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六章 重骑兵

    另一边淮水对岸的张颌军团在看到关羽军团拔营的举动之后,面色不由得有些阴郁,说实话,直到现在张颌依旧记恨着关羽和黄忠,毕竟袁绍的死,对于张颌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甚至这一次从樊襄一带调兵过来,驻守淮水沿岸也是张颌亲自上书去请求孙策应允的,原本淮河这边周瑜的意思是直接放弃掉了事,专心巩固交州以南的基地。

    至于淮水对面的关羽打着援助刘璋的旗号,抱着假途灭虢的想法,那就直接当刘备提前开战,打就打呗。

    反正周瑜算是明白过来了肯定是打不过,打完认输就是,在当前的大局势下,关羽还不至于做出这种无聊的事情。

    因而周瑜连巩固淮水防线的想法都没有,实际上关羽在没有刘璋确切消息的情况下,也没有渡河的想法,就在淮水北边练兵。

    倒是张颌听闻关羽来到淮水北岸,于是亲自上书请求过来驻扎,孙策有感于张颌的忠心,同意了这件事。

    当然回头等周瑜知道,孙策也没躲过被周瑜骂的狗血淋头的局面,但这件事已经拍板了,周瑜也不好否定了孙策的命令。

    于是周瑜便写了一份书信,命人交给张颌,告诫对方在关羽不主动挑衅的情况下,千万不要和关羽发生冲突,当然也说了,如果关羽下下手了,就当他周瑜什么都没说,直接开打就是,不用怂。

    同样也告知张颌说是,如果关羽要求渡河去荆州南部,借道前往中南半岛,不要多问直接放行即可。

    关羽这边,周瑜给的则是另一份书信,大意是你要渡河去荆南借道前往中南半岛,我这边不介意,河对面是张颌,他和你有些冲突,但他也是一员良将,希望关羽能看在他周瑜的薄面上不要故意发生冲突,万事请以国事为重,如果中南发生巨变,请给他周瑜也转一份。

    周瑜直言如此,关羽虽说冷傲,但也愿意给个面子,毕竟周瑜按照北疆时期的划分属于集团军总指挥,而关羽则属于下辖的高级军官,虽说现在大家貌似互不统属了,但实际上北疆之战的基本确定了当前各个将帅的地位。

    因而关羽虽说从来到淮水后不久就看到张颌麾下那群穿着板甲,却能如同突骑兵一般轻易的做到来回拐弯转头的真正重骑兵,但并没有做出任何特别的举动。

    说个实话,张颌在仇恨力量的驱动下,表现的确实挺不错,双天赋重骑兵已经真正稳住了级别,一天赋重甲强化,二天赋钝击吸收。

    加之重骑兵一般不吃锐性攻击,再算上这军团随着张颌灵巧天赋的深化,身为战场杀戮兵种的重骑兵,居然已经开始具备突骑兵的部分能力了,这个军团已经可以称之为最顶级的精锐骑兵了。

    不出意外的话,张颌这个由三次挑战匈奴传承军魂军团没死光的残部为基础打造的重骑兵,怕是会成为当前最强的重骑兵。

    至少单就同层次的骑兵而言,张颌率领的这个重骑兵怕是比李傕率领的双天赋铁骑更抗揍,搞不好正面还打不过。

    毕竟张颌的重骑兵,正面的胸甲足足有三厘米厚,其他部位也都是常规板甲,板甲的缝隙则由链甲和锁子甲填充,上了重甲强化天赋之后,直接加成百分之五十装备自身的防御。

    胸前三厘米厚的板甲被重甲强化天赋加强之后,实际防御力直接超过盾卫盾牌所能提供的防御力,就这种程度居然还能转弯!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周瑜这家伙确实属于那种很有想法和执行性的角色,南方的形势不太适合搞骑兵,但骑兵这种军团在周瑜指挥了北疆之战之后,就明白绝对不能缺少。

    既然南方不适合搞骑兵,而骑兵又不能不搞,那么一定要搞的情况下,周瑜选择一步到位,最好的资源,最好的装备,豫州那批优秀的老兵,三者统合在张颌的名下,在具备足够基础的情况下,一口气砸出来了一个堪称顶级的双天赋,一柄就等血战一场开封的神枪。

    由此也足可见周瑜的魄力,不过周瑜可惜的是,当时张颌选拔士卒的时候并不是按照内气的水平进行选拔的,而是按照骑术,还有平衡感进行选拔的。

    正因为这种先期的选拔规则,导致张颌的军团还有三分之一左右不具备内气凝练的实力,不过张颌这边并没有对于这一方面有所可惜,毕竟对于骑兵来说,平衡感和骑术比起那么一点内气重要的多。

    在周瑜这种大力的支持,以及张颌内心对于复仇的渴求之下,张颌成功完成了重骑兵军团的缔造,彻底稳住了自己的双天赋,继承并从大戟士的天赋上升华出来了更适合重骑兵的钝击吸收。

    这么一来,张颌将重骑兵练成之后,终于对于复仇有了一点信心,不过国事和私事张颌还是能分清的,因而他虽说向孙策申请来到淮水驻扎,但是却并没有想过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从这一方面说的话,孙策的个人魅力,以及天生的直觉确实很靠谱,至少他比周瑜更能理解张颌的心态,想为袁绍复仇,但袁谭都放下了仇恨,以家国为重,张颌又岂能分不清。

    只是听到了关羽,黄忠出现,张颌内心就会躁动起来,更何况对于张颌来说,强大无匹的关羽和黄忠才能真正刺激他变强的心。

    毕竟一个在数年前尚且未登临内气离体的武将,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快要达到中原武将正着数了,这就相当可怕了,虽说仇恨什么的不是什么好情绪,但是变强了就好。

    因而张颌来到淮水边之后,每天也没做过什么多余的事情,就带着他的重骑兵在河对面来回压马路,在关羽营寨对面的空地上来回的跑马,也没去挑衅关羽,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带着骑兵冲,绕着大圈冲。

    一开始那两天关羽这边的将帅还不觉得一群骑兵来回跑马绕圈有什么了不起的。

    更何况张颌的骑兵跑的也不算是太快,气势也说不上狂野威猛,拿的也只是普通的长枪,一干将校也就没在乎,南方就这样,弓箭手溜溜的,骑兵什么的,这个水平已经对得起南方出身了。

    你光想想,周瑜将成年滇马当作未成年的小马,差不多就应该知道骑兵什么对于南方来说实在是神奇的不行不行的,自然也就没有太多人关注张颌的骑兵了。

    反正没有北方三大骑兵的水平,关羽军团的将校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有北方三大骑兵的水平,那真就要命了,北方那三大骑兵,不是战斗力突破天际,就是战斗方式刷破底线。

    因此关羽军团不少人都隔着淮河看到了对面的骑兵,但都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杜远在淮水那里放水,以内气离体的眼力无意间瞟到河对面从自己正面过去的骑兵,才看清了对方的状态。

    那一刻杜远的毛都炸了,以他的眼力,清楚的看到了对面士卒身上穿的那和大拇指宽度一样厚的板甲,这才骤然发现不对,这些士卒居然不是突骑兵,而是重骑兵!

    虽说杜远这票子人也参与了北疆之战,也见到了张颌的重骑兵,但是张颌的重骑兵不知道该说是命好,还是命背,跟匈奴军魂遭遇了三次,一共就不到三千人,打到北疆决战的时候就剩不到一千人了。

    杜远都以为投靠孙策后,回了南方张颌没有兵员就将那不到一千人编制成自己的亲卫,率领新的军团或者以此为核心混编成其他军团,结果这波见鬼了,张颌率领的居然是整编的五千人重骑兵!

    且说那日杜远发现这一情况之后,就赶紧跑回来给自己的弟兄们说这件事,然后一大群练气成罡,两百多号人杀到淮水北岸盯着对面张颌率领的重骑兵一阵观察。

    越看越觉得这玩意不愧是战场杀戮武器,不过看着张颌的重骑兵一会儿一个转,一会儿甩出一个S型,一会儿搞个U型,河对面这群黄巾出身的将校都深感自己无福消受。

    没有张颌那种堪称诡异的军团天赋,重骑兵直接就是一次性的货色,不能拐弯的玩意儿,哪怕是大军团决战的战场,其调头的困难程度都基本注定了只能使用一次,这么一来对于中原这种规格的大战场,也确实没有太大的价值。

    有重型板甲在身,抗揍那肯定是抗揍,但只能直线冲杀,对于地形要求又特别高,甚至速度拉高之后,甚至都不敢进行少许的攻击调整,基本上属于那种刀出无悔的兵种。

    甚至对手随便卖个破绽,引诱一下,准备个战车就够将重骑兵坑死了,毕竟没有张颌灵巧天赋支撑,正常重骑兵能玩高速冲刺的地方,战车肯定也能玩冲锋。

    更何况比冲击力,平原上当前最强的绝对是战车,一辆战车撞死你一打重骑兵都没有问题,而且比起重骑兵的造价,战车这玩意成本真不高,而且打完了,死的战牛还可以用来加餐。

    因而一群经历千战不死的老黄巾,都知道对面那个军团绝对是战场上最顶级的杀戮军团,但除了张颌那种开挂的,恐怕是无福消受了。

    尤其是张颌可能也是注意到对面一大群练气成罡和七八名内气离体在盯着他的军团看,第二天张颌连武器都给麾下的士卒换上了。

    不再是昨天使用的那种普通长枪,而是换成了正规的重骑兵专用武器,标准的一丈长龙枪,光三棱锥形状的枪头就快有接近两尺长!

    关羽麾下的将校看着张颌的重骑兵军团简直流口水,尤其是江宫,江宴,周仓几个家伙偷偷从淮水游过去趴在淮水南岸进行仔细观察之后,终于成功确定了张颌军团的两大天赋。

    当然其中真正双天赋的士卒也就那两千多,其他的士卒看样子是缺少了一场大战,虽说看动作神情都知道是一些靠谱的老兵,但少了那么一场大战就是跨不过去。

    不过这并不算太重要的事情,重要的在于,张颌的双天赋重骑兵是事实上成型了,哪怕只有其中一部分,但也不可能再出现之前那种发挥不出来,被覆盖的情况了。

    更重要的是那两个天赋组合在一起,配合上那群士卒胸前三厘米厚的板甲,这些历经百战不死的将校面色都有些难看。

    作为经历了大量战争的他们,哪怕是知道某个军团是他们的友军,自己人,绝对不会对他们出手,他们依旧会在见到的第一时间进行分析,这几乎都快成为了他们的一种本能。

    就跟当初皇甫嵩麾下的老兵在远远望到来迎接皇甫嵩的西凉铁骑,第一时间汇报给皇甫嵩的全是对方军团的战斗力,之后差不多就是如何歼灭这个对面的军团。

    而很不幸,张颌的这个军团,在平原上貌似有些无解,所谓的大威力单发强弩能不能钉穿这群家伙的板甲都是问题,重甲天赋之下,三厘米的板甲,实际防御力已经超过盾卫什么都不加持的大盾了!

    至于专业收拾重骑兵,甲士,重装步兵这些强力军团所用的特质武器,诸如重型连枷,骨朵,重锤等等,面对张颌的第二天赋钝击吸收,这些玩意儿对于张颌麾下这群重骑兵的伤害已经大幅度减免了。

    这么一来,原本就是战场大杀器的重骑兵,在地形合适的情况下,貌似有些无解了。

    自然这个情况郭嘉在不久之后也就收到了,而且亲自去看了看,对于张颌也略有些佩服,甚至夸了一句不愧是河北良将,然后就回去喝酒了,连下文都没有了。

    因为郭嘉看完就知道这军团在平原上正面打的话,不上军魂这个层次的兵种根本不可能拿下,皮厚抗揍,攻击力高不高,看那两尺长的三棱锥枪头就知道了。

    更何况重骑兵本身就是高攻高防的兵种,最大的两个劣势一个是地形要求,一个是自身强大惯性下调头的话,不断战马脖子,也要断战马马腿。

    这么一来,重骑兵单词作战结束就必须要停下来,缓慢调头,而这个时候几乎是围杀重骑兵最好的时候,床弩,投石机,近战都可以。

    然而张颌的天赋直接解决了重骑兵后一个问题,至于地形的要求,也因为张颌的灵巧天赋,也有所下降,真正重骑兵的基础,靠近突骑兵的使用条件。

    这就很可怕了,西凉铁骑之所以那么拽,常年吹自己是最强骑兵,就是因为他们本身是突骑兵,但是拥有靠近重骑兵的各方面战斗能力,而张颌这军团虽说不具备普适性,但在张颌手下绝对强的可怕。

    所以面对张颌这种骑兵最好的做法就不是死磕,而是吊着他们,让轻骑兵撩拨他们,不进行正面作战,拖到他们自身无以为继,然后再进行包围贴身作战。

    至于正面刚,没有军魂级别的战斗力,来一个死一个,毕竟真正的重骑兵,也就是那种穿着板甲,战马披着马凯的那种重骑兵,不说其他方面,平原正面作战绝对是决战兵种级别的。

    这种军团算是一种劣势很明显,优势同样明显,可以砸钱大量复制,在平原正面作战具备决战兵种素质,但容易被逮住机会玩死的强力兵种。

    最简单的一种解决办法,白马从背后袭击,重骑兵军团回身,导致胯下战马偏转,马腿很有可能就会折断。

    不回身,白马义从跟着砍,反正板甲不可能制作的严丝合缝,中间必然有链甲链接,迟早摸到破绽捅死,可以说重骑兵这玩意被白马这种轻骑兵的极致兵种磕死并不是说笑。

    当然,那只是普通的重骑兵,换成张颌这种那就没办法了,白马的敢近身,这军团就算不能瞬间调头,随便扭扭,用枪扫白马还是没问题的,这么一个差别,就足够封杀那本身就不太多的弱点了。

    可以说,张颌的重骑兵,补上灵巧之后,已经算是相当完美的超级精锐军团了,而且在平原上,其战斗力已经丝毫不逊色所谓的决战兵种,不过可惜的是,就算是有人想要模仿,不具备张颌的军团天赋,学一个死一个。

    这玩意儿基本就相当于张颌给自己量身定制的兵种,不管他的军团天赋能不能在某一天达到完美并入精锐天赋之中,这个军团在张颌的手上比其他任何人手上都强。

    关羽拔营的速度很快,渡河的速度也快的惊人,很明显有些雷厉风行的意思,张颌这边在看到关羽的率兵渡河之后,直接带兵在河对岸排出了一条锋线,重骑兵冲锋的锋线,其中排在最中间的便是张颌。

    站立在船头的关羽看着对面张颌的举动神色依旧冷漠,但是双眼已经浮现了一抹冷光。

    “周仓,扛我刀来!”关羽冷冷的下令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