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三章 累加的疲累

    然而杜尔迦一沾即走的方式,让严颜和纪灵根本没机会诛杀杜尔迦,反倒被杜尔迦拖着距离中营越来越远,等到雷铜的消息送过来的时候,严颜和纪灵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杜尔迦都产生了犹豫。

    再加把劲,对方就退无可退,后营的后面是蛇虫!前营还有雷铜和鄂焕,一时半会儿能顶住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任的军令也下达了过来。

    严颜和纪灵都有些不甘心,但是张任传递过来的军令让两人尽皆是心头一沉,虽说他们两人其实都知道刹帝利武士军团是诱饵的可能性很大,但总归是有一些侥幸心理。

    然而张任的消息彻底将两人心中的侥幸打碎掉了,不能再这里继续耽搁了,不管贵霜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方式拿下了床弩阵地,但已经攻伐入前营的贵霜士卒,从任何角度讲都已经是一个麻烦了。

    “我去前营维稳,你守住这里,不要让对方捣乱,哪怕对方只是佯攻,其本身具备的实力对于我们来说也足以称之为危险。”严颜不再犹豫和纪灵交代了两句,直接带领着大半军团朝着前营杀去。

    后营这边就留下纪灵本阵和两个辅兵军团,一时间刹帝利军团的压力大减,眼见严颜撤退,面对纪灵本阵和两个辅兵军团,杜尔迦毫不客气的冲了上来。

    纪灵见此也是大怒,率领乐就等人,以三百多炼气成罡为核心,以自己为锋头直接顶了上去,然而在纪灵和杜尔迦交手的那一刻,一直隐藏起来的五个内气离体在纪灵架住杜尔迦的瞬间扑了上来。

    “扑哧!”饶是以纪灵贯彻了自身意志,具备内气离体极致的实力,在偷袭出现的那一瞬间也未能挡住五名内气离体的偷袭,一柄长剑直接从纪灵的后背捅入,从左胸穿出,以至于纪灵的心脉都被斩断。

    “咳咳咳!”被斩断心脉的纪灵,靠着一口心气以及内气离体绝强的战斗力,咆哮着轮舞三尖两刃刀,爆发出极限的力量将偷袭他的数名内气离体直接震退。

    眼见纪灵喋血,身后的乐就,李丰,梁刚,刘勋等人尽皆怒吼着爆发出所有的力量前冲挡住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冲锋,以及数名内气离体的冲击,一时间汉军不退反进,拼着不少精锐的折损,硬生生挡住了杜尔迦等人,得以让纪灵躲过一劫。

    这一刻纪灵基本已经是死人了,靠着那一口气,硬是在心脉被斩断的情况下握住了兵刃,颤抖的左手从身后掏出来了那最后一支药剂,至于另一支纪灵已经赠予了张任。

    现在纪灵所能奢求的只有一项,那就是华佗的药效比曾经更为有效,否则的话,就算是他,在心脉被斩断的情况下,距离死亡也不远了,回想着一生的点点滴滴,纪灵的将最后一支药剂扎入了心脏。

    近乎瞬间纪灵的伤口就已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左胸的穿透性伤口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彻底长好,那一刻杜尔迦彻底明白了凯拉什所说的千万不要和汉军将校以命搏命,以及对方的有超快速恢复药剂到底是什么概念,这可是心脏贯穿的伤势,居然在几个呼吸间就好了。

    这一刻纪灵的脸色苍白了很多,他的伤势在外人看来已经恢复了,只有纪灵清楚,其实他身上的伤势距离真正恢复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心脉被刺穿的伤口已经修复,但是结合处新长出来的部分并不具备纪灵正常身躯的强度。

    这要是身体其他部分倒还罢了,影响不大,但是心脏作为身体的中枢系统之一,力量的源泉,这一刀下去,哪怕是伤长好了,但要让心脉的强度恢复到正常水平,也需要几天。

    不过好在可以用内气包裹住那些地方,然后进行作战,只是这般做法纪灵内气离体极致的实力能发挥出来多少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战场上。

    “你们这群刺客!”纪灵双眼带着厉光扫过之前围攻他的五个内气离体,心中愤怒无比,但多年作为将校的素质,让纪灵清楚冲上去硬拼只是送死,反倒是稳扎稳打还有希望。

    “刘勋,梁刚,李丰,撤回来指挥本阵,以军团作战,不要到前面去,对面有六个内气离体,我们进行集团性作战,不要硬拼!”纪灵深吸一口气,对着前方正在死磕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刘勋等人吼道。

    刘勋等人本身就是因为纪灵重创才爆发了一波反冲锋,本身实力并不可能压住刹帝利武士军团,加之这群人又不蠢,哪怕是没反应过来那些刺客的实力,也知道能刺杀纪灵的刺客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因而在纪灵恢复之后,当即后撤回本阵。

    杜尔迦神色阴沉的看着纪灵的方向,纪灵的恢复给了杜尔迦等人非常严重的打击,汉军具备那种可以快速恢复伤势的药剂,而且是那种足以恢复致命伤势的药剂。

    加之凯拉什明确说过严颜昨夜使用了两支,也就是说这种药剂对于汉室真要说珍惜的话,其实也算不上太过珍惜,甚至很有可能这些主帅身上装了不少的这种东西。

    “咕咕咕~”乐就等人撤回本阵准备帮着纪灵进行辅助指挥,然而撤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听到了纪灵肚子发出的声音,刘勋等人也才反应过来他们战了一夜根本没来得及吃饭。

    说起来这也是拉胡尔吃完饭直接出发的重要原因,拉胡尔有一定的把握自己这么杀过去,汉军有一大半都没来得及吃饭,毕竟这是一场大胜,按照军营的规矩都会设宴。

    更重要的是贵霜的粮草被汉军烧了,在这样的情况,贵霜退走就成了最合理的选择,然而,兵法有言“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虽说贵霜没有孙子兵法,但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依旧是所有兵法的核心,自然做到在敌方看来做不到的,出乎预料的事情,那么获胜就相对变得更为容易一些了。

    对于拉胡尔来说整兵从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在有数以千计的炼气成罡的情况下,一人指挥一百人,很快就能统合起来,更何况一直作为统兵节点的内气离体集合起来真的可以做到,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说白了,拉胡尔很清楚,自己麾下的士卒哪怕是在自己的信息遮断下,让他们不得不拼死一战,他们本身的士气也低微的不像话。

    可是拉胡尔依旧选择了这个时间点,说的简单一些,其实就一个核心,也就是出乎意料,尽可能给自身攒优势,而尽可能削弱汉军的优势,只有这样这一战才能打的顺利。

    听到这一声之后,乐就等人的面色都是一沉,看着对面士卒的神色,还有己方士卒的神色,疲惫,双方都有,但是汉军除了戮战一夜的疲惫,还存在相当的饥饿。

    对方怕是回去之后直接埋锅做饭吃饭了,而汉军因为一场大胜,准备设宴赏赐众将士,整个营地来得及吃饭的怕也就是后营的那些将校了,至于其他营地的将校,流水席还没有来得及吃。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差别,哪怕是士气高昂也没有办法改变的东西,戮战了一夜连饭都没有来得急吃,现在大战再一次开始,真的麻烦了,没吃饭这个问题,真的是大问题。

    乐就和李丰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阴郁,这一次真的是麻烦大了。

    战场上真打到又累又饿的程度,那距离全军崩溃真就不远了,本身戮战一夜所有的士卒都疲惫不堪,能支撑着战斗更多是因为高昂的士气保证,但这种士气在局面一直未有变化的情况下,维持不了多久。

    更重要的是饥饿,之前打赢了,等赐宴的时候士卒倒不会有太明显的感觉,但是战争再次开始了,饥饿和疲累会累加的。

    汉军和贵霜都战了一夜,行军的距离也相差无几,双方在疲累程度上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本身素质方面双方差距就不大,这么一来双方最大的不同也就变成了,高昂士气的汉军没吃饭,士气低迷的贵霜吃过饭了。

    在这种情况下前者要是能速战速决还好,要是拖的话,恐怕拖得越久越危险,但是速战速决,汉军真的不具备这个本钱了。

    “我去将主公带来。”梁刚开口说道,他已经有些感觉不妙了,作为军营最大的底牌,张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梁刚这些沙场宿将实在是不看好这一战,因而梁刚直接开口了。

    “嗯,你去吧,我们先拖住对方,你来的时候带点干粮。”刘勋对着梁刚回复道,自身的主公袁术,还是由他们自己保护的好,至少这样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们这些人也能保护着袁术杀出去。

    然而刘勋和梁刚不知道的是袁术现在正在中营二道门死磕贵霜本阵,拼着打光亲卫让贵霜没能趁着前营混乱,驱逐士卒冲击中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