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杀戮起

    拉胡尔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想这些事情,说实话,刹帝利武士军团其实是被拉胡尔强行绑在战车上,妥妥的是别无选择了,才不得不破釜沉舟战过这样一场。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已经别无选择了,那么反过来拉胡尔也确实有了将刹帝利武士军团搓圆捏扁的资本。

    毕竟刹帝利武士军团缺少的就是一种不得不战的决心,而现在精粮已经被大军吃完了,刹帝利武士不想吃土,那就只能战了,当然刹帝利武士要是愿意和战象抢麸糠吃,拉胡尔不会介意的。

    只不过话说回来,高贵的刹帝利会吃麸糠?怎么可能啊,倒是那些杂兵和奴隶兵吃这东西可以吃的很开心。

    问题在于拉胡尔在第一营地被打破之后,果断带着所有人撤退到第二营地,然后将足够两千五刹帝利吃到下一次水运运粮食送过来的白米饭给所有的士卒喂掉了。

    当时正陷入了沉默状态的刹帝利根本没有关注到这件事,但是等所有的士卒端上碗**粮的时候,拉胡尔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开口说是没粮了。

    确实是没粮了,两千五百人吃接近一个月的精粮分给九万人吃一顿刚刚够。

    这么一来刹帝利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吃土,放弃自己的身份当着婆罗门出身的拉胡尔的面,吃牲口才吃的麸糠;另一个则是上拉胡尔的贼船,告诉所有的士卒,我们没吃的了,和汉军拼了吧。

    前者,吃了不净之物,哼哼哼,还是当着婆罗门的面。

    后者,奋死一战,如当年孔雀武统十六国时一般荣耀加身,至于拆穿拉胡尔,省省吧,杂兵可以和象兵抢麸糠,让象兵吃草,刹帝利能吃这玩意?既然不能吃那就只能选择听指挥了。

    冲在最前方的贵霜士卒因为汉军的床弩打击已经倒下了数百人,床弩的精确性再差,三波下来也有数千支,这种玩意命中了就会死。

    然而和以前不同,这一次贵霜的士卒并没有崩溃,依旧在冲锋,很冷漠,有些接近拉胡尔的神情。

    木鹿再一次立了大功,原因很简单,所有斥候和哨兵都没有传递过来的情报,木鹿的族人发现了,

    汉军能在杜尔迦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摸到后营之前发现杜尔迦完全就是因为木鹿族人丢在营外的那些蛇虫。

    至于说撒出去的斥候和哨兵,很不幸,杜尔迦率领的炼气成罡是走直线过来的,至于说为什么要提直线过来……

    因为杜尔迦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跑得比汉军的斥候还快,就算是斥候发现了贵霜精卒,在远处的时候要躲避这群人,避免这群人将其发现,而杜尔迦本身又不加掩饰,全军又都是炼气成罡,斥候多数直接被击杀,要么一耽搁,情报根本不可能比贵霜先赶到营地了。

    这一来会不会被对手发现根本不重要,刺客什么的,也分暗杀,明杀,强杀,反正理论上三种方式都能达到没人发现,就看个人的水平高低,而杜尔迦选择的就是明杀的方式。

    也就是你哪怕是看到我了,但是你送不出去这个消息,那就根没看到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过最后杜尔迦还是栽到了木鹿养在汉军营地外面的蛇虫身上了,没办法,如此巨量的蛇虫看着实在是太过渗人,杜尔迦迫于无奈放弃了从后营下手的想法。

    转而绕到了侧后方营地结合处,然而就那么一点耽搁木鹿的族人已经从蛇虫那里收到了敌军的消息,当然这个消息是不准确的,蛇虫能传递的消息只有有人从身上踩过去了,死了一批蛇虫什么的。

    至于更精确的当然没有了,可蛇虫汇报上来的不精确的情报之中蕴含了不少了一些奇怪的讯息,这群蛇虫在汉军营地外都养了好久了,虽说天天有益州士卒偷蛇搞蛇羹,但杀了蛇不带走这种事情还真没见过,毕竟士卒杀蛇目的就是为了吃。

    现在蛇虫汇报的消息是,只杀不吃,木鹿的族人第一反应就是对方不是自己人,然后赶紧通知后营的正规哨兵。

    也亏严颜一贯为人谨慎,哪怕是先行调动后营的士卒去设宴,也安排了一批比较慎重的士卒作为巡营,否则的话,就凭木鹿大王麾下一个族人的一个猜测,怕是鸟都不鸟。

    更何况哨兵到了后营位置并没有任何的发现,要不是出于谨慎往其他地方巡视了一下,今天就出大乐子了。

    汉军大胜贵霜,设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然前营的防卫倒还保持着应有的水平,后营士卒先行去中营吃饭,两翼结合处自然只是安排了一些哨兵和巡营,至于后营,严颜还真想看看谁敢从后营杀过来。

    更何况巡营和哨兵的安排在严颜看来也已经足够防备了,再说他还在营外安排了一批斥候,在这样的情况下,将后营抽调到中营在严颜看来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然而意外能发生就说明布置是存在着漏洞,刹帝利武士军团从后营和侧翼结合处进入汉军营地,空虚的后营让杜尔迦生出了新的想法,也就是尽可能不暴露,到中营制造混乱。

    这一计划在前半部分执行的非常好,靠着后营空空的营帐的掩藏,以及刹帝利武士军团强横的武力,杜尔迦成功干掉了汉军六支巡营的哨兵,击杀之后将之拖入营帐之中。

    一时间也没有人注意到巡营的减少,至于血腥味,汉军同样才下战场,重点轻点,也确实很难有人在乎。

    然而就在杜尔迦快要从空空的汉军后营,摸到汉军中营的时候,被木鹿族人指挥的那个哨兵发现了自己战友的尸体,第一时间仰天射出了响箭,就差几百步就进入汉军中营的杜尔迦不由得一怔,随后直接从隐藏着的营帐之中冲了出来,怒吼着朝着汉军中营杀去。

    虽说没有摸进中营再下手,但这对于他们贵霜来说依旧是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杜尔迦一马当先率领着刹帝利军团冲锋在最前,这一战也不需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冲,以练气成罡的速度几百步的距离不过是十来个呼吸,汉军绝对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织出防线。

    杜尔迦就不信了,这样强袭营地,汉军还能有准备,他就不信这个邪了!至于这么做会有多危险,自己的两千多人会不会陷入汉军的包围,绝对不会,只要他不主动深入敌方本阵,要跑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炼气成罡的士卒,可是在各方面的素质上超越了普通士卒。

    眼见着汉军中营的士卒快速的开始了调动,从后营冲出来的杜尔迦怒吼一声,调动起身后刹帝利武士军团的云气,朝着正面横扫过去,仅仅是一招,就将还没有来得及戒备的汉军中营营墙砍塌了一片。

    随后杜尔迦高高跃起,直接趁乱跳入了汉军中营,身后的刹帝利武士也都有样学样,尽皆如此跳入了中营当中,进入中营之后,杜尔迦等人也不深入,就沿着边缘疯狂砍杀。

    只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汉军,一律都是他们攻击的对象,一时间汉军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杜尔迦率部强袭,突然的变化让汉军都没办法彻底反应过来,中营被攻击的部分自然出现了混乱。

    不过汉军虽说因为完全出乎预料的强袭被打的有些头晕脑胀,但是分布在中营的将校在看到贵霜士卒的时候就瞬间反应了过来,居然有人要砸他们的场子!

    “所有人随我防御!”身处中营后半截的高级将校杨怀在发现这一情况之后,当即率领着自己的亲卫朝着刹帝利武士军团的方位顶了上去,被地方偷袭了只要不乱那就不怕。

    更何况就刹帝利武士军团那么点人,汉军根本不怂,因而杨怀第一时间率部顶了上去,中营之中被突然出现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打懵了的汉军也自然的跟随了上去。

    当即原本厮杀的极其顺利的杜尔迦就感受到了四面八方传递过来的压力,不过仅仅是这样的压力对于刹帝利武士军团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反倒因为游刃有余,让杜尔迦有了寻找其中将校的时间。

    很快杜尔迦就找到了带领着亲卫引导着汉军作战的杨怀,杜尔迦看着距离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够了,这个距离够足够了。

    刹帝利武士军团军团作为锋头的优势实在是过于明显,汉军哪怕是有指挥的情况下,依旧被打的节节败退,毕竟中军最核心的成建制的军团不可能在短短几十个呼吸的时间内移动到这里。

    更何况现在张任的情况不佳,没有他的率领,益州军的精锐本部根本发挥不出来力敌刹帝利武士军团的战斗力,而没有这样的战斗力,面对刹帝利武士军团除了用命填根本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因而中营在遭遇到杜尔迦突击之后,即使是有杨怀快速的整兵防御,也改变不了双方那巨大的实力差距,一时间杨怀组建的防线在杜尔迦骤然集合全军爆发的冲击下近乎大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