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四章 轻易破解

    “我们不通知河内石家吗?”甘家有一个愣小伙没反应过来,看着甘瑜非常正式的询问道。

    “这个必须我亲自上门拜访。”甘瑜黑着脸说道,自家怎么还有这种蠢蛋,居然会问这种智障问题,和庐江王氏,九江陈氏,巴西周家不同,石家和甘家才是中原世家之中真正专业搞天文的。

    庐江,九江,巴西那三家最多是近百年来在这一方面很有名,秣陵甘家和河内石家才是真正职业性搞这个的,说点过分的话,九卿下面管天象历法的太史就是他们两家开的。

    除了某些诸如,司马迁,落下闳,张衡这些完全是开挂的神人,天象历法基本上都是这两家人在搞来搞去。

    至于前面那三位大佬,司马迁代表的司马错一脉的司马家全灭了,家学全部便宜了杨家;落下闳的家族也全灭了,家学全在巴西周家手上,周家能搞天象,要是没有落下闳的底蕴怕是连上路都做不到。

    当前唯一一个还存在的家族,也就是南阳张家,张衡的后裔,由于张衡开的挂比之前那位还大,后人实在继承不起来,张家集体转了机械学和天地精气能量学,天文学和历法,已经已经丢下捡不起来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张衡那个级别完全相当于一个春秋战国时代的先圣,说实话,整个中原还真没出现过单个世家完全继承了一个先圣所有传承的,实在是因为背不起。

    就算是荀家这种荀卿直系,也不是完全继承了荀子所有的一切,还有很多都传给了其他人,变成了其他家族的家学,毕竟某些人实在是太过于超出时代,以当时的情况,要背负先圣的传承实在有些妄想。

    自然张家被迫放弃了一部分张衡的传承,专精机械学和天地精气能量学,至于天文学,历法,这种只能丢了,哪怕张衡留下这一部分的底子也能撑起一个家族的底蕴,但是只能丢了。

    至于甘家和石家,在天文星相学上算是这个时代的权威,顺带一说,世界史上最早的天文著作就是这俩家搞出来的,一个叫《天文》一个叫《天文星占》,两家司职研究天象,经常搞出非常逆天的玩意。

    比方说,为了观测彗星周期,几代人一直研究,再比方为了确定某个不可确定的天象,直接花费了数代人盯着一个位置。

    这等丧心病狂的做法,非土豪,非空闲时间极多的专业爱好者基本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然而石家和甘家专业出这种人,可以说天文星象这些玩意在这两家因为伤寒玩完之前,两家人基本代表着同时代地球最高的水平,而且互别苗头,世界史上天文学最早著作不是一本,而是两本就是因为这是两家。

    因为你出,我也出,你研究我也研究,双方的进度基本一样,然后两家一起被伤寒搞的扑街了,这才有巴西周家代表的西川天文学和庐江王家以及九江陈家代表的星相学上位。

    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伤寒应该是没可能再像正史上那样将这俩家搞的全灭了,两家人自然还是和曾经一样各搞各的天文学。

    也正因此,甘家可以派个人用书信去通知其他三家来议事,但是石家,必须由甘家嫡系上门去邀请,哪怕他们因为一些研究比石家略微靠前了一步,但甘家很清楚,石家最多是倒霉没关注到这个方向,否则就对方的底子,怕也就是烧钱验证的活计。

    秣陵甘家因为一个验证将中原真正研究天文学的五个家族聚集起来,进入买无色水晶建立大型天文望远镜验证天文现象的时代,而陈曦则是默默的看着这群人搞东搞西,甚至还在暗地里面给他们一些支持,不过要等这些人出成果,天知道需要多少年。

    运气不好的话,就跟正常模板一样,整整一千五百年没有任何的进展,如果运气好的话,遇到牛顿那种开挂的,直接在三年间将当时人类可以解释的范围全部解释了,这种事情谁知道。

    不过陈曦主要的关注点并没有在这一方面,汉末三国,可以说是典籍学说,学派死的最惨的时代,倒不是完全因为战争,其实真要追究因为,更多是因为伤寒,毕竟战争倒霉的是百姓,真正的豪门只要不作死差不多就是笑看风云,而伤寒才不管你是豪门还是普通百姓。

    以至于某些学派直接死的灭门了,星相学之前的两大学阀全军覆没,甚至某些三国之前尚且还存在的学说直接断代了。

    要知道在张仲景解决伤寒问题之前,他已经是一个名医了,但伤寒在中原爆发的时候,张仲景自己的记载就是他们张家十死七八,死的都快灭门了。

    在这种近乎灭绝级别的死亡率之下,以中国古代那种门户之见,各大学派,甚至是某些统治级别的学阀都像是割麦子一样倒了一片。

    现在陈曦提前让华佗咔嚓掉了伤寒,人口虽说还是掉了一节,但总体而言各大先秦学说,学派并没有因为大幅度下降的人口和门户之见像割麦子一样倒下一片,成为历史的尘埃。

    更何况陈曦下手给百家机会干翻了儒家下层,现在的各家就像是吸收了营养之后,开始疯长了起来,虽说知识还有不少垄断在各大世家手上,但如果想学,底层还是有机会能接触到的。

    只不过基础的知识倒还罢了,越往上的知识越需要天赋,有些东西陈曦就算是给开放了,也不是下层百姓能学会的,甚至某些东西,对于百姓来说根本学之无用,甚至会生出完全是空耗光阴的想法。

    因为某些知识,对于以吃饱穿暖为目标的百姓来说确实没有实在的意义,哪怕是陈曦开放了也毫无意义,反倒是某些专业研究这些玩意儿的世家会兴趣大增。

    事实上就跟数学来说一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小学和初中的数学就已经够用了,就算给他们开了高等数学,概率论,拓扑学,如果可以选择不修的话,大多数人绝对不会去学的。

    因而陈曦很头疼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对于绝大多数的百姓来说,其实不怎么关心知识,虽说他们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学到知识,但是一旦他们发现子嗣学习到的知识不能填饱肚子,他们的兴趣就会直线下降,哪怕他们还会支持孩子继续学习。

    反倒是对于吃穿用度一切不愁的世家子弟来说,他们完全不在乎自己学到的知识是否可以用来填饱肚子,对于他们来说知识就是知识,没有无用的知识,只有没有发现用处的知识。

    以至于陈曦现在如果开了更高等的玩意,基本上百姓一方面不具备那个资源供养一个人学习那么久的时间,另一个要么形成学阀,要么便宜了世家,陈曦也没什么办法,学习也是一个花费不低的投资。

    然而很明显,对于现在的百姓来说,哪怕是平均水平最富裕的泰山百姓,也很难负担得起所谓的高等教育,很无奈,有很现实。

    在你将一切目标放在填饱肚子上面的时候,别人已经将目标放在了非常遥远的地方,这么一来哪怕双方资质没有差距,前者要超越后者,所需要付出的努力也是成倍的增长。

    因而看着手上收集上来的教育普及成果的资料,陈曦也只能叹一口气,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尽可能的缩小差距,没彻底烂根的世家,真要说战斗力,确实是强的可怕。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世家的资本在这个国家所占到的比率不断的下降,直到下降到一半以下,也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不能做到,总觉得很不现实。】陈曦默默地将自己从当前局势之中推断出来的结果烧掉,有些事情看过了,还是不要留下底子的好。

    在陈曦怀疑自身能不能做到的时候,豫州淮水边的关羽已经完成了自己军团的整编,数量高达三万人的精锐军团,领头的关羽本部,关羽本阵校刀手,已经全部换成了最精锐的后备军团。

    本身军团天赋已经登临顶点的关羽在将自己的军团天赋以韩信兵书上记载的方式扩张完成之后,直接和那些原本就是自己麾下本阵的后备精锐形成了更强的军团天赋。

    和张任那种军团天赋并入精锐天赋形成新的效果的方式不同,冷傲的关羽直接用理论上不可能超越精锐天赋的军团天赋反并了精锐天赋,将自己已经激发到极限的军团天赋进行了深化!

    所有归属于关羽本阵的精锐,在自身精锐天赋直接获得关羽意志加持之后,随关羽本人的意志强度和士卒对于关羽的认可度获得不同程度的加持,具备深化精锐天赋的效果。

    简单点的说法,二爷的军团天赋一旦开启直接和精锐天赋合并,不再外显,在具备精锐天赋深化军团素质的能力的同时,更具备强化精锐天赋的效果。

    也就是说如果其他将帅率领的顶级专属精锐具备怼三天赋和军魂的基础实力,甚至发挥够好可以磕三天赋军团和军魂军团一脸血,那么关羽的本阵已经可以真正怼三天赋了。

    素质的加强,精锐天赋的深化,两者合一,比起三天赋所少的最多就是一个特殊效果,但真要说,关羽的绝对意志不也相当于半个唯心效果,这种程度比之什么都不加的三天赋已经不逊丝毫了。

    同样这种变化也反馈到了关羽的身上,让关羽身上的气势更为凝炼,更是让关羽朝着心劫迈入一大步。

    就在关羽准备再次整合操练自己军团的时候,邺城的信鹰即时赶到,关羽直接一跃而起,将信鹰抓在手上,解下了鹰爪上的信件,而作为猛禽的鹰,面对关羽瑟瑟发抖,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关羽随手将信鹰丢飞,然后虚立在天空打开了信件,原本半阖着的双眼骤然睁开,眼中划过一抹冷光,随即落地,很快淮水北方的关羽营地之中响起来了沉闷的点将鼓。

    不等两通鼓结束,关羽营中所有的军师,参谋,将校都出现在了营帐之中,所有人都跑步抵达,未有一个人迟到。

    哪怕是郭嘉这种浪荡子,在点将鼓响起之后,都在二通鼓的时候来到了营帐坐好等待关羽的命令,虽说他已经有所猜测了。

    “众将士听令,全体拔营,渡河过荆楚,走周公瑾运送物资的古道前往中南!”关羽的神情依旧冷漠,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关羽身上那汹涌的战意,窝在中原,哪有打出去开疆扩土更让人动心。

    “喏!”一众将校尽皆起身回禀道,无有一个人询问关羽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关羽麾下的一众文武而言,关羽的命令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话,执行就是。

    伴随着一众将校抱拳离开,开始拔营整军,郭嘉,徐庶,陈炽等人也才有了询问的机会。

    “云长,中南形势……”郭嘉虽说没有说出那两个字,但是其意思不言而喻,这也是被李优和贾诩等人折腾成这样的,坏事,他这个乌鸦嘴最好不好开口。

    “不妙,求援信并非是官方发过来的,但张肃既然写了也就说明了情况,而且,这个你们看看怎么解决。”关羽将信递了过去,郭嘉伸手接住之后,打开看了看,眉毛不由得抖了抖。

    “元直你也看看吧。”郭嘉眉头拧成一团,然后将信件递给一旁有些急切的徐庶,而徐庶看完之后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随手将信递给陈炽,最后整个营帐里面的文官团脸色都成了苦瓜。

    “都说说吧,这个具备超越视距打击的军团该怎么处理?”关羽直奔主题,以他现在的军团,任何在攻击范围的对手他都不怵。

    可是面对这种你根本看不到对手的情况,就算有一身的本事发挥不出来也是扯淡,而关羽现在面对的就是这种扯淡的局面。

    徐庶看了看在一旁按着太阳穴的郭嘉,发现对方没有说话的想法,左右看看其他人也都是一脸为难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尴尬地说道,“将军,这种完全出乎预料的情况,我们也确实没有遇到过,急切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关羽冷傲的神色上几乎看不出任何的喜怒,但是其他人却都莫名的感觉到一些压力。

    “超视距吗?”眼见营帐之中氛围有些凝重,徐庶不由得有些想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就在这个时候之前没开口的郭嘉终于开口了。

    关羽听到郭嘉的话,第一时间就将注意力转到了郭嘉身上,其他人身上的压力不由得轻了一节,说起来和关羽配合时间最久的也就是郭嘉了,对于对方的能力关羽也有所了解,属于非常倚重的角色。

    “其实,这种东西不需要能看到的。”郭嘉转了转手上的杯子缓缓地开口说道,关羽闻言一挑眉,看到郭嘉手上转着的酒杯,从一旁摸了一个装酒的水袋丢了过去。

    “对方的弓箭怎么射过来的,我们怎么射过去就行了,反正既然对方能射这么远,威力那么大,也就是说从射出去到命中恐怕也就最多十来秒,这个时间不可能足够他们转移的。”郭嘉咕嘟咕嘟将一杯酒喝完之后,爽利的说出了答案。

    然而很不幸关羽没明白郭嘉的意思,而其他人也不知道郭嘉说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徐庶这边倒是抓到了一些东西,但是和法正当时的状态一样,根本摸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其实很简单的,我们确实看不到对手在哪里,但是他们箭矢的落点和角度以及方向,可以让我们算出来对方的的位置,当然这种东西需要参考经验,而且也不太准确,但实际上我们也不需要准确。”郭嘉完全无所谓的说道。

    “先校正重型弩机,让我们确定绞丝的重型弩大致是什么角度,什么射程,之后对方攻击之后,我们反击就是了,弩机这玩意虽说上弦慢,需要十几秒到几十秒,但对于大军来说,十几秒,几十秒大军团位置没多少变化的。”郭嘉双手一摊神色淡然的说道。

    “这倒也算是办法,只是弩机的命中率不高。”关羽皱着眉头舒缓了很多,郭嘉的方法确实不是很好,但相比于其他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的时候,这个方法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

    “命中率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其实我们要的更多是不被对方骚扰,那种级别的攻击伤害确实很高,但真要说杀伤力,一波能干掉三千人都是好样的,甚至我们如果将具备危险闪避的军团放在最前面,这种不以密度著称的箭雨,能射杀个几百人就已经是奇迹了。”郭嘉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个世界就没有无敌的玩意。

    这种大威力箭矢确实很可怕,但是张肃的求援信里面也说了,只有两千发覆盖了整个战线,这种密度的箭矢是存在躲避的可能的。

    准确的说,硬扛这种明显伤害爆表的箭矢,哪怕是对于成型的双天赋盾卫来说都是得不偿失。

    反倒是闪避这种威力大,但是密度很低的箭矢才是王道,不过说起来也正常,所有射程超过可视范围的箭矢密度都不会太大。

    对于郭嘉来说,箭矢这种东西追求威力超大,数量稀少,还不如追求一次射出一堵墙,谁也别想躲,威力只要能杀人就行,毕竟箭矢稀疏了,对于某些特殊军团来说直接就能闪避开来。

    某些自带危险闪避,和超速反应的军团,在你箭矢不够密集的情况下人家是可以闪开的,前者不需要看到,凭感觉闪避,后者只要看到就基本能躲开,虽说这种天赋比较稀少,但不是没有啊!

    面对具备危险闪避天赋的军团,这种两千发一波,覆盖一整条战线的大型箭矢,对于这些人来说有的是地方躲避,搞不好射的太散了,全军成功闪避开来都有可能。

    因而对于郭嘉来说,这种程度的超视距打击,其意义根本不在于伤害,而在于对于目标士气的打压,其意义在于战略上,而不在于能杀多少人,这样的话,只要做好准备,郭嘉倒不觉得有多危险。

    “你的意思是说对方用这种远程攻击打击营地……”关羽皱了皱眉头,对于郭嘉说的话有些理解,这么一想的话,只要布置得不错,战场上这个超远程军团其实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打击营地,算了吧,这种使用方式太蠢了,这个军团的意义在于救场,在于打破僵持,在于战略压制,对于使用的时机很重要,至于打击营地,只是看着很美。”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徐庶这个时候也彻底反应了过来,看向郭嘉面带敬服。

    “对方用这个军团打击我们营地,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用弩机打击对方的营地,哪怕我们看不到对方的营地,只要我们的斥候确定位置,我们就可以用抛射将重型弩矢射过去,至于偏差,其实对于营地来说偏差大不大并不重要,因为营地很大。”徐庶叹服着解释道。

    “对,就是如此,这种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毫无难度,了不起浪费一些重型弩箭,一点点的调整射程就是了,到最后固定角度方向基本就差不多了,而且对于精锐军团来说可能也就是几发,弩机……”郭嘉不屑的说道,“你射一发,我回你十发,你信不。”

    “原来如此!”关羽彻底反应过来了,“这么说,这个军团其实更多是对于大决战的影响?”

    “……”郭嘉敲了敲杯子,关羽阖眼,从几案下再拿出一个水袋丢给郭嘉,郭嘉爽利的灌完开口道,“我们都知道这么一个事实,我们还会给他们这么做的机会?连落点都能算出来,我们还能摸不到他们军团的旁边去和他们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