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八章 狂暴战术

    张任实际上早在严颜的情报传回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大战的准备,这一段时间他一直在调整麾下军团的战斗力,其率领的精锐本部在换装之后,已经达到了当前可以抵达的巅峰。

    “就这么直接杀过去?”纪灵听完张任的规划,眼皮跳了跳,突然觉得张任的方式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晚上下手不应该是小心翼翼,然后一波偷袭,趁乱打乱吗?

    “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对方也是沙场宿将,不可能因为今天距离我们距离较远就疏忽大意。”张任侧头看了一眼纪灵,偷袭?笑话,没那么多时间浪费,今天就强袭你们了!

    “别驾,接下来靠你们了,对方营地的位置,我们派出去的斥候也差不多摸出来了,起雾吧,雾气不用遮盖我们,将对方遮住就行了。”张任摆了摆手说道,就欺负你们没有变天的能力怎么了。

    “没问题,只是对方肯定有两个营地,我不能确定第二营地的位置。”张松点了点头,但是也将自己的难点说了出来。

    “对方营地以西能扩散多大就扩散多大,我们这么多文臣,还怕遮不住对方第二营地?”张任冷冷的说道,他已经进入了状态。

    “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对方恐怕在起雾之后就会心生戒备,哪怕我们做的再怎么小心谨慎,对方只要留心到些许异常都会戒备,对于这种规格的战争,只要是脑子正常的将帅都会慎之又慎。”张松有些犹豫地说道。

    “不重要,只要我们摸到他们营地他们才发现,就算他们提前做了戒备也没有什么意义。”张任平淡的说道,“我军全军压上,可不是为了一场斩获百人千人拔升士气的偷袭!”

    偷袭,我全军压上了,你说我是偷袭?用决战的手法打偷袭战,我看看你为偷袭战做的准备能不能顶住我这边一波爆发!

    张松和张肃等人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为防备偷袭做的准备和为进行决战做的准备,两者完全没有一点的可比性,双方的差距足够形成战略上的误差。

    “那就这样吧,我们全力变天,尽可能将对方主营以西全数笼罩在雾气的范围,不过先说好,这样做的结果会使我们在云气上的辅助能力大幅降低。”张松一边动手,一边给张任解释道。

    “等真打起来,雾气也就可以撤了。”张任平静的说道,“所以到时候还需要诸位全力出手辅助,云气加持给全军刷上力量爆发!”

    作为益州这边云气加持技术开发的专业人员黄权闻言不由的颤了颤眉头,随后扭头看向张任,“张将军,您应该知道这种特殊加持方式在进入战争之中就基本上不能再有转变,除非我军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敌方云气已经崩溃,我们才能转换云气的特殊加持。”

    “加持力量爆发!”张任摆了摆手,“全军加持力量爆发,哪怕这个云气加持只有一击之力,足够了,我只需要一击之力!”

    和其他特殊云气加持不同,黄权开发的所有的云气加持之中,真正具有普遍意义,对于实力有极大加强,损耗也不大的其实只有三种。

    力量爆发这个天赋算是一个失败品,加持之后只有一击之力,并且对于云气的损耗有些过大,因而这个加持效果自从研究出来,用了一次之后,就被封存了。

    不过再糟糕的玩意儿都可以称作是放错地方的资源,更何况这个东西虽说只有一击之力,但是在第一击的时候完全可以暴发出士卒素质足以支撑的力量极限。

    当然这个极限根据个人的情况不同,可以达到二到五倍,但不管是如何,对于张任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都是一个非常有效的震慑,谁跟你拖,越快越好,越猛越好!

    最好能集中所有的力量,在一波之中将对手打垮!

    “纪将军,你和我一起作为锋头,孟获,鄂焕,你们两人各自率领本部为护卫两翼!到时候有什么手段使用什么手段,不要有任何的保留。”张任眼见黄权等人不在说什么,转而开始叮嘱纪灵等人。

    纪灵面皮抽搐了一下,其他人不明白张任想干什么,纪灵在听明白张任的布置之后已经明白过来了,倒不是纪灵比其他人厉害多少,而是因为这一招纪灵见过。

    袁术从南阳攻伐荆州的时候,吕布一口气从襄阳打到江陵,将荆襄吊起来打就用的是这个方式,将先锋的战斗力堆到极限,让对方从时间上来不及阻击,一路打到老家。

    当初吕布从南阳奔赴襄阳,并州狼骑一夜狂奔接近三百里,然后在吕布这个锋头下将阻挡的一切统统打爆。

    当时的七千狼骑真要说吊打荆州数万兵马那是说笑的,荆州不是没有猛人,也不是没有能拦住吕布的将帅。

    文聘,王威这群人打架打不过吕布,但是据险要而守,吕布要拿下也不容易。

    更何况荆州的兵力是吕布的数倍,整个荆州的布防还是蒯越和蒯良这种智者设计的,但是在那一战实际上没有发挥出任何的效果。

    究其原因,纪灵在后来仔细研究之后才算是明白了,不是没人能阻止吕布,而是吕布的作战方式将整个荆州的防线组织力给打垮了。

    超强的锋线破坏力,压根没有给对方阻止的机会,明明有那样的实力,但是从一开始就被打散了组织,以至于整个体系其实都崩溃了。

    张任将所有的强力军团,强力猛将统统聚集起来,很明显就是为了在最初一接触的时候就打出战斗力的峰值,一波爆发直接将对方整个体系打崩溃做准备的。

    这种作战方式,纪灵有点怂,毕竟没有吕布那种绝对统治力,万一用这种方式被对方拦住,那真就没办法挽回了,战败不是说笑啊!

    这是真正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作战方式,和其他作战方式徐徐上升,徐徐下降,在作战的过程之中有着多变的操控性不同。

    这种作战方式,第一波冲上去的就是最精锐的军团,也是当时真正达到了自身战斗力最巅峰的力量,之后要么一爆再爆,士气节节攀升,军团战斗力就像是突破了极限一样一路狂飙,要么就是撞死了。

    “张将军,你有把握吗?这种战术的危险性实在是太高了吧,万一,我说的是万一我们被对手挡住了呢?”纪灵传音给张任询问道。

    很明显,纪灵也知道在战前说这种话那完全是在得罪人,但是他这么多年来的沙场经验,让他知道有些事情在发生之前说,比发生了再说要重要很多。

    前者说不定能挽救很多战友,后者,大概只能用来懊悔了。

    “如果我们麾下的军团在最巅峰的时候都能被对方挡住,那么现在扭头撤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张任扫了一眼纪灵,对方能一眼看穿自己的想法,也确实出乎张任的预料了。

    “那如果对方挡住了,也就意味着我们撤不下去了!”纪灵双眼凝重的看着张任。

    “不,严将军就在我军身后,如果在我军先手,还有后援的情况下,尚且不能撤退,那我们除了现在调头往回跑,没有其他活路了。”张任双眼毫无波动的看着纪灵传音给对方。

    “……”纪灵突然觉得张任说的很有道理,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连撤退都做不到,那对方到底要强到什么程度?

    毕竟再怎么说,他们这里高端战力也聚集了相当于两个顶级双天赋的精锐军团,在这种情况还占据先手,对手就是军魂也应该能怼残!

    “也是,那就听你的了。”纪灵闻言点了点头,也反应过来了,他们都强到这种程度了,还用的是那种最狂暴的作战方式,被挡住有可能,但是对方要留下自己确实有些想多了。

    更何况,纪灵还有从来没用过的底牌在上手压着呢,那可是真正能怼三河五校的底牌。

    哦,也不算是怼三河五校的底牌,应该说是三河五校的老卒,袁术从长安滚蛋的时候,官职名称叫做虎贲中郎将,滚蛋的时候带走了属于自己的七百虎贲卫士。

    也就是中央军之中的虎贲营,这个营归属于射声营,战斗力稳稳的,袁术跑路的时候将这些人带走了,当年皇甫嵩就差解散射声营了,所以袁术带兵跑路这件事,皇甫嵩就当裁军了。

    现在纪灵身后拱卫袁术的亲卫有一半都是这群老卒,剩下的一半已经因为年龄,还有这么多年作战的折损换成了新人,但这七百亲卫的战斗力绝对靠谱。

    至于扩建,要能扩建,袁术也不至于一直只有这么点亲兵,这么多年袁术也没搞明白这群亲卫到底是怎么传承的,自然所谓的扩建也就是想想了,没有皇甫嵩的水平,扩建这个纯属想多了。

    当然要是皇甫嵩出现在面前,虎贲营的老卒搞不好还想揍皇甫嵩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