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二章 美食

    “哦,我听说你儿子不是生了儿子吗?你没给送点东西吗?”刘璋略有好奇的询问道,也算是投其所好,毕竟再撩拨下去,万一袁术撵着他开始砍,那真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你说孙绍啊,说起来我这两年确实挺忙的,还没回江东,也没机会见到我孙子,倒是伯符给我发信说过这事,我让人准备了不少的礼物送过去了。”袁术有些唏嘘的说道,自己已经是爷爷辈了,突然感觉自己老了,不过人老,中二之心不能老!

    在刘璋和袁术长叹中二阶段的时候,曲奇正带着武安国在军营里面乱转,说起来,张任见到曲奇之后实际上并不想让曲奇过来,毕竟这一战有着相当高的危险性,万一出事了,将曲奇陷在里面,那真就万死难辞其咎,因而张任的意思是曲奇还是蹲在后面去吧。

    然而曲奇表示张任你不需要管我,只要形势不妙我瞬间走人,并且展示了一下自身到底如何撤离的方式,张任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解决了曲奇的问题之后,张任倒是有心想要和武安国多聊几句,毕竟是虎牢关时期的内气离体,战斗力及其靠谱,但是想起曲奇的情况,张任还是觉得让武安国保护曲奇,省的出事比较好。

    既然张任这边已经确定曲奇安全方面没什么问题,也就不再追究这一方面,只是再三叮嘱曲奇一旦情况不妙,赶紧离开,战场形势一息万变,千万不要等战局明朗。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可能想跑都没办法跑了,仙人自爆虽说不错,但炸穿云气这个,一旦深入本阵,对方云气结构稳固,深厚,万一要是没炸穿,那真就说完蛋就完蛋了。

    别看仙人保命手段一溜一溜的,可要是面对大军,和内气离体武将,几乎没啥差别,见识过童渊诛杀仙人,张任很清楚,仙人所谓的意志备份,面对大军的杀气,煞气,军团意志,抹杀掉可不是说笑的。

    张任可是很清楚的,别的人完蛋了对于这个国家影响也就是那回事,要是曲奇死在这里了,他们所有人陪葬都不够规格。

    更何况还有那一箱东西,万一益州战败,箱子被对面捡走了,那真就成罪人了,而且是万死难辞其咎的那种。

    曲奇闻言深觉有理,然后将箱子交给了黑白仙人,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藏起来了,反正据说就在他们身上。

    这么一来张任也没有什么话说了,只能看着曲奇在营中左看看右看看,而且在对方不妨碍军务的情况下,张任也不好说什么。

    好在曲奇比刘璋和袁术靠谱的很多,至少从来不会乱来,而且也确实没有给军营添什么麻烦,因而时间稍微一长,张任也就听之任之了,毕竟他不可能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曲奇,刘璋,袁术三人身上。

    接下来对于张任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击败贵霜,只要击败了贵霜,这三个人再怎么闹其实都无所谓,要是不能击败贵霜,这三个家伙就一直处在危险当中。

    “总觉得这营地外面的蛇好多。”曲奇用筷子加了一块蛇肉盯着外面的蛇挠了挠头,然后将炒的喷香的蛇块塞到嘴里,小脆骨嘎嘣嘎嘣,吃起来嚼头非常的好。

    “蛇倒是不错,但是味道还是不如在泰山邺城的时候由陈家的厨娘做的玩意,真是无奈了。”曲奇又夹了一块略感无奈的说道,然后侧头对着一旁将脸涂抹的花花绿绿的某个洞主招呼道,“要吃吗?”

    木鹿早在之前第一遍路过的时候就注意到曲奇带着武安国在营地的边角溜达,顺带亲眼看到了对方抓了一条蠢到跑到营地里面来的两米多长的银环蛇,就地开始处理。

    当时路过的木鹿完全没在意蛇的问题,虽说木鹿很清楚对方抓的肯定是自家的蛇,不过自家的蠢蛇跑到营地里面来,被抓了吃了,只能说是活得不耐烦,想找死了,更何况蛇太多了,木鹿也不在乎。

    甚至会特意关注那个边角还是因为留心到对方两人是曲奇和武安国,因为张任给所有的将军说过,一旦发生战事,如果曲奇没有离开,任何人第一时间保护曲奇。

    要不是有这句话,木鹿根本不会记得曲奇,至于抓了一条他们洞养的银环蛇这种事情,木鹿压根就不在乎,最近这种事情太多了,每天都有控制不住的蛇跑到营地里面,然后被抓去做了蛇羹。

    蛇这玩意,只要不因为其长相而感觉到恶心,做出来其实很好吃的,张任这边对于营地管理的比较严格,军营一般不太允许出入,因而虽说不少人都留心到营地外面的蛇,但只能看着。

    不过总有蠢蛇不知死活的爬进营地,大多数士卒只要逮住了,就会加餐,曲奇在营地边角抓条蛇什么的,木鹿是完全不在意的。

    那么多蛇,就算是整个营地的人一起吃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吃完,所以木鹿也就是看了两眼就走了,但是第二遍路过的时候,木鹿就有些走不动了,不知道对面怎么做的蛇,居然这么香!

    蛇这种东西木鹿又不是没吃过,小脆骨什么挺好吃的,味道一直很好,但是好到这种可以用香味勾人的程度实在是有些太过夸张了。

    因而木鹿很好奇对面那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这种香味的蛇肉的,简直不科学。

    更重要的是耳聪目明,常年吹嘘自己是内气离体之下顶尖高手,活捉过内气离体敌将的优秀汉将木鹿,在刚刚好像听到对方说这玩意儿做的还不够好。

    不够好不要吃,我吃啊,木鹿真想这么给对面说。

    实际上曲奇说不够好吃其实并没错,当年在泰山,在邺城的时候,说一句锦衣玉食绝对没错,毕竟陈曦确实是太讲究吃喝了。

    家里还有一打专业研究吃的厨娘,而且一个个水平都特别高,做的东西特别好吃,这么说吧,当前中原基本所有和豆油,菜油有关的菜,以及所有的炒菜基本都是陈曦家出来的。

    如果说陈曦在政务上属于镇压了一个时代的怪物,那么陈曦在吃上也同样属于镇压一个时代的怪物,在吃这一方面讲究到这种程度,曲奇也是服气了。

    不过服气不服气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的很好吃,美食这种东西是个人都喜欢,尤其是在能吃的很好吃的时候,何必要让自己吃的很难吃。

    以前跟着陈曦的时候,曲奇还没觉得自己在吃上到底有多讲究,对于美食有多高的追求,毕竟和陈曦一比,以前所谓的老饕真的没办法比啊。

    然而等曲奇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貌似真被陈曦带坏了,什么珍馐美食,地方小吃,能不能不要吹啊,我跟陈子川住的很近啊,你这些玩意儿真一般啊。

    哈,这个听说是新开发出来的菜色,我能说我在陈侯那里见过吗?而且不但见过,还做得比你这个好吃,嗯,我其实并不是在黑你,只是说出了事实。

    因而当前这些别人感觉香味四溢的美食,对于曲奇来说也就是一般了,毕竟陈曦家不远处就是华佗分门别类整理的药材仓库。

    常年做菜加华佗仓库的某些带有特殊香味的药材的粉末,当前曲奇肯定没有办法达到。

    话说回来,当年曲奇在邺城的时候,处于三层食物链的最底层。

    陈曦常年摸华佗的药材仓库,从里面找适合能做香料的玩意儿碾成粉,然后华佗拿陈曦毫无办法,哪怕是打上门去,陈曦也是嬉皮笑脸,最多给华佗分一些吃的,之后不了了之。

    接下来华佗常年在曲奇这里打秋风,将曲奇种的药材当自己的药材采……

    话说也因为这个,华佗和曲奇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虽说时常有发生华佗占领曲奇药田的事情发生,但曲奇有幸能挨那么一针,也是因为双方的关系确实很不错。

    自然曲奇再陈曦那边白吃白喝了很多次,也就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美食,因而面对自己制作出来的东西,见识过更高档次的曲奇,自然一贯都是自嘲。

    不过这种香味对于木鹿这种深山野林里面的野生洞主木鹿来说,没有接触过中原最高档次美食的他,真的有些吞口水了,很香,很香。

    “要吃吗?”曲奇对着一旁的木鹿招呼道,两米多的蛇对于曲奇来说是吃不完的,武安国不属于老饕,很少吃蛇这种东西,因为做出来也就曲奇一个人在吃。

    木鹿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既然曲奇都不在意,木鹿当然也不在意了,至于说对方是张任话里面的大人物,无所谓啦,吃吃饭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因而随便扒了条木头,用割肉小刀扒出来两根筷子,然后毫不客气的就在曲奇的锅里面夹肉吃,作为一个蛮子,木鹿是豪爽的,既然对方答应了,木鹿当然是筷子抡圆了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