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九十二章 一口老血

    杜尔迦很懂拉胡尔,所以他在刺杀了一波纪灵未能拿下,左右观察发现也再无机会之后,就彻底的绝了深入汉军本阵和汉军拼杀的想法,不过这并不是杜尔迦怂了,只能说是他在等待,等待拉胡尔给于他创造的机会。

    孔雀军团和其他军团的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孔雀军团可以跨地图进行支援,而这种规格的支援,具备很强的意外性和突发性,当然这种支援的特殊性,在很多时候足够打破原本僵持的局面。

    所以孔雀军团在整个贵霜帝国都属于特别的军团,因为有些时候一场战争的胜败,真就压在了一波意料之外的援军上,而孔雀军团的特殊性就在于,军团可能到不了,但是必要的支援肯定能到。

    因而杜尔迦在确定纪灵谨慎戒备,没有什么便宜能占之后,便果断带着刹帝利武士军团且战且退,靠着刹帝利武士军团在复杂地形下依旧具备不下于普通骑兵的机动力拉着纪灵左右逃窜。

    在这一过程之中,杜尔迦率领的刹帝利军团和纪灵军团的接战都少有发生。

    纪灵本人虽说愤恨于贵霜内气离体的偷袭,想要和对方作过一场,大有斩杀对方数人用以泄愤的冲动。

    可实际上作为一名以大局为重的将帅来说,为了自己个人的荣辱和刹帝利武士军团拼个你死我活,而且是在这种并不具备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这么干,根本不值得。

    为将者,肩负的不是自己一个人的性命,数千,乃至数万的士卒实际上都将自己的命运托付在将校的身上,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倒下的不仅仅有敌人,还有自己人。

    因而在战争之中保全己方有生力量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战略,同样也是对于将命运托付己身的士卒的一种负责的态度。

    纪灵虽说常年跟随袁术,但并没有被袁术那种热血上脑不管不顾的思维方式影响,他依旧是一员相当优秀的将帅。

    自然懂得按捺住内心的愤懑,围而不杀,打算将杜尔迦这群人直接挤到后营的蛇虫里面去,不过杜尔迦之前袭营的时候就挨了一次,死活不往后营之后跑,油滑的在后营营内打转,也不跟汉军硬拼。

    直到某一次一沾即走的过程之中,杜尔迦再次拉着汉军撤退的时候,扫到了天边飞过来的弩箭,当即动作一滞,真正的开始了反攻。

    那一瞬间接近两千根的重型箭矢钉射到了刹帝利武士的前方,将正对着杜尔迦的那一片汉军辅兵打的大乱,千多士卒直接倒地身亡,一时间刹帝利武士军团面前为之一空。

    当即杜尔迦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爆发出所有的气势带着刹帝利武士军团从重型弓矢扫碎的位置冲杀了出去,之后头也不回的率领着刹帝利武士军团朝着中营扑去,等待的时机已经到来,胜败在此一举!

    长枪一般的箭矢射翻侧翼辅助纪灵封堵刹帝利武士军团的辅兵的那一刻,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杜尔迦举剑怒吼一声,一马当先从被箭雨射翻了的辅兵中冲杀了过去。

    “所有人冲,不要留手,有多快给我跑多快!”杜尔迦爆发式冲入了汉军辅兵的本阵,将正面尚未倒下,但是因为孔雀箭雨打击已经混乱不堪的汉军辅兵一剑诛杀。

    与此同时,所有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如同洪流一般朝着混乱的侧翼辅兵冲杀了出去。

    纪灵则是怒吼着拼命调动本部精锐前去封堵,然而面对不管是反应还是准备都比汉军更早一步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以纪灵为锋头率领的亲卫甚至没有摸到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尾巴,对方就绝尘而去。

    看着尘土之中狂奔而去的敌军,那一刻纪灵基本已经确定了接下来的局面,中营的益州军没救了。

    当初严颜离开的时候,要将纪灵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围堵刹帝利武士军团,避免对方袭击益州军的后路。

    毕竟这种顶级军团的机动力和杀伤力在当前这种复杂地形下,比之那些需要大规模调度指挥的军团还要麻烦。

    加之其本身具备的巨大杀伤力,让严颜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应对这个军团。

    毕竟这个只有两千多人的军团,在顺势的情况下真心具备压制军魂军团的杀伤力,而任何一个军魂军团,哪怕是没有辅兵的情况下,只要抓住时机,也足够打出非常不可思议的战绩。

    甚至正是因为这种考量,严颜出于谨慎,甚至在离开的时候,直接将纪灵的本部和两个整编的辅兵军团留在这里。

    其本意就是以防万一,然而千防万防,最后还是还是中了拉胡尔的算计,最怕的就是自己杀回去的时候,被刹帝利武士军团抄了后路,结果最后还是无法避免拉胡尔一波远程攻击,将控制在牢笼之中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成功释放了出来。

    大军团作战最怕的就是前后夹击,一旦后路被断,前后夹击的局势确定,军团作战范围越大,越容易造成混乱。

    正因为清楚这些原因,严颜不惜留下汉军在这里最精锐的纪灵军团在这里盯梢,只要后路不成问题,严颜能放开手脚作战,就算对方有象兵孔雀作为锋头,最多也只能一时爆发压住严颜。

    可真要击败严颜,仅仅靠着一时的爆发压制下去,只要不能压垮,在严颜自身军团天赋的韧性支撑下,最后怕又是一个拖出严颜想要的大结局的结果。

    就像之前中营的战事一样,拉胡尔先手当着所有汉军将士的面拿下了张任,之后更是集中了所有的优势兵力强攻严颜,将自身的攻势拉高到了极限,但就算是这样,严颜的指挥也没有崩溃。

    可以说只要不解放另一个大杀器,就凭拉胡尔现在拉升到极限的攻势,最后怕是免不了被严颜拖死。

    然而,就在刚刚,纪灵用来封堵刹帝利武士军团左右腾挪的侧翼辅兵被钉穿了大半防线,而杜尔迦适时的进行了反攻,在纪灵尚且未能完成封堵之前,杀了出去。

    完了,全完了,如果是之前那一波箭雨由纪灵麾下本部承接,虽说也会倒下接近两千的士卒,但是以纪灵麾下精锐本部的素质,遭遇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尚且还能在纪灵的统帅下勉强挡住刹帝利武士军团,可惜从最一开始拉胡尔的目标就不是击杀一两千的精锐汉军。

    很明显,在刹帝利冲杀出去的那一刻,纪灵已经彻底反应过来,贵霜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了,可惜战争这种东西只有事前预料有意义,事后哪怕明白一切,也不过是做个明白鬼。

    不过不管是明白鬼,还是糊涂鬼,只要是死鬼,都没有意义。

    看着绝尘而去的刹帝利武士军团,纪灵已经思考着该如何止损了,这一战完蛋了,没可能赢了,只能尽最大努力的去止损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勋突然问了一句,“将军,主公还在中营吧。”

    听闻此言,原本还在思考着该怎么止损的纪灵,脑袋直接一片空白,随后一口心血直接吐了出来,纪灵双眼带着杀意扫过刘勋等人。

    “刘勋,张勋让辅兵撤出营地,做好最后截杀阻击的准备,所有本部精锐随我奔袭中营!尔等无需在意身后之事,我纪灵只要有一口饭吃,必不会少了尔等妻儿老母那一份!”纪灵额头的血管已经凸显了出来,带着某种癫狂对着所有的士卒高吼道。

    “我等追随主公短则七年,八年,长则十二三年,在这期间,主公可曾辜负我等!”纪灵看了一眼已经带着一部分将校接管辅兵撤出营地的刘勋和张勋,转头看着身后的亲兵说道。

    “不曾!”所有的士卒尽皆回禀道。

    这一世豫州未经历瘟疫,袁术当年还是诸侯的时候,麾下人口近乎超过千万,自是不需要严重的剥削就能就能供养麾下士卒,自然也就没将豫州搞到民不聊生那种状态。

    加之袁术这个中二患者,压根是将自己当做牧守一方的先贤,根本不屑于剥削底层百姓,也不屑于在士卒的俸禄和吃穿用度上克扣,他的做法简单直接,是多少就是多少,一刀切!

    自然麾下士卒在这十年间还是相当认同袁术统治的,毕竟这群人也没有机会真正接触到袁术本人,他们更多看到的是现实的变化。

    袁术的管理很粗犷,吃穿用度花销加养兵,算起来需要多少税收,他第二年就收多少税收,至于这个税收对于底层百姓来说是高,还是低,袁术根本不管。

    同样这个税收对于第二年来说是够还是不够,那也不是袁术的事了,多了就留下,那就属于是自己的潜力,少了?少了肯定是有人贪污,砍一波就是了!

    反正钱不够,砍官员凑这一招,袁术用的溜熟,再加上袁术管理的粗犷,贪官其实并不少,砍一波,还是能砍出来不少钱的,在这样的管理下,袁术治下居然运转的不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