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七章 仇恨

    周仓闻言扛起关羽的青龙偃月刀跑了过来,而关羽单手提刀,随便舞了一下,将刀刃下压,全军上下所有的士卒,不管是渡河的,未渡河的都感觉到了一种森然,然后自然的响应关羽的意志,碧清色的辉光瞬间笼罩了整个军团。

    随后一种堪称恐怖的气势以关羽为中心如同斧钺一般朝着正面斩击了过去,一时间张颌甚至感受到了那种森然的威严。

    张颌神色冷漠的感受着从对面关羽方向传递来的可怕威势,那种凝练如斧钺实体一般的威势,被积聚在张颌的身上,以至于张颌甚至能感受到身体皮肤的刺痛。

    这种可怕的威势,该说不愧是关羽吗?哪怕是不进入破界状态,仅靠着威势也能发挥出很大一部分的属于破界的力量,感觉就像是大自然在排斥他张颌一样。

    “真的好强,强的简直让我颤栗!”张颌像是黑化了一样,咧嘴浮现了一抹带着杀意的笑容,双眼甚至甚至因为杀意变得血红。

    当年的在袁绍帐下的一幕幕浮现在张颌的记忆之中,原本立于阵前的张颌身体骤然挺直,一种刚猛的威势如同一杆神枪直冲云霄,刺破了关羽对于周遭数里范围之内天地精气的封锁。

    这一刻关羽的双眼不由得划过一抹精光,现在的张颌已经算是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了,不过也就是可堪一战。

    “左右拉开!”刺破了关羽对于天地精气的封锁,原本面带杀意的张颌双眼骤然恢复了清明,高吼一声命令麾下两侧的士卒左右拉开,自然地扯成两队,训练有素的排成纵列,然后将龙枪树立起来,远远望去,一片密密麻麻竖直的枪林。

    至于张颌自己则带领着五十人的亲卫站立在重骑兵排成的仪仗列队的中间,静静地等待关羽过来,他不会出手,哪怕是为了复仇,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张儁乂确实是良将。”郭嘉单脚踩在船舷上,带着些许的赞叹说道,“这骑兵完全是给他量身定制的,在他手上比任何的精锐都好用,作为重骑兵,也算是补全了中原骑兵最后的缺失。”

    “我先去见见张儁乂。”关羽冷傲的说道,然后翻身跃上卷毛赤兔,直接从战船上跃到岸上,然后关羽胯下的神驹迈着悠闲的小碎步驮着关羽来到张颌的正面。

    双方相距五步的时候关羽停了下来,两人照面,但都没有说话。

    关羽本身就属于那种不太喜欢说话的角色,面对这种情况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张颌的执念,但老实说,作为连武器都归还给颜朴和文箕的关羽来说,他和颜良,文丑其实没什么仇恨。

    准确的说,关羽对于颜文这种忠义之士很是欣赏,只不过双方都有自己的道,都有发誓要用生命保护的主公,双方所效忠之人的更是需要他们用各自的刀来践行自身的道。

    因而关羽击杀了颜良,也击杀了文丑,哪怕关羽很欣赏对方,但关羽从来不后悔自己这一行为,因为对方阻的不是他关羽的道路,而是刘备的道路,他关羽的路可以为忠义之辈退让,但刘备的道,他关羽愿意用生命去践行。

    仅此一条,道不同不相为谋,哪怕是再欣赏,到了该下手的时候就必须下手,这个国家重铸的过程之中,挡了道的人必须死,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对错,国家利益至上而已!

    同样基于此条,关羽对于张颌,高览两人的做法,也没有什么恶感,一个为了给旧主报仇,不惜离开袁谭,一个哪怕是蹉跎之中,面对袁谭的抉择也不愿意放手。

    都是忠臣,袁绍的魅力,还有能力哪怕是关羽都是相当服气的,这一世没机会昏庸的袁绍,展现在天下人眼中的只有一项,天下楷模袁本初。

    这样的人,是个英雄,可惜挡路了就是挡路了,哪怕是陈曦也没有办法折服那一时期的袁绍,因而袁绍死了,袁绍麾下最强,最忠贞,相当于这个势力标杆级别的人物倒下了大半。

    在这种情况下,关羽面对张颌只能是无言以对,袁绍之死很无奈。

    张颌看着面前身穿紫袍,外罩一层暗灰色宝甲,一身气势凝而不发的关羽,同样面带沉默。

    张颌也不知道他该用什么神色,或者是什么样的状态去面对关羽,仇恨吗?确实应该仇恨,对方断送了袁绍的基业,可站在这个国家的立场上,刘备的做法并没有错。

    那一战必须要有人死,袁绍和刘备不死掉其中一个,战争就会旷日持久,而旷日持久的战争消耗的只会是这个国家的底蕴。

    更何况现在的局势,周瑜也给张颌说清了,汉臣,所有人都是汉臣,对内所有的战争都只是损耗,没有英雄,扩土开疆,列土封疆都行,但请走出去,离开中原去实现这一理想。

    张颌曾经询问过周瑜,这样甘心吗?

    周瑜的回答很明确,伯符的目标如果是天下,那么他愿意为之剑指中原,但伯符从未有个这个想法,所谓的野心也是随着力量的增长而开始的,而很不幸,孙策的力量未能增长到让自己升起剑指天下这个野心的程度。

    毕竟所有人都不蠢,能名垂青史,何必遗臭万年。

    更何况这种平稳发展的时代,这种明显已经进入中兴的态势,汉室基本已经确定会进入一个真正意义上超越之前所有时代的黄金时期,确实没必要将自己弄死在黄金大世之前。

    先祖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而有寸土,百战开拓以有今日之中国,列土封疆以国为姓,得以传承千载,我等后辈不过是守土之犬,而今日后人有望扩土开疆,再起诸夏之名!

    大家都不傻啊,不打内战,可不仅仅是因为你刘备拳头大,更有五分原因在于汉室大旗未倒,而我等听你一言,还有机会列土封疆,再立一家一姓,称宗道祖!

    以脚下之土为姓,以山川河流为氏,可比从先辈那里继承那姓氏更让人激动,先祖有扩土之功,我等亦然!

    这个说法,甚至连张颌都不得不承认,确实,和刘备继续开战已经彻底失去了意义,所有的内战胜败损耗的都是本国的国力。

    败者一无所有,胜者怕也是砸了自家的坛坛罐罐,面对当前这种复杂的局面,也确实没有必要再死撑下去了。

    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但袁谭都能以家国为重离开中原,不多说任何的东西,那么张颌你所追究的复仇到底是什么,周瑜的发问当时并没有让张颌醒悟。

    可是现在真正看到了关羽之后,张颌却意外的不那么仇恨了,所谓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但也就是血溅五步。

    不由得张颌想起来周瑜所说的话,“儁乂,有时间你好好想想,你所复仇的对象,还有你本人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你如果一定要复仇,只要你不是直接死在黄忠,关羽,张飞手上,以我的颜面可以保你一次,但只有一次。”

    “关云长,请了!”张颌心念百转,但不知道为什么,复仇的想法却淡了很多,心生的却更多的是对于袁家,对于袁谭的愧疚。

    关羽沉默以待,说实话,张颌直接动手的可能,关羽都有所估计,但关羽并不担心,张颌也仅仅是值得一战的对手,河北四庭柱,张颌和高览都不是以战斗出名的将帅。

    虽说这俩的武艺现在也已经达到了内气离体极致,可比起颜良文丑两个神意志破表的内气离体和破界级分水岭的高手,还差得远。

    “颜朴,文箕已经和你差不多了。”关羽策马缓缓的从张颌的身边通过,在过去的时候,关羽不由自主的开口告诉了张颌一个好消息。

    说实话,关羽和张颌并没有什么仇恨,斩碎邺城那个,最多是张颌的心理阴影,而这个阴影早在北疆之前,吕布飞升的时候张颌就抹除掉了,至于说真正化不开的仇恨,其实并没有。

    “嗯,旗开得胜!”张颌低沉的声音传到关羽的耳中。

    关羽并没有多话,从张颌身边策马离开,张颌则望了望关羽的背影没再多说什么。

    郭嘉骑着一匹小马路过的时候倒是很有兴趣的和张颌打了个招呼,至于其他人,和张颌也就是北疆之战的袍泽之谊,见面了点了点头打个招呼就是了。

    “其实你可以让周公瑾掏钱找子川再给你战马的正面装备一层钢制马凯,你的精锐天赋既然有一样是重甲强化,两厘米的正面马凯就够了,战马是能负担的起的。”郭嘉转了一圈又回来给张颌交代了一句,这兵种很有前途的。

    张颌闻言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便目送郭嘉等人离开。

    实际上周瑜确实想要给战马装马凯,这些马都是从西凉购入的西凉大马,这种战马就算是在没有内气的正常历史中都能负重一百公斤左右,只不过实在是缺钢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