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七章 各自的谋算

    “说吧!”刘璋大手一挥表示张任你说吧,张任当即娓娓道来,将前方一切的情报都给刘璋和袁术叙述了一遍,并且将自己为何选择这种作战方式应对的细节也告知给了刘璋和袁术。

    刘璋和袁术本身在帐外就听的很清楚了,现在刘璋让张任说的这么清楚更多是说给袁术听的,毕竟袁术这家伙之前将刘璋喷的狗血临头,尤其是当时有一根箭矢砸在了袁术脚下,还在的刘璋都没办法给袁术解释了,实在是憋屈。

    “哼哼哼!”袁术双手抱臂,右腿抖了抖,就那么看着张任,而张任则是无比平静,没有任何的心虚,他做的作战计划自然由他亲自来执行,若是连底气都没有,那还敢上战场?

    作为一个统帅,要是连打赢的底气都没有,那么就压根没有资格肩负起数万由他指挥,将性命交付给他的手下。

    “我只问一句,你有多少把握?”袁术看着张任冷笑着说道,面上写满了狂傲。

    “不知道对手准确实力的情况下,我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是之前和严将军作战的前军,我有把握彻底击溃。”张任无比平淡地说道,“而有这一部分把握,这一战就可以开始了!”

    “哼。”袁术冷笑着看了一眼张任,“严颜那边怎么办?”

    “不通知,一旦贵霜大军遭遇攻击,以严将军的经验自己就能判断出来的当前的情况,更何况这也是一种错觉。”张任无比平静的说道,“要骗过敌人,先骗过自己人,我们在后方,些许动静他们很难察觉,但是严将军在前方,一旦有特别的动作很容易被发现。”

    “虎来你觉得呢?”袁术没有回头,看着张任询问纪灵。

    “战术方面以我的经验来说毫无问题,敌方分兵,我方本就应该集中优势兵力进行围歼作战,至于打精锐,还是打中坚,前者能彻底击溃对方的战斗意志,但是后者更容易达成。”纪灵没有直接回答袁术的问题,相对比较委婉的解释了一下。

    很明显纪灵是相当认同张任的作战计划,有些时候确实需要快,而张任的这种作战方式在纪灵看来只要双方差距不大,能捞到便宜,甚至够快,够猛的话,重创对手并不是没有可能。

    “好,既然虎来说没问题,那我也就不计较箭矢落到我脚下这件事了,我只问一句,如果全军出征,我呢?”袁术闻言不再多说什么,纪灵既然判断这个战术是正确,且极其具有执行性,那么袁术也不会再发表其他的言论,直接将话题引到自己的身上。

    话说间袁术拍了拍一旁纪灵的肩膀,其意不言而喻,纪灵麾下的五千兵马就是袁术可以上战场的本钱,哪怕是张任也曾盯着孙策准备的精锐本部目露艳羡之色。

    “我觉得我现在收回命令也不可能,甚至不允许两位前去,两位大概也会用其他方式跟过来,既然如此……”张任面色肃然的看着刘璋和袁术,不再是以臣子的眼光,而是以大军统帅看客军将帅的眼光!

    “我要去!”刘璋提前开口说道,袁术都去了,自己绝对要去。

    “去可以,但是必须跟我在一起。”张任也知道不可能阻止,当即也不再犹豫,直接一锤定音。

    袁术也知道自己和刘璋的情况不适合杀到一线,因而点了点头没再要求什么,能和张任一同前往一线已经是运气了。

    “虎来,靠你了。”袁术拍了拍纪灵的后背,然后和刘璋一起离开,从现在开始这里没有他们的事情了,从黄巾年间至今,袁术的作战都是跟纪灵一起,自己坐镇中军,纪灵统帅大军进行攻伐。

    袁术懂战争,但是他的水平和纪灵的水平尚且有很大的差距,因而也不需要听太多的作战计划,只需要纪灵听懂,听会了就可以了。

    就在袁术准备离开的时候,营帐之内出现了一团扭曲,随后保护曲奇的仙人出现在帐中,对着张任欠身一礼,“张将军,之前有弩箭坠入营地,我等怕苍侯出事,已经将之送回中原,还请诸位将军莫要担心。”说完对方再次一礼,便消散掉了。

    唯有张任的耳边传来了详细的关于木鹿的所有事宜。

    至于曲奇现在真的快要抵达益州了,两个仙人一人扶着曲奇的一个胳膊,开着加厚防护一路往中原直线飞,速度之快直追神驹……

    张任闻言神色不变,只是扭头看了一眼木鹿,说实话,曲奇走了对于张任反倒是一件好事,曲奇,刘璋,袁术这些人的存在对于张任来说是实打实影响自身发挥的麻烦。

    “纪将军,入座吧,我们今夜下手,免不了还要有你的军务。”当然这些话,张任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扭头对着纪灵点了点头,示意纪灵入座,然后就开始详细的分配军务。

    另一边贵霜也开始了安营扎寨,弩箭能射杀到汉军营地的时候已经说明双方的距离不远了,原本正常的将帅在这个距离,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选择撤回营地,但严颜不同,他更谨慎。

    因而严颜宁可再拖一段时间,也不愿意直接撤回去,尤其是严颜在前不久看到那从高天划过的带着光火的弩箭,就知道自己选择不回营地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看不到所以没办法锁定,雨幕可以遮挡,黑暗也可以遮挡,但是固定的营地,哪怕是拉胡尔看不到,他们也可以凭借着经验将之抛射到营地之中,其中可能会有很大的失误。

    但对于战争来说,这种没有损耗的打击,就算是失误了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一旦成功了,对于敌方士气就是重大的打击,而很不幸,现在汉军对于对手就属于敌方。

    “真心是个麻烦……”严颜无比头疼的对着王累说道。

    “我们到现在依旧没有摸到对方的那个军团在哪里,很明显对方看护的很到位,斥候也基本不可能渗透过那条线。”王累面色沉默的说道,“这玩意对于我们的士气实在是一个打击,固定目标跟我们可移动目标有很大的不同,区区的遮挡是没有价值的。”

    严颜面上浮现了一抹忧郁的神色,“必须要想办法将地方的那个军团吸引出来,不吸引出来,哪怕我们有再多的方案都没有意义了。”

    “按照我的估计,对方那个军团应该安置在本部大军后面二十里处,我们要真正见到对方,要么打败对方正面布置的阻击兵力,要么渗透过去,然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王累双眼凝重。

    “嗯,先去休息,我再想想,今天晚上就不行军了,没什么意义了,我们距离后方营地已经不远了,回去和不回去,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并没有太大意义,反倒是保持着机动性更为安全。”严颜闻言对着王累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去安排士卒休息。

    贵霜本阵之中,拉胡尔看着自己制作出来的成品,死掉了近百愿意为梵天献身的首陀罗,终于制作出来一个能用的一次性消耗品,不过这对于拉胡尔来说已经够了,只要有一次机会就够了。

    “杜尔迦,明天率领大军去试试汉军主营的防护,到时候我用孔雀军团打掉那些要害处的弩箭,你去试试水。”拉胡尔在准备离去之前再次给杜尔迦进行了交代。

    “好的,将军。”杜尔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天就亲自带兵去试探,让拉胡尔安心,不过随后就想起一件事,“将军,我们这样分成两部在这等靠近汉军主营的情况下是不是有些危险。”

    “你的意思是,汉军已经得知我们分兵两处,准备各个击破?”拉胡尔平静地说道,并没有什么慌乱,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相反,拉胡尔在这么做的时候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是的,将军。”杜尔迦点了点头,“集中实力,一一击破,本身就是战场上相当实用的战术,汉军将帅的表现都不差,会做出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并不小,一旦我们继续靠近,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安排,很有可能被汉军抓住机会。”

    “确实,我们继续往前推进,汉军就极有可能这么干,但是这么干不代表我们会输,他们不可能攻打身在你们后方的我,那么这种一一击破的方式,只有一个实际可攻击对手的时候,未必是对方占优势。”拉胡尔平静的说道。

    杜尔迦闻言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点头,拉胡尔有准备就好了,他最担心的就是拉胡尔根本没有准备。

    “你安排你的军务,我回我的营地了,下午孔雀靠着侦察兵汇报回来地点和位置的射击不知道效果如何,不会很快就不需要这种手段了。”拉胡尔拍了拍杜尔迦的肩膀说道。

    对于杜尔迦的能力,拉胡尔还是很放心的,对方是他准备的靶子,前营很重要,双方营地的距离也确实不近,正常奔袭确实存在来不及救前军的可能,但是啊,那只是正常奔袭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