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六十章 错失良机

    与此同时虎扑过来的兀突骨,轮舞着铁骨朵朝着凯拉什的砸去,一时间凯拉什双刀怒切严颜,兀突骨铁骨朵直接朝凯拉什要害而去。

    这局面双方若是都心坚如铁,拼着性命不要,这一招下去严颜怕是免不了一个重伤濒死,毕竟月刃这种东西挥舞起来切割性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凯拉什暴起突进本就是相当厉害的手段。

    可凯拉什要是不变招,严颜除非运气太差才会被砍死,但兀突骨那虎虎生威的一击要是砸在凯拉什的身上,那可真就是血浆迸射了。

    因而面对这种局面,凯拉什只能再进一步,尽可能的避开兀突骨的攻击,手上月刃上挑,斜削严颜,而严颜则是持枪斜扫,勉励招架凯拉什的攻击。

    随着两声闷哼,凯拉什手握月刃带着血光爆射了出去,化作黑影撤回了本阵,而严颜则是捂着腹胸之间伤及内腑的伤口,他确实是大意了,作为统帅,在营地遭遇攻击之后,因为巡营刚好来到这里,直接冲在最前方也确实是急躁了。

    撤回本阵的凯拉什同样受伤颇重,被兀突骨铁骨朵扫中的右臂近乎已经粉碎,基本上已经无法使用,但是单左手握住月刃的凯拉什不仅没有因此变得面色难看,反而面带欣喜。

    说实话,大军团指挥凯拉什完全不是严颜的对手,甚至就连杜尔迦也未必能在这一方面压过严颜,夜袭能在一开始出现这种战果,更多是因为汉军防备有误之下的乱打乱。

    凯拉什很清楚一旦汉军反应过来,严颜开始指挥大军团作战,再来三个他都得跑路,但是当凯拉什发现严颜意外的出现在前线的那一刻,他在瞬间就有了决断。

    打不过对方最大的原因就是大军团作战不是对手,小军团厮杀,单兵作战,不提最高层那些怪物,凯拉什表示贵霜完全不怵汉军。

    因而在察觉到对方可能是严颜的瞬间,凯拉什二话不说直接爆发所有战斗力砍上去了。

    至于对方万一不是严颜,要不是严颜,砍完这一击凯拉什就当自己认错人了,直接跑路了,他就一个军团过来了,兵力没严颜多,战术水平也不如严颜,军团指挥更是差距颇大,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毕竟凯拉什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打赢汉军,准确的说,之前的交手早都说明了,要打赢严颜统帅的汉军,贵霜这边必须要下足够的本钱才行。

    以现在凯拉什的本钱,单独去怼严颜,唯一的结果就是被严颜反杀,既然事实是这般,凯拉什还敢过来,那明摆这就不是为了胜利。

    所谓不以获胜为目标的战争,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输。

    凯拉什这边可是完全没想过自己打赢,他只是怀揣着“既然我知道你们汉军今天有可能来恶心我,那我为什么不提前去恶心你一把”的想法去作战,从一开始目标就不是胜利,能杀几个赚几个,杀不了,那我就当恶心你们了。

    反正我不睡觉,你们也别想睡觉,谁让你们有夜袭的想法!

    当然这些抱着占了便宜就走的想法,更多是在凯拉什没有遇到严颜之前,因为知道打不过严颜,所以凯拉什之前根本不敢耽搁,准备爆发一波就跑路。

    至于汉军追也罢,不追也罢,反正我提前先把你们恶心了,之后哪怕你们能恶心我们一把,也不过是打了一场平局,我的战术就是不让你们恢复士气!

    然而,有些时候命这玩意儿很奇怪,凯拉什原本一沾即走的想法,在他撞到来外侧训营的严颜的时候就直接抛到了脑后。

    打不死汉军说白了不就是因为严颜吗兀突骨战斗力确实很凶,但是我们人多啊,又不是挡不住,藤甲军确实防御强悍,但我们不是没办法克制了。

    至于其他的练气成罡统帅,那更是毛毛雨了,撩拨了汉军这么多次,除了第一次碰撞的时候靠着超乎严颜估计的孔雀,伤了一波汉军,其他的时候面对谨慎持重的严颜根本打不动。

    仔细思考一下,之所以到现在拿汉军没有太好的办法,一方面是他们这边军团协调方面还没恢复巅峰,另一方面不也是因为严颜这家伙太麻烦了吗

    抱着恶心一把汉军就跑路的想法不也是因为待下去会被严颜打死吗

    自然在凯拉什遇到严颜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对方身上那种并不逊色于拉胡尔逊色的气度,加之冷苞是施礼之后才离开的,原本不注重细节的凯拉什骤然醒悟了过来。

    对方是严颜,是这个营地的统帅,是他们能不能拿下汉军的关键!

    因而凯拉什直接爆发了自己最巅峰的实力,朝着严颜斩了过去,杀,没什么好说的,杀了面前这个家伙,接下来他们就能为所欲为了!

    凯拉什用左手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整个右臂近乎已经粉碎,严颜虽说未能击杀,但是也成功将之重创。

    用右臂修养一个月换一场战争的胜利,凯拉什没有丝毫的不满,今天拼着自己的军团打的没人,也要拖住汉军,让杜尔迦过来灭了这群家伙!

    严颜已经受创颇重,凯拉什还真就不信严颜能顶着这种失血速度进行指挥,没了严颜的指挥,没有了对方的军团天赋加持,杜尔迦绝对不会输!

    然而就在凯拉什准备拼着将自己的军团打光拖住汉军,让斥候冲回去通知杜尔迦全军压上,拼着夜战水平不高的损失,拖死严颜,干掉汉军的时候……

    只见严颜一手捂着伤口,一手从身后的口袋里面拿出一支透明试管装的药剂,直接捏碎,然后用内气形成一根针管扎入左胸。

    凯拉什完全不懂严颜这是在做什么,但是随着那一针扎入,严颜胸腹之间那巨大的伤口开始以可见的速度开始结疤,长出新肉。

    一时间严颜的面色迅速的变得苍白了起来,但是伤势却快速的恢复了过来。

    严颜一边感受着身体因为快速恢复造成的饥饿感,一边自嘲当初在长安的时候在药剂方面表现的过于矜持。

    这玩意中原所有的内气离体武将都有,包括吕布都有,当然作死的马超也有,真正保命的东西,不过对于华佗和张仲景来说没有任何的研究价值。

    除了内气离体,其他人谁用谁倒霉,没有普遍价值的玩意,这俩人改良了一下,消除了一下比较大的副作用之后就停止了深入研究。

    当初严颜跟着刘璋去长安的时候也有幸领了三试管这玩意儿,号称只要是身体上可见的伤势,一试管下去基本都能恢复,只是伤势越重,对于身体营养的损耗越大。

    以前严颜当做是说笑,但是徐晃,周泰,张绣这些有幸用过的都表示这东西很不错,打内战的话,从华佗那里你要都要不到,只有国战的时候曹孙两方的内气离体有幸领过一波。

    严颜有幸领到这玩意儿,还是因为刘璋当时举数十藩国的表文,陈曦让华佗给严颜准备了三支,毕竟这玩意儿也不太好做,总是需要抓典韦做试验材料才能制作出来。

    感受着腹中的饥饿,严颜想起华佗当时的交代,随手将另一包据说能大量补充营养的药粉倒入了口中,一股药材特有的苦味在严颜口里面散开,然后严颜强行将之吞咽下去。

    随后属于内气离体的那种夸张消化能力,开始快速的从其中汲取营养,填补亏空。

    不过效果不算是太好,严颜吞了一包下去之后,还是感觉到饥饿,但是伤势已经恢复了过来,面色也多了不少的血色。

    这种保命的药,用过一次之后严颜就知道有多重要了,自然不敢再吞一包以求彻底恢复,毕竟他又不用动手,以现在这个水平继续指挥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因而恢复过来的严颜抬头用带着杀意的眼神看着凯拉什,而原本准备高吼一声,率领全军冲上去将严颜拖在这里,为杜尔迦前来决战做准备的凯拉什二话没说扭头就跑。

    “撤!”凯拉什像是夜枭一样的尖利叫声让所有的本部都清楚的听到了这一声怒吼。

    “冷苞,雷铜,给我从左右两翼包抄,兀突骨上!”严颜在看到对方想也不想直接跑路之后就知道自己过于急切了,早知道这药这么有效,之前应该装作快死了,大军没办法指挥,诱导对方进军,以乱打乱,深入本阵。

    说不准还能将贵霜先头部队吸引过来,毕竟失去了自己的汉军,对于贵霜来说简直是一个拿下对手的好机会,搞不好对方大军都会压上!

    到时候对方拼着夜战损失全军压上,自己在吃药复活,搞不好今天就能靠着大军团指挥和汉军夜战的优势,将对面贵霜按在地面上摩擦,直接废掉对方大军团的作战能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