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一章 军令一致

    也就是说,袁术就算是气炸了,非常想要上前线,他也会强行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因为他袁术是客军,这一战是对外,而且袁术也懂得作战,自然明白,蛇无头不行,但有两个头也不行,而他袁术作为客军,刘璋的合理建议必须听从。

    这是作为客军必须要有的素质,而袁术作为一个上过战场,具备基础军事素养的将军,他很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刘璋的要求是合理,那么作为客军的他就应该听从,毕竟他是来作战的,不是来添乱的,如果身为客军连这个基础素质都没有,说个实在的,同意你来参战还不如让你别来。

    对外作战对于袁术很有吸引力,但基本的军事素养让袁术很清楚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而作为客军给刘璋添乱这种事情,就属于不该做的事情。

    哪怕袁术有满满一脑袋的脑洞,以至于看不到脑子,但他也可以用膝盖上的经验明白,军令已下的情况下,他要是擅自有其他的举动,哪怕确实是捕捉到了战机,也是在添乱。

    更何况袁术根本没有看到战机,准备的说,连对手都没有见到。

    在这种情况下,袁术虽说一肚子的火,叫嚣着一定要带兵上去,但是在不能说服刘璋的情况下,一切都是扯淡,袁术虽说是二货,但是其自制力,张肃等人是很佩服的,毕竟玉玺事件已经说明了一切。

    因而,两个二货现在相互牵制住了,刘璋完全是一副在看袁术这个二货倾情上演大戏的感觉,而袁术骂的再凶,刘璋不同意,他的自制力和基础军事素养让他绝对不会乱来!

    当然,主要是袁术现在根本不知道刘璋其实完全是看他在玩颜艺,毕竟张肃和张松等人已经给刘璋将袁术所有有可能的反应全部叙述了一遍。

    现在刘璋看着袁术的神情,就像是在看现场演戏一样,有意思。

    因而袁术所有的污言秽语对于刘璋来说都像是在看热闹一样,总有一种袁术在陪他演戏,以及我家的手下真的是好厉害。

    总之袁术如果想要用以前的二货手段撩拨起刘璋的上战场的雄心,那完全是想多了,没有张肃,秦宓那个级别的巧舌如簧,没有对于人心的把握,这种程度想要撩拨现在在看戏的刘璋,完全没可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璋这家伙下定决心之后,居然有如此的意志,他不是个智障吗?】袁术内心骂骂咧咧。

    袁术对着刘璋一通大骂之后,刘璋居然坐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袁术,完全看不到丝毫的恼怒,这么说吧,骂人这个事情要双方对骂才能进入状态,而且敌方上脑之后,袁术才有可能获得自己想要的。

    现在刘璋一副看袁术耍猴戏的表情,袁术骂的再凶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反倒骂着骂着袁术也没什么心思了,憋了一肚子的气,看着对面养气功夫像是深得其中三昧的刘璋,袁术骂不下去了。

    “诶诶诶,公路你不骂了啊。”刘璋看着袁术愤怒的坐在一旁,然后拿起果汁一阵咕嘟咕嘟狂灌,一副嘲讽的面色。

    “咚!”袁术狠狠地将木杯砸在几案上,之后看到刘璋当场就想要破口大骂,但是还是强行忍住了心中的愤怒,对面那家伙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养气功夫已经突破天际,区区口舌之利根本没用。

    “不骂了啊,不骂了轮我了。”刘璋眼见袁术一副想骂又不能骂的神情,面上浮现一抹笑容,随后猛地严肃了起来,“袁公路,你成天吹你上过战场,我就问一句,你作为统帅,可有张任的水平?”

    “……”袁术不答,这不是废话吗?张任还是很厉害的,自身实力靠谱的同时,麾下兵卒也是相当厉害的,更重要的是对方连战机都能抓的很好,怎么说呢,他麾下可能也就纪灵有这个水平。

    问题是纪灵离开他袁术,搞不好打不过张任啊,纪灵一大半的战斗力都在他袁术身上。

    “好,张将军你不是对手是吧,严将军呢,严将军虽说这波战败了,你觉得你是不是比他厉害?”刘璋再次询问道。

    袁术沉默,怎么可能,严颜的存在意义就是兜底,有那么一个军团天赋在,大军就不存在崩溃的可能,这种稀有的能力,配合上严颜那种稳重的性格,怎么说也足够称之为良将。

    “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刘璋撇了撇嘴说道,“你连我手下大将都不如,到底是基于什么生出在我麾下大将要稳扎稳打谨守营地的时候,上蹿下跳的要上前线的想法?送死吗?”

    袁术瞬间被扎心了,他只是上蹿下跳,但是并没有这么干啊,他还是有点军事素养的,更何况纪灵也隐约暗示过袁术,在确定敌方战斗力之前还是不要进行突击作战的好。

    不过纪灵这种哪怕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也确实算是一个很优秀的将领,可是只要袁术需要,纪灵可以当场否决掉自己的想法。

    纪灵对于袁术太忠心了,因而哪怕是纪灵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将帅,在袁术要作死的时候,纪灵也会毫不客气的跟上去,同样像什么李丰啊,刘勋啊,其实都是这样。

    不是这群人看不出来形势,而是这群人愿意追随袁术,袁术想干他们就敢干,哪怕知道接下来胜率不高,他们也愿意跟着袁术去搞一把,他们毕竟也是厮杀了十多年的战将了,该有的经验都有。

    现在刘璋给袁术将一切挑明了,袁术虽说面色很是难看,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他麾下的那些臣子,对于他的命令一直是言听计从,但是现在国战的形势,刘璋麾下必然是以获得胜利为最核心的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岂能允许袁术乱来,而袁术也并非是真没有脑子,他只是正常不太用这玩意。

    “虎来,你给我过来!”袁术在营帐之中怒吼,然后全身着甲,穿着一身普通杂兵铠甲的纪灵出现在了袁术的面前。

    “主公,唤我何事?”纪灵出现之后往袁术身旁一立,神色郑重的询问道。

    “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袁术原本想问什么已经丢在了脑后,他发觉纪灵穿着一身杂兵的铠甲当时愣住了,自家穷到这种地步了?

    “……”纪灵有点愣神,上战场不穿的低调点是想被集火吗?以前穿着黄金锁子甲什么的倒没什么,毕竟弓箭什么的,有亲卫能挡住,这波对方有超级远程,还是那种能钉死内气离体的超远程攻击,在这种情况下,穿黄金锁子甲那不是找刺激吗?

    “主公,您这次也别穿那个黄金锁子甲了,以前由我给您挡着,这次那种超远程的箭矢我没绝对把握。”纪灵非常郑重的说道。

    袁术上战场一直穿得非常帅,经常是黄金锁子甲外加大红色披风,眼力好的在几里外说不定就能看到,不过以前有纪灵给当着,袁术没中过箭,这次的话,纪灵觉得有些玄乎,可能挡不住啊。

    “……”袁术没反应过来,不过脑回路清奇的他也不需要想那么多,纪灵不会害自己,既然如此,那就换呗,“好的,回头我也换一身普通士卒的铠甲,找个质量好的。”

    纪灵点了点头,他已经弄好了,虽说看着像是普通士卒的铠甲,但是防护力相当靠谱,不过面对那种攻城弩级别的攻击方式,普通的铠甲基本没用,穿着也只是一种心理安慰。

    “对了,找你来不是说铠甲的事情,给我好好操练那群士卒,最近张任那家伙选择谨守营寨,我虽说一肚子火,但是我决定支持这个决定,但是我军在出征的时候,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袁术怒吼道,他这就是给刘璋摆出来看的。

    “喏!”纪灵高声回答道。

    “去!”袁术摆了摆手示意纪灵去训练,纪灵抱拳施礼之后便离开了,营帐之内再次只剩下袁术和刘璋了。

    “刘季玉,老子这次给你个面子,军营之中令行禁止,你麾下张任下达什么军令我们遵守什么军令,但要是打败了,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袁术就差指着刘璋的鼻子叫骂道了。

    “放心,君矫他们表示只要安心听指挥,肯定不会输的,而且肯定有能用上你们的地方,毕竟你儿子给你准备的士卒确实是精锐的非比寻常。”刘璋拍着胸脯保证道。

    袁术闻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并没有反驳。

    说起来袁术对于张任的评价还是挺高,更何况还有那么大一群文臣,这群人相互配合之下,战斗力还是可以得到保障的,因而只要军令一致,在袁术看来输是不会输的。

    “我儿子给我准备的士卒当然靠谱了。”袁术果断将话题转到自己的儿子方面,省的再生闷气,而且自己这个儿子啊,一直是袁术的骄傲,实在是太让袁术骄傲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