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六章 威势

    张任很清楚,这一战真要继续下去,益州往后撑不住的可能性很大,就算这一战打到现在,张任依旧有把握拼个两败俱伤,可拼了之后接下来该怎么打?

    兵呢?没有了啊,益州再打真就没兵了,张任思前想后,除了阳群率领的那支开山的工程队,益州除了维持治安的那群巡捕以外,根本没有一个正规士卒了,那贵霜呢?

    之前张任刚刚干掉了十万出头,但是贵霜直接就跟没事人一样又派来了同样规模,而且比之前强大了数倍的精锐军团,这一战拼了两败俱伤,下一战怎么办?

    不由得张任有些后悔之前没听张肃的建议先给刘备那边写个求援信,这下真心坑死了,贵霜搞不好还有源源不断的援军,他们益州,这波倒下了,可真就没有可战之兵了!

    就在张任思考着要不要撤退的时候,孔雀军团的尤利尔终于确定了张任的位置,当即指挥着身边不用近战的十几名老兵朝着张任所在的方位射杀过去,十石强弓的威力哪怕是对于内气离体都足够造成致命的伤害。

    当然这指的是能射中的情况下,尤利尔也不求能射中,他现在要做的是逼汉军退军,然后为贵霜的胜利打下基础!

    “将军小心!”张任因为有些走神,身后飙射过来的十石强弓的箭矢并没有留心到,但是张任身边毕竟还有亲卫,在发现飙射过来的大威力箭矢的第一时间就怒吼着将张任推到一旁。

    然而张任现在正处于运气大衰的状态,虽说因为这一推成功躲过了致命一击,但是侧身的时候却意外踩在了脚底下的滚石上,脚下一滑直接仰天倒下。

    好在身为武者多年训练出来的灵活,让他很自然的抬腿平衡自己的身躯,然后十石强弓也成功在张任翻身的时候射中了张任的膝盖,随后孔雀更是飙射过来的大量的箭雨。

    好在张任的亲卫本部也不是吃素的,在张任中箭的第一时间当即拿起那种特质的大盾组了一面盾墙,将张任死死的挡住。

    “哈哈哈,敌方大将已死,全军冲锋!”拉胡尔狂笑着用他心通咆哮道,虽说他看的很清楚张任这货只是运气不好倒霉了一下,中箭了,射中了膝盖,这种伤势对于内气离体来说养两天就能好。

    可拉胡尔抱着就算是不能拔升士气,也要恶心汉军的想法喊出了敌方主将已死这句话,一时间不少的汉军都自然的回望张任的方向。

    张任这个时候已经拄着阔剑站了起来,拉胡尔不由得有些可惜,至于孔雀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了,汉军在人少的时候拿孔雀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毕竟这象兵太过皮实,但靠近到这种程度之后,汉军这边的某些专业人士已经有了部分的应对方案。

    木鹿的族人用驱使大象的手法干扰对方,其他人组织弓箭手集团攻击战象鞍座上的孔雀士卒,虽说因为弓箭手的数量不够多,质量也和江东那群精锐弓箭手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组织起来之后确实是成功牵制了孔雀军团很大一部分的精力。

    当然最主要的问题是木鹿这群人和孔雀军团的驭手给大象下得命令是相反的,以至于战象有点混乱,否则孔雀早冲到了弓箭手军团里面先将这群专业射杀驭手的弓箭手给碾压了再说。

    从这一方面来说大象这种大型动物驱使起来确实不如战马,要是能像战马那么灵活,孔雀现在也不至于被张任组织起来的弓箭手军团恶心到死,不过这种程度也就是恶心,距离战败还有很远的距离。

    不过张任中箭还是给张任了很大一个提醒,他现在的运势已经开始大幅度下降了,再打下去他们不但不能获得想要的大胜,甚至连自己可能都要搭在这里!

    想到这一可能,张任的面色难看了很多,拄着阔剑站好之后,抬起自己的右手,手腕上的金辉不断的萦纡了起来,这不是天命指引,只是张任的内气,金色什么的简单,童渊都能给你弄出五颜六色的。

    不过在这个战场上,张任右腕的金辉代表的可不是内气的颜色,而是一种宣言,因而在张任抬起右手的时候,汉军士卒因为张任膝盖中箭导致的些许局势混乱,造成的士气下滑骤然停止。

    “对面的贵霜听着,你们意外的韧性获得了我的承认,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拿出所有的实力我拼着惨胜一场怼死你们,另一个我张任今天认栽,干不掉你们,容许你们撤退!选择吧!”张任高举着手腕用他心通的方式对着对面的贵霜怒吼道。

    都打了这么久了,天都快亮了,再继续打下去,没什么便宜可赚,还可能将自己陷进去,果断恐吓一下!结束这一战。

    张任服用的他心通珠子,还是从卡拉诺那里获得的,当时双方关系还好,不过现在已经刀剑相向,张任只是在每次使用的时候有些可惜这东西当时没多要一些。

    因而以内气激发他心通,对着贵霜吼出这一声之后,张任就看着对方的反应,要战的话张任不介意鱼死网破,更何况现在的局势就算是停一停,对于打断贵霜乱战的局面也有很大的优势。

    大军团作战,张任绝对比拉胡尔强上一线,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乱,太乱了,乱到再打下去张任对于胜利都没有自信的程度了。

    张任的声音在第一时间就吸引到了拉胡尔和杜尔迦的注意力,尤其是两人在看到张任手腕上流淌的金辉之后,不管是拉胡尔,还是杜尔迦就一个感觉,那就是胃疼。

    也许是主将的反应让士卒感受到了些许的东西,战场的喊杀声明显的开始消退,汉军和贵霜的士卒都很自然的刀剑向着对面相互掩护拱卫袍泽和对方拉开了距离。

    甚至连孔雀军团,还有严颜军团在发现局势的变化之后,都很自然的左右回撤了起来。

    “汉将张任?”拉胡尔看着张任手腕上的金辉,战心已经下降了大半,实在是这一招太过可怕了。

    说实话,拉胡尔很清楚,再打下去就算贵霜有乱军作战的优势,胜也是惨胜,这还是汉军愿意陪着他们往鱼死网破的程度打才有的可能,否则连留下对面主力将校的把握都没有。

    “你就是贵霜的主将?”张任看着手持着刃枪挺身而出的拉胡尔皱了皱眉头。

    “贵霜帝国,孔雀军团,军团长拉胡尔!”拉胡尔看着张任,像是要将张任的样子深深地记忆在自己的脑海里面,不过拉胡尔并没有像其他人婆罗门那样提及自己的阶级。

    张任和拉胡尔对话的时候,汉军和贵霜都快速的整肃自己的军团,布置自己的战线。

    然而同样的行为却让杜尔迦的面色难看了很快,汉军布防的速度还有军团调整的速度比他们快了太多,这还是张任没有亲自下台指挥的情况下,很明显汉军天生有一种集体观念。

    “你很好,你们贵霜在这一战表现的超乎了我的预料。”张任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拉胡尔。

    “哼,汉帝国只会只会玩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吗?”拉胡尔冷笑着看着张任。

    “兵不厌诈而已。”张任拄着阔剑,身体挺直的看着拉胡尔。

    “你的力量应该快到极限了吧,这一道应该是你最后一发了。”拉胡尔以一种笃定的口气看着张任说道。

    “那你要不要赌一下,我这最后一发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力量。”张任带着一种冷漠看着拉胡尔说道,手腕上的金辉也隐隐扩大了了一圈,边缘也出现了那种毛糙的金纹。

    拉胡尔神色凝重,他估摸着张任这种能力怕是有什么特殊限制,否则也不至于张任每次用的时候都有些犹豫,而且这种限制绝对是越往后越大。

    双方因为这句话,气氛明显有些变得凝重起来,张任和拉胡尔的压力都不小,双方打到这种程度实际上都不想打,心下都有顾忌,但是这话,谁都不愿意先开口。

    气氛随着两人之间的沉默变得越发的凝重起来,双方整肃起来的大军再一次剑拔弩张了起来,但是却又都在各自的百夫统帅下只是保持着对峙,按捺着下手的想法。

    “问一个问题,汉帝国为何不愿意答应我们正式的请求?”眼见着气氛越发的凝重起来,拉胡尔终于还是开口了,不过不再纠结于战局,而是询问了战争的理由。

    张任闻言一愣,心知这个问题不能正面回答,于是缓缓地开口道,“你们的请求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是为了收回国土。”

    实际上张任很清楚拉胡尔问的是什么,但是这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回答,真的有些伤士气,我们前方打生打死就因为贵霜那个很正式,很合理的请求?

    因而张任的回答果断抛开了和公主有关的部分,直接谈及问题的症结所在,也就是当初贵霜打赢他们的千里之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