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一章 懂了就是懂了,不懂……

    “去找找你师父,他应该早就给你准备了一部分关于这一方面的典籍。”贾诩眼见陆逊面上的喜色,又告知了陆逊一个好消息。

    说起来陆逊跟着陈曦好几年了,但真要说陈曦亲自教授陆逊,说实话其实时间真不多,陈曦本身就不太会教人,陆逊能有现在这个档次,更多是因为自己的底子,和贾诩等人的指点。

    陈曦在其中更多的意义其实是让陆逊有幸接触到这些足以夯实自身根基的智者,让他本身的资质得以更加完美的开发出来。

    至于说陈曦教了陆逊什么,辩证唯物论,阶级思维,科学思维观念,呃,这么一想的话,其实也是有很多很重要,外加很厉害的东西,陈曦在教育陆逊方面貌似也没划多少水……

    “师父吗?”陆逊点了点头,虽说陈曦不着调的时候非常多,但是不可否认,陈曦在陆逊的心目之中地位还是非常高的,当然划水这个头衔,陈曦面对陆逊还是是很难摘掉了。

    “嗯,他应该给你准备了一些适合你未来发展方向的典籍,虽说他本人不太擅长教书育人,但是他对于识人很有一套。”贾诩平淡的说道,“你去给他汇报一下进度,他应该会给你一些东西,顺带替我问一下你师父的进度,这都快到时间了,成果还没出来。”

    “好的,贾师。”陆逊恭谨的欠身施礼,贾诩摆了摆手示意陆逊可以离开了。

    等到陆逊拿着贾诩写好的信笺前往陈曦宅院的时候,累了一天赶回来的陈曦正在逗弄自己的女儿,相较于吃了睡,睡了吃,醒来陈曦一抱就哭的长子,还是这个已经认人了的女儿乖巧。

    “呦,伯言,你今天居然有时间来看我,跟着贾文和学习处理政务军务怎么样?没出什么大问题吧。”陈曦将怀中的女儿颠了颠抱好之后,笑着对自己的徒弟说道。

    “贾师让我前往皇甫将军哪里进行学习。”陆逊沉稳的说道。

    陈曦闻言原本轻拍女儿后背的手骤然放缓了很多,面上也流露出明显的思虑之色,他已经明白了贾诩的意思。

    “这样啊,贾文和意思是让皇甫老将军来教你啊。”陈曦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还以为他会在你完成这一阶段的学习之后交由文儒来带你,唔,是我的失误,你和孔明不大一样,交由皇甫老将军来教育的话倒是非常合适。”

    陈曦的话让陆逊心中一暖,自己的师父原来一直在关注着自己。

    “说起来皇甫老将军倒是非常有一手的,尤其是在兵法战略上,很有见地,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也没有一个衣钵传人,你可以去他那里试试水,说不定还能像孔明当年骗文儒一身衣钵一样,搞到不少的好东西,有信心没有!”陈曦想起皇甫嵩的情况,不由得大笑道。

    陆逊尴尬不已,诸葛亮继承了李优衣钵这件事,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但所有人也都知道李优其实没收诸葛亮为衣钵传人,像这种简直如奇迹一般的事情,陆逊实在是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脸。

    更重要的是,诸葛亮在没有成为李优弟子的情况下,继承李优衣钵,可不仅仅是因为诸葛亮那逆天了的资质,其中更有一方面是因为李优的潜在身份,这种事情,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

    “别这样啊,要有信心,皇甫将军确实很适合你以后的发展方向,说实话,伯言,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并不适合作为你的老师,我能带给你的更多的其实是平台。”陈曦先是调笑,随后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陆逊闻言当即开口解释,“师父,弟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如果没有您的话,我现在应该还在江东某家书院之中学习。”

    陆逊对于陈曦其实很尊重,虽说陈曦常年划水,而且也确实不适合教导弟子,基本等同于放养,但陈曦很多的思想,以及思维方式很大程度的给陆逊指出了明确的方向。

    在陆逊的眼中,如果没有陈曦的话,他现在怕是还在江东那个小水坑里面扑腾,陈曦的思想,陈曦的平台,给于了陆逊很大的支持。

    “你这么想,我很欣慰啊,不过我确实没办法教好你,收你为徒更多是因为你的资质太好,而我有办法让你完美的发挥出你的资质,你现在的能力,主要是你自己的努力,我算是占了便宜。”陈曦笑言着这种让陆逊实在没办法应答的话。

    眼见陆逊沉默,陈曦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陆逊这么快成长到这种程度,让陈曦非常满意,可以说是与有荣焉,虽说其中真正能算上自己功劳的并不太多,但陆逊是自己徒弟啊!

    所谓天地君亲师,师有事,弟子服其劳,在这个时代近乎等同于孝义,自然弟子有出息,师父就算什么都不做也会有三分的功绩,更何况陈曦还做了不少的事情。

    “明天我带你去见见皇甫老将军,跟他好好学,当今天下,往前往后一段时间之内,军略方面能压过皇甫老将军的怕是没有了,当然这是指配合上你师父我的后勤。”陈曦先是表示明天带陆逊去见见皇甫嵩,之后又不自觉了的自夸了起来。

    “多谢师父。”面对这种状态的陈曦,陆逊也只能恭谨以对,不过陈曦说的也是实话。

    “说起来,以前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要走上这条路,唔,我当时还准备了东西,现在也交给你吧,不过看看也就是了,兵法这种,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是不懂。”陈曦想了想说道,“说实话,你师父我的战术水准其实很差。”

    陆逊闻言浮现了一抹轻笑,并没有在这一方面进行反驳,陈曦的战术水平其实很一般,但是战略方面很厉害,知道目标,而一切准则围绕目标进行,将对手活活逼死。

    “陈芸,将倩儿抱回去吧,顺带去书房找一册封面上改了很多次的书。”陈曦看了看怀中已经睡着的女儿,小心的将之交给陈芸。

    “等会书拿过来,你看看就是了,是一些战术和战术原则。”陈曦在陈芸将自己女儿抱走之后对着陆逊说道,“不过先说,这书你看完也别问我,我不懂这个,也没办法教你,你可以问一问皇甫将军。”

    陆逊点了点头,陈曦给他准备的东西一般都很靠谱,但是兵书这种玩意,其实和其他东西有很大的不同,兵书上写的东西你用了可能死了,别人用了可能会逆天。

    兵书这玩意儿,怎么说呢,很多时候属于每一个字都能看懂,甚至有时候现状也和兵书上描述的情况差不多,但是你就算是能做到所有兵书倒背如流,面对某些完全不看兵书将领的,你都有可能打不过。

    中国历史上也不是没出现过不看过兵书,将敌方吊起来打的名将,以及某些专业吃兵书的神将,前辈这么写了我就不这么干,兵法这个玩意儿,陈曦到现在都是一头雾水,完全没办法弄明白。

    感觉就像是雾里看花一样,陈曦倒不是不聪明,但是面对兵书,陈曦一直没明白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就陈曦的感觉,如果自己不开窍的话,用尽一辈子的时间,怕也就是这样了。

    光看看老陈家自家兵法的原话,“每自运方略,其法皆不同,非务相反也,时异势殊耳。故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捷于矢不袭其镞,銛于剑不刻其舟”,面对这句话,陈曦就一个感觉,你说的简直是废话。

    可这兵法是司马穰苴留下来的原稿,真家伙,就是这么写的,而且据说有天赋的人,就看这一句话就能超过某些人一生的努力,顺带说句题外话,这是真的,并不是在开玩笑。

    陈曦表示自己想要骂人,虽说这句话每一个字他都懂,而且连起来意思他也懂,但就陈曦的实际感觉,这话不就是废话吗?

    可问题就是有人凭这玩意成为名将,而且是那种神级的名将,嗯,这个人就是司马穰苴的后辈亲戚孙武,就问你服不服,当时老陈家还叫老田家,司马家,田家,孙家,还是一家,家学这玩意儿,本家自然可以随便学了,孙武当年学的就是这玩意。

    作为姜尚之后,承上启下的名将,司马穰苴的兵法,所有有心想要走将帅路线的肯定都会有涉及,而孙武拿这玩意打得根基……

    然而这种懂得人,看一眼就懂了,懂了就基本达到无敌,不懂得人再看也只是觉得这是一句废话,而陈曦就觉得是废话,自然按照上述的判断足可见,陈曦在这一方面缺乏资质。

    因此,陈芸拿来的那本书的封面上写了很多被涂黑了的书名,嗯,都是一些诸如“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天知道这战术对不”、“这种战术用了会死”、“论如何在战场死得最快”、“这真的是战术”、“简单但不知道是否有效的战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