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五百章 决议

    另一边,拉胡尔占领了汉军的营地,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将蛇虫清扫了之后,在想要追击汉军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时机,一时间拉胡尔也只能重整旗鼓,打扫战场,休息一二再行追击。

    “将军,我军折损两万有余,汉军损失在四万左右。”等吃完饭之后,杜尔迦带着战损统计前来汇报拉胡尔。

    “哼,就这样,还损失了两万?”拉胡尔耻笑了一声,随后略有沉默的询问道,“听说你们找到了鄯蹋伮的尸体?”

    “是的,应该是在汉军撤退的时候,守营的士卒前去补刀击杀的,真是可悲。”杜尔迦带着嘲讽说道。

    说来许靖也是那个时候得以跑路,否则的话,有护卫在,许靖要跑也不是那么容易跑得。

    说起来张任一直说是要拿鄯蹋伮在出征的时候祭旗,结果等拉胡尔来了之后,一直没有来得及正式出兵,结果拖到最后居然还没将鄯蹋伮拉出来祭旗,反倒是死在了秦宓的护卫手上了。

    “用棺椁收敛他的尸体,再怎么说也算是为国而战,汉军确实是非常强的对手,更何况这些大军除了少数,恐怕都不是汉军真正的精锐。”拉胡尔抿了一口果汁缓缓地说道,杜尔迦闻言不由得有些沉默。

    “怎么了?”拉胡尔询问道。

    “汉军确实是劲敌。”杜尔迦缓缓的开口说道。

    “让士卒休息一二,然后各自带齐干粮,我们准备追击,这种能大获全胜的时候,停止脚步,只会让汉军得以重整旗鼓。”拉胡尔起身一抖披风神色沉稳的说道,“顺带,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您的意思是,陛下或者说是婆罗门收到之前布拉赫那群人战败的消息,来让我们撤退吗?”杜尔迦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不,是国内的矛盾需要出个结果了,婆罗门将禁足的我弄出来,就是为了一场胜利,南北之争,我赢了北方一直想赢却赢不了的汉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拉胡尔带着嘲讽说道。

    说实话,拉胡尔虽说是出身婆罗门,但是他对于婆罗门也挺不爽的,先是不能当兵,这简直废掉了拉胡尔最大的爱好,为此还被人称之为不务正业,作为一个天生的将军,靠着天赋达到了这种程度,在战场上一展才华,才是拉胡尔自认的宿命。

    然而这种宿命,被婆罗门更伟大的宿命给折断了。

    再加上亲自感受过统御士卒,获得胜利,以自身,而不是以梵天的解释权获得所有人的尊重,让拉胡尔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而这种寻找到人生道路的感觉,让拉胡尔背离了婆罗门安排的道路,他是名将拉胡尔,而不是婆罗门的提线木偶。

    杜尔迦听闻此言全身一震,一脸震惊的看着拉胡尔,也就是说贵霜帝国要再一次开启内战了?

    “不会开启内战的。”拉胡尔晃了晃头安抚道,他已经有了决议,滚吧,婆罗门,老子的人生不需要你们指手划脚,我拉胡尔可也是婆罗门,了不起让梵天大神下来,斥责你我的对错,做不到,那就拿人间的力量来角逐谁才是正确!

    以前不想这么干,一方面是力量不够,一方面也是觉得这么干实在是有失身份,但是现在,拉胡尔想通了,梵天之口,神权的解释权力,不不不,只有战场才是我的诉求。

    说起来也是婆罗门的失误,他们光想着拉胡尔再胡搞乱搞也是他们婆罗门阶层的一份子,更何况早在数年前的时候拉胡尔就展现出来了名将的资质,真心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压制这北方。

    可以说,正因为有这些条件,南方才会答应韦苏提婆一世,他们有拉胡尔,他们婆罗门有着贵霜第一名将,如果拉胡尔都打不过,那婆罗门觉得,自己还是请求汉室原谅算了。

    至于说到时候打赢了北方那群将校不认账,那到时候开口了的韦苏提婆一世可真就不能直接站在他们婆罗门的对立面了,到时候,有大义,有战绩的情况,北方基本上就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征服者道义了。

    这一切的算计从大框架上来说确实没错,拉胡尔也像婆罗门所想的那样,强行武力夺得了军权,但和婆罗门所想的拉胡尔这种做法自绝于麾下将校只能依靠婆罗门这一点完全不同。

    不懂军事和人心的婆罗门完全没有办法理解在武力夺得军权的情况下,为什么所有的士卒依旧臣服在了拉胡尔的脚下,让拉胡尔根本不需要依靠婆罗门的势力就能得到真正的军权。

    就像是章邯,王离等人完全不能理解,项羽犯上作乱干掉己方大军统帅宋义,不稳定军心的情况下,直接渡河,破釜沉舟,干翻了他们到底是怎么个逻辑一样。

    婆罗门也完全不能理解,在有大量刹帝利给拉胡尔添乱,只能选择武力夺权的情况下,拉胡尔不凭借身后婆罗门的支撑怎么得到军权,然而就现实而言,对于名将来说军权从来不是靠别人给的,他们可以靠着自己胜利打出自己想要的军权。

    犯上作乱,干掉大军统帅的项羽,再之后不仅仅没有军心大乱,原因很简单,项羽赢了,大胜!

    同样有大量刹帝利掣肘的拉胡尔轻易的拿到了军权也是因为他赢了,战场没有什么比得胜更能获得支持的。

    不管你是犯上作乱,还是有人掣肘,甚至是军马未动,先斩大将,这对于最终获胜的将帅来说都不是问题。

    因而拉胡尔从被放出来的那一刻,就没想过依赖婆罗门,数年前那次吃亏在自己年轻,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婆罗门想要让他回去,好啊,老子这次带着孔雀军团堵在你们门口。

    梵天之口,神明的解释权,你有我也有,我拉胡尔倒要看看,去除了这些,我麾下的孔雀的箭雨会不会让你们脑子清醒清醒。

    刹帝利没胆量对于你们挥剑,吠舍没胆量面对你们,首陀罗更是只能躬身已对,但我拉胡尔可是和你们同样的婆罗门,我有资格让你们清醒,有资格让你们统统禁足,一如六年前你们对我那般。

    神佛的解释权,你来试试,凋零一个试试,赫利拉赫降世之辉能让梵天降临,你能凋零,我就能让他们复活,看看这么玩下去谁会撑不住,上一次你们让我吃得亏,这一次你们统统给我吃回去!

    所谓吃亏是福,我让你们好好享受享受清福!

    抱着这样的想法,拉胡尔已经下定决心,打完这一战,如果收到白沙瓦的的诏令,那么他这次果断站在韦苏提婆一世身侧。

    七万多见过血,打过败仗,打过胜仗的辅兵,奴隶兵,杂兵,在填充一部分骨干之后整编整编,足够形成十四个正卒军团,之后在恒河再补充一波兵员,十万可战之兵可真不是说笑的。

    这等程度的大军在他拉胡尔的率领下,已经足够影响到贵霜整个格局了,就跟当初一盘散沙的汉室一样,如果皇甫嵩有幸手握十万可战之兵,配合上一个上得了台面的皇帝,重整中原并不可笑。

    “将军,您打算……”杜尔迦有些慎重的询问道,甚至连话都不敢全部说道。

    “站在韦苏提婆一世那边。”拉胡尔毫不避讳的说道。

    杜尔迦闻言长舒了一口气,婆罗门真的没有多少好人,杜尔迦,班纳杰,以及刹帝利武士军团的所有人能接受拉胡尔,但并不代表他们能接受其他婆罗门。

    一个能带给他们胜利的婆罗门,和一个只会趾高气扬的鄙视他们的婆罗门,刹帝利如果能选择的话,必然会选择前者。

    毕竟不管刹帝利再怎么和婆罗门对抗,处于低一阶层的他们都本能的对于上层有所幻想。

    拉胡尔有着不少的毛病,但是对方沙场征战的能力近乎一白遮百丑,让不少刹帝利都对其怀有希冀,更重要的是刹帝利这个阶层现在真心拿不出可以和拉胡尔对抗的将校。

    蒙康布和塞西家族的那个快进棺材的老族长,都是海战精通,陆战的话,两个加起来都不可能打过拉胡尔的。

    因而如果可以的话,直到拉胡尔能力的刹帝利其实不太希望和这种真正大佬级别的将校发生冲突,就跟汉室绝大多数的将校其实不希望对上周瑜一样,不仅仅是能力的差距,还有心态的问题。

    不是任何人都能像陈曦一样,哪怕是面对皇甫嵩都能抱着战过一场的态度,正常人更多是怀揣着指正的想法去交手。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不外乎如此。

    “让他们带足干粮,我们开始追击,追到汉军崩盘为止!”拉胡尔眼见杜尔迦的神情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想法,不过麾下全是刹帝利,没这想法才是怪事。

    也许这种想法对于其他的婆罗门来说是一种冒犯,对于现在的拉胡尔来说反倒相当于对于其功绩的一种承认,我很强,真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