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一章 洪流

    可惜,严颜之前完全没想过这药有效的超乎了想象,光想着自己倒下,汉军没了指挥,贵霜全军压上,这波就只能大败而归,必须想办法吊住自己的性命,尽力指挥抵挡贵霜接下来的狂猛攻击,结果这药效太给力了……

    可惜,没有早知道这回事,不过还有挽回的希望,敢打我严颜的营地,今天要能让你完整着回去,我严颜的名字非倒着念不可!

    好赖今天先干掉这个大阿修罗王军团再说,敢来打,今天就把你留下!

    严颜的大军团指挥相当靠谱,本身自身军团天赋在一定程度上就对于这一方面有所加持,至少五个凯拉什指挥三万大军,干不过一个严颜指挥的三万大军那是肯定的事件。

    之前凯拉什重伤之后还准备死磕汉军,说白了就是觉得这波稳了,能拖到严颜失血过多没办法指挥。

    毕竟正常军团,没有了统帅全靠大军自己发挥,人数越多发挥出来的战斗力比例越低,不是每一个军团都叫丹阳精锐,正常军团帅旗断了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没有统帅,没有帅旗,还能稳步发挥出九成以上水平的军团,恐怕也就丹阳这种奇行种了。

    自然严颜一个恢复之后,凯拉什恨不得自己再长两条腿。

    都不用说指挥上的差距了,单就说严颜的伤势都恢复了,他现在还是重伤,怎么打,严颜一个统帅,受伤继续指挥问题不大,他可是将领啊,还是那种冲锋陷阵的将领,靠武力统帅的将领。

    现在砍对方主帅失败,自己还受伤了,不赶紧跑,那不就成了送死吗一时间凯拉什带着自己大阿修罗军团像是鬼叫一般拼命的撤退,严颜瞬间恢复这一招实在是给凯拉什太大的震撼了,早知道严颜有这一招,凯拉什绝对不拼命,一沾就走。

    严颜这个时候当然是在火头上,忍着身体空虚直接给对面上了一发军团攻击,左右两翼的冷苞和雷铜不顾阵型奋力从两侧围杀,兀突骨率领藤甲兵从凯拉什背后奋力的追逐而去。

    可惜凯拉什着实是太过果决,在发觉严颜的情况之后,头也不回直接撤退,雷铜,冷苞,兀突骨疯狂斩杀截留也未能将凯拉什留下。

    加之严颜又担心贵霜在夜里有伏击,虽说下令了衔尾追杀,但也没有敢过于深入,因而仅仅干掉了凯拉什小半个军团。

    “呸,跑得比兔子还快!”严颜怒骂了一句,望着已经深入黑暗迷雾之中的凯拉什军团,没敢再继续深入追击,黑夜形势不明,严颜也确实不愿意赌自己的运气如何。

    “将军,我们就这么放对方离开”雷铜询问道。

    “再等等,等雾气消散,我们就下手。”严颜看着不远处的迷雾还是决定再等等,等到张任那边有了动作在下手。

    然而就在严颜说的话时候,便听到前方一声沉闷的响声,随后便是遥遥传来的各种喊杀声,而眼前的雾气也骤然开始了消散。

    这般情况,严颜岂能不知前方发生了什么,当即对着一旁的雷铜下令道,“雷铜,你带着你的军团,还有兀突骨的藤甲兵,全力追击对方的大阿修罗军团,有多快给我追多快,不要求斩杀数量,只要求将对方给我追的建制崩溃!”

    “是!”雷铜高吼道,随后当即带领自己的本阵和兀突骨先行冲入了还未消散的雾气之中。

    “其他人等,给我保持锋线,列阵前行!”严颜在雷铜和兀突骨冲出去之后,当即下达了新的军令,快速的整军列阵。

    严颜相比于张任更为谨慎持重一些,因而哪怕是猜到了贵霜大营遭遇了汉军的袭击,也谨慎的做出了布置。

    雷铜和兀突骨的军令更多是防止凯拉什有余力袭击张任后军。

    至于后面要求其他人做出的戒备,更多是制造一种压力,成建制的援军本身就会为对方造成压力,哪怕什么都不做都是一种威慑。

    且说另一边,张任尽起大军奔袭贵霜营地,实际上在绕道进军,远远路过严颜营寨的时候,严颜营地并没有遭遇到袭击,等到张任进入雾气之中,开始朝着贵霜营地摸去的时候,凯拉什才攻打了严颜。

    那个时候斥候给张任汇报过严颜营地的情况,但是张任未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选择了继续进军,对于张任来说,今天要打的是决胜局,严颜那边遭遇了袭击,以严颜的能耐肯定不会有事。

    既然如此还不如加速进军,好趁着对方再次分兵彻底击溃贵霜营地,至于严颜那边的问题,则由严颜自己解决就是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张任在进入雾气笼罩范围之后甚至连掩饰都不想做了,我是来决战的,不是来偷袭的,今天直接一锅端了你!

    张任这种肆无忌惮的做法,让贵霜大军在汉军还距离其有一里的时候就发现了汉军,然而发现了也没办法阻拦了。

    等哨兵不再是用听力发觉汉军,而是勉强能看到汉军的时候,张任已经高举着自己的阔剑,金色的剑柱延伸而去,让贵霜营地所有哨兵都能清楚的看到,然后在对方嘹亮的号角声的警示下肆无忌惮斩碎了对方营地外围的营墙。

    偷袭,呵,我做这么大场面你以为我们是偷袭,我今天就是来一锅端了你们,管你是谁,今天就送你去死!

    “三计时,天命-必胜!”张任一击光炮斩碎贵霜营地的营墙,然后高举阔剑,璀璨的金辉直接以张任为核心释放了出来。

    那一瞬间在前营进行巡营的班纳杰清楚的看到了张任身后的大军,这根本不是偷袭的规格,但是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众将士,随我破阵!”张任的必胜金辉加持了之后,整个人都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气势恢宏,闪闪发光,身后本部精锐的战甲武器也都自然的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整个军团的气势直接拉升到极限,然后猛地跨越过了曾经的巅峰。

    这种耀眼的姿态,甚至让偏后方的袁术和刘璋目瞪口呆,且不言战斗力如何,单就这炫目的光辉,就足够让袁术和刘璋这种喜欢吹嘘的家伙,移不开双眼。

    张任举剑,身后士卒直接朝着张任剑刃所指的方向涌了上去,金色的洪流几乎在瞬间碾碎了正面准备阻击汉军的贵霜巡逻士卒。

    区区为防偷袭准备的巡逻士卒,想要阻挡汉军这种决战规格的大军,完全就是梦游,光是想想之前严颜为了协同作战做的准备,居然都被凯拉什来了一个以乱打乱,就知道偷袭和决战两者之间需要做的准备有多大!

    “给我顶住!”纳库鲁作为外层营地安排的巡逻防护的人员,在发现汉军近乎狂暴的攻击捏碎了外层营地的时候,当即率领着从四面八方冲过来的哨兵去抵挡汉军,以期能挡住汉军的冲击,为杜尔迦中营防线做好准备。

    然而张任一上来就直接上了三计时,军团战斗力已经拉高到了比之前覆灭拉赫曼等人的时候还要夸张的程度,原本就防备不足的纳库鲁又如何能挡住这种规格的碰撞。

    双方几乎在锋头撞到一起的瞬间就决出了胜负,张任的本部如同洪流一般,以一种不可抵挡的气势碾压了对方。

    这等狂猛的气势,对于贵霜临时组建起来的防线就像是小船面对巨浪一般,纳库鲁尽力调动起来的哨兵什么还没有来得及展现出应有的战斗力,就被张任以一种秋风扫落叶的气势打的零碎。

    甚至纳库鲁都没来得及开启神佛加持,临时组建的防线已经崩碎的七七八八,张任从正面凿穿的时候,甚至连诛杀纳库鲁的时间都没有,只是盯着贵霜中营狂奔而去,今天我张任就要拆了你们贵霜主营,拆到你们的军魂军团带着双天赋超精锐过来都救不了你们的程度!

    “杜尔迦,快点布置中营的防线,我们已经顶不住了,对方的攻势太猛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打,前营已经被对方平推了!”班纳杰冲到中军大帐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近乎亡魂大冒,张任都快要将贵霜的前营平推了,当即冲进来的班纳杰对着主帅的位置怒吼道!

    云气的升腾让班纳杰无力飞行,可是他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内气离体,然而让他崩溃的是仅仅是他从前营冲过来通知中营这么点时间,张任已经从快要将前营平推了,也即是说,整个前营在张任面前根本就是一张纸,完全没有给张任形成丝毫的阻力!

    杜尔迦这个时候面色无比的狰狞,张任的作风实在是太过狂暴,从杜尔迦听到那声巨响,到现在也才只是下达了数个军令进行调兵,甚至连中营防线都没建立,对方已经平推了大半个前营,这怎么打

    “夜战是吧!”杜尔迦面色狰狞的引动了寄托在他手下身体之中的太阳神,一道金光从中营飞出,直刺苍穹,随后璀璨的光明撕碎了黑夜,白天和黑夜在瞬间完成了交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