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九十五章 肩负的责任

    可惜的是,张肃的精神天赋叫做虚幻的意志,而不是真实不虚的意志,除了特殊的附加效果,最多也只是欺骗了身体的感官,让身体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疲累。

    然而这些终归也都只是欺骗而已,哪怕虚幻的意志没有消失掉,身体因为伤势和爆发达到某种极限之后,也会自然的停止。

    毕竟疼痛和疲累是人类先天性的自我保护,当这种保护被屏蔽之后,人类甚至连死亡会在什么时候突然降临都无法确定。

    不过不管怎么说,张肃的精神天赋在激发之后,终归有着抹消掉疼痛和疲累的能力,靠着这样的效果,在张任的爆发下,以张任为锋头的汉军甚至在短时间之内压住了正面的贵霜士卒。

    不知疲惫,没有疼痛,而且相信张任能带来胜利的益州士卒,足以爆发出超越之前极限的战斗力,虽说作为交换,面临他们的将是强行破限带来的死亡,可单就局面而言,强横的爆发,真的在掀翻战局。

    当然这种堪称掀翻棋盘的爆发,只是维持到拉胡尔亲自带着孔雀朝着张任杀了过来的那一刻。

    和其他的军团不同,孔雀军团的高攻高防在没有破解手段,或者说是有破解手段,但是却没有相匹配实力的情况下,这一个军团真的足够打崩数倍于己方的精锐。

    这种规格的精锐军团,在某种程度下比军魂军团还要好使,毕竟军魂军团没有这样引人注目的体型,而战场隐藏自身很重要,但是暴露自身引动所有人的关注同样是一种极其优秀的战术。

    当然只要你能在暴露自身的同时,干翻所有敢于挑衅的对手,那么这种暴露自身的手段就足以称之为一种拔升士气的战术。

    孔雀要么不出现在战场,用远程进行辅助,要么就直接拉到对方的最强点,爆发出足以摧锋拔寨的强悍统治力,给对方士气以重挫。

    拉胡尔现在的做法就是后者,不过和其他的时候不同,拉胡尔更多是想要亲手拿下张任,哪怕是有着在当前大军之中堪称无敌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拉胡尔也依旧带着他的孔雀亲自过来和张任交手。

    毕竟强大的对手只有死在自己的手上,才能让拉胡尔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强大,而天命张任,在拉胡尔看来就足以称之为强大,简单来说也就是有让拉胡尔亲自动手诛杀的意义。

    至于严颜,拉胡尔直接让杜尔迦去解决,刹帝利武士军团配备上数万可以打顺风仗的正卒和辅兵,对方只要挡不住刹帝利武士军团,那这一战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而能挡住吗?肯定不能!

    哪怕是拉胡尔用天眼通清楚的看到地面上血光给汉军带来的堪称强悍的加持,严颜那堪称惊人的指挥能力让汉军在乱局之中能不断的交替掩护,左右袭杀阻击贵霜士卒,但只要挡不住刹帝利武士军团,那么结果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张任!可愿归附我贵霜帝国,只要你愿意来,可为我帐下职位任你挑选,刹帝利武士军团可作为你的亲军!位列我婆罗门第二等级!”拉胡尔习惯性的询问一句,这个时候婆罗门还没有发展到极限,拉胡尔还是可以授予外人刹帝利的位置。

    至于说刹帝利武士军团这个,说实话,如果是之前拉胡尔还不能真正的束缚住刹帝利,但就像是之前所说的,没有什么是胜利所不能压服的,如果有,那只是你赢得不够多。

    作为婆罗门,先天性被刹帝利敌视,但是拉胡尔在当年内战的时候,麾下多的是刹帝利,刹帝利敌视的婆罗门对于他们的压制,但刹帝利从来不会敌视给他们带来利益的强者。

    整个贵霜南部,拉胡尔恐怕是唯一一个脱下自己的祭祀的服袍,能让刹帝利低头承认的男人,不是因为他的权势,而是因为他的能力,当初南北分裂战争,南方全线失败,唯有拉胡尔一枝独秀!

    如果说之前还有那些新一代的刹帝利对于拉胡尔有所不服气,但是在他们跨出那一步,成就精锐天赋的时候,他们心中萦纡的不满近乎都消除了大半,没有什么会比自身的壮大更让人振奋。

    强大的同时增长的不仅仅是野心,也会增加自身的眼界,刹帝利武士军团何曾想过现在这种强大。

    作为赋予他们这等机缘的拉胡尔自然会得到发自内心的承认,哪怕身为刹帝利的他们会敌视婆罗门这个阶级,但这不影响他们遵从可以给他们带来胜利和荣誉的强者。

    因而拉胡尔的话并非是虚言,张任的能力得到了他的认可,也得到了刹帝利的认可,去统帅刹帝利军团至少在能力和认同上没有太大的问题,更何况相比于更擅长大军团指挥的杜尔迦,天命张任更符合刹帝利武士军团那种摧锋拔寨的气势。

    至于其他的问题,在拉胡尔看来根本不是问题,张任的加入对于拉胡尔根本是百利而无一害,放手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只要还在他的帐下,那么张任不仅仅不会是掣肘,反而还会是臂助!

    毕竟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战场火线提拔,作为第一个干出内气离体提拔至刹帝利阶层的统帅,放开了干,拉胡尔能将一手烂牌靠着时间打成好牌。

    在以年为单位的战争之中,原本一堆杂兵的拉胡尔,逐渐的会从自己的军团之中擢拔出一名名还算不错的将校,同时还会将杂兵逐渐的转化为精锐,正是靠着这一手,拉胡尔通常是是越打越强。

    当然南北分裂战争那次,拉胡尔完全是被婆罗门背刺了,否则天知道拉胡尔能不能完成贵霜有史以来第一次南方统一北方的奇迹,毕竟北方那群将领虽说能打,但他们都只是将兵级别,拉胡尔可是真正的将将这个层次的帅。

    三十支队伍协调指挥不代表只是三十个南方百夫率领的三千人,也有可能是如同拂沃德这等北方军团长率领的三十个军团,这种层次可是实打实的名将级别了。

    不过可惜的是,贵霜南北那近乎不可调解的矛盾,让这名隐隐是贵霜第一陆战名帅的拉胡尔只能拿着南方垃圾的步兵指挥着垃圾的统帅进行着低水准的战争。

    若能生在北方,说不定,又是一次北方贵族碾压南部婆罗门,但又给南部输血的大会战。

    “弓箭手箭雨反击!”张任根本不理拉胡尔的话,在看到朝着他冲过来的拉胡尔第一时间下令道。

    拉胡尔见此不由得晃了晃脑袋,带着说不出喜怒的笑容,“箭雨散射,本阵突击,给我碾碎他们!”

    另一边纪灵已经冲了过来,不过让纪灵庆幸的是一路赶过来的他并没有看到几个逃兵,唯一看到的一个还是木鹿大王。

    当时纪灵差点想捅死木鹿这个敢于当逃兵的渣渣,不过纪灵也算是冷静,好歹直到木鹿这人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当即怒骂一声,“木鹿,你这可是要当逃兵!”

    “纪将军,战马一用,我要去后营放百万蛇虫入营!”木鹿听闻此言当即怒吼道,纪灵一愣,随后直接翻身下马,将战马留给木鹿,继续率领大军朝前冲去。

    纪灵和木鹿擦肩而过的时候,木鹿和纪灵都给对方做了一个保重的动作,因为双方都感受到了对方的义气。

    很明显木鹿在看到整军杀过来的纪灵就知道了纪灵此来是为何,毕竟在刹帝利武士军团杀出后营之后,这一战就不可能再有获胜的希望,而纪灵第一时间整军赶过来实际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断后。

    同样纪灵在听到木鹿的话之后实际上也就明白了木鹿的意思,蛇虫毕竟是需要人指挥才能发挥出应有的效果,也就意味着木鹿选择了指挥蛇虫,恐怕就只能在最后撤走了。

    “你们好了没有!”张肃的声音带着像是风箱一样的喘息声出现在后营张松几人的耳中。

    “快了,快了,敌我双方的云气纠葛在一起,就算是我们也梳理的非常艰难,哪怕是有公衡,我们也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张松额头的汗水都出来了,带着些许的烦躁回答道。

    “尽快,中营怕是撑不住了,严将军和张将军都到极限了,孔雀军团和刹帝利军团我们都没有应对反制的本钱。”张肃的喘息声已经明显到所有人都能听到的程度,以至于张松骤然发现到了不对。

    “大兄,你确定没有问题吗?”张松带着惊悚询问道。

    “所以说你尽快,再不尽快,你大兄我就玩完了!”张肃近乎咆哮的怒骂,让张松安心了很多,毕竟张肃还能骂人,就说明自身的情况还不算太糟,最多是累的够呛。

    唯有王累面做深思状,但最后也只是一声叹息,尽可能的梳拢云气给张肃布置大军做好准备。

    张肃的选择,王累什么也不能多说,就像张松熟悉张肃一样,张肃也了解张松,之前的喘息和怒骂真的说不准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