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一章 赠礼

    总之这本书的封面上被涂黑了很多地方,很明显能从未彻底涂黑的部分上看到编撰这本书的人到底是多么的纠结,毕竟陈曦自己不懂战术,将记忆之中的战术提取出来,总觉得是在作死。

    因而陈曦写是写了,但是越写越心虚,哪怕这些知识都是有实例的,而且经过了后世的解读,可是由于陈曦实在无法解读出其中的精妙,以至于表现在封面上就是这种很无奈的口吻。

    “咳咳咳,那个,伯言,为师也没什么办法,我不懂这个,这些战术解析你师父我觉得其实更像是作死,我只是写下来了,至于对与否,看你的领悟了,反正原文如此。”陈曦尴尬的笑道,这个封面……

    陆逊并没有问这些战术是怎么来的,现在中原这边的大佬已经默认陈曦是神人入梦了,不过很明显就算是神人入梦,有些东西该不会,还是不会,毕竟什么玩意也要讲基本法,陈曦明显是政务系的。

    基于此,以贾诩等人的能力联系前因后果,兵法战略方面的典籍,陈曦绝对是是学了,因为有些内容陈曦写出来过,而且水准以李优这种层次去分析解读都可以给于一个极高的评价,但是陈曦自己的实际水准实在是不配能写出这种玩意儿。

    以前可能觉得陈曦是在藏拙,毕竟陈曦也有破百万黄巾的战绩,但是现在的话,贾诩这些人摸索着也回过味了,陈曦应该是真不会。

    至于破百万黄巾那次,其实更多是兵形势的做法,管他死活,直接爆掉对方,这种作战方式,怎么说呢,你再打一次,说不定就不是这么一个结果了,因而对于陈曦写出来的兵书,贾诩等人是信服的。

    当然贾诩和李优也明确的说了,如果陈曦没有绝对的把握千万不要写,要么一个字不差,要么就当没有这回事,反正千万不要加自己的理解,因为搞不好真的会坑死人的。

    不过对于陈曦有幸得见如此巨量的经典兵书战略,最后还是这么一个水准,贾诩和李优其实也不好说什么,有些东西真的是需要开窍,不开窍,学的越多,死的越惨。

    好在陈曦也算是能匹配的起所谓的神人入梦,毕竟内政一系就算是有神人传授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学会的玩意,更何况想陈曦这种简直和碾压一个级别的存在,这已经不是简单一句学就能说清的了。

    至少在资质上,贾诩也不得不承认,也许陈曦不具备触类旁通的本能,但是陈曦在总体的先天资质应该是不逊色他们的,只是陈曦将所有的资质全部点在了内政上,以至于军略整个都有些爪麻。

    “多谢师父!”陆逊也没有在乎这书封面的问题,陈曦敢写的玩意儿,必然是真货,至于看懂还是看不懂那就看个人本事了。

    “对了,这一方面我也办法教你,皇甫老将军应该可以,你将这玩意可以给皇甫将军一份,看看他能不能当你引路人,你师父我是没什么办法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他的军略实在是玩不转这些复杂的东西,更何况,他的天资基本都没有在这一方面。

    “也好。”陆逊点了点头,就算陈曦不说,陆逊也会找人帮忙,毕竟和其他学派不同,陈曦对于知识的传播并没有什么门户之见,而陆逊也是受到了陈曦这种态度的影响,对于很多东西其实看的很开。

    “嗯,听说你打算在入冬的时候迎娶糜家大小姐。”陈曦笑着对陆逊询问道,这个消息已经有一些风声了,陈曦这段时间虽说和蔡琰忙着编撰典籍,但是两人都从一些渠道收到了消息。

    “是有这个打算,毕竟到入冬的时候,我已经十六岁了。”陆逊面带犹疑的说道,其实当初答应糜贞的事情,陆逊并没有做到,不过糜贞也没有提,但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陆逊和甄宓是同一年的,不过甄宓是年初的,陆逊是年末的,若是实算,陆逊现在才十四岁,等到入冬也才刚刚十五,但是按照这一时期的虚岁计算,陆逊确实是十六岁。

    陈曦问这个,其实也有一些头疼,因为甄宓开始蹦跶了,表示自己快十七了,也不说别的话,就在陈曦面前蹦跶,有时间就蹦跶。

    以至于原本想要在放养两年,先将从甄宓身上刷出来的女儿感觉移到陈倩身上的陈曦,现在有些头疼着是否直接点头算了。

    至于尴尬倒不至于,甄宓好像从他母亲张氏那边得到了一些东西,现在很少在陈曦面前流露出那种让陈曦缅怀的神态了。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问题在于,甄宓随着年岁的增加,越来越漂亮,而且和神色清冷,总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知性冷然之感的蔡琰完全不同,甄宓逐渐学会撩陈曦了。

    以前没长开,陈曦看甄宓的眼神,十次有九次都是在看女儿,倒不是前世的陈倩能长得和甄宓一样,而是那种神态,那种明明不想去做,但是为了一些东西却咬牙去做的神态,让陈曦总有些恍惚。

    现在甄宓在张氏的指点下也算是彻底反应过来了,以前年纪小没回过味,宠爱,怜爱,以及真正的爱恋虽说都有一个相同的字,但问题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小点的时候分不清,现在甄宓已经能分清了,而且也将陈曦心中的印象剥离掉了,以至于陈曦反倒有些尴尬。

    不过现在想想的话,陆逊基本上真的要叫甄宓师娘了,时间的话,倒是说不准,陈曦也在犹豫,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明年开春之后,甄宓很有可能就要在陈曦面前蹦达自己快要十八岁了,压力有些大了。

    “证婚人需要我帮你找一位吗”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贾师到时候会做为证婚人。”陆逊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说道,实际上这种事情其实最好找自己的老师,可惜陈曦太年轻了。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嗯,我这边也想想到时候送你点什么,伯言,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允许你说出来,到时候我给你准备一份。”陈曦思虑了一会儿非常郑重的说道。

    陆逊闻言面露深思状,但是仔细想想却发现自己确实没有什么真正需求的东西,现在陆家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

    当前陆逊的祖父陆康正在造船厂坐镇,陆逊他爹陆骏外加郑浑和马钧成天闹着要将南阳张家那几个老家伙用启灵秘法烧了祭七代舰。

    当然听说在陆骏,郑浑,马钧等人闹着要烧了对方祭灵的时候,南阳张家张衡的后裔已经一致决定到时候烧了对面那群和自己抬杠的智障,双方在秘法灵的启灵术上都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一群人成天闹着要将某某祭天,用来强化七代舰什么的。

    据说南阳张家靠着自家关系网,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用自家秘法和某某铸剑世家交换了某种据说是用血祭铸造通灵宝剑的秘法,现在据说已经有了一些进展,总觉得这些人在祭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陆骏这边据说也出一些成果,不过双方总是谈不拢,就算有总设计师也没办法拿出让所有人满意的答复,最后解决方案变成了炮台建造两套,为此原本已经爆炸的经费已经彻底爆炸了。

    然而陈曦这边直接表示打死都不给预算,要么沉船,要么凉拌就按照设计图搞,最后南阳张家直接表示陆骏那群人是智障,我们张家现在搞的路线才是最正确的。

    可惜陆骏是总设计师,强行通过了他们那边搞的方案,最后双方一拍两散,闹翻了,张家直接打申请报告表示自家愿意投入了造舰成本的百分之三从刘备官方购入各种资源,重制设计。

    总之现在的状态是双方互别苗头,看起来是杠上了,陈曦见此不得不说一句,张家真心有钱啊,顺带深刻的认识到这是一个颜面非常重要的时代,尤其是对于这些自忖自家在某一方面独领风骚,足以镇压其他所有世家的家族来说,专业不容轻侮!

    至于陆逊的小叔,现在正在新开的鹿门书院念书,老师是黄承彦和庞德公,不过学问看起来不算太好,连他们班的同学都有些搞不定,对此陆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那个班级确实有些相当强的人物。

    这么一来,仔细思虑一下,陆逊实质性的需求还真没有,至于理想,愿望,梦想这些,不依靠自身的能力实现,对于陆逊来说压根没有丝毫的意义。

    “好像确实没有什么需求的,师父的典籍只要是我需要的都会允许我翻阅,唔,想起来,师父,送我一份地图吧,天下的地图。”陆逊思来想去没想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但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郑重的开口说道。

    “天下吗”陈曦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望天,可惜白天看不到星空,否则的话,认知到天下之后,远望星空大概会更震撼!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