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五章 禁卫军

    “为了袁公!”虎贲卫士的老卒怒吼着扛起大盾朝着前方冲去,袁术混账是混账,但真正的养了他们这么多年,而现在真正到了用他们的时候,这些人并不介意为袁术献出忠诚。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战死,也是死在对外的战争上!所谓汉家养士四百载,仗义死节在今朝!

    虎贲的老卒可谓是当今天下经验最强的那批老兵,他们的人很少,敌方数倍于他们,仅仅是防御绝对守不住,而要守住唯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将对手压下去。

    很幸运,对方最强的军团是弓兵,而他们虎贲卫士是曾经最强弓箭军团射声营的护卫。

    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比虎贲更了解弓箭手的军团,不过现在那些人已经没了,而孔雀军团很强,强到足以媲美当年的射声营,但这个强大还在虎贲理解的范围,因而孔雀的箭雨对于虎贲根本是笑话。

    不需要袁术任何的指挥,这些虎贲老卒解放自我之后,哪怕不去看孔雀军团朝他们钉射的箭矢,仅仅是凭借着直感,也能让所有的箭矢像是描边一样从身边擦过去。

    他们可是射声营的护卫,射声可是不需要双眼,用听力就足够干掉对手的可怕弓箭手,跟着那些人厮混,大威力箭矢破开空气的声音,哪怕是在战场混乱嘈杂的厮杀中,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和其他军团不同,上一代的虎贲并没有装备武器,他们更多的意义是用来保护身后的射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攻击力很弱,相反,很多东西懂得人用出来,显现出来的效果简直足够称之为恐怖。

    大盾招架对方的瞬间,虎贲士卒自然的缩身,整个身体像弹簧一样压缩,然后在吸收了对方冲击力的瞬间,将这些力量叠加在自己身上一口气撞在对方的身上,连带将撞击的反作用力一起还给对方。

    哪怕这一战虎贲并没有装备带着刃齿的大盾,而是普通的大盾,这样的威力也足够在瞬间将对方撞成饼饼。

    作为一个专业守护的军团,作为一个袁术常年带在身边,用来护卫自身的军团,其本身最核心的两点就在于极强的防御力,以及在包围中打开包围圈的撞击能力。

    这一次袁术并没有处在包围圈之中,虎贲要做的事情也不是拱卫袁术,而是靠着爆发将正面冲上来的贵霜士卒全部打回去,让对方在自己倒下之前绝对不能冲进中营。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但是虎贲完成的非常优秀,哪怕他们是靠着拉开平平的一道防线,每一个人都需要防守住身侧左右一步的距离,但是在他们真正爆发出来汉帝国中央禁卫军具备的实力的时候,正面的数倍于他们的贵霜士卒,几乎瞬间就被他们打的倒退回去。

    哪怕虎贲冲击吸收反弹的精锐天赋在皇甫嵩那种大佬看来仅仅具备参考的价值,甚至连复原的价值都没有,但这简单的精锐天赋在这些虎贲老卒使用出来之后简直堪称是无敌。

    仅仅是一个天赋的转换,降低自己防御难度的同时,更是给贵霜士卒带来重大的伤亡,哪怕是没有攻击武器的盾牌,只要将对手的胸骨撞的凹陷下去,也依旧能轻易击杀对手。

    更重要的是这种攻击模式,对于虎贲来说可以轻易的使用出来,真正的表现出来一个钢板刺猬到底是多么的难缠。

    “攻击!”虎贲老卒在撞倒一击撞倒正面数名士卒,盾牌往下顺手一磕就算打不死倒地那些士卒,也彻底废掉了对方的战斗力。

    就算是这样,虎贲老卒却犹嫌不足,脚下发力自身扛起盾牌朝着对面士卒冲撞过去,掌握到堪称精妙的吸收和反弹再一次一口气撞翻了正面的贵霜士卒。

    一时间虎贲老卒虽说只有八百人,但是却像是一个精锐军团一样轻易的将贵霜冲击到中营营前的士卒赶了下去,真正展现出来了一支强军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杀伤力。

    这种局势对于攻陷了汉军前营,士气刚刚有所恢复的贵霜来说就像是一盆冷水,战争最怕遭遇的就是这种轻易之间一个爆发,打你数倍兵力,还不带喘气,不带死人的军团。

    这种军团真要说击杀对手,哪怕是一波强力爆发就可以干掉对面和自己同样数量的敌人,但这种规格的军团,哪怕是在各个帝国都是极其稀少的中央禁卫级别的玩意儿。

    真要说杀伤数量有多少,其实并不多,但这种杀敌的效率,以及逆天到可能直接零伤亡级别的战损比,足够在极短的时间刷破杂兵的心理承受极限,这种军团不是军魂,就是三天赋那种帝国中央禁卫。

    不过话说回来,正常军魂和中央禁卫这种级别也不会特意去击杀杂兵,毕竟真到动用这种规格的兵种,自然会有同级别的兵种来应对,让超级军团开进杂兵里面割草,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出现。

    当然霍去病当年的亲卫开到精锐里面割草,那就属于没天理的类型了,不是匈奴不够强,只是汉室太逆天。

    一时间连着两个爆发,直接将两千多人撞倒在地,和自身同等数量的贵霜士卒直接被虎贲撞成饼饼,死相极惨,加之孔雀引以为傲的十石强弓对于虎贲卫士完全没有效果。

    这群分的很散,每个人要分别看护左右一步的虎贲卫士,靠着自身的感觉可以很轻易的闪避过贵霜的箭矢,对于这种规格的老兵,除非能搞到周瑜亲卫的那种拿破甲箭玩急速射击的精锐士卒,否则就这种程度的箭雨真心那这群人没有半点办法。

    虽说孔雀和丹阳都是玩十石强弓的主,但是孔雀可没有丹阳那种靠着协助能力,用箭矢封杀对手闪避的能力,没有丹阳的全视野能力和全军协调出来的配合能力,十石强攻和十石强弓的杀伤力也是有差距的。

    就算孔雀和丹阳看起来都像是在随便乱射,但是丹阳的十石强弓的每一发都是错落有致,真要射死对手,那一波箭矢过去,绝对是靠着时间差和角度封死了对手的闪避,而孔雀,醒醒吧,这种能力射声都做不到,丹阳白天作战单挑任何军团不怂真心不是说笑的。

    自然没有这种能力的孔雀,虽说弓箭的威力很大,但是架不住虎贲卫士对于弓箭的反应实在是太敏感。

    上一个时代,虎贲卫士巅峰期能靠着直感加闪避加精锐天赋,躲开真正意义上具有必中效果的意志引导箭,做法就是描边,靠着经验和直觉,预读意志引导箭轨迹,然后在即将射中自己之前的一瞬间,盾牌小角度偏折,让意志引导箭擦着身旁过去。

    在这一过程之中用天赋吸收威力,在最末端的时候用天赋弹开,然后弹道扭曲,直接偏折,不过这种技术,貌似就算是虎贲卫士之中佼佼者也不能保证每一次都能用出来。

    不过那是对于具备必中属性的意志引导箭,换成其他的箭矢,省省吧,虎贲军团真心不怕这玩意,有能耐箭雨覆盖硬生生将虎贲射死,要么你就像丹阳学习,直接封死躲避,逼着硬抗了事。

    否则就算是床弩阵地,对于虎贲都来说都是可以硬生生穿过去的,威力再大,只要不被射中那就没问题了。

    自然孔雀引以为傲的中程大威力箭矢对于虎贲简直就是玩,对方真正展现了然和在箭雨之下击杀对手,而我方毛事没有。

    “辅兵撤退,孔雀精准点射!”拉胡尔神色凝重的下令道,他真的有些怀疑正面这些士卒是汉帝国禁卫军了,张任的士卒强归强,但从底子上和这些士卒差的太远了,这些士卒的素质比他的孔雀还高!

    虽说孔雀没在巅峰期,但以拉胡尔的感觉,就算是孔雀身处于巅峰期和这些突然堵过来的士卒也就是一个级别,要知道孔雀当年可是在白沙瓦混贵霜帝国禁卫军啊!

    这种素质的军团出现在汉室营地,拉胡尔真的有些好奇那个嘶吼着的男子身份了,帝国禁卫军级别的精锐当作护卫,王族吗?拉胡尔有些摸不准袁术的身份,以至于本应该下手刺杀的命令也没有下达。

    毕竟战场上击杀了敌对帝国王族,和战场上刺杀了敌对帝国王族可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可以说你死了只是因为你弱,后者的话,那可真就是在打另一个帝国的颜面了。

    因而刺杀袁术这个想法,拉胡尔只是想了一瞬间,就放弃了,帝国禁卫军虽说很强,但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所有的帝国禁卫军都不是一支,他们本身的实力,加上相互之间的配合才是他们无解强大的保证,区区不足千人的单一帝国禁卫军,并不难对付。

    不过在下手之前必须了解到这种军团到底是怎样的属性,任何天赋在帝国禁卫军这种级别的怪物士卒手上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仅凭着硬碰硬面对这种军团那可谓是下下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