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九章 的卢

    从这个角度来说,吕布其实不需要指挥能力,吕布只需要冲上去,干翻对方,当然如果不能干翻对手,那就糟糕了,就跟项羽一样,不败金身一旦被破,自己不觉得有问题,麾下将帅先崩溃了。

    关羽没有这样的机缘,因而关羽清楚地感觉到,用武力进行统帅的方式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再多,就要依靠脑子了,关羽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积累兵书之中的智慧。

    自然有了这么多自身的经历之后,关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走上自己的老路,武力统帅在兵力不多的时候是一种很好的方法,靠战场直觉,甚至能打出名将才能打出来的套路。

    问题是武统的道路极限就在关羽的眼前,更何况,关平并没有像关羽这样的资质,关平靠武力统帅大军的资质,甚至不如关羽。

    “多谢父亲。”关平一贯沉稳的说道,相比于关羽的冷傲,关平的性格相对更为温和,和魏延一起站在关平身边的时候,如果对不知道的人说,两人之中有一个是关羽的儿子,那么绝对不会有人认为是关平,因为关平不仅人不像,气质也不像。

    不过关平确实是亲儿子,至少在自信心上,他丝毫不逊色自己的父亲,他同样有高傲的一面,但是相对而言更平易近人一些,关羽为人冷傲,若非陈曦特意教过关羽挂个冷脸不说话,按例行事,关羽的性格怕是会得罪不少的中层。

    “这一路南下,情况路可就不太好走了。”郭嘉望着逐渐出现的荆棘皱了皱眉头,南方温暖湿润的气候,这些踩出来的道路,没有后来者不断的夯实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次布满荆棘。

    关羽倒提青龙偃月刀,调动麾下士卒的力量,持刀横扫,直接在荆棘之中斩出来一道数百米长的通道。

    “……”郭嘉无语的看了一眼关羽,这种方式,简单粗暴,该说不愧是关羽吗,然后接下来关羽的命令让郭嘉略微有些吃惊。

    “所有军团前往中南之前,用军团攻击开路!”关羽横刀立马对着身后所有的内气离体武将下令道。

    瞬间所有内气离体武将的脸都有些泛白,军团攻击这种东西,哪怕是有云气支持,内气离体发多了也会出现一种精神上的疲惫,就算炼气成罡在云气的加持下也能使用出这种力量,但是真要连发数发,对于内气离体强者都有很大的压力。

    毕竟一发这种玩意,少则相当于从身体爆发出十分之一的内气,多则相当于从身体爆发出三分之一的内气,甚至某些丧心病狂的相当于瞬间从身体里面流过等同于自身所有的内气。

    这种攻击模式,两三发对于内气离体来说没啥压力,七八发左右就会产生一种精神上的亏空,而要从这里一路砍到出国,哪怕他们有八个内气离体,外加一个破界级高手,也顶不住。

    “君侯……”廖化面皮抽搐的看着关羽,这个命令,实在是有些没办法完成,要完,要完。

    “执行命令!”关羽冷傲的扫了一眼廖化,廖化瞬间什么话都不说了,哪怕是他算是关羽最为看重的手下之一,面对这种情况也知道关羽心意已决,军令无悔!

    王平扫了一眼廖化等人,二话没说,直接带着自己的军团冲了上去,冲到最前方之后就是一个军团攻击,然后继续推进,推到之前一个军团攻击的最前方,又是一个军团。

    接连十四个军团攻击,王平已经不是精神上感受到一种亏空,而是整个人都有一种虚脱,甚至自练武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呼吸困难,眼冒金星都出现在他这个内气离体强者的身体上。

    同样身后的精锐本部,也因为短时间云气的大量损耗,全军都出现了一种疲累,甚至动作都迟缓了很多。

    “接下来交给我!”廖化也冲了上去,带着自己的本部开始释放军团攻击,清扫道路,之后所有的军团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用这种方式进行前进,直接走直线通往荆南古道。

    “这种大概也算是一种训练方式吧……”郭嘉看着前方不断释放的军团攻击,不过几天,这些人就有了明显的进步,从一开始只能释放十四五发军团攻击,到现在已经能释放十七八发。

    “突发奇想,刚好试试,更何况就算没用,也能开出一条直通荆南的道路。”关羽神色淡然的看着前方爆发出来的军团攻击,“士卒的耐力变强了很多。”

    “这是好事,我现在在想一件事,益州有一个专业用这种方式开山的军团,已经开了一年多了。”郭嘉摸着下巴说道,“而且相比于我们这种方式,对方开的还是坚硬的山体。”

    “这种训练看起来有很明显的效果,这么干了一年多的话,不说别的士卒的耐力,体力,意志力应该会很强。”徐庶看着前方升腾起来的军团攻击,面带思虑的说道。

    “那个军团叫什么名字?”关羽随口询问了一句。

    “无挡还是无当?好像是这个名字,我也记得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这个名字没错,我记得这名字的意思是,川蜀天险无可阻挡。”郭嘉摸着下巴说道。

    正在川蜀北方带着工程队阳群释放了一个军团攻击,干掉了一个山头,摸了摸鼻子,有点难受,随后高吼一声,“继续,积蓄力量,再来了两连发,将山头打碎了,填平沟壑!”

    身后已经释放了三十多个军团攻击的工程队已经快要累成狗了,但是听到阳群的命令还是高吼一声作为应答。

    “将军,前方发现一匹神驹!”就在关羽调息平缓自己因为接连释放军团天赋造成的疲累的时候,自己的亲卫跑过来告诉了关羽一个消息,说是前方发现了神驹。

    “神驹?”关羽闻言一愣,这世间能称之为神驹的尽皆是内气离体的神马,南方这地方还能有神驹,这地方只有小马吧。

    “我去看看!”关羽闻言一夹马腹朝着亲卫指着的地方杀了过去,等到了地方,才看到那里有一匹纯白的神驹漂浮在空中,而且和其他关羽曾见过的神驹不同,这匹神驹看起来性情极其温和。

    完全不同于之前在北疆见到的那匹乘黄,那匹马在关羽看来简直就是个疯子,现在听说有时候还和孙策那个二货死磕,话说回来甘宁的惊帆马,有时候还踢甘宁,马超的里飞沙在看到马超脑袋埋在土里也没管对方死活,总觉得什么人骑什么马是很有道理的。

    “确实是神驹。”关羽惊讶的看着这匹虚立在半空,看到自己也没有什么畏惧,看到同样是神驹的卷毛赤兔也没有赛跑角逐马王想法的神驹,若非这马是立在空中,怕是关羽都不知道都会认错。

    “还真是神驹,好像是的卢马。”徐庶策马过来啧啧称奇,不过看到这匹马眼下有泪槽,额边生白点,不由得眼角抽搐两下,“关将军,咱们还是走吧,这马要不得。”

    “有啥要不得的。”郭嘉扫了一眼,也看到了那明显的标志,不屑的撇了撇嘴,“妨主?且,我郭嘉可不信这一套。”

    话说间郭嘉就骑马往过溜,而的卢马飘在空中眼见郭嘉的举动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用那种有些呆呆的眼神看着郭嘉,然后郭嘉摸它马鬃毛,的卢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不过郭嘉给为草,的卢马倒是不吃,反倒很不屑的打了一个响鼻,好在这马完全不拒绝覆没。

    “很不错,很听话,要不跟我干吧,给你吃香的,喝辣的,如何。”郭嘉摸着马鬃毛给的卢说道,的卢马反应不大,不过郭嘉伸手拽了拽,的卢马居然也跟着飘过来了,郭嘉一看有戏,瞬间眉开眼笑。

    关羽则是摸着自己的胡子,性格这么温软的马,关羽还是第一次见到,准去的说,这马看起来就不像是野马,一点野性和烈性都没有,性情过于温和,这种马不太适合战场。

    不过毕竟是神驹,就算不太适合战场,关羽也不会轻易放走,愿意跟郭嘉走那就再好不过了,不愿意跟着走,那关羽真就只能下手镇住这匹神驹了,毕竟这玩意也算是战力组成。

    “这玩意真妨主啊,你也知道的。”眼见着郭嘉拽着的卢真回来了,徐庶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到底怕啥啊,这东西还能妨我?就现在这个情况我要是完蛋,只有一个可能,自己把自己坑死了。”郭嘉没好气的说道,“就这玩意还能妨我?”

    徐庶看着郭嘉的神情,就知道没办法劝服郭嘉,不过郭嘉说的很对,要是郭嘉有一天完蛋了,绝对不是别人的锅,全都是自己的锅。

    准确的说,能千古留名的智者,早死的原因没有一个是因为别人,全是自己作的,现在,郭嘉也不吃五石散了,身体虽说因为当年落下了病根,很难治愈,但有华佗和张仲景的保证,死是死不了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