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五章 援军已至

    就在张任准备绽放最后的天命指引的时候,汉军的后方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严颜的援军在这一刻终于抵达了,沉闷的战鼓成功阻止了张任即将开始的爆发,手腕膨胀的耀眼金辉缓缓地收缩了回来。

    听到那纷杂的脚步声,以及沉闷的鼓点,右手高举,准备绽放巅峰姿态的张任顿了一下,决定还是放弃这种举动,严颜来了,何必要急于求成,留个压箱底的招数,就是这么稳!

    因而刚刚作出宣告的张任,当着那群寒毛倒竖的贵霜将校的面,将自己高抬的右手收了回来,然后装作自己之前什么话都没有说的样子,轮舞着大剑朝着对面砸了过去。

    说起来倒不是严颜故意来的晚,主要是严颜过于谨慎,毕竟任谁先是看到眼前的雾气缓慢消散,之后又是一颗足以照耀近百里的大日骤然升起,后面更是夸张到将大日打爆。

    正常的将帅看到这种完全违规的战斗方式掉头就走才是正道,严颜能毫无惧色的稳扎稳打的过来,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

    至于凯拉什,只能说张松等人之前的安排的天象被凯拉什意外借用,雾气之前制造的时候就是对半分布的,严颜到贵霜营地之间,靠近严颜的那一半是没有雾气的,靠近贵霜的那一半则满是雾气。

    凯拉什当初袭击和跑路的时候也是靠着这个才能顺利执行命令,不过后来严颜派遣过去的雷铜和兀突骨将凯拉什简直撵的抱头鼠窜。

    好在凯拉什还算有脑子,在听到主营那边的厮杀呐喊声,就知道绝对不能直接回转营地,因而拖在雷铜和兀突骨往西南偏过贵霜营地的地方跑。

    说起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天象安排确实是给双方的偏军都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首先是雾气,虽说张松等人不再维持,但是雾气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散的,严颜求稳耽搁了一段时间,差点让凯拉什趁着雾气逃跑成功。

    当时雾气虽说消散了一些,但是凯拉什分兵三道,差点将雷铜给骗过去了,结果杜尔迦放了一个太阳,将雾气蒸发了大半,并且完成了昼夜轮转,成功让雷铜将凯拉什死死的咬住了。

    加之凯拉什的分兵,让雷铜和兀突骨的整体战斗力彻底压过了凯拉什,可以说太阳在维持一会儿,雷铜就能冲上去将本身就受伤的凯拉什剁死,可惜就在雷铜将凯拉什快要抓住的时候,太阳被斩灭了!

    当即黑暗之中的凯拉什再次分兵,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路,带着兀突骨和雷铜几个跑圈下来,雷铜和兀突骨就追晕了,至于说分兵这个雷铜真心不敢分兵,贵霜的小部队作战还是很厉害的。

    要是接连分兵,在凯拉什建制没奔溃,最多说是战略撤退的情况下,谁占便宜,谁吃亏还是两说,因而这么折腾两下,雷铜就有些骑虎难下了,不确定前方追得队伍是不是有凯拉什,分兵又有危险!

    因而绕道了半个营地之后,雷铜合计了一下情况,直接放弃了追逐凯拉什,率领着兀突骨朝着贵霜现在乱糟糟的左营捅去。

    这一刀下去,雷铜骤然发现贵霜的左营对于他来说就跟热刀切奶油一样,对面乱糟糟的贵霜士卒几乎没有什么成型的反抗能力。

    这一刻雷铜真的有些懵,贵霜左营虽说是乱糟糟的,但是总体的规模在那里放着,但是当雷铜打进来的时候,这些乱糟糟排布着的贵霜士卒居然没有什么成型的抵抗力,

    虽说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雷铜也顾忌不到这些玩意了,当即高吼着大杀特杀,贵霜左营士卒虽说也在高吼着反击,但实际上连个配合都搞不出来!

    自然雷铜率领的本部轻松地收割着面前这些散兵游勇,对方连成规模的反击都没办法完成,以至于雷铜甚至升起了将这看起来大概有个两万人的杂兵驱赶到中营,冲垮贵霜大军的想法。

    实际上也是雷铜幸运,贵霜的营地是按照便于作战的目的进行建设的,左营和右营,除了帕萨和卡纳克两人率领的本部精锐,其他人麾下的士卒,其实相当于杂兵和奴隶兵。

    整个营地真正核心的战斗力就是中营,后营和前营实际上也都只具备一个军团的核心精锐,用来统帅杂兵进行作战。

    包括杜尔迦在内,班纳杰,凯拉什,帕萨,纳库鲁,卡纳克,加尔斯这七个人都是拉胡尔带出的,其麾下军团的战斗力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正卒,也就是真正具备和北方开战战斗力的精锐。

    真要说这些人率领的士卒其实并不选择于禁等人的本部,说一句精锐其实也不算有错。

    至于其他人率领的军团,甚至未必能比得上之前那一波布拉赫率领的士卒,某些糟糕一点的,直接就是杂兵和奴隶兵。

    当前的情况就是张任率领的汉军按着班纳杰,纳库鲁,加尔斯三个家伙的精锐和两个内气离体不多的本部在地上摩擦。

    左右两翼其他的杂兵,杜尔迦在张任爆掉前营,干掉大日之后,就直接放弃了,哪怕是做好了汉军会偷袭的准备,但是面对这种情况杜尔迦也知道绝对不能将左右两翼的其他军队拉过来作战。

    因而从一开始杜尔迦的军令就是某个将领,率领某个军团执行某个军令,或者就是某一个将领率领某一兵种执行某一军令。

    杜尔迦不傻,与其让那群杂兵进场被张任驱赶造成正卒的混乱,还不如硬拼自己麾下的精锐,尽力稳住局势,至于杂兵,好吧,等实在顶不住了,让杂兵当猪混乱局势,给主力创造撤退的机会。

    当然,杜尔迦最希望的还是能稳住中营,哪怕是将他们麾下最精锐的士卒打光,只要能稳住中营,那么就还有再战的希望,一旦中营被拿下,那真就败了,连再战之力都没有了。

    因而打到现在这个程度,除了其他两个不属于拉胡尔嫡系的将校率领着本部在中营抵挡张任的狂冲猛干,其他正面阻击张任攻势的全都是拉胡尔的嫡系部队。

    实际上这也是贵霜打到这种程度,还能死撑的重要原因,拉胡尔麾下这些人都是相当靠谱的良将,麾下的士卒也是真正的正卒。

    要不是有这群人,就现在这种情况,放在贵霜正常的水平,哪怕是有做好防备偷袭的准备,大概在前营崩盘,进入中军之后,整个军团就应该开始跑路了。

    不过看现在这个架势,哪怕是有杜尔迦这群人,面对已经打疯了的张任也顶不住多久了,很无奈的现实,更无奈的是凯拉什跑路了。

    本来前后左右四个营地都有一个主管的主力将校,哪怕张任强的可怕,凯拉什就算是在营地也挡不住张任,但是有凯拉什的本部精锐在前营,至少不会那么快被张任平推。

    只要不被张任平推,杜尔迦完全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战争这种事情,有准备和没准备,准备时间多和准备时间少,完全是两个概念,张任很强,但真不至于将他们这群人打成这样。

    能力占了一方面,猝不及防也占了很大的比重,杜尔迦甚至有些后悔今天为什么要派凯拉什去偷袭严颜营地,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

    因而面对现在这个情况,杜尔迦所能做的也只有尽力调度麾下精卒进行布防,避免军团在短时间遭遇超过极限的打击而崩溃。

    至于左营,右营,还有后营的那些杂兵,杜尔迦就差直接将之放弃掉了。

    对于现在的杜尔迦来说,守住中营,一切还有希望,杂兵进场,原本压力就很大,容错率就极低的中营,很有可能瞬间崩盘。

    因而对于现在的杜尔迦来说,只能打顺风战的杂兵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在各自营地由各自的将帅率领,能阻击对手就阻击对手,不能阻击对手就滚,不要过来添乱那就是最大的帮助。

    中营防线在现在这种需要大量调度和分析的情况下已经快要到了杜尔迦的极限,再有士卒进场,要是能看清形势的精锐还好,但要是有这种精锐,现在都被逼到极限的杜尔迦还能不赶紧拉出来布防

    “援军已至!”张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将自己的胳膊收了回来,然后对着对面咆哮道,然而面对张任的咆哮,汉军的攻势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毕竟他们本身的战斗能力,士气都已经攀升到极限,没有张任爆炸的攻势引导,到现在这个程度还想要攀升,那完全是想多了,现在的状态,汉军是个人就敢怼双天赋!

    到了这种程度还想提升,除非是带领他们达到这个层次的那位强将爆发出超极限的力量,将已经被感染的他们也被强行拉高,否则的话,这个程度就是真正的极限了。

    这可是真正让普通单天赋精锐拥有了对抗双天赋的提升,且不说能不能打过,光是这种死磕对方,打不过也敢溅对方一脸血的狂暴作风,真对上双天赋也不怂!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