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八章 送行

    现在这个有了天地精气的时代,别的不说,这些优质战马的基本负重都能达到自身的体重。

    作为西凉大马,体重都在五百公斤朝上,当然像赤兔那种重型马,足足有一吨重,话说现实之中也有某些重达一吨的大型马,光看看那一身的腱子肉就知道这种马所具备的可怕战斗力。

    话说回来一个盾卫也才两百来公斤,张颌的重骑兵因为重甲天赋的原因,实际上还没盾卫沉,虽说大致重量其实差不多了多少,但相比而言重骑兵的运动量都比盾卫还要低一些。

    这种大型战马驮一个张颌的士卒,还有不少的负重可以用来安置正面的马凯,至于说侧面和后面的马凯,用鳞甲和内衬糊弄糊弄算了。

    反正这个兵种只会用来正面刚,侧后方被攻击什么的,那都是指挥人员犯蠢了才会出现的意外,话说指挥人员如果犯蠢了,战马侧面和后面的马凯你就是换成复合钢也是死,还不如省点事减减负重。

    至于说驮了这么多东西,影响不影响战斗,以郭嘉的经验看来,应该是不会影响的,最多对战马耐力有些影响,反正重骑兵都上战场了,战斗距离结束也就不远了。

    平原上能挨张颌重骑兵踏阵十个来回,还不崩溃的军团,根本不可能存在,军魂军团被这种东西逮住撞十个来回也该撞死了,理论上来讲,张颌的重骑兵开打之后不可能磨到战马体力消耗完毕。

    又不是其他重骑兵那种加到最高速度后需要一两公里来刹车,避免急速刹车导致马腿折断这种坑爹的事情发生。

    张颌率领的重骑兵,看现在这个情况,凿穿对方怕是转个一百多米的弯就杀回来了,连速度都不带降,直接转大弯,效率稳稳的。

    毕竟有那一两千米的刹车距离,张颌已经够再打穿一次了,一两千米厚的战线,在古代冷兵器战争也是少见。

    目送关羽离开之后,张颌看着身边的重骑兵,有些可惜,这等神枪尚且未能饮血,想来以其他帝国的精锐为磨刀石,应该是可以铸造出一杆神枪,终有一天他也会像袁谭,像关羽这样跨出国门。

    【周公瑾多谢了,我等的价值,不应该损耗在国内,哪怕是枪断剑折,战死沙场,也应该是在为国开疆,为华夏扩土的路上。】张颌神色略带怅然的想到。

    关羽带着大军缓缓地朝着荆州南下而去,一路平坦并没有任何人阻挡,很明显周瑜已经上下通知好了。

    “张儁乂不错。”等到正式进入荆州,关羽命麾下士卒安营扎寨之后,突然对郭嘉开口说道。

    “毕竟也是河北四庭,颜文之勇猛,张高之勇烈,皆是一时之雄。”郭嘉点了点头认同了关羽的说法,说实话,颜文到底有多猛其实是关羽吹起来的,关羽对于颜良的评价一直是吾之敌。

    关羽的实力毫无疑问是最强的那个级别,自然被这么评价的颜良也就混入了这个级别,加之吕布对于关羽的认可度一直特别高,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还特别给关羽面子,自然这也是实力的象征。

    这么一来关羽常年对于颜良的评价也就成了官方最终的评价。

    “可惜了,袁本初,越到这个时间,越可惜那群人,田丰沮授皆是一时俊杰。”郭嘉长叹道,越往前走,面对的对手越强大,越能理解陈曦的想法,内战就是一个坑,打碎的全是自家的坛坛罐罐。

    “不过袁本初不死,天下难安!”徐庶看着郭嘉郑重的说道。

    郭嘉闻言默然,这个是事实,袁绍非死不可,田丰,沮授,鞠义,颜良,文丑,这些人也是非死不可,因为这些人不死,袁家就算是一时间败了,有冀州的根基,也能快速崛起。

    到时候哪怕是有陈曦的基础,也免不了将中原的坛坛罐罐全部砸碎,甚至很有可能打到那种彻底没有底线的程度。

    “可惜,可惜!”郭嘉连叹两声,关羽缓缓阖眼不再多言。

    “当初整个大局势就是如此,身处局中我们又有谁能说对错,只有现如今拨乱反正,睁眼看这乾坤之后才能明白那种可惜。”郭嘉长叹一口气,然后开始左顾右盼看看那里有酒喝。

    之后数日关羽一路加急行军,然后在长江口的时候遇到了在这里等他的周瑜,周都督。

    关羽眼见周瑜带着数人在长江口等待,便带着麾下文武诸将前去一会,毕竟周瑜亲自来了,关羽确实需要见见。

    “周都督。”关羽带着关平等人行来,先行对周瑜施礼,对于周瑜,关羽还是挺佩服的,虽说比他小了一轮,但对方的能力还是值得关羽敬重的,更何况,对方不作死发动战争,关羽也愿意给于尊重。

    “我在长江练兵,有闲暇途经此处,刚好来看看,益州形势如何?”周瑜随口询问道,他的水军刚好在不太远的地方练兵,而听闻关羽过来,周瑜也就过来看看。

    “败得可能性很大。”关羽没有掩饰,直言不讳的说道。

    “是吗,前方情况不妙的话,给我送信鹰,我可能会更快一些。”周瑜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关羽的军团,“比当初的时候更强了,五千本部尽皆是内气凝练的双天赋?”

    “确实如此。”关羽的话依旧简短,但并没有接周瑜的第一句话。

    “我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南部水军,或者南部整个集团的总指挥,以后我们还有共事的机会。”周瑜眼见关羽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色,以一种平淡的口吻继续叙述道。

    关羽闻言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容,很难看,但是很真挚,“都督终于下定决心了?”

    “我可是以督荆扬交三州兼督百越诸事的身份来送你们出征的,旗开得胜!”周瑜依旧平淡,但关羽已经听懂了周瑜的意思。

    “我在中南等待着你到来!”关羽无比正式的说道。

    “嗯,我会去的,中原已经没什么好玩得了,你说是吧,郭奉孝。”周瑜侧身对着郭嘉说道,他们这些高层都很熟悉。

    “我是一点都不想当你的军师。”郭嘉双手抱肩冷笑着说道,“既然以舒侯周都督的身份来送我们出征,你不送点东西?”

    “郭奉孝啊郭奉孝,算了,懒得说你了,我既然来了,自然也会送一些东西,还不至于空手而来。”周瑜淡笑着说道,然后让虞翻将将盒子呈上来。

    “这些太少了吧,周公瑾你最近该不会记着转移物资,已经掏空了家产,连赠礼都不想准备了吧。”郭嘉打大肆的嘲讽周瑜,周瑜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偌大的江东还能缺礼物,只是与其拿一些俗物,还不如拿一些真正的宝物,毕竟从国家这个层面,也确实是自己人。

    周瑜打开盒子,只是一册薄薄的典籍,封面一片空白,周瑜将之打开递给了关羽,“听闻将军爱好兵法,此物便赠予将军。”

    关羽闻言看也没看,便接过这册无名的典籍,递给一旁的关平,命其将之收了起来。

    “兵书啊。”郭嘉撇了撇嘴,颇有些无奈,他自己的指挥能力很渣,虽说谋略,战略都很厉害,可指挥这玩意儿,郭嘉完全玩不转。

    “你有时间可以看看,虽说不至于让你能做到带兵作战,但是指挥点人马还是可以的。”周瑜神色淡然的说道,他算是军略全满,从指挥到战略,到练兵,到谋划统统都很厉害,自然有资格嘲讽郭嘉。

    “哦,若是这般,那这兵书就不得不看了。”郭嘉闻言啧啧称奇道,能让他也能带兵作战的兵书,这可了不得!

    就算是淮阴兵书,尉缭子,孙子兵法,吴子兵法,郭嘉也不是没看过,但是让他能真正学会军团指挥的兵法还真没见过。

    “好了,不打扰了,关将军请上船,过了长江自有向导带你前往荆南古道。”周瑜眼见郭嘉神情也没多说什么,对着关羽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他这次真的是以南方军团统帅的身份送关羽出征。

    关羽闻言点头,在周瑜水军的引导下开始渡江,很快全军就过了长江,而周瑜安排的向导也已经到位,之后周瑜在长江上目送关羽离开,随后便也乘船南下。

    之后一路上关羽也才有闲暇时间翻阅周瑜赠予的无名兵书,而郭嘉也有幸浏览了全文,不由得长叹,“周公瑾这家伙确实是个吝啬鬼,不过更过分的是,这家伙就算是做了吝啬的事情你也没办法说出来,此物确实贵重,但此人着实吝啬!”

    关羽闻言不解的看着郭嘉,完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说,在他看来,这册兵书写的确实很不错,内里有很多相当经典的内容。

    更何况最后的那个指挥精要,更是让人大开眼界,颇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由得对于撰书人心生敬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