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九章 反制

    当年虎贲卫士跟袁术跑路有一大半都是因为皇甫嵩要裁掉他们,虎贲卫士老早就想问一句,我们虽说也属于射声营麾下,但是我们不玩弓箭,你要撤射声营那群智障,你可以恢复我们虎贲营啊,不行也可以把我们并入其他军团啊!

    再怎么说我们虎贲卫士也是最优秀的近战啊!常年给帮射声拉战线,拱卫大军,结果你撤裁射声营,连我们都不放过,你是不是人啊!

    总而言之当年那个情况特别混乱,不过想想后面不仅仅将射声营,长水营这些远程军团都撤了,到后面皇甫嵩回到长安之后,灵帝发不起军饷,连三河五校这种中央军都撤裁了。

    倒是跟了袁术的那几百虎贲卫士混的相当不错,毕竟袁家再怎么说也不多那几百人的碗筷,袁术这家伙虽说是个混账,但是对于自己麾下还是很靠谱的,好歹能分清自己人和敌人啊。

    是夜,中南半岛湿气甚重,雾气骤升,天色尚未昏暗便有薄雾升腾,这种情况在蒸发量极其靠谱的中南半岛,初一开始没人觉得这种雾气有任何的问题,但是随着夕阳落山,雾气逐渐增厚,直到十数米外都不能看的太过清晰,杜尔迦终于觉得情况有些不太对。

    就算是中南半岛这地方湿气重,蒸发量大,雾气时常会有,但是像这种规模的大雾还是引起了杜尔迦的怀疑。

    虽说汉军在之前并没有表现出操控雾气的能力,但是不管是狂风和雨幕都说明了不少的问题,而这些已经足够杜尔迦怀疑了。

    “严颜打算进行一波偷袭吗?”杜尔迦摸着下巴自语道,“这个时间点倒是一个不错的时机,只是如此这般也太小看我了,传我将令,速速通知纳库鲁和班纳杰前来。”

    杜尔迦心生怀疑之后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传令兵将今夜巡逻的两名内气离体武将找来,准备和两人商议一下加强戒备。

    毕竟夜袭这种事情,只要有戒备一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至于说让全军今夜不休息防备夜袭这种事情,只要有点脑子的将帅都不会做,万一这场大雾只是为了引起贵霜怀疑呢?

    然后全军上下今夜都不休息,等待汉军下手,结果汉军今夜没来,第二天士气绝对要掉,更糟糕的是,人家第二天继续这么玩呢,你是睡呢,还是不睡呢?

    所以应对夜袭这种手段,一般都是加强戒备,让巡逻人员做好作战的准备,其他的士卒该休息还是休息,反正绝对不能踏入对手的节奏,当然到底有没有踏入对方节奏,这个更多是靠猜测。

    战争之中对于对方心理的揣摩,也是很重要的一种素质。

    就在杜尔迦前去命人通知班纳杰和纳库鲁的时候,凯拉什带着自己的弯刀来到了杜尔迦的营帐。

    “怎么了?”杜尔迦眼见是凯拉什,也就没有起身,随便的招呼道,毕竟双方曾经都是跟随着拉胡尔的百夫长,也都在艰难的战场上厮混过,双方有袍泽之谊,在非战争状态,一般不会太注重规矩。

    “外面的雾气你怎么看?”凯拉什一屁股坐在摊子上,咕嘟咕嘟的将一杯果汁灌了下去,抹了一把嘴之后开口询问道。

    “汉军今夜要来偷袭!”杜尔迦平淡地说道,凯拉什会有这个想法很正常。

    “我也觉的是他们要袭击我们,不过我有一个建议,要不我们先下手为强。”凯拉什眼中划过一抹精光看向杜尔迦说道,“雾气遮挡了我们的同时,也遮挡了对手,他们同样看不见我们。”

    “这倒也是一个方案,毕竟对于你来说进攻远比防御要靠谱很多。”杜尔迦闻言面露思虑状,“唔,也不是不可以一试。”

    “那我上了,反正严颜营地的位置我也知道,对方如果前来偷袭,营地空虚我就给他一个狠的,如果对方没有来偷袭只是为了恶心我们,我就让他们明白我们也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凯拉什带着些许自负说道,“大局势在我们占优的情况下,可不是他想扼制就能扼制!”

    “也好,你去试试,不过小心一些,严颜在大军团作战上相当可以,你不要被牵制住了。”杜尔迦也觉得凯拉什所言有理,于是晃了晃头表示赞同凯拉什这种方式。

    凯拉什闻言一喜,之前和严颜的交锋他可是吃了不少的亏,现在有机会赚回来,对于他来说有着相当重大的意义。

    “那我整兵出营了。”凯拉什对着杜尔迦抬手招呼道,随后便快速的离开,在营帐外杜尔迦就看到了班纳杰和纳库鲁二人,随便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凯拉什就赶紧跑路了。

    相比于贵霜那边的猜测,严颜和王累那边从斥候那里得知贵霜大军被雾气笼罩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接下来的局势。

    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手段,在确定对方没有变天手段的情况下,所看到的这种变化,自然是他们自己人使用的,而这种使用方式,无不在说明汉军在打什么主意。

    严颜和王累近乎瞬间就心领神会,他们就像张任所说的那样,根本不需要通知,仅仅是看到了些许变化,就对于接下来的战事有了明确性的猜测,汉军要下手了,这浓雾就是准备。

    “宏刚,让营地的士卒做好准备,外松内紧,晚上做好出征的准备。”严颜略一思虑就朝着其他人下令道。

    严颜现在的军团并没有遭遇什么重创,士气虽说有些下滑,但并没有严重到无法作战,而看现在天象的反应,今天是个好时机。

    冷苞,邓贤等人在得到严颜命令之后当即戒备了起来,斥候也开始小心的放了出去,做好夜间作战的准备。

    然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张任和严颜的预料,严颜的判断是今夜张任会率兵攻伐对方,因而早做准备等待张任下手,结果,尚未等到张任下手,严颜这边先行遭遇了凯拉什的袭击。

    和其他人夜间偷袭不同,凯拉什从出营开始就近乎以直线朝着严颜营地冲了过去,冲出雾气范围之后,彻底确定这雾气是人造的,加之月光不太昏暗,凯拉什直接没有什么掩饰的意思了。

    严颜这边虽说做好了今夜协同张任作战的准备,但是整体对于偷袭的防备还是在正常水平,因而凯拉什全力以赴的爆发,在第一时间就创造出来了战果。

    遭遇袭击的外侧营地一时间大乱,毕竟严颜做好的准备是协同做作战的准备,而不是防御偷袭的准备,因而在被下手的时候全军出现了明显的混乱,好在严颜反应过来的瞬间就亲自来到一线,防止对方以乱打乱,让营地进入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状态。

    “哈哈哈,给我杀!”凯拉什狂吼着挥舞着自己手上的月刃,身后的士卒身上都笼罩着一层显明的血色鳞甲,这便是大阿修罗王的信仰加持状态,真正意义上的适合于战场的英雄。

    凯拉什其本身就不是来追求战果的,他更多是为了享受战争,以及恶心严颜,避免被严颜夜袭营地而来,现在能一波将汉军打乱,凯拉什深感愉悦,并且记得派人前去通知杜尔迦关于他这边的情况。

    “去死吧!”凯拉什一个突刺月刃看起来就像是要撕裂冷苞一样,而冷苞这时身边连亲卫都没有多少,虽说之前有征兵备战的行为,但是准备作战,和防备敌方完全是两回事,先后手的关系让冷苞营地在遭遇到凯拉什攻击的时候明显有些措手不及。

    “叮!”严颜的长枪架住了凯拉什的月刃,凯拉什自然的后跃,看着面前的将帅,一身很普通的装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凯拉什有一种感觉对方应该是严颜。

    “汉将严颜?”凯拉什的左手将另一柄月刃摸到手,然后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五十岁的将帅,带着猜测的口吻用他心通说道,他可没有机会见到严颜,指挥系的严颜可没有机会和他照面。

    “不说的话,我就当是了。”凯拉什面上带着一抹狞笑,冷兵器战争没有什么比阵斩敌酋更能拔升士气,击溃对方战斗意志的了,更何况严颜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将帅。

    话说间凯拉什后脚发力,猛地爆发出明显超越正常水平的速度,手上两柄月刃伴随着腰部发力拉出带着尖锐啸声的刺耳爆音。

    哪怕是在云气之下,凯拉什极限的战斗力也不是普通士卒所能抵挡的,撕破了大阿修罗关系的极限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内气的爆发,更是一种道途的前进,他与中原那些武将一样,走出了自己的路!

    这才是凯拉什有自信在云气之下斩杀另一个内气离体武将的原因,哪怕是被压制了大量的战斗力,他依旧能发挥出来一部分的实力,而这一部分足够了!

    严颜在凯拉什爆发出极限带着啸声朝他扑过来的瞬间瞳孔猛的缩小,多年的经验让他长枪直刺凯拉什前冲的时候必须要通过的地方,下一瞬间严颜便看到了骤然爆发出来的火花,以及长枪传递过来的巨力,连带着便是一抹斩向他腹胸之间的刀光!

    “给我去死吧,严颜!”凯拉什修习的作战方式与其说是战士不如说是以高爆发作战的刺客,他几乎可以在一瞬间将自己的战斗力拉高到正常根本没有办法达到的程度,两柄月刃轮舞,形成的那片连绵成一片的如水刀光,足够斩断大多数的武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