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三章 科研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啊

    陈曦仔细看完了甘家送来的稿纸上所有的计算方式和验证方式,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说每一种计算方式出来的数据都会有一些出入,但大体都在四万公里左右。

    看着这个是数据,陈曦基本已经知道,甘家现在最多是受限于曾经的三观无法相信这玩意,但他们自己计算出来的东西,他们心中也有底,而且根据这些东西,脚下是个球,基本已经足以证明了。

    之所以甘家闹到快要分裂,怕只是多年的教育让他们很难接受,但数学这玩意计算出来的东西,只要方式对着,过程对着,什么结果就是什么结果,根本不讲理!

    陈曦想了想,给蔡琰点了点头,而蔡琰瞬间脸色苦了一节,很明显蔡琰也是计算过了,但是心理不能接受,才来找陈曦的。

    “那为什么我们能站在上面,那它们呢?”蔡琰沉默了一会儿传音道,很自然的望天,随后看向陈曦,自家脚下是一个球,那天上那么多球,你告诉我能不多想?

    “呃,这个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怎么计算我倒是知道,但是我算了不顶用,等其他人解释吧,看这情况,有可能在几十年内就有人能解决了。”陈曦叹了口气,有些唏嘘的说道。

    “多谢。”蔡琰有些沉默,有些东西在第一次知道,真的会很震撼,尤其是对于一个成年来说,尤其是这种东西还是自己计算出来的。

    “你也歇一歇,秣陵甘家来问你,你就照实了说,如果他们问为什么,你就让他们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甘石星经里面星辰的轨迹和周期,让他们自己去研究内里联系。”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恐怕蔡琰也挺心累的,三观粉碎什么的。

    “我先走了。”蔡琰起身微微有些摇晃,应该因为困倦造成的低血压,不过还是很稳的起身微微后退对着陈曦欠身施礼,随后才离开。

    等蔡琰离开之后,脑袋一片混沌的陆逊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好像听到了某些非常不符合自己多年所学的玩意,以至于手指颤抖着指着那沓稿纸询问道,“师父,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个球?”

    “是啊!”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总觉得这个回答之后,会让人很无奈,想到自己脚下只不过是一个球,而天空有无数的球,那么仰望星空的时候,真的会升起一种亵渎的想法。

    不过说是亵渎也不对,当凡人认识到自己脚下是一颗球,而天空之中有无数颗球的时候,仰望星空升起的不仅仅是亵渎,更是征途。

    “那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平呢?”陆逊喃喃自语道,依旧无法接受,但是数学的方式不讲理的地方就在这里,证明了就是证明了,经验面对数学最后计算出来的不科学的结果,只能低头。

    陈曦闻言,不由得想起来一个笑话,很自然的回答道,“因为大啊,太大了,所以显得平啊!”

    将头晕脑胀的陆逊打发之后,陈曦叹了口气,浑天说从落下闳提出已经三百年了,到张衡将之使用到足以解释大多数天文现象到现在也已经近百年了,但是中原人还真没想过浑天说之中的那个球真正是脚下的大地,到底是什么概念。

    现在有人真正的测算出来自己的脚下是一个球,接下来这群人大概都会问出为什么作为一个球自己没掉下去,而作为从春秋贵族转变过来的世家,这些家族只要有必要可以为一个问题消耗数代人。

    为了观测彗星,为了确定周期,某些家族甚至花费了几代人在这一方面,他们既是因为空闲的时间多,也是因为家学的延伸所导致的结果,光想想有人能在公元前观测到木卫二,并且将之记录下来,足可见真心对某一个玩意升起兴趣的贵族到底有多可怕。

    作为一个不需要为食宿,为生活筹算的贵族,一旦真正对某样东西生出了兴趣,他们完全不介意消耗大把的青春,毕竟对于这些人来说鲜衣怒马,欺男霸女,为祸一方其实只是一种生活。

    将兴趣研究上升到生活的一部分之后,那这些人迟早就会出东西,想想周舒,周群,周巨,这种父亲爱好天文,于是开始研究,生了儿子开始带儿子研究,儿子生了孙子,继续带着孙子研究。

    这种耳濡目染,这种言传身教,生活在这种氛围之中,莫名的觉得有些可怕,然而在这个基本没有什么娱乐节目的时代,不找点能让自己感兴趣的玩意儿,恐怕真的会很无聊。

    不过话说回来,在这种时代,真正会无聊的也就是那些贵族,那些豪门的子弟,普通的百姓,一天累死累活,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这也是为什么古代真正留名的那些人,少有真正意义上穷人。

    毕竟研究也是需要时间,精力以及财富的,光想想,甘家为了一个测算,短短半年时间蒸发掉了接近两亿钱,就可以知道科研这种东西,真的不是穷人能玩的起。

    蔡琰回家后没多久,甘家就派人来拜访蔡琰,很明显甘家也是真着急了,否则的话,不应该做这种失礼的事情。

    眼看着面前神色困倦的男子,蔡琰叹了口气,想来她之前在陈曦面前大概也是这么一个面容吧。

    “蔡大家可否告知我等答案。”甘瑜带着淡淡的倦意说道,至于蔡琰的容貌他甚至都没有心思去观察,对于现在整个家族已经上脑的甘家来说,什么美女,什么财富,没有我们要的答案重要。

    “嗯,你们所算出来的答案是正确的,我们的脚下是个球。”蔡琰感慨万千的说道,在她面前很少有男子流露出这种就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神情,哪怕是李优,贾诩这等都会有些神色流露,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最多有的人控制的更好。

    “是个球……”甘瑜闻言双眼为之一木,不自然一种疲累从心底浮了上来,然后腿直接一软,倒在了圈椅之中。

    甘瑜参与了实验,甚至其中一种计算方式都是他提出来的,但就算是他们自己算出来的东西,在真正得到确定答案的时候,他们以及难以接受,毕竟这真的是在粉碎他们的三观。

    蔡琰看着彻底发木了的甘瑜,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等对方清醒过来,而很快对方便稳住了心态。

    “蔡大家,还请原谅,之前心潮澎湃,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甘瑜起身抱拳对着蔡琰施礼道。

    “不必如此,我当时怕也好不了多少。”蔡琰并没有太过在意甘瑜的失礼,准确的说,会发生这种事情也是在预料之中。

    “蔡大家,可否告知与我,为什么我们大地是个球,我们还没有翻出去?”甘瑜听完蔡琰的话,直奔主题。

    “陈侯未说,只言甘家好好翻阅自家关于星相的典籍,算算轨迹和时间周期,再想想为什么我们所见到的东西都会落到地上,但月亮却在我们头顶。”蔡琰平淡地说道,说这话的时候,蔡琰甚至自己都在思考这些问题,但是没有答案。

    “多谢指点,打扰了。”甘瑜闻言前身对着蔡琰再次失礼,甚至连停留喝茶的意思都没有,就准备离开。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失礼了,但是蔡琰很清楚,这些人就跟当年他父亲蔡邕一样,只不过蔡邕追求于音乐,而这群人追求的是星空,不过本质并没有差别。

    蔡琰点了点头,命令一直在侧的几位侍女将甘瑜送出门,自己便去闺房休息去了,她的耗费了不小的心力。

    另一边,甘瑜回到自家暂居的邺城小宅院,当即数名年轻人围了上来,这些都是甘家的年轻一辈。

    “让驿站将我们的测算的草稿发给庐江王家和九江陈家,以及巴西周家,让我们四家碰个面。”甘瑜将知道的一切交代之后,等所有人回神过来之后下令道。

    实际上甘家其实也知道自己算对着,但是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这个荒谬的现实,然而数学不讲道理,好在有验证的方式,陈曦的答案,神人入梦这个说法,很科学,很讲道理!

    “那我们还收水晶吗?”甘家一个小伙子询问道。

    “不收了,找一处水晶矿,买了吧,这种收水晶的方式不合算,还是买矿成本低一些,而且我们需要尽可能够大的透明水晶。”甘瑜叹了口气说道,水晶这玩意要说贵,也不算太贵,但像甘家要求的那种,实在是太困难了。

    说实话,甘家也是被逼的,要制作天文望远镜,现在陈曦这边出产的玻璃根本达不到标准,甘家被迫用天然无色水晶来做透镜,而这玩意的制作难度和制作成本,在要求做到足够大的情况下,简直要将人逼疯了,首先大型水晶本身就不多,再一个裂痕,颜色都是问题!

    甘家很清楚,如果确定大地是个球,那么接下来的研究怕就是为什么他们没飞出去,而之前一个验证蒸发了三分之一的家产,必须要找人来一起承担了,而星相学,中原就五家在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