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二章 打断的节奏

    刺眼的纯白之光照亮大地之前,跟随着张任本部后面的刘璋已经被自己麾下那完全超乎想象的战斗力,以及华丽到爆的战斗方式震撼的进入了癫狂兴奋模式。

    张任那全军上下如同披上了金霞一般在黑夜之中灼灼生辉的姿态,虽说不怎么利于偷袭作战,但是在配合上那种足以堪称暴力碾压的作战姿态,那灼灼的金辉形成的洪流,让刘璋和袁术清楚的看到了什么叫做势如破竹。

    具备强大无匹战斗力的同时,更是兼顾了自身的华丽,统治战场的同时更是让战友感受到了自己到底在追随着怎么样的强者在作战,这种华丽与战斗力凝聚为一体,让身后其他汉军的士气节节攀升!

    真正的强军,不仅仅是自身强大,更是能引领所有的战友走向强大,暴力的美学在这一刻展现了自己应有的风采。

    “刘季玉,你麾下的张任真是强的不可思议,而且这种气势,这种光辉……”袁术带着自己的亲卫看着前方的光辉洪流,喃喃自语道。

    刘璋这个时候也同样傻眼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麾下的张任强到了这种程度,更重要的是这种作战方式,对于刘璋,袁术这种追求暴力美学,用以吹嘘的闲人来说,实在是太华丽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作战方式,实在是太过于契合刘璋和袁术的感官,强大而又彰显着暴力美学,没有任何下三滥的做法,就是逮住对方按在地面上摩擦,恣意的彰显着自己的强大。

    自然,袁术的喃喃自语,刘璋一个字都没有听到,他所有的心思都落在了那前方冲杀的洪流之上,落在了引导着洪流的张任身上。

    袁术的询问并没有得到刘璋的回答,不过袁术也没有在意,他和刘璋一样,尽皆将心思都放在了前方那威势无匹的洪流,张任的作战方式,张任那华丽到爆的姿态,简直闪瞎了袁术的双眼。

    “真他娘的太猛了!”袁术远远地看着张任麾下的士卒在冲到二道门附近班纳杰留在那里的阻击军团,骤然解放了云气加持,轮舞的长枪带着爆音甚至将贵霜的士卒打得倒飞出去,当即兴奋的高吼道。

    “那是当然猛了,你也不看看他是谁的手下!”刘璋被袁术那近乎咆哮的举动震的回过了神,然而刘璋这个时候也同样兴奋到爆炸,听闻此话,拍着袁术狂笑道,张任干的太漂亮了。

    对于刘璋来说,张任的表现实在是太给他提气了,更重要的是,让他的腰杆子瞬间直了很多,什么叫做听我指挥,就保证能获胜,这就是了,这就是保证,没问题,绝对没问题,这一战稳了!

    “去去去,跟你有个屁关系,完全是他的功劳,和你有半文钱关系”袁术酸溜溜地说道,越来越觉得刘璋麾下文臣武将一层一层的,这还是跑了一群人之后的状态。

    “哈哈哈~”刘璋岂能听不出来袁术话语中酸溜溜的语气,当即双手叉腰仰天大笑道,“今天算你这个老小子运气好,老子回头上报今日之功勋,少不了你的部分!”

    袁术不屑的撇了撇嘴,根本不在意那么一点功勋,他只是觉得张任的气势如龙,冲锋之势无可匹敌,当初直言那句“此战听我指挥,必能得胜”并非虚言。

    看现在这个架势,张任不仅没有吹嘘的意思,甚至还特意往小了说,这气势叫保你必胜这气势是摆明了大神带你飞!

    “看你这家伙的神色,恐怕也不知道自己麾下的将校有这样的能力。”袁术被刘璋晒了一脸之后当即反击道,狂笑的刘璋脸皮抽搐了两下不笑了。

    戳中死穴了,刘璋还真不知道张任这么猛,准确的说在刘璋印象之中张任也就是一个比较靠谱的良将,但是这次展现在袁术和刘璋面前的张任,良将,笑话,就现在张任在这一战表现出来的气势已经够死磕一些历史上的名将了。

    所谓将是兵之胆,兵是将之威,如张任这般威猛狂暴,引动全军,气势如龙,一般良将能达到其中一条就算是相当合格的将帅了。

    实际上张任这种程度,完全是打疯了,要是正常状态能打出这种气势,敢和张任正面放对的,怕是只能从百将传和武庙里面找人了。

    不过这不重要,打疯了,打出巅峰局,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得人的感受,刘璋和袁术没见过几个名将,但是普通的良将已经完全不足以形容这个状态的张任了。

    就算是眼瞎,也能明白,这绝对不是正常将帅能打出来的气势,因而在初一接触的时候就打出来了这样的气势,在第一次见到张任的刘璋和袁术看来,这就是张任的正常水平。

    “你有时间还是了解你麾下的将帅比较好。”袁术扫到刘璋的神色,就知道刘璋面对这个局面也是震惊非常。

    不过不知道张任真正的水平,还敢彻底放权给张任,怕也就刘璋了,正常哪个主公会这么干,当然,就现在的结果而言,刘璋的判断没错,张任没有辜负刘璋的信任。

    “感觉就是来体验一下,这种战争,对手哪怕兵力是我们的数倍,也没意义了,全军被围歼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袁术毕竟经历过战事,自然很清楚现在这种局面到底意味着什么。

    上手爆掉了对方的组织结构,然后狂冲猛干,现在这个架势摆明了就是要冲上去打掉对方的大脑,之后狂砍已经没了脑子的植物人,这种作战疯狂的作战方式张任不仅仅使用了,而且还快要成功了。

    “嗯,我觉得也稳了,没什么看头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快推到中营了,后面还有一波没用掉力量爆发的士卒,接下来一波将中营营墙打飞,我军就基本为所欲为了!”刘璋双手一摊,做出一副自己也非常精通于分析的神色。

    袁术蔑视的看了一眼刘璋,对于对方的分析简直是嗤之以鼻,这种已经明摆着的局面,还有什么好说的,是个人都知道这波躺赢了。

    眼见袁术蔑视的眼神,刘璋冷哼一声不屑的转头,不过随后就想起来了袁术的话,他确实需要多了解一下自己的麾下了,当年自己混日子的时候,手下也是这些人,现在自己扩土开疆了,手下虽说还是这些人,但就表现出来的素质,前后根本没在一条水平线上。

    与此同时,张松,杜畿,李恢,吕凯等人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张任的表演,这已经不像是战争了,完全是张任的个人表演,对手全都是反派配角,就等着让张任碾压。

    “这也太强了吧……”张松喃喃自语的看着前方带着辉光的洪流,张任表现出来已经不再是所谓的指挥能力了,而是战场统治力,这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东西,后者是名将才具备的素质。

    “嗯,比上一次又强了很多,感觉每一战他都像是脱胎换骨的成长了一次。”张肃毕竟一路从旁辅助张任,见识过了张任所进行的所有的战争,清楚的感觉到了张任那大跨步的进步。

    “这已经不是强大了,这是换人了吧……”秦宓面皮抽搐了两下,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去年,去年的时候,张任很强,但是今年,这压根就只是披了个张任皮的名将吧。

    “我也觉得是换人了。”李恢同样震惊异常的说道。

    “这样也好,省的出任何的意外,怪不得他说是直接决战。”吕凯敬服的看着前方的张任。

    “各自维持好自己的部分,战争还没结束,打赢了再说。”张肃轻咳一声,看着要跑题了的众人,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拉了回来。

    然而,接下来的变化让所有人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战争瞬息万变。

    伴随着贵霜中营主帐之中,一个人形的玩意儿从营帐飞上天空,骤然爆发出苍白之光,让夜战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超乎想象的迟暮。

    黑夜在瞬间轮转成了白天,那种苍白就像是画刷一样,瞬间将可视范围内的一切刷成了纯白之色,然后散发着刺目的白光往更高处升腾而去,甚至于张任,纪灵这种内气离体的高手,在黑夜骤然变幻之后,面对这种苍白而又刺眼都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战场的厮杀声伴随着白光的出现,猛地降低了很多,张任那如同洪水泄闸一般汹涌的气势也被这种方式强行截断,黑夜和白天的骤然转变,让正面面对“太阳”的汉军大都留下了眼泪。

    “左营,加尔斯,举全军弓箭手抛射压制!”在汉军闭上眼睛的那几秒钟时间内,杜尔迦高昂的军令朝着四野开始传递。

    相比于汉军直接暴露在光辉之中,贵霜大多数的士卒不是背向太阳,就是有营帐遮挡,因而才有喘息之机。

    “中军亲卫,中护军,枪兵在前,刀盾手乱战厮杀,弓箭手压制!”杜尔迦带着杀意的声音有条不紊的在间隔之中进行安排。。。。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