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九十八章 遗言

    诚如纪灵所说,严颜之前已经成功扼制了刹帝利武士军团狂猛的攻势,并且抽调了大约七千人从旁阻击贵霜士卒,帮袁术和刘璋殿后,得以让张任等人成功率领着三万大军撤离这里。

    在那种复杂的形势下,严颜居然成功撤离了三万大军,甚至在刚刚只要不管纪灵,严颜自己也能成功撤退,可惜现在严颜冲过来,纪灵完全不觉得自己和严颜麾下加起来的五六千人能成功撤走了。

    “跟我撤!”严颜根本不理纪灵的话,直接带着纪灵朝着东北方向冲去,那里有接应的军团,他敢过来就是有这一定的把握。

    之前严颜可是有张肃的精神天赋让他能看到整个战局,还让他能将指挥下达到每一个士卒那里,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谨慎著称的严颜岂能不多做布置。

    说实话,严颜如果只是想保住袁术和刘璋以及汉军大部分的将校,那么根本不需要花费那么长时间的去布置,正因为严颜想要保住大军才多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不过作为交换,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思虑,严颜为撤退做的提前布置可是远远超过了纪灵的预料。

    和纪灵猜测的三万大军不同,严颜早在之前已经将高沛,刘璝等人撤走,为的就是以防万一,不过张肃急切之中带着衰亡的声音清楚的告知了严颜某种事实,让严颜不得不在尚未完成之前选择撤离。

    “你先撤,我断后!”将纪灵往前一推,严颜的牵引着亲卫快速的完成了战场交替掩护,将纪灵本阵的绝大多数庇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像是早有预估一般,一个调动将防御面缩小到三分之一。

    纪灵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废话的时候,当即率兵撤退,严颜则是且战且退,拼命的往后营撤退,木鹿那边的动静,张肃已经提前给于了通知,加之严颜早在让袁术等人撤离的时候,就完成了战场遮断。

    相比于乱战的时候四面受敌,现在严颜可以保证自己只有正面的防线对着敌人,自然能集中精力来应对孔雀军团和刹帝利武士军团。

    哪怕两者的战斗力强的超乎想象,但严颜在张肃的辅助下,靠着自己的军团天赋,以及足够操控到人的指挥下,急切之间,拉胡尔和刹帝利武士军团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打穿汉军。

    尤其是随着高沛和刘璝率领着的六千多人在补到严颜军团之中,原本摇摇欲坠的防线彻底稳定了下来,严颜不久的长舒了一口气,虽说戮战一场损失惨重,但成功保住了元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汉军这边用来维持组织调度的鼓点突然一顿,原本平稳的指挥不由得一滞,哪怕在之后鼓点瞬间恢复,也再难恢复到之前还算不错的加持。

    贵霜将校在发现这一变化的瞬间,再一次朝严颜发动了强攻,急切间严颜哪怕是有着军团天赋和张肃的辅助也是手忙脚乱,毕竟那鼓点加持了大约两成的组织调度效果,而就在刚刚这种加强掉了一半。

    与此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正在撤退的张任等人,依靠着鼓点强行压制住的混乱,随着鼓点的消失,士卒自然的出现了混乱,而这等混乱让撤退的速度猛然降低了一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严颜低喝道。

    “和子敕击鼓配合指挥的许靖在刚刚丢掉鼓槌逃跑了,而没有了他的配合,子敕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还有,严将军……”张肃带着某种愤恨和苦涩的口气说道。

    许靖这一刻头也不回往营外跑去,他已经受够了,战场的喊杀声已经到了他的耳边,居然还要他击鼓。

    连普通的士卒都开始撤退了,为什么还要他许靖呆在这个随时都会死的战场上,张肃倒是一直在说马上大军就要成功撤退了,就剩最后一波汉军了,等到最后一波汉军过来的时候,严颜将会带着秦宓和他一起离开,至于张肃自己则会在最后离开。

    问题是谁知道你张肃说这句话的时候人在哪里你该不会都跑了吧,你懂不懂战场到底有多危险,我现在已经听到了喊杀声,而且距离我越来越近,最后一波汉军带着我和秦宓撤退,万一没等到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许靖看到撤退的纪灵的那一刻,他丢掉了鼓槌,直接跑掉了,对于许靖来说没有什么比他的命更重要了。

    严颜带着某种沉默回望了一眼正在撤退的汉军,因为那可以整肃军队组织力的鼓点被剥掉了一半的音律,仅靠着秦宓超过极限的发挥也才保持了之前一半的效果,撤退的汉军已经开始了正常性的混乱。

    “君矫,你还能维持多久”严颜收敛了心中的杂念询问道。

    “直到死亡降临。”张肃平淡到几乎无有起伏的声音出现在严颜的耳中,严颜不由得沉默。

    “帮我给主公道别吧,我可能撤不了了。”严颜坦然的说道。

    “你不亲自道别”张肃平静的询问道。

    “不了。”严颜面色无比坚毅的回答道。

    “需要我将你的军团天赋带回去吗”张肃爽朗的说道,就像是一种看破了死亡的淡然一样。

    “如果可以,在我死亡的那一刻请这么做。”严颜闻言一愣,随后无比郑重的说道。

    “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会的。”张肃平和的声音回响在严颜的识海之中,中营之中的张肃开始擦拭自己的面容,将发冠带正,将儒袍穿好,挺直腰板跪坐在几案之后。

    “子敕,撤吧!”张肃对着秦宓遥遥的说道。

    “好歹我在这里还能争取一些时间,更何况,我正在补全乐音,这一辈子,没有一天我对于音乐的理解能超过现在。”秦宓坦然自若的说道,“更何况,我撤了,主公他们怕是不会那么容易下场了,如果可以的话,给主公带句话吧。”

    “什么话”张肃询问道。

    “哈哈哈,我早就想说了,刘季玉那个笨蛋,望之不似人君!”秦宓以一种张狂的笑声说道,随后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略有失落的开口,“让他以后多找点帮手吧!”

    严颜靠着自己的军团天赋以及高沛和刘璝两人率领的援军,外加秦宓和张肃的辅助成功将贵霜大军拖住了一刻钟的时间。

    “恨不能再杀敌寇!”高沛看着身上的伤势缓缓地倒下。

    “主公……”刘璝倒下的时候缓缓阖眼,喃喃低语道。

    另一边木鹿也因为这些多余时间的缓冲,让他不必留在原地指挥蛇虫为汉室争取时间,得以逃出升天。

    秦宓则在严颜死之前被孔雀一箭射杀,但最后一锤叩响了整个乐谱,形成了完整的一个曲子,甚至在最后一刻形成了类精神天赋,可惜尚未显化,秦宓便已经倒下。

    “来生再战吧。”严颜拄着长枪站在原地,身中数十创,缓缓阖眼,拉胡尔看着虽然已经战死,但依旧拄着长枪站在原地的严颜,以及奋战至死的汉军尸体,哪怕是到最后汉军逃跑者寥寥无几。

    “打扫战场,汉军战死的将官用棺椁收敛。”拉胡尔对着刹帝利武士军团下令道,面对这样的对手,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恐怕都有着触动,也只有身为贵族的他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要给于对手尊重。

    在严颜阖眼的按一瞬间,早已油尽灯枯的张肃依托着自己的精神天赋联通上了刘璋,带着秦宓的乐音一同离开,可惜严颜的军团天赋,张肃并不能带走。

    这一刻正在撤退的刘璋骤然停步,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骤然空落落的,就像是失却了什么一般。

    “主公。”张肃平淡而无起伏的声音出现在了刘璋的耳中。

    “君矫,你在哪里”刘璋急切的叫道,张任在刚刚突然倒下了,严颜没在身边,他最熟悉,最看重的也就剩下张松和张肃了,然而他在之前并没有见到张肃。

    “肃以后不能陪主公了,以后主公眼睛擦亮点,别再找我这种喜欢欺上瞒下,糊弄主公的谋臣了,我弟弟也不是好东西,不过些许政务的话,他还是能处理的。”张肃爽朗的说道。

    刘璋闻言不自觉的泪流满面,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责,愧疚,种种情绪尽皆出现在刘璋的心中。

    “主公,子敕让我给您带句话,刘季玉那个笨蛋,望之不似人君!以后您记得多找点帮手。”张肃停顿了一下说道,“这是子敕的遗物,交给您了,以后您肯定能用上。”

    “君矫……”刘璋痛呼,“我……”

    刘璋还没说什么就被张肃打断了,“我知道您肯定很自责,觉得这都是您的问题,有这种想法是人之常情,不过如果您想给我们报仇的话,就不要抱着这样的想法,擦干眼泪吧,我不想我的主公在别人面前丢人。”

    刘璋尽可能的止住眼泪,但是泪水却自然的滚落了下来。

    “主公,肃要走了。”张肃一直无有起伏的声音第一次出现了情感的波动,“可惜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