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二章 有人迈出了那一步

    “是的,师父,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一卷足够精确地地图,一卷足够囊括宇内的精确地图。”陆逊想了想说道,“让我将之整个记忆在心中,用未来的人生去丈量,去验证。”

    陈曦闻言不由得感慨连连,该说不愧是陆逊吗,这种心态,这种理想真的是远大无比,不过宇内啊,就算是后世也没有人真正拥有过整个宇内的精确地图,所谓的世界地图也值得是当前人类的范围而已,宇内,抬头看那璀璨的星河,那便是宇内。

    “好,为师到时候用刻度尺给你画一份带精度和地形的。”陈曦压下心中对于星空的渴望,将地图范围缩小为世界,这么一来,陆逊想要的东西也就不是那么的困难了,最多是有些费事,不过距离他结婚还有小半年,陈曦还有时间。

    更何况被陆逊这么一提,陈曦也才想起来,趁着自己现在还能记得起来相对比较精细的世界地图,还是提前将所有的地图融合起来制作一份精确可用的地图作为留底。

    “多谢老师。”陆逊面带欣喜的说道,他确实很想看看这天下到底有多庞大。

    “嗯,我先去写一份拜贴给皇甫将军,明天带你一起过去。”陈曦眼见陆逊的神色,笑了笑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写一份拜贴,让我家老管家送过去。”

    陆逊点了点头,陈曦便先行前往书房,等到陈曦再过来的时候,石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零碎的小吃,陆逊有些拘束的坐在一旁,而蔡琰则坐在另一边,陈英在一旁陪侍。

    “嗯,很少见啊。”陈曦眼见蔡琰出现有些吃惊,说实话,从前年开始,蔡琰给陈曦这边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等到二小姐有了羊祜和羊徽瑜之后,蔡琰基本就不来陈曦这边了。

    “有些问题想要询问一下。”蔡琰端着手上的茶杯,平淡而又毫无起伏的说道,也算是给没在这里的人一个解释。

    “什么问题?”陈曦不解的询问道,一般蔡琰有问题自己会解决,以前有段时间蔡琰有什么问题的话,还会从陈曦这边寻求答案,现在的话,已经不需要如此了。

    “秣陵甘家拿了一堆东西,来我这边求一个答案。”蔡琰平静而又清冷的说道。

    “哈,你居然还做这种事情?”陈曦一脸惊奇的说道,完全没听说蔡琰还有解答问题的爱好,话说收东西解答问题这种事情有些奇怪啊。

    蔡琰闻言,清冷的眼眸自然扫了一眼陈曦,没别的意思,但还是让陈曦有些尴尬。

    好在还没等陈曦开口,蔡琰已经开口给陈曦解释,“并非是收了东西给于对方答案,而是我会帮别人解决一些学术性的问题,至于是否是标准答案,我只能说是基于我的知识储备。”

    “……”陈曦无话可说,蔡琰好像确实没有门户之见,只是因为自身身份,很难有人去她那里求学,不过一般登门的话,只要是纯粹学术问题,蔡琰好像会给于解答。

    “这次是因为什么?”陈曦隔了一会儿,将蔡琰的回答放在一边,转而开口询问道。

    “秣陵甘家内部因为一个问题分裂了,而为了避免家族因此分裂,甘家家主甘汾将问题送到了我这里,希望我能给于一个解答。”蔡琰带着些许的困倦开口说道。

    陈曦看着蔡琰面容上的困倦之色不由得有些奇怪,蔡琰在人前还是很注重仪容的,这种明显流露出来的困倦之色在陈曦看来简直是难以想象,这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好奇怪,为什么会求到你那里?”陈曦不解的询问道。

    “因为当前明面上学术性的知识,我懂得最多,而且相比于某些人,我看起来更闲。”蔡琰不急不缓的说道。

    陈曦挠了挠脸颊,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也对,明面上学术性的东西,现在站在顶点的确实是蔡琰,藏书阁内库的钥匙就在蔡琰脖子上挂着,而蔡琰本身就相当于一个藏书阁。

    号称任何一个豪强娶了,三代就能蜕变成世家,之后靠着蔡琰自带的大量典籍,足够将整个家族堆到书香门第。

    然而,很不幸,蔡琰压根就没有嫁人的想法,蔡家家声就靠蔡琰一个人在刷,这么一来蔡琰不提外嫁,其他世家就算有兴趣也没办法。

    “是什么问题?”陈曦挠了挠脸颊,有些尴尬的询问道,“说起来,你不能解决吗?”

    蔡琰本身的资质就很好,又有精神天赋和类精神天赋,在陈曦大量典籍的投食喂养下,现在在学术方面确实厉害的非比寻常,按说当前社会环境,除非是哲学问题,不可能存在难住蔡琰的情况。

    “我们站立的大地是圆的吧。”蔡琰缓缓的开口说道。

    “……”陈曦闻言眉毛抖了抖,没说话,倒是陆逊已经彻底目瞪口呆,脑子一片混沌了。

    “呃,这是你问的,还是……”陈曦思虑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思考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再进行回答。

    虽说在春秋时期中国这边和古希腊那边都有人提出脚下的大地是个球,但双方都没证明。

    之后大概到战国年间,中原这边甘德和石申由月食的形成推断出大地是个球,同期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同样也根据这个推断出大地是个球,然而双方都认为自己是个智障,大地怎么能是个球!

    于是双方都只是在自家的典籍里面提了提这一条猜测,之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佐证也就一个月食,从这一方面来说两千五百年那批人确实是厉害的非比寻常,毕竟双方都诞生了一批文明的实际奠基人。

    之后中原这边真正提出地球是个球的就是西汉的落下闳了,而且直接上了浑天说,只不过落下闳没办法真正让这个学说展开,虽说提出了,但并没有得到当时社会主流的认同。

    再下来到张衡,那就可怕了,浑天说,浑天仪,直接解释了当时地月系,太阳系的很多天文现象,这才让浑天说真正开始压倒盖天说。

    然而张衡自己也没办法解释,大地是个球的话,他为什么没有滚下去,加之张衡当时的条件也没有办法测算出球的面积和周长什么的,所以浑天说虽然解释了很多东西,但就是没办法彻底搞死盖天说。

    至于现在三国年间,其实浑天说已经占据了优势,但浑天说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没办法解释球这个问题,因为浑天说虽说盛行,但真正笃定脚下是一个球的基本没人。

    现在蔡琰询问,以这种口气看,应该是有人有了笃定的证据。

    “甘家,秣陵甘家的人提出的问题,他们有家有人靠着在海面移动标靶,计算可视范围的极限,算出来大地的周长,他们认为脚下是个球!”蔡琰非常无奈的说道,随后从袖口拿出一沓写满了计算方式和各种验证结果得出的结论。

    “结论呢?”陈曦头大的说道,他早就知道中原有一些怪物不好对付,好吧,这波真遇到了。

    实际上这也不能怪陈曦,以前在陆地上的时候,固定在一地的古人就算有数代人积累的知识也很难得出大地是个球这个结论,结果去年的时候,周瑜将一群天文学,星相学,风水学,堪舆学的人弄到船上南下去了,这群人就星相那个差点在船上打起来。

    后面那就不用说了,甘家人不服,陈家人也不爽,王家人也是黑着脸,最后这件事揭过了,但回头这三家等回了家,直接开启全家研究模式,不过甘家砸钱砸的最狠,方法选得又对,只用了半年出结果了,然后为了这个结果,甘家自己内部打起来了。

    “圆周计算取的是赵君卿最新计算出来的数据,甘汾带着秣陵甘家在海上实测了两个月,最后确定脚下的大地是球,而且越往南这个数值会越大,按照他们的计算,脚下大地的最大周长换成最新单位是四万公里。”蔡琰将甘家送过来的计算稿纸递给陈曦。

    陈曦沉默,这个数据和他印象之中的数据其实出入已经很小了,该说这个家族不愧是职业搞这个的。

    看着手上的计算数据,陈曦无比的佩服,而且上面注明了大量的实测数据,为了避免失误,在同一个地方甚至进行了数次实测,剔除某些意外数据之后,取均值进行计算。

    计算的方式也有好几种,诸如同时间同高度不同地区的影子,海面地平线的可视距离距离,甚至还有诸如请仙人使用近乎激光一样的光线法术,然后船只远离海面,计算平直射线随着船只刻度标的远离而上升的高度,最后取用的数据就是最后一个的数据。

    自然用这种方式来测算出来的数据精度高的可怕,顺带为了完成这个测试,甘家好几百年积累下来的财富已经蒸发了三分之一,买船的花费,布置人手,购买精准钟表的花费,购买无色水晶等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