给王凌玩了一个装死,当时王凌差点吓得心脏骤停,荀爽和陈纪两个家伙则是哭笑不得,不过也因此将事情交代清楚了。

    之后等送走三位“恶客”之后,王凌才算是有了空闲来看陈纪三人留下了的卷宗,而这一看王凌可谓是吃惊连连。

    虽说对于此有所怀疑,但是也知道这三个老家伙不可能为了玩自己,这么搞一出。

    就算是王允在世,太原王家尚且鼎盛的时候,都不可能出现这种搞笑的事情,因而思虑一二之后,王凌基本明白了这三个老家伙为何七拐八拐由他们太原王家来转交,而不是由这陈曦出面来呈交。

    一方面是三个老头一起来拜访,也算是给够王家面子,另一方面这东西由王凌拿出去最为适合,哪怕是这三家底蕴深厚,面对吕布那种不给脸的强无敌武将,他们也没办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