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四十章 不同

    贾诩斜视了一眼卢毓,什么话都没说,而卢毓瞬间冷汗就流下来了,贾诩这是逼着技术研发那边加班加点也要尽快搞定任务,这预算就算是有也得砍,砍了才说明我们的急迫!

    以贾诩的身份,自砍一刀,给技术研发那边腾挪经费,那技术研发那边要是不加班加点拼死搞定任务的话,那恐怕以后是别再想混官场了,这可是真正相当于死命令了。

    虽说不像那种立了军令状一样,完不成军法处置,贾诩这种看似温和的举动也属于那种逼着你完成任务的方式。

    “贾师,我一个人做这个有些力有不逮,能让我和伯言一起吗”卢毓眼见贾诩的神色,就知道,这件事没得推脱,必须自己下手去干,而这件事真的是一个苦差事。

    “可以。”贾诩不咸不淡的说道,至少以卢毓现在能力也不能从贾诩的面上看出任何的想法,但不管怎么说,多个人跟他一起扛,卢毓也能好受一些,毕竟这件事实在是太过麻烦了。

    对自己人下手,可远比对外人下手麻烦的多,就算有一个亲疏远近,在这个团体组织里面也必须要有一个一视同仁的准则。

    基于此来下手砍预算的话,卢毓觉得自己这一波怕是要得罪不少人了,而如何在不得罪人的情况下将预算砍掉,这就真看卢毓的本事了,毕竟以后这些人都是同僚。

    更重要的是,这和以前用这个势力打压另一个势力还有很大的不同,毕竟卢毓未来的工作也有很多需要这些帮忙搭手,如果用以前那种手法,很有可能让内部山头林立,甚至相互打压,这对于未来卢毓自己的工作会造成相当大的麻烦。

    “贾师,我们可不可以从其他地方拉预算。”陆逊被卢毓点名之后,狠狠地瞪了一眼卢毓,这件事就是一个坑,而卢毓那家伙很明显就是自己解决不了,先拉个人下水,而陆逊在贾诩回卢毓话之后,当即起身询问道,内部不好解决,那就想其他的办法。

    卢毓闻言眼前一亮,对内砍预算确实很困难,而且很容易得罪人,那么可以将人找全,进行开会讨论砍预算,闹得所有人都很紧张。

    之后自己找个地方拉点赞助,这样既稳住了自己人,又对外放出了消息,这样拿着钱去告诉技术研究中心,说是他们砍了一笔预算,现在要求对方赶紧加班加点给我搞出来要的东西,嗯,很合理。

    因而卢毓瞬间看向贾诩,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伯言,子家,肃之,一直以来忘了问你们一件事,这世间最赚钱的生意是什么”贾诩端着茶杯不咸不淡的说道。

    卢毓闻言不由得面露思索,而贾穆则不明所以,唯有陆逊沉默,很明显他已经知道了贾诩的意思了。

    “果然,你们三人之中还是陆伯言最为聪慧。”贾诩放下茶杯平静的说道,陆逊面色淡然,卢毓则是略有尴尬,他也反应过来了,至于贾穆则是把握到了一些东西。

    “多谢贾师夸赞。”陆逊神色依旧,随后又展颜一笑,“不过,贾师我倒觉得这是人之本性,所谓利,又何须实指,权不也是利的一种表现,自古最赚钱的声音不外乎官商一体。”

    “终归人不可能只谈理想,只谈志向,有了生活的基础才有那些,最多是有的人需求的多,有的人需求的少,现实和理想结合才是正道。”陆逊眼见贾诩没有发话,继续开口说道,“而我认为此事可为。”

    “……”贾诩端着茶杯吹了吹茶水,面露思虑的神色,很明显陆逊确实优秀,说穿了贾诩的顾虑,说穿了自己的做法,并以此说明了自己对于此事的认知,很不错了。

    “子家,去砍预算,伯言,接手郭祭酒留下来的工作。”贾诩思虑了一二之后,缓缓地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终归,卢毓和陆逊走的不是一条路,卢毓要面对的是政治,要调和派系之间的斗争,而陆逊更多是出谋划策,统兵作战。

    卢毓在贾诩活着还能帮扶的时候,能不用这种手段,最好不要用这种手段,而陆逊的话,其实不需要这样教育,他只要能运用就可以了,至于靠什么方式驱使,其实对于陆逊而言并不重要。

    “啊……”卢毓一惊,不过随后也就明白了两人的差别,他们两个培养的方向并不相同,很明显,他需要经历这些,而陆逊,并不需要关注这一方面,这件麻烦事只能自己处理了。

    “去吧!”贾诩一摆手,示意卢毓尽快去处理,虽说并没有说时间,但是卢毓很清楚,以贾诩的习惯,最多五日就会询问此事,因而卢毓确定只能下手对内砍预算之后,就赶紧跑去研究方案了。

    至于陆逊则默默地将卢毓正在处理的东西搬到自己的几案上开始处理,而贾诩则是依旧在思考之前陆逊的回答,隔了好一会儿,贾诩伸手从一旁拿了一张白纸开始书写了起来。

    这边贾诩将卢毓打发走之后,没多久法正就回来了,和法正走之前说的一样,刘备也是在第一时间下令让关羽直接前往中南。

    “如何”贾诩眼见法正回来,当即询问了一句。

    “主公直接同意了,但是那个远程打击军团还是没办法解决,我一路行来仔细思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法正眉头紧皱着说道,“不过我砍了一部分军方的预算投入到技术研发那边了。”

    一旁在处理政令的陆逊和贾穆闻言不由得面皮抽搐,法正的反应和贾诩的反应近乎没啥区别,都是在第一时间砍预算给技术研发那边过去,最多是贾诩需要磨练卢毓,而法正直接下手了。

    “嗯,这是应该的,只是这样做短时间还是不能解决问题,以奉孝的骄傲,大概也不允许这种完全没有回转余地的失败。”贾诩面带一抹阴郁的说道,这个军团实在是太过麻烦了。

    “能不能解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军团交给我,我有太多的办法在同样兵力的情况,压到对手崩溃,这种军团已经足够在影响战场大局势了。”法正略带头疼的说道,“更重要的是,具备这种能力,换做我的话,第一时间就会狙击固定的营寨。”

    “可惜我们没有。”贾诩淡然的说道。

    “很快就有了,相信我。”法正非常郑重地说道。

    “但那还需要时间,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想办法破解。”贾诩面带沉默的说道,“这种定点打击,对于士气的损伤太大了。”

    “跟军团攻击一样,杀不了几百人,尤其是抛射不具备穿透数人的可能性,而且轨迹还是可以观察到的,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杀不了多少人,只是只能挨打,不能还手,对于士气损伤太大。”法正叹了口气说道,随后法正像是摸到了一些东西连连皱眉。

    “想想办法吧……”贾诩双眸沉静的看着法正,而法正则是站在原地面带思虑。

    “唔,刚刚好像想到了一些东西,但是瞬间就没影了,该死。”法正一脸崩溃的说道,贾诩摆了摆手示意法正先干活,而法正也没有再纠结于这件事,前方自然有郭嘉处理,别的不说,参谋的话,郭嘉还是非常靠谱的。

    等到午后,陆逊勉强对照着自己一方的制度做出来了一份勉强可以作为参考的政令,交给贾诩,贾诩审阅之后,觉得虽说还有疏露,但是已经可以作为参照,便先行收到自己的文件夹之中,然后将之前写好的书信递给陆逊。

    “伯言,拿着这个去找皇甫义真。”贾诩将陆逊交上来的东西收好之后,将信递给陆逊说道。

    陆逊看着没有封装,只是折叠起来的信件开口询问道,“贾师,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贾诩点了点头,陆逊打开信件,看了看之后,不由得挠了挠头,这是贾诩推荐他前往皇甫嵩那里学习的信件,目的是让皇甫嵩教导他相关的统兵作战,行军操练等等。

    “多谢贾师。”陆逊对着贾诩深深一礼。

    有贾诩这封信,皇甫嵩那边就好说话多了,至于皇甫嵩那边可能会出现的考验,陆逊完全不担心自己无法通过,比资质的话,陆逊虽说不喜欢在人前显露,但是说实话,比他大一些的,小一些的,除了诸葛亮,陆逊没见过资质上比他更强得了。

    “不必客气。”贾诩平淡地说道,“你师父也是这个意思,倒是我有些疏忽了,皇甫嵩的兵法战略才是你应该学习的,权谋对于你只不过是辅助,你不应该困在我这边。”

    陆逊没有多言,只是恭敬的给贾诩施礼。

    “还有,你应该在入冬的时候结婚”贾诩突然岔开话题询问道。

    陆逊点了点头,但直到现在陆逊也还没有给所有人下请帖。

    “你也算我半个徒弟,到时候我给你做证婚人。”贾诩面无表情的说道,他已经五十出头了,可以当证婚人了。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