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我的战友

    “最高爆发那种就不说了,全军加一,估计也就能维持十秒左右,现在的话,我勉强能控制军魂的输出了,低输出状态大概能维持相当一段时间,三四百炼气成罡,五六个内气离体。”高顺大致估计道。

    “看来,神铁骑占优了,以前我们的攻击防御上限就很高,现在的话,开启军魂,我的士卒差不多都具备了炼气成罡的基础攻防了。”华雄带着些许的得意说道,这几乎是神乡对于华雄最大的加持了。

    高顺闻言,笑而不语,铁骑强也罢,弱也罢,能不能压过自己真的要打过了才知道,他们这个程度,已经不存在绝对的碾压了,战场的发挥,对敌的心态,都会影响他们的实力发挥。

    “好歹说句话啊,让我嘚瑟嘚瑟啊。”华雄眼见自己的话没有引起高顺任何的反应,神情颇为无奈的说道。

    “对我嘚瑟没用,你有多强,我心里有数,我们之间不会有明显的差距。”高顺摇了摇头说道,“真要分个强弱,除非是我们放开手脚打一场。”然而,这已经是不可能的现实了。

    华雄闻言也是沉默,确实,他们两个要分个高下确实只能全力一战,而且还只能在那种相对公平的局面进行战斗,否则就算是胜了,也不能说是分出了高下,只能说见了一个生死而已。

    就像是飞熊被陷阵全灭,但真要说陷阵远远强过飞熊,那完全是在说笑,军魂军团就是军魂军团,他们可以败,可以死,但他们只要存在于世间,其实力就从来不会被人轻视。

    然而出身在大一统帝国之中的陷阵和神铁骑两个军魂军团都属于攻击性的军团,那么想要分个第一和第二完全只能依靠脑补了,他们不可能轻启战争。

    毕竟他们现在高度,如果发生碰撞,甚至可能会引起国家的动荡,这种级别的军团,已经算是帝国的支柱性力量了。

    因而就算双方有心分个高下,像曾经的图拉真军团和第一辅助军团那种点到为止已经是极限了,至于说下个死手,决出个胜负,那免不了引起国家层面的动荡。

    “到时候我们用功勋来分个高下,毕竟我们现在已经不可能真的刀枪相向了,就算是当年的事情你们不少人都记得,我们也同样有不少人记得,但对内复仇已经不可能了。”高顺挺直了腰板,看着比自己略微高了一些的华雄,非常正式的说道。

    并州狼骑和西凉铁骑几乎是内战打的最狠的两支精锐,而且换成其他人和这俩交手他们自身的损伤可能还不会太大,然而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的对手恰好是对方。

    两者战死在对手上的精锐,恐怕比国战损失的精锐还多,更重要的是,陷阵歼灭了西凉铁骑引以为傲的军魂军团,飞熊军团。

    “当年的事情吗?”华雄嗤笑,“如果因为战争,我们这些人就会不分敌我的进行复仇的话,大概我们早就应该完蛋了,既然选择了战争,那就要有战死的觉悟。”

    “总觉得你们那里很冷酷。”高顺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不是冷酷,是为了生存。”华雄带着思虑的神情说道,“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前一段时间的敌人,会成为我们的友军,然后我们的友军又很有可能变成我们的敌人。”

    高顺闻言也是面带沉默,这种事情他经历的不算很多,但洛阳城下那一次,对于高顺来说是极大的打击,为了保全更多的人,他们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所以,如果什么仇都报的话,我们这辈子也不用干其他任何事情了。”华雄冷淡的说道,“对于我们来说战争就是战争,私仇就是私仇,绝对不会沾染,战场被杀了,那是因为你不够强,命数到了,该死了,我麾下的士卒谁手上没有人命?”

    “我等的精锐之名本身就是用对手的性命堆出来的,既然做好了战场杀敌的准备,那么也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华雄带着残忍说道。

    高顺看着华雄面上说不出是残忍还是心酸的神色,默默地点头,华雄说的很对,战争就是战争,战死沙场从某种程度讲也是一个归宿。

    “所以,你赢了就是你赢了,如果你和我们敌对,那么对你挥枪,我们没有任何的压力,听令而战而已;同样现在你们既然和我们是战友,那么我们依旧会听令和你们配合,这是我们的军纪!”华雄平淡的看着高顺,几乎没有丝毫的仇恨。

    “飞熊应该是你们西凉的骄傲吧。”高顺带着怅然说道,和西凉配合的时候,高顺压力最大的一点就在于,当年他灭了飞熊。

    “倒下的骄傲而已!”华雄带着狂傲说道,“我们会更强,飞熊只是倒下的道标,我们不会去追究无法挽回的东西,雍凉最乱的时候朝不保夕,对于我们来说,过去没意义,活着才有现在,才有未来。”

    “不知道该称你们是洒脱,还是该称你们是没心没肺。”高顺缓缓摇了摇头,然后郑重的伸出手,“这一次不会再背叛了,我的战友!”

    “哼,我们从来不怕被背叛,我们雍凉的刀剑永远是最锐利的。”华雄听到高顺的话,已经明白高顺放下内心的负担。

    不过不同于高顺的内敛,华雄在这一方面看的更开,也更为张扬,战场上刀剑相向,那是大时代的问题,不是个人的问题,当整个时代浮沉起落的时候,人在其中又能如何?

    对错?笑话,黑与白也要看这个时代对其的定义,华雄看不穿这些,但华雄想的更简单,是非黑白不论,战争就是战争!

    “也对!”高顺面上浮现一抹笑容,随后再次回复正常,岔开话题道,“对了,我想问一下,我们是不是会换装,听说新装备出来了。”

    “嗯,会换装的,新铠甲和武器已经定型了,材料和制作都是最好的,虽说还是制式装备,但也已经可以比拼曾经我们的装备了。”华雄点了点头说道,“我准备将我推下来的铠甲给铁骑的辅兵。”

    “你们还配备着辅兵吗?”高顺闻言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西凉铁骑时的情况,明明只有一万的正卒,结果算上辅兵之后,真的是漫山遍野,那样的铁骑才是真正的铁骑。

    不过从王允诛杀董卓之后,西凉铁骑的辅兵就不断地减少,到现在貌似已经彻底没了。

    “有的,毕竟我们和你们可不一样,我们可是拥有对骑兵强化天赋的,当然会配备辅兵,只有足够的多的辅兵,才能将所有的战斗力展现出来,只是之前没配备齐全,战马不够。”华雄撇了撇嘴说道,他们西凉铁骑可是具备强化其他骑兵的能力。

    “……”高顺听闻这话,深表理解,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按着太阳穴,“让我想想啊,你的就不说了,说李稚然吧,他的铁骑现在是三天赋,也就和你我一样能打,但三天赋都是防御……”

    “怎么了?”华雄没明白高顺跳跃性思维是怎么回事,李傕的西凉铁骑再次滚回历史巅峰水平这件事华雄这边很清楚,三个天赋,强化防御,重甲防御,以及唯心防御。

    “问题是铁骑好像还有一个通用性给其他骑兵军团加持的特殊天赋,而且效果最高甚至能达到百分之七十。”高顺略感不解的说道,“按说不应该是三个天赋吗?怎么会有四个效果?”

    “仔细想想的话,其实正常的铁骑也不对,正常铁骑貌似也是两个防御类型的天赋,三个实际效果……”高顺抬头望天,以前没想过这一点,但仔细思考一下,有问题啊。

    “你都说了是通用天赋,那有什么问题。”华雄面无表情的说道,“更何况我们率领的西凉铁骑出现在战场上至少能给其他正常骑兵带来三成的加持,一直都是这样我记得!”

    “这点我知道,李傕的那一部铁骑迈出那一步之后,对于陷阵都有大概一成的加成,我只是好奇这种能力怎么诞生的。”高顺只是以为华雄懒得思索,于是解释了一下。

    “才百分之十而已,换成我估计我现在带羌人,基本百分之五十起步,至少能顶一个精锐天赋。”华雄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神色,实际上华雄也是吓得够呛,这是要暴露了?

    现在知道铁骑对于其他骑兵的加持来自于自身极高战斗力保证下的糊弄的,也就剩下李傕,华雄这么几个人了。

    当然华雄不知道的是,实际上现在由于有两个决战兵种保证,李傕,华雄就算是自爆这个加持是假的,也不会有人信了,这就是实力保障带来的好处,弄假成真系列。

    现在西凉铁骑自带的骑兵加持,其实已经非常稳定了,就跟中央银行印钞一样了,印的多了也最多是引起通货膨胀,不会有人认为中央银行印的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