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五十章 因势利导

    郭嘉在荆南浪的飞起的时候,中南半岛这边的战局,则是在缓缓地开始发生属于自己的变动。

    汉军之前对战杜尔迦那一战,输是输了,但是距离全军战败还有很遥远的距离,贵霜大局势上占了主动,可最多算是小胜一场,根本不影响汉军这边的整体形势。

    严颜实在是太稳重,以至于拉胡尔想要再战都很难摸到破绽,杜尔迦亲自上手试探了两次,不仅没摸到便宜,还被严颜逮住了一次机会,干掉了三四百人,这么一来严颜的回撤,贵霜也只能忍让。

    至于拉胡尔率领的孔雀军团,在第一天的时候确实给严颜的撤退造成了很大的麻烦,防御乃至反制这种超远程的攻击,实在是有些难为第一次见到这种攻击方式的严颜了。

    就算严颜因为硬吃了一波孔雀军团的重型弩箭攻击,撤退的时候有所防备,加之孔雀军团射出的箭矢确实是稀疏,让严颜勉强能用军团攻击进行招架,但是这种攻击模式带来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

    这种不确定什么时候就会飞过来的重型弩箭,给严颜率领的精锐军团在第一天的时候造成了很大的士气打击。

    至于伤亡倒不是很严重,这种程度的稀疏箭矢,在严颜一直勾连云气运用军团攻击扫荡的情况下还是能抵挡住绝大多数的。

    只是对于严颜,以及严颜麾下的士卒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士气方面也出现了动摇,不过有严颜军团天赋兜底,拉胡尔想要看到的汉军军团承受不住这种沉重的眼里以至于溃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然而撤退的第一天就成了这样一个局面,严颜和王累心知再这样下去,哪怕是有严颜军团天赋兜底,也免不了被对方抓住士气衰竭的破绽,打一个措手不及,因而两人真正意义上进入了竭尽全力的状态。

    好在不管是严颜,还是王累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宿将良臣,吃了亏,肯定要想办法破解。

    因而在被攻击的同时两人也开始了疯狂的分析,很快王累基本确定就对方的攻击基本不存在连发的可能,而且精度受限于坏境的影响,说的简单点也就是,晚上,贵霜那边的重型弩矢完全看脸在攻击。

    基于此这个猜测,在进行了灭火之后,严颜基本确定对方依旧是依靠视线在进行定位,并且次日王累就以此进行了验证,最后彻底确定,在自身遮断视线的情况下,对方不具备定位军团的能力。

    至于做法非常简单,晚上行军,白天王累在双方大军之间直接拉开一道雨幕,不需要太厚,仅仅千米宽的雨幕就足够遮挡住对方那种莫名的定位方式。

    这么一来,王累也就得出了明确的结论,对方的定位方式是依赖于视线,不存在那种足以穿透一切阻碍的观察方式。

    毕竟如果是后者,夜晚无效,雨幕也不会有效,更重要的是后者那种观察方式,敌军的情报对于其来说简直是一览无余,任何的隐藏手段都会被暴露出来。

    实际上王累猜测的并没错,拉胡尔的天眼通没修炼到连面前阻挡的实体都能看穿的地步,他的天眼通最多相当于千里眼,而且还是被弱化过得的那种。

    人类视线能看到的他在更远的地方也能看到,但是人类视线会被阻隔的地方,他的视线也会被阻隔,这个能力也许再继续加强下去,可能会达到更夸张的地步。

    不过就现实而言,拉胡尔这个能力已经是贵霜有史以来修炼到最高深的程度了,至于未来能不能连阻隔都能看穿,也许能,也许不能,谁知道。

    反正在王累和严颜猜测出对方是基于什么进行作战之后,拉胡尔拿严颜基本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就算拉胡尔傻,很快也就明白过来,汉军具备操控天象的能力,而这种雨幕的遮断,拉胡尔毫无办法。

    尤其是汉军还是晚上行军,白天不知道是休息,还是在行军,没办法观察,也就没办法定位,而没办法定位,放箭也就成了纯粹的一种练习。

    “汉军这种操控天象的能力……”拉胡尔驻军之后看着前方不远处的雨幕深感烦躁。

    “将军,我已经让人尝试观想太阳神苏里耶,但是短时间很难有效果。”杜尔迦带着些许的歉疚说道,毕竟这些管理和后勤的事物,一直是由他来处理的,但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这种完全超乎预料的情况。

    可惜这一波,杜尔迦也有些懵,以前在国内的时候,还真没想过在战场会遭遇到具备操控天象能力的对手。

    “这不是你的问题,我都未曾想过的事情,你无须在意。”拉胡尔虽说为人有严苛的一面,但是像这种情况,他完全不会推卸责任!

    “只是这样,我们在接下来的作战之中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汉军操控天象的能力,对于战局有着极大的影响。”杜尔迦肃然的说道,“关于严颜的能力,我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天象方面交由我来解决!”拉胡尔思虑了一会儿说道,“你继续推进你的工作,超出你能力范围的工作,都是属于我的职责,你做好该做的就可以了,我不希望下一次还出现之前那种情况。”

    “是!”杜尔迦恭谨的回礼,然后退了出去。

    “太阳神苏里耶是吗……”杜尔迦出去之后,拉胡尔低声的复述了一遍。

    随后拉胡尔决定以婆罗门的身份,将太阳神的权能直接拉下来,附着在一个人身上,至于这一过程之中会死多少才能诞生一个具有太阳神权能的一次性货色,拉胡尔根本不在乎。

    严颜即将撤退回来的消息,来到中南基地的刘璋已经收到了,不过由于张肃很是郑重的将前线形势给刘璋叙述了一遍之后,刘璋虽说还是骂骂咧咧,但已经不那么急切的表示要上战场了。

    很明显,这群人对于刘璋的心理状态掌握的还是很到位的。

    以至于现在刘璋不仅不闹着要杀到战场第一线,还大力劝阻袁术,装作自己非常懂军事的样子,让袁术非常火大。

    对于袁术来说,你刘璋装什么装啊,咱俩谁不知道谁啊,真比军事,他袁术还是上过战场,和一群人交手过的将军,你刘璋怕是连指挥都不懂!

    因而被刘璋有事没事过来劝阻了数遍之后,袁术的逆反心理爆炸了,就算上不了战场,他也要喷刘璋喷个爽。

    “刘季玉,老子是来这里开战的,不是来跟你玩的,滚开,老子要带兵上前线!”袁术一把拍开刘璋的爪子,双眼燃烧着汹汹战意。

    “袁公路,你懂不懂事,这是我刘璋的地盘,我刘璋都没说冲,你个客军还有这么多歪理,你懂不,蛇无头不行,但是有两个头也不行!”刘璋被袁术一掌拍开爪子,也没愤怒,反倒嬉皮笑脸的说道,张肃早就给刘璋说好了袁术可能的反应。

    “闭嘴,你这个只会在后方混日子的米虫,前线都不敢上,你有脸说我!”袁术指着刘璋的鼻子怒骂道,完全是一副怒其不争的神色。

    “如果我不上前线,还能让我军大胜归来,那么为了家国,我会待在后方,在其位,谋其政!”刘璋的话说的是那叫一个铿锵有力。

    “你简直就是废物,都到战场上了,不上前线,你汉室宗亲的脸都被丢完了!”袁术怒斥刘璋废物,而刘璋则是带着笑容。

    毕竟连袁术大概会说的话都知道了,现在看袁术现场骂出这些东西,刘璋颇有些看搞笑剧情的意思,因而袁术骂的越凶,刘璋越觉得有意思,有一种看真人演戏的感觉。

    “啧啧啧,反应完全一模一样。”刘璋看着面前袁术那完全一副气炸了的神情不由得笑着说道,这真的是越看越有意思。

    “什么气炸了。”在气头上的袁术完全不知道刘璋在说什么,随口询问了一句。

    说起来,张肃,张松一群人也确实是摸透了刘璋和袁术的性格,刘璋好说话,只需要摆事实,不惨任何水分的将现实告诉刘璋,刘璋就算有不太满意的地方,也能接受。

    虽说知道了事实的刘璋,可能会觉得有些扎心,但是回头只要给刘璋准备一些乐子,刘璋很快就会忘乎所以,而对于刘璋来说最好的乐子是什么——袁术啊!

    这么一来这里面就会又涉及到袁术的性格,袁术是个二货,但这个二货是一个有原则的二货,而且是那种偏执狂的二货。

    换个角度好好思考一下,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袁术的问题。

    袁术懂军事,虽说不是很好,但袁术确实是懂的,而且袁术这个人其实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正因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以才会极其有原则。

    基于此,刘璋作为益州之主如果去劝服袁术,其实有很大的可能会是,袁术将刘璋骂成狗,但袁术再骂也不会违背原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